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305 龍潭虎穴走一遭二

芙蓉的速度如同她的氣勢,足夠彪悍,不過她知道如何掌控分寸,不至于讓自己車毀人亡。強烈的沖擊力徑直把停在路口等紅綠燈的勞斯萊斯往前撞出一米遠,可見本田crv的速度有多快。
  本田crv撞擊勞斯萊斯造成的巨大聲響,瞬間便把周圍人群的注意力吸引過來,離的最近的哥們瞅見二十來萬的crv撞了七八百萬的勞斯萊斯,驚的目瞪口呆,嘟囔道“格老子的,這瓜娃得賠個傾家蕩產”
  勞斯萊斯在德陽本就不多見,何況還是被本田crv給追尾,距離最近的人一吆喝,附近吃烤肉擼串串的兄弟們都不吃了,三五成群的跑過來看熱鬧。有好事者瞅見勞斯萊斯的車牌后,嚇的大驚失色,他們不是被本田crv撞勞斯萊斯的場面所嚇住,而是被勞斯萊斯的背景所嚇住。這些大晚上擼串串吃烤肉的,里面有不少是混社會的超哥混混,沒有幾個人不知道在德陽只手遮天的紅爺,沒有幾個人不知道紅爺的勞斯萊斯,那車牌號熟悉的比市委書記的車牌都要清楚。
  很快,這個十字路口小范圍的人已經知道,被撞的勞斯萊斯的主人是紅爺,而用不了多久,很快德陽地下世界都將得到消息,那便是紅爺的勞斯萊斯被一輛本田crv撞了,剛開始大家可能會以為這是普通的交通事故,不知道那個龜兒子喝多后紅燈沒剎住車,小子就等著往死里賠錢吧。現在得知是紅爺的勞斯萊斯后,眾人不禁在猜想,是不是有人要對付紅爺?
  全車價值近千萬的勞斯萊斯幻影上,誰都沒想到會出現如此變故,包括譚鴻儒在內的三人被撞的七葷八素,不過三人并沒有因為這種突發狀況而受到驚嚇,都是上過刀山下過火海的虎人,何況反應速度很快,在受到沖擊的時候已經下意識做出保護動作。除過獵鷹被方向盤撞的胸口生疼,坐在副駕駛位置的鬼叔以及后面的紅爺都沒有多大的事。
  跟著紅爺這么些年,獵鷹見慣太多大場面,知道最壞的事情是有人要對紅爺動手,只是沒想到他們的膽子真大,敢在鬧市區動手。獵鷹眼神充滿狠色,回過神后忍著劇痛咬牙道“爺,你在車上等著,我先下去”
  說完獵鷹已經拉開車門小心翼翼的滾下車,而身體成蜷縮狀總是讓人不寒而栗的鬼叔跟著下車,譚鴻儒不是怕死的人,可知道自己的命比誰的命都重要,并沒有著急下車,他直接思考的是這是意外還是有人刻意為之,而出發點和目的是什么,幕后黑手又是誰。在這個圈子生存這么些年,這些東西已經成為本能的反應。
  獵鷹身手很是矯健,悄然滾下車后時刻準備著應付來自后面的攻擊,從被撞后到滾下車沒用一分鐘時間,這一切都是身體的本能,連通過后視鏡看看后面的時間都沒敢浪費,因為他知道早下車一秒便能給紅爺騰出一秒逃脫的時間。
  可是,事情貌似并沒有像他所想的那樣發展,除過周圍側目圍觀的群眾,什么突發情況都沒有,撞上勞斯萊斯的本田crv整個車前蓋已經面目全非,一動不動的停在那里,車上并沒有人下來。獵鷹短暫思考后,不禁覺得巧合和意外的可能性更大,或許真是哪個不長眼的牲口喝多沒踩住剎車或者沒看見紅燈。
  罵了隔壁,獵鷹心里大罵,連紅爺的勞斯萊斯都敢撞,丫真的不要命了。獵鷹起身后,氣勢洶洶的沖向本田crv,刺眼的路燈,因為彈開的保護氣囊以及車窗的貼膜,獵鷹并沒有看清楚車上的人的樣子,他并沒在意這些細節,抬腿便是猛的一腳踹進本田crv的車門,車門直接被他踹出一個凹坑,獵鷹也不說話,只是一腳一腳的使勁踹。
  不遠處的勞斯萊斯,有些瘦骨嶙峋的鬼叔下車后便守著勞斯萊斯,并沒有跟著獵鷹過去,絲毫沒放松警惕。勞斯萊斯車上的紅爺透過車窗發現外面并沒有情況,這才準備下車。
  本田crv上的芙蓉和陳安逸呢?
  作為主動撞擊勞斯萊斯的一方,撞擊前陳安逸和芙蓉便已經做好保護措施,加上彈出來的安全氣囊,他們并沒有受傷。由于他們的目的是拖住紅爺,所以芙蓉和陳安逸并沒有著急著下車,更是任由獵鷹猛踹車門,當瞅見前面的譚鴻儒走下勞斯萊斯后。芙蓉這才悄然拉開車門,在獵鷹再次踹上來的時候,芙蓉猛的撞開車門。
  本田crv前的獵鷹以為車上的人已經被撞暈或者是嚇的不敢出來,根本沒想到車上的人會有所動靜,等他再次揣上車門的時候,卻被車門巨大的沖擊力直接譚飛出去,獵鷹狼狽倒在地上,要不是他身體素質彪悍,放普通人這條腿估計都能骨折。
  撞開車門后,芙蓉知道不可能再拖延時間了,豁然下車,陳安逸緊隨其后。
  作為紅爺數年司機的獵鷹是見過芙蓉的,等到抬頭看清從本田crv上下來的女人后,獵鷹大吃一驚,而這個時候不遠處的譚鴻儒也已經看清芙蓉,譚鴻儒臉色瞬變,幾乎是瞬間便已經明白自己上當了,皺眉道“不好,出事了”
  車禍現場早已經有二三十人在圍觀,等譚鴻儒下車后,周圍瞬間爆發出一陣驚嘆聲,眾人面面相覷,果真是紅爺……
  譚鴻儒在看見芙蓉的那一瞬間便已經知道,上水山莊可能出事了。隨即便給梁宇打電話,可梁宇的電話處于無人接聽狀態,這下譚鴻儒更確定自己心中所想,直接給自己的心腹,負責德陽事務的李東年打電話,電話接通后,譚鴻儒給李東年下命令,讓他的人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上水山莊,同時帶人趕到這里。
  正在某家私人會所陪著市分局某位局長玩聲色犬馬的李東年驚出一身冷汗,紅爺如此十萬火急的電話,顯然是出大事了。李東年掛斷電話后便立即命令自己的手下,他可以保證在十分鐘內自己的人就能趕到上水山莊,同時自己離開會所,帶人前往紅爺所在的地方。
  車禍現場,獵鷹在看見本田crv下來的是芙蓉后,下意識以為芙蓉要對紅爺動手,想都沒想起身直接沖向表情冷峻的芙蓉。他的泰拳以及鷹抓可是成名的本事,鷹抓有些兇殘的抓向芙蓉的肩膀,卻被芙蓉直接一拳打飛,芙蓉的實力在川渝可是有名,要說對上譚鴻儒身邊那位如同鬼魅般的鬼叔,兩人可能有的一拼,孰勝孰負不一定,畢竟沒有交過手,可對付獵鷹,芙蓉有著先天的優勢。
  芙蓉和獵鷹交手后,吸引了更多的人圍觀,大家前一秒還以為是普通的車禍,現在覺得有人要對紅爺動手的可能性更大,因為他們看見這個他們從來沒見過的女人的身手顯然要比紅爺的司機牛掰,紅爺的司機在德陽也是個傳奇人物,從刺殺紅爺到成為紅爺的心腹,期間經歷不少事,大家不知道這個素未謀面的女人的本事多大,可卻知道獵鷹的身手了得,現在連獵鷹都不是對手,那這個女人的實力,可真是深不可測。
  高手對決,那真心如同電影里那般眼花繚亂,獵鷹雖說實力不如芙蓉,可卻也不是那種不堪一擊的菜鳥,不然紅爺敢只帶著他和鬼叔,雖說紅爺自己也是個高手。短暫交手,芙蓉穩占上風,兩人眼花繚亂的套路以及非同常人的動作讓周圍的人爆發出一陣陣的驚嘆聲,譚鴻儒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在李叔和簡姨相繼出事后,他愈發的不喜歡高調,生怕地震不斷的四川槍打出頭鳥。
  所以,在獵鷹想要偷襲芙蓉后背卻被芙蓉一腳踹出去后,譚鴻儒終于忍不住道“夠了”
  已經再次沖上前的獵鷹在聽到紅爺這聲命令后,直接放棄攻擊,愣是肩膀再次受到芙蓉的重擊,這就是獵鷹,他對紅爺的命令,如同圣旨,絕不違抗……
  已經不知什么時候挪到譚鴻儒身邊的鬼叔瞇著眼睛盯著芙蓉和身邊同樣不簡單的陳安逸,并沒有打算著急的動手,因為譚鴻儒沒有給他命令,真要動手,以一敵二,半只腳踏進棺材的他,何嘗不敢去做?
  “芙蓉,我真心沒想到是會是你”譚鴻儒穿著黑色的布鞋,和趙出息如出一轍,難怪簡姨當初說,趙出息和譚鴻儒,這兩個男人身上有著太多的共同點。
  芙蓉看向譚鴻儒,冷笑道“你沒想到的事情很多”
  “如果不出意外,趙出息也來德陽了?”譚鴻儒低聲道,這是他的猜測,既然芙蓉已經到德陽,那趙出息怎能不來,何況上水山莊那邊顯然已經出事。
  芙蓉自然不會沖動到告訴譚鴻儒,趙出息也來了。
  芙蓉不說話,譚鴻儒并不生氣,淺笑道“趙出息果真好膽量,難怪她會選擇他”
  “你是在后悔當初沒跟著簡姨?”芙蓉冷笑道。
  譚鴻儒哈哈大笑道“后悔,我現在用后悔么,我在外面,她在里面,誰贏了?”
  “現在論輸贏,不覺得為之過早?”芙蓉盯著譚鴻儒,冷哼道。
  譚鴻儒苦笑搖頭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沒有親手打敗她,那打敗她選擇的人,也是一種勝利”
  “呵呵,不見得吧”芙蓉呵呵笑道。
  譚鴻儒臉色突然一變,冷峻道“既然來到德陽,作為地主,不盡地主之誼顯然不禮貌,我倒要看你們能玩出什么花樣”
  這時候,兩輛警車鳴著警笛姍姍來遲,鬧市區發生如此嚴重的車禍以及打斗,他們要是再不趕到,顯然是對這座城市的不尊重,畢竟德陽的治安環境還是挺好的。之所以耽擱,是因為在路上的時候他們接到分局領導的電話,得知當中一方的身份,分局領導萬分叮囑小心翼翼,別得罪紅爺。
  兩輛警車,六七個交警,帶頭的隊長對譚鴻儒恭恭敬敬,譚鴻儒平易近人,讓他照章辦事,所以處理完現場情況后,雙方都被趕來的警車準備帶回警局做進一步的處理。與此同時,李東年帶著他的人也已經趕到,三四輛車跟著警車離開,譚鴻儒坐在李東年的寶馬上,交警沒那個膽子讓他坐進警車。
  留下的交警打掃殘局喊拖車,周圍圍觀多時的人群終于散去,回到座位上繼續吃自己的烤肉,不過將一直討論這個話題。今晚這個橋段肯定用不了多久會傳遍整個德陽乃至更多的地方,也將會成為他們今后酒后的談資,畢竟不是誰都能見到紅爺,也都不是誰都能目睹這種事。
  李東年的寶馬760li上,車隊還沒走多遠,李東年便接到手下的電話,掛掉電話后,李東年轉身看向后面的紅爺道“爺,吳和平和他的兩個男人都死了,其余人被打暈,山莊的所有監控被刪除”
  這個結局已經在譚鴻儒的預料當中,趙出息果真是劍走偏鋒,讓他大開眼界,也是,這樣的對手才值得讓他出手。既然山莊那邊已經結束,那這邊,他必須得留下芙蓉以及陳安逸,不然傳出去,他這次是**裸的被趙出息打臉。
  譚鴻儒這邊接到消息的同時,芙蓉那邊也終于接到趙出息的電話,趙出息言簡意賅幾個字,那便是一切已經結束。詢問芙蓉她什么情況,芙蓉簡簡單單說道“我們在去公安局的路上,譚鴻儒帶人跟著,不用管我們,你們回成都”
  在趙出息出神的時候,芙蓉已經掛掉電話,畢竟這是在警車上。
  德陽郊區某個路段,趙出息他們兩輛車停在路邊,周圍一片漆黑,偶有幾輛車經過,趙出息看向眾人道“芙蓉姐在去公安局的路上,那邊可能出事了,譚鴻儒吃這么大的虧,顯然不會善罷甘休”
  “怎么辦?”黃土懶得說廢話,直接問道。
  趙出息眼神堅毅道“我們幾個人來德陽,便得一個不少的回成都”
  和紅爺的初次交鋒,趙出息的證明之戰,他必須完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