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307 初次交鋒誰勝一籌二


  趙出息讓王勝河周易以及大小王換車后在高速路口等著他們,自己則帶著黃土獨自殺回德陽市區,最終還是給蔣開山打電話尋求幫忙,他在德陽沒有任何人脈和關系,這便是趙出息目前最大的短板,也是以后要加強的方面。還好一切順利,蔣開山欣然答應幫忙,讓趙出息等電話便是,數分鐘后趙出息便接到王成海的電話,到現在為止他都不知道王成海的身份,只是知道王成海是兩杠四星的大校軍人。
  王成海把趙出息他們送到高速路口處便適時止步,寒暄客氣幾句后隨即離開,不過卻留下一輛帕薩特護送趙出息他們回成都,正好下屬明天要去省軍區,便做個順水推舟的人情。趙出息他們四輛車在帕薩特的護送下,浩浩蕩蕩回成都,算得上凱旋而歸。
  不到五十分鐘,他們便已經回到成都市區,帕薩特和趙出息打完招呼后便先行離開,趙出息他們將車停靠在路邊,眾人先后下車聚在一起。趙出息望著依舊灰蒙蒙的天空,想來明天還會下雨,在這個秋雨連綿的季節里,他終歸算是沒辜負簡姨的期望,經過兩個月半月的時間,終于在這個圈子站穩腳跟,趙出息自認為最大的功勞不是他自己,而是身邊這些兄弟朋友們。
  西蜀集團,保安基地,吳和平離開后的地盤,以及陳濤不知真假的投名狀,趙出息在和賀元山以及郭青松的明爭暗斗中,取得了明顯的優勢,以后再也不會忌諱來自他們的威脅,更有底氣和他們細水長流,唯一讓趙出息遺憾的便是杜西南杜叔的犧牲,趙出息知道人死不能復生,自己唯一能做的便是替他報仇,不會讓他死不瞑目。
  “最艱難的時期終于過去”趙出息看向眾人有些感慨萬分的說道。
  王勝河和陳安逸還行,畢竟他們沒有跟著趙出息一起經歷每個時刻,可芙蓉黃土以及大小王兄弟是看著趙出息從無到有走到今天,趙出息剛剛接手這個圈子的時候,除過他們這些人,再無任何的依靠和仰仗,愣是今天奪回這么多的東西。
  “出息,放心,我們會越走越遠”黃土拍著趙出息的肩膀,同樣感慨道。
  趙出息充滿自信道“只要有你們,我堅信,我們的腳步,不僅僅局限在這個圈子,以后,后面會有更好的風景等著我們”
  “只要你這個主心骨不會倒下”芙蓉沉聲說道,當在德陽交警支隊門前再次見到殺回來的趙出息的時候,芙蓉已經對這個男人,從內而外的信任,而不是再向先前那樣,只是把這當做簡姨交給自己的任務。
  趙出息深呼吸道“姐,放心,現在的趙出息,不再是你在西安見到的那個趙出息,他知道自己的選擇,知道自己該怎么走接下來的路”
  “那就好”芙蓉微笑道,這貌似是芙蓉第一次在趙出息面前如此真誠的笑,不是冷笑,不是敷衍般的淺笑,而是發自內心的微笑,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不多也不少的牙齒。
  趙出息有些發愣,等回過神的時候,芙蓉已經收回自己那奢侈的笑容,瞪著趙出息,趙出息尷尬撓頭,看向眾人道“餓了,走,帶你們去吃夜宵去”
  眾人隨即上車,浩浩蕩蕩駛向九眼橋那家趙出息已經很久沒去過的樂山燒烤店……
  在去九眼橋的路上時,趙出息給徐林打電話讓他來九眼橋吃夜宵,徐林笑呵呵的問道“我走了,陳濤怎么辦?”
  趙出息詫異的問道“陳濤還在牧馬山?”
  徐林低聲回道“我回來的時候,他們便在,聽李漢說,他們整晚都在等你”
  “我知道了,那你等會過來,等我電話”趙出息皺眉道,隨即掛掉電話。
  掛掉電話后,趙出息轉身和坐在自己旁邊的芙蓉商量道“姐,陳濤還在牧馬山”
  “還在等你?”芙蓉同樣意外道。
  趙出息淡淡點頭。
  “看來這次,他是真的要做出選擇了”芙蓉若有所思道。
  趙出息冷笑道“在我們取的優勢的時候選擇,不免有些墻頭草吧”
  芙蓉徑直搖頭道“不能這么說,陳濤做出選擇的時候,顯然不可能知道我們已經控制保安基地,干掉吳和平,他的情報沒那么快,他唯一能知道的,應該是吳和平背叛,杜西南出車禍這些消息,由此來看,陳濤這次的選擇,很有份量”
  “那姐你的意思是?”趙出息試探詢問道。
  芙蓉沒敢妄下斷定,而是輕聲道“你是這個圈子的主子,你說了算”
  趙出息點頭道“我知道該怎么辦了”
  隨即,趙出息撥通徐林的電話,沉聲道“老徐,你帶陳濤一起過來”
  決定完陳濤的事后,趙出息想到今天心力交瘁的宋青瓷,有些擔憂,于是給宋青瓷撥通電話,此時的宋青瓷正在領事館路自己的公寓里獨自喝著紅酒,她有些莫名的傷心和害怕,想找個人依靠,卻不知道找誰,唯一感覺能讓她依靠會讓她的依靠只有趙出息,可這個男人現在比自己的壓力還要大,她不想給這個男人添加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在接到趙出息的電話后,在外面面前那位充滿自信和驕傲的御姐宋青瓷突然被感動,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在脫掉別人給她強加的那些外衣后,她也不過是個普通的漂亮女人而已,宋青瓷忙擦著眼淚,帶著哭腔接通趙出息的電話。
  趙出息并沒有覺察到宋青瓷的異樣,柔聲道“睡了沒?”
  宋青瓷強自鎮靜,卻有些迷迷糊糊道“還沒有,等會睡”
  “我們在九眼橋吃烤肉,你要不要過來?”趙出息輕聲詢問道。
  宋青瓷有些猶豫,說實話,她很想見趙出息,可她確實很累很累,而且她怕見到趙出息后,自己情緒失控,最終取舍道“不了,你們吃吧,我太累了,想早點休息”
  趙出息淺笑道“嗯,那你早點睡”
  掛掉電話,宋青瓷躺在床上,抱著枕頭,卻傻傻的笑起來……
  趙出息他們到燒烤店的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半,不過對于成都人來說,夜生活不過正在興頭上,成都街頭小巷太多飯店都會營業到兩三點,這在西安是很難見到的。趙出息和這家以前經常和陳平庸來的燒烤店老板已經熟悉,老板瞅見趙出息這個點來,顯然有些意外。趕緊客氣的招呼起來,給趙出息他們拼了個大桌,趙出息讓眾人點菜,開著數輛車,便都選擇喝果汁,而不是啤酒。菜上來后,趙出息他們并沒打算等徐林和陳濤,確實因為今晚體力消耗巨大,早已經餓的不行。
  約莫十五分鐘后,徐林帶著陳濤以及錢坤終于趕到,為表示誠意,陳濤只帶著錢坤,至于那些心腹手下,一個都沒帶。
  趙出息笑呵呵的起身,眾人跟著起身。
  “陳哥,你們來了,快快坐,菜都剛上來”趙出息客氣的把陳濤招呼在自己的身邊。
  陳濤一臉平靜的和眾人打過招呼后,便坐在趙出息的旁邊吃菜,眾人有說有笑,陳濤卻有些尷尬和不自然,幾次想主動開口,趙出息卻怎么都不給他機會。趙出息也不提他們在牧馬山等了足足一晚上這件事,更不說因為什么原因讓他們等,只是招呼著他們吃菜。
  陳濤不怎么說話,偶有誰問起話才會回答幾句,他知道主動權被趙出息徹底掌控,回頭看向錢坤,示意有沒有什么辦法,錢坤微微搖頭,意思是繼續等。
  吃到一半的時候,趙出息起身笑道“我去上個廁所,馬上回來”
  錢坤給陳濤一個眼神,陳濤立即起身笑道“一起去,一起去”
  眾人依舊如故,可心里都已經各有所思。
  去廁所的路上,趙出息笑著詢問道“陳哥,你們樂山的燒烤確實不錯,改天我再去樂山,你帶我吃正宗的,怎么樣?”
  趙出息在再去樂山那幾個字咬的很重,明顯是對前天自己在樂山主動拋出橄欖枝,卻被陳濤拒絕這件事表達不滿。
  “出息,以后樂山就是你的家,你什么時候想來都行,樂山有些不錯的小吃,絕對值得你一試”陳濤很是沉穩的回道。
  趙出息哈哈笑道“我怕陳哥到時候不歡迎我”
  “你是這個圈子的主子,我陳濤可沒這個膽子”陳濤開始拉開話題道。
  趙出息邊撒尿便嘆氣道“我可沒覺得,陳哥把我當圈子的主子”
  陳濤臉色一變道“出息,我知道你對我前天的決定有些生氣,不過我也是出于無奈,處在我們這個位置,不是孑然一身獨自一人,而是要考慮方方面面,畢竟這關系到底下太多的兄弟,所以,我希望你能理解,這就像你要考慮這個圈子的事一樣”
  趙出息平靜道“我能理解”
  “不過我已經想通,從今天起,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吩咐我,我陳濤不管用什么辦法,都會全力以赴”陳濤放下架子,主動開口道。
  陳濤說完后,趙出息便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那眼神讓陳濤很是不自然。
  不知過了多久,趙出息終于開口道“我只想知道,陳哥你能不能讓我信任?”
  陳濤毫不猶豫點頭道“能”
  “我要的是行動,不是口頭承諾”趙出息不屑道。
  陳濤瞇著眼睛道“出息,我會讓你看到我的誠意”
  “好,那我等著陳哥的誠意”趙出息呵呵笑道。
  兩人洗完手,趙出息拍著陳濤的肩膀道“以后,還有很多地方需要陳哥指點,陳哥別讓我失望”
  陳濤有些謙卑的笑著,今晚他在趙出息面前徹底失去氣場,更有些低聲下氣,可沒有辦法,因為他明白,這個圈子已經是屬于趙出息的圈子,賀元山和郭青松那些老不死,遲早會被趙出息玩死,所以他必須做出最正確的選擇,這個選擇便是,站在趙出息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