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31 不速之客


  第二十八章一入風塵深似海
  長發,大眼睛,酒窩,瓜子臉,伊伊精致的容貌讓趙出息無所挑剔,那種清純和天真是趙出息最喜歡的東西,他真不知道在這個復雜的社會中,伊伊是如何獨善其身,或許正如伊伊所說的,知足便行。難怪李青衣總是說,人一旦貪婪了,便會迷失自我。
  趙出息下意識伸出手勾了勾伊伊的鼻尖,笑道“傻妞,那就讓我們一起努力,多努力點,多掙些錢”
  伊伊并沒有因為趙出息的唐突而生氣,俏臉一紅,連忙低頭,整個人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趙出息不知道誰會采摘這朵尚未綻放的玫瑰,生怕有一天伊伊失去了清純和天真,因為這些東西,會一去不復返,永遠說再見。
  “出息,你呢?聽說你是大山里的孩子?”正如趙出息能感受到伊伊的純潔,伊伊也能感受到趙出息身上那種質樸,之前兩人聊天只是打發時間,從沒有如此正式的交心過,趁著這個機會,伊伊不禁問道。
  趙出息瞥了眼墻上的時間,輕笑道“我該上去了,等哪天有空我們再聊”
  伊伊也不堅持,笑著點頭,那笑容讓趙出息身上的疲憊,瞬間無形。
  等到趙出息走后,大廳的大堂經理和保安聚集到伊伊的身邊,打趣道“伊伊,看來趙哥對你有意思啊”
  伊伊嬌嗔道“哪有的事,別瞎說”
  “我們說的是實話,趙哥每晚上都要找你三四次,你說難道沒意思么?”
  伊伊若有所思,笑道“你們快去工作吧,別被經理看見,哼”
  從大堂上來,趙出息去餐廳溜達了圈,晚上在國際公館隨便吃了點東西,沒飽。不知不覺老太太已經走了一星期,至今還沒回來,自從老太太走后,趙出息再也吃不到美味,還好洗浴中心餐廳美食可以隨便吃,算是對他的一種補償。
  四樓溜達了圈,趙出息直上五樓,坐在大堂里那些和黃毛一樣名義上叫客戶經理,其實不過是男服務員的小伙們客氣的對著他打招呼,黃毛沒在,趙出息淡淡點頭,直奔里面巡視。在小姐等候區門口的時候,差點和某個女人撞個滿懷,女人抬頭冰冷的瞥了眼他,隨即繞開去了洗手間,趙出息認識她,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是十六號,在這里所有人都只喊小姐幾號,小姐之間也只稱呼號碼。一星期趙出息早已清楚記得每個小姐的號碼,十六號算不上山水情的頭牌,只能說是中上,運氣好的話晚上能接幾個客,如果碰上和他不熟悉的經理,一晚上也接不了幾個客。讓趙出息意外的是十六號的眼神,那種冰冷和蘇西洛有質的區別,蘇西洛的冷是刻意保持神秘和別人拉開距離,十六號的冷則是心如死灰。
  對于十六號的眼神,趙出息渾身不舒服,一時愣在原地,直到黃毛從背后拍醒他,趙出息自嘲的搖頭道“就說怎么沒見你,感情有熟客來了?”
  黃毛在這里工作剛滿一年,為人比較活絡,能說能笑沒脾氣,回頭客頗多,據說一個月能拿六千多,也難怪他現在不想走了。黃毛唾罵道“一個新客,不過是老手,我磨破嘴皮子忽悠讓他半張會員卡,他愣是沒點頭,只是說看看看看,看個雞.巴啊。”
  會員制度趙出息聽丁哥說過,山水情的會員卡最低預存三千,會員卡可以八八折,項目有兩種普通的按摩養生,二百八到四百八之間,高端的桑拿全套兩種,五百八和六百八。所以其實三千塊消費不了幾次。會員制度無非目的兩種,一來拴住客人消費,二來給老板募集資金,錢生錢,利滾利才是正道。
  “以你這嘴皮子,一會他就該辦卡了”趙出息打趣道。
  黃毛嬉笑道“不過挺上道的,給我兩百塊消費,讓我帶個好的給他”
  顯然胖子是老手,知道經理有一定的主導權,可以安排小姐的順序,這里有三十多個小姐,平時都在等候區待著,客人是永遠不可能進等候區的,因為三十多個女人坐在那里,長相身材非常容易比較,高分漂亮的自然會受到很多人的追捧,條件稍微差一點的,可能永遠都排不上號,那么就留不住人。所以去會所里面消費,經理一般都只會安排三四個給客人選擇,這些女的都是快排到號的。如果某一個女的一天都沒有被點,那么經理一定會找個笨一點的強推出去,說今天就這一個了,其實等候區里面,很可能坐滿人。
  這時,正好碰上十六號從洗手間回來,趙出息有意說道“黃毛,讓十六號去吧”
  趙出息已經開口,黃毛肯定照辦,打趣道“十六號,還不謝咱趙哥”
  趙出息有些不舒服,本來是隨口說說,黃毛如此強調,到讓他感覺自己也成了拉皮.條的,打進這里趙出息就明確告訴自己不要牽扯這些東西,有損陰德,時刻記住自己只是個保安,這里發生的一切,都與他無關,獨善其身便行。
  “謝謝”十六號依舊是那么的冰冷,只是這次眼神略有感激,趙出息苦笑搖頭。十六號則跟著黃毛去上鐘,趙出息也正打算離開,正好順路過去,趙出息不知為何很想了解十六號,輕笑道“今天第幾個了?”
  “第二個”十六號平淡回道。
  “哦,那還不錯”趙出息突然發現自己和十六號聊天是個錯誤決定,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此說道。
  “呵呵……”十六號苦笑一聲,沒有再說什么。
  在趙出息眼里,十六號話很少,看起來斯斯文文,聽說還上過什么大學,正因為如此,趙出息才疑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讓她淪落到這里。趙出息知道在這里的每一個女人都有著自己的故事,要不是生活可以繼續下去,又有幾個女人愿意淪落風塵。
  趙出息只得自言自語道“為什么呢?”
  山水情的鐘,有兩種,六十分鐘和九十分鐘,要看消費類型。一個多小時后,趙出息準備上樓時,正好碰見黃毛帶著胖子結賬離開,當他再次巡視到五樓,轉過等候區那個拐角的時候,一眼便又看到了十六號,她正站在走廊盡頭,背靠著墻角抽煙,煙霧讓她略顯神秘。這里的小姐大多都抽煙,百分之八十只抽X轎子,這種煙是薄荷型的,傳聞可以殺.精,不過照理說她們是用不著的,這里接客必須用TT,聽黃毛說每個月都會安排一次體檢,所以這里的客人從來都沒有中標的。
  十六號旁邊有個窗戶,但那個窗戶從來都不開,畢竟這樣的營生,從來都是見不得光,所以除了小姐都還沒上班的時候打掃清潔的阿姨拉開窗簾通氣以外,這里從來都是沒有陽光的。山水情管理的很嚴,不是大姨媽來了,不是有病假條,是不準隨意請假的,不能請假,自然也就不能出門,她們醒來的時候就意味著要開工了,宿舍所有的窗簾都被拉上。很多小姐可能一連十多天都沒有見過陽光,所以她們很多都非常的白皙,并不是保養的多好,而是真沒有被曬過。
  十六號就這么靠著墻,仰著頭看著頂上昏暗的燈光抽著煙,烏黑的長發順著肩膀灑在背后,身上連衣裙被她的胸部繃得緊緊地,下面露著白皙的大腿。她鼻子長得很好,側面看起來非常的挺,加上眼睛也很大,在趙出息這個角度看起來,臉龐非常的立體。
  不知道為什么,趙出息突然覺得這個畫面有些凄涼,他看得出來,十六號應該有些累了,因為她雖然站著,卻曲著一條腿,把重心集中在一邊,腰又緊緊的貼在墻上,這是一個人十分疲倦的表現。
  十六號可能是察覺到了趙出息的腳步,她轉過頭盯著趙出息,本來疲憊不堪的眼神立刻又恢復了冰冷,或許是趙出息讓她今晚多掙了次錢,她努力對著趙出息笑了笑,更似苦笑。趙出息也回應了她一個笑容,說道:“累了?”
  她點點頭,回道:“有點兒。”
  似乎又有些不好意思,立刻低下了頭。
  “那你上樓歇著吧,今天就別上鐘了,我會給丁哥打招呼的”雖然她是個小姐,可天生心軟的趙出息實在是看不下去一個女孩被累成這樣。只能靠手中這點小權利幫力所能及的小忙。
  趙出息實在看不下去,因為十六號真的很累了,剛剛挺直的身體又不得不靠在墻上,捻滅煙頭道“沒事,我進去歇一會兒就好了”
  說罷,十六號轉身便再次走進了等候區。
  一入風塵深似海……
  十六號那消瘦的背影,讓趙出息覺得心里一酸,她不應該屬于這里,這是理想。可是無論是因為什么,她確確實實就在這里,這就是現實。趙出息苦笑搖頭沒再多想,畢竟他也無能為力,他現在要做的,只是繼續去巡視,這也是現實。
  趙出息不禁咒罵道“狗.娘養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