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312 忐忑不安的女婿

第三百二十章有期徒刑二十年
  (責編這邊剛通知過,后天《混世刁民》要上架,大家充點縱橫幣,到時候支持支持吧)
  雖說訂婚不代表肯定會結婚,可對于大多數女人來說,訂婚代表著一只腳已經踏入婚姻的殿堂,怎么能不激動。不管是男人和女人,很多人很奇怪,他們嘴上說的不想結婚太早,還沒玩夠等等話,可當愛情真的降臨的時候,他們卻著急著想結婚,因為他們說婚姻是愛情飛墳墓,如果不入土為安,那肯定會尸骨無存。
  趙出息之所以選擇在今天這個場合說出這個消息,除過給齊思的父母吃顆定心丸,表明自己的立場和態度。其次是想給齊思一個承諾,以前他一直覺得不出人頭地都不會成家立業,可慢慢的發現這兩者其實并不沖突。齊思說:趙出息,我不后悔這么晚遇見你,我慶幸的是,我在最好的時間里遇到最好的你,這就足夠了。其實趙出息何嘗不是呢,他沒有辦法比霍尊先遇到齊思,他沒有辦法陪齊思渡過美好的大學時光,他沒有辦法阻止霍尊為前途拋棄齊思,這些都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好時間里的他遇到最好時間里的齊思,而他們并沒有彼此錯過,趙出息也并不想錯過,他想等滿頭白發的時候,挽著他的胳膊拄著拐杖陪著他散步的那個女人依舊是齊思,既然已經如此決定,那么早點結婚晚點結婚又有什么沖突呢?
  這是對齊思的尊重,這也是對自己的負責……
  經過齊建國和潘玉英兩口子的不斷安慰,激動不已的齊思情緒終于穩定下來,和趙出息的手在桌底下緊緊的握住,看向趙出息的眼神,好像每一個細胞都在微笑。齊建國和潘玉英看在眼里,對女兒的終身大事終于放心下來,沒想到女兒的幸福回來的這么快這么巧,他們已經不在乎趙出息的具體條件,他們家的條件本就不錯,只要女兒幸福便行,這是大多數家長的初衷。
  潘玉英瞅著趙出息和齊思親密的樣子,眉開眼笑道“別看了,都那么長時間了,還沒看夠啊。趕緊吃菜,菜都涼了,這事回頭我和你叔叔先好好商量商量,到時候再和你們具體說說”
  “阿姨,我沒什么問題,都交給你們處理”趙出息輕笑道,不管齊思父母到時候有什么條件,他都會無條件答應。
  齊建國親自給趙出息倒滿酒,讓趙出息有些誠惶誠恐,和藹道“不說了不說了,來吃菜喝酒,今天心情好,出息可得好好陪我喝兩杯”
  “那我只能舍命陪君子了”趙出息哈哈笑道。
  齊建國底氣十足道“年輕人別說大話,叔叔我可是久經沙場,到時候別讓我女兒背你回去”
  “爸,你確定你要和他拼酒么?”齊思瞧見老爸那神氣的樣子,忍不住笑道。
  齊建國冷哼道“你爸喝酒怕過誰,難道你信不過你爸,雖說現在年齡大了,不像年輕時候那么英勇”
  齊思嬌笑道“爸,不是說我信不過你,是他太能喝了,從我認識他到現在,他喝酒從來都是最后一個倒下,幾乎沒有喝醉過”
  齊建國聽到女兒的話后,盯著趙出息看了又看,最后小聲嘀咕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意思意思算了”
  幾個人被齊建國這句話忍不住逗樂,笑成一團,潘玉英嘟囔道“想喝酒理由還挺多的,真以為自己是二三十歲的小伙子”
  最終齊建國和趙出息這個未來女婿只是盡興而已,沒真血戰到底,畢竟是上年紀的人,身體重要,歲月不饒人,不服輸不行。吃過午飯后,齊思和媽媽去廚房收拾,趙出息則陪著齊建國在客廳里聊天,別看齊建國喝的有點微微上頭,可和趙出息聊天的時候挺精明,不愧是當官的副局長,問趙出息平時都干些什么,公司的業務范圍等等,趙出息深怕露陷,還好提前和齊思已經商量好對策。
  趙出息和齊思在齊家一直待到下午三點才離開,走的時候齊建國夫妻一直把他們送到地下車庫口,看著齊思把車開出來趙出息上車,叮囑幾句后才離開。
  “以后你不用再擔心了”齊建國瞅著趙出息的奔馳S600L消失的方向,笑呵呵的說道。
  潘玉英忍不住紅著眼睛道“你不懂我的心情,我是真擔心她把自己折在手里,到時候隨便將就了,現在算是放心了,我能感覺到,出息這孩子很疼思思,死死也心疼出息,前段時間她不是說出息不在成都,我不知道出息發生過什么事,可是見思思偷偷哭過好幾次,那會我就知道,閨女這輩子算是交給這男人了”
  “這小子我中意,比霍尊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走仕途的到最后都變的虛偽城府深,不適合咱們家閨女”齊建國一本正經的說道。
  潘玉英瞪著齊建國道“那你的意思,你現在城府深,虛偽?我怎么覺得你沒半點樣子?”
  “我那哪是走仕途,我頂多是個公務員而已”齊建國厚顏無恥哈哈大笑起來。
  這是門衛笑瞇瞇對著齊建國和潘玉英開玩笑喊道“齊叔,潘嬸,你家齊思買新車了?兩三百萬的奔馳S600L,真有錢啊”
  潘玉英臉上樂開了花道“我家閨女哪買得起,那是他男朋友的車,剛在家喝了點酒,沒敢讓他開,太危險,這才讓齊思開著”
  “哈哈哈,怪不得,就說你們二老怎么這么高興,感情是新女婿上門啊,啥時候結婚啊”門衛順水推舟的拍著馬屁道。
  潘玉英高興道“快了快了,到時候一定請你喝喜酒”
  “這個要得”門衛哈哈笑道。
  從齊家離開后,趙出息和齊思驅車直奔拒霜園老爺子的茶與酒,茶與酒門前依舊冷冷清清沒幾輛車,大廳也依舊沒幾個人,這次趙出息再沒見到一只守在這里的賈繼恒,對于這種有目的姓的人,趙出息依舊有些猶豫,所以至今都沒再聯系賈繼恒,而賈繼恒在自己出去那半個月時間打過個電話,不過他自然沒接。
  上次來茶與酒已經是兩個月前,趙出息帶著齊思剛進茶與酒大廳,便被老張一陣數落,不過還好有齊思在,老張給趙出息留著面子,趙出息自然各種討好安慰。老劉依舊是那么的不善言辭,和趙出息齊思打過招呼后便繼續忙碌,趙出息和齊思在樓下沒待多久便上樓去找老爺子和老秦。
  樓上除過老爺子和老秦便空無一人,老爺子依舊是和老秦在竹字雅間里,聽著收音機喝茶下棋,趙出息有時候覺得人老的時候有些凄涼,每天過著千篇一律的生活,他還沒有到這個年齡,無法揣測這個年齡段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態。
  “前幾天聽小影說你回來了,現在終于舍得來看我這老頭子了?”老爺子有些幽怨的說道,頗像賭氣的小孩子,讓趙出息有些哭笑不得。
  趙出息和齊思跟老秦打過招呼后回道“本來剛回來便要來給老爺子請安,不過被一些事情耽擱了”
  “多走點正道,路偏了,可就很難走回來”老爺子每次都要提醒趙出息自己所處的危險位置。
  趙出息默默點頭道“老爺子放心,出息不會做出格的事情”
  老爺子沒發表意見,轉身笑呵呵的看向齊思道“齊思,出息不來看我這老頭子,你也不來?”
  “胡爺爺這里消費好高,胡爺爺要是對我免費的話,以后我會經常來看您”齊思和老爺子接觸的時間不長,來茶與酒的次數有限,沒有趙出息帶著,總感覺和這里的氣氛有些格格不入。
  老爺子不僅沒生氣,反而笑道“爺爺還差你那點錢,以后沒事就多來轉轉,陪陪我這老頭子,以前出息和三無都在的時候,還挺有意思,現在兩個家伙都不再,也就老秦能陪我聊聊,我那外孫女十天半月都不來”
  說這些話的時候,老爺子絲毫沒有半點上位者的氣勢,像個普普通通風濁殘年的老人,有些落寞和凄涼……
  齊思不禁被老爺子的話弄的傷感,回道“爺爺放心,以后齊思只要有空就來看您”
  “好,好,好”老爺子很是高興道,他對男孩的要求比較高,對女孩卻比較疼愛。
  趙出息給老爺子添滿茶,老爺子沉聲問道“三無回燕京后再沒聯系過你?”
  趙出息搖頭道“應該在忙些事情”
  “你也沒聯系他?”老爺子皺眉道。
  趙出息有些遲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不想讓自己的這些事情打擾到二胖的節奏,二胖終于下定決心回燕京,趙出息知道他自然有自己的路要走,可要是知道自己這邊出的事,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殺回來。
  這就是兄弟二字的重量。
  趙出息肯定不知道,要不是某個男人死死的壓住二胖,二胖早已經殺到成都。
  老爺子見趙出息沒回話,也沒追問,而是嘆氣道“你來之前,柳學仕剛走”
  趙出息微愣。
  “簡影的事情差不多塵埃落定了”老爺子直言不諱道。
  趙出息皺眉道“怎么說?”
  老爺子鎮定自若道“數罪并罰,有期徒刑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