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306 初次交鋒誰勝一籌一

第三百一十四章揚長而去
  德陽市長江東路交警支隊,它的隔壁是德陽市刑偵支隊,而僅隔一條龍泉山南路的對面便是德陽市公安局。
  交通事故自然是由交警支隊處理,所以譚鴻儒和芙蓉兩邊的人直接被帶到交警支隊處理,除過李東年的寶馬760li開進交警支隊大院里,其余幾輛車都停在交警支隊的門口,他們沒那么大的膽子在交警支隊里面搶人,估計這邊剛動手,隔壁的刑偵支隊和市局人馬便會立刻支援過來。
  紅爺的到來讓深夜的交警支隊再次緊張起來,主管領導更是被市局領導一個電話連忙趕回來,生怕出事。還好紅爺給他面子,并沒有刻意刁難,交警支隊的領導可不敢得罪紅爺,知道他和市里在位的退下的領導私交甚好,更是在省里都有關系,自己這個小小的支隊長怎么敢得罪,估計連市局領導都要禮讓三分。
  二十分鐘時間,交警支隊按照程序和規章制度處理完所有事,芙蓉和陳安逸并不是酒駕,所以只能算是肇事追尾,本田CRV負全責,交警建議走保險公司程序私了便是,這個結果譚鴻儒和芙蓉都接受,要不是礙于在鬧市區,這種小事他們根本不會麻煩交警,就算是給譚鴻儒賠輛新車又能怎么樣?
  在等待處理的時候,幾人相安無事,譚鴻儒并沒有因為吳和平的死而惱羞成怒,真要說生氣,他估計生氣的是趙出息把他的大本營德陽當做自己的后花園自由進出。今晚這事情傳出去,估計會被很多人所恥笑,他譚鴻儒成名這些年,還沒吃過這么大的虧,之所以讓吳和平在這個時候背叛簡姨,便是想給趙出息找些麻煩,而不是讓他循循漸進掌控簡姨的圈子,只要吳和平這邊出事,那么賀元山和郭青松那邊自然會給趙出息不斷尋找麻煩,趙出息兩頭不能兼顧,用不了多久便會被耗死。
  只是,趙出息最終選擇了一條劍走偏鋒的路,直接冒險來到德陽殺吳和平,譚鴻儒不得不說,這是招險棋,卻也是最好的辦法,在最短的時間里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最麻煩的事情,成效更大。
  “芙蓉,你說趙出息會不會已經拋棄你們,獨自回成都?”交警支隊的辦公室里,譚鴻儒坐在芙蓉的對面,欣賞著芙蓉長年累月高強度鍛煉出來的身材,有種和普通女人不一樣的暴力美感,芙蓉雖說不是什么絕世大美女,卻也長的耐看,只是太過冰冷,讓人敬而遠之。
  辦公室里除過交警便只有六個人,譚鴻儒這邊是鬼叔獵鷹已經后來趕來的李東年,李東年是個微胖的中年人,由于被五爺所賞識,外加能力不錯,紅爺掌權后便讓他負責德陽的事情,可今晚出這么大的事情,他連半點風聲都沒有,此刻如履薄冰,生怕紅爺到時候遷怒于他。
  芙蓉依舊是那么的冷眼,不屑道“這個點,他應該已經到成都,你要真有本事留下我們,我也想看看”
  “你要一直待在這交警支隊,我肯定不敢動你,只要你踏出交警支隊,今天就是把天捅成窟窿,我冒死也得留下你們,不然以后,我譚某人在這川渝兩界還有什么本事?”譚鴻儒氣勢如虹的說道,絲毫不忌諱辦公室里還有交警,而交警們也識趣的當做什么都沒發生。
  芙蓉怎么可能退縮,她的字典里只有前進沒有后退,一臉平靜道“放心,我一定給你這個機會”
  數分鐘后,交警支隊處理完所有事情,告訴兩邊的人可以離開了。譚鴻儒帶著鬼叔等人率先走出交警支隊,芙蓉和陳安逸留在后面,陳安逸有些擔憂道“待在這里,還是跟著出去?”
  “我倒想看看他怎么留下我們?”芙蓉冷哼道,大不了拼個你死我說,以她和陳安逸的實力,譚鴻儒想留下他們,沒那么簡單。芙蓉自然不會選擇留在交警支隊,先不管交警支隊會不會讓他們待在這里,可畏畏縮縮根本不是她的作風,何況她們遲早的離開。只要離開,定然會和譚鴻儒短兵相接。
  交警支隊大門口,譚鴻儒帶著眾人等著芙蓉和陳安逸出來,對于芙蓉和陳安逸,譚鴻儒只有兩條路,要么乖乖的跟著他離開,要么自己動手,至于動手的地點,肯定不可能是交警支隊門口,只要芙蓉和陳安逸在德陽,只要他們要回成都,譚鴻儒就有機會拿下他們。
  兩分鐘過后,穿著緊身短袖以及軍用靴的芙蓉一臉堅毅的和有些風輕云淡卻隨時準備著動手的陳安逸緩緩走出交警支隊,他們的后面則跟著交警支隊的交警,交警支隊門口的警衛也一臉緊張,如臨大敵,這大晚上要是真鬧起來,他們肯定攔不住。
  很快,芙蓉和陳安逸便已經走到正門口,去路則被譚鴻儒的人攔住,譚鴻儒聲音不大不小卻有著足夠的氣勢,沉聲道“跟我走,還是我請你們走?”
  “你敢在這里請我們走?”芙蓉有些激怒譚鴻儒道。
  譚鴻儒望眼后面的交警,輕笑道“放心,我沒那么大的膽子,讓你失望了,不過只要離開這里,剩下的地方,不都是我說了算么,我想在那里請你走,便能在那里請你走”
  “譚鴻儒,沒想到這么些年過去,你依舊這么的目中無人”芙蓉不屑的鄙視道。
  譚鴻儒笑呵呵回道“當年是年少輕狂,可今天我有這個底氣”
  “好,你我認識八年,我今天便要看看你,你怎么請我走?”芙蓉擲地有聲的說道,她知道自己代表的不是自己,代表的是舊主子簡姨,代表的是新主子趙出息。
  譚鴻儒瞅眼隨著時間的推延卻絲毫沒改變強勢態度的芙蓉,冷笑出聲,轉身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從長江東路上,突然有兩輛車拐向交警支隊大門,兩輛車打著大燈,車速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眾人連忙四散退后。兩輛車等眾人四散后,徑直停在交警支隊的大門口,這時候眾人才看清這兩輛車,不禁意外,因為這是兩輛掛著成都軍區的紅字軍牌的大眾帕薩特。
  譚鴻儒瞅見兩輛成都軍區的軍車后,不禁皺眉。車停穩后,從帕薩特上下來三個穿軍裝的男人,其中一個是兩杠四星的大校,除此之外還有另外兩個普通著裝的男人,當譚鴻儒看清下來的男人后,臉色瞬變。
  因為這當中,其中一個男人便是剛剛讓他吃過大虧的趙出息,而那個兩杠四星的大校男人他也認識,這個男人便是德陽軍分區司令員王成海,譚鴻儒知道,今天自己徹底輸了……
  芙蓉和陳安逸也已經看清車上下來的人,充滿意外和驚喜,他們沒想到趙出息和黃土會回來找他們,只是好奇的是,趙出息怎么和軍方有關系,芙蓉不得不沉思,難道是李青衣的關系?畢竟他知道趙出息和軍方的關系,貌似只有半月前來過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的李青衣和李成軍,當時李成軍可是配著槍。
  王成海是個鷹派軍人,本來一直在主戰部隊,卻因為幾年前一場事故被調離主戰部隊,來到德陽軍分區當司令員,看似是手握實權,對他來說卻絲毫不感興趣,他依舊喜歡在前線部隊,只是感覺自己可能再也沒有機會,直到今晚接到來自成都軍區司令部的某個電話,讓他再次燃起希望。
  電話的內容很簡單,便是讓他幫個忙,王成海對于首長的請求如同當做命令,欣然答應。
  王成海沒想到這交警支隊門口有這么多人,他更不認識其中某個在德陽只手遮天的男人,望眼旁邊的年輕人,客氣的問道“出息,你朋友還沒出來?”
  正一臉玩味的和譚鴻儒對視的趙出息笑瞇瞇的回道“王叔,已經出來了,在那邊”
  王成海順著趙出息的方向看去,是一男一女,隨即點頭道“既然出來,那走吧,早點回成都”
  趙出息笑了笑,看向芙蓉和陳安逸,示意兩人上車,芙蓉和陳安逸步伐沉穩的穿過譚鴻儒的人,徑直上車,芙蓉在經過譚鴻儒身邊時,冷哼道“趙出息沒有拋棄我,而你沒有留下我”
  譚鴻儒在聽到這句話,眼神陰晴不定。
  等到芙蓉和陳安逸上車后,王成海掃眼圍在交警支隊門口的眾人,有些不理解,卻若有所思。
  趙出息看向譚鴻儒,這是他和這個男人第一次見面,誰都沒想到會是在這種場面下,這也是他和這個男人第一次交手,這個男人完敗,他完勝。
  趙出息淺笑道“紅爺,后會有期”
  說完趙出息豁然轉身上車,兩輛德陽軍分區的帕薩特隨即啟動離開,只留下交警支隊門口一臉不知所措的譚鴻儒的人。
  譚鴻儒望著揚長而去的帕薩特,整個人瞬間陰暗到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