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301 劍走偏鋒霸王硬上弓二

第309章龍潭虎穴,走一遭(上)
  在得到大小王傳來的消息時,趙出息一幫人正在保安基地的餐廳包廂里面吃晚飯,趙出息、芙蓉、周易、黃土,外加保安基地這邊陳安逸、王勝河以及保安基地的副總李建培,李建培是個戴著眼鏡文質彬彬的男人,跟王勝河年齡差不多,他在保安基地主要負責行政財務方面,和董新安關系不錯,私底下和陳安逸王勝河更近點,外界都以為是個中間人物,其實是堅定不移站在陳安逸這邊的,因為陳安逸曾經私底下讓簡姨幫過李建培一個大忙。今天趙出息直接拿下董新安的保安基地負責人也便是總經理職務后,今后保安基地的ri常工作將由李建培負責,王勝河是名義上的總經理,不過依舊只負責訓練方面。陳安逸則繼續過自己閑云野鶴的生活。
  其實董新安能感覺到李建培和陳安逸王勝河他們走的近,畢竟保安基地說大不大也就這點地方,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只不過他和陳安逸王勝河之間并沒什么太大矛盾,王勝河和陳安逸對他的工作也很支持,所以董新安便沒想太多。
  造成如今這般不同下場的局面,只能說是各為其主吧。
  既然陳安逸已經對李建培這個人肯定,作為ri后要負責保安基地主要負責人之一,趙出息必須從現在開始便給予李建培足夠的信任,將他納入核心圈。眾人圍坐一桌,吃著火鍋和川菜,喝著白酒,趙出息環視一圈后終于開口道“大家說說吧,該怎么辦?”
  “德陽是譚鴻儒的大本營,我們除過西蜀集團直營的兩家酒店和一家夜總會,幾乎沒什么話語權,這幾年簡姨一直試圖打入德陽市區,成效一般”黃土詳細介紹到圈子在德陽的勢力,那里紅爺有著得天獨厚的天時地利,他們想要在那里鬧事,太難。
  趙出息皺眉沉思道“紅爺現在在哪?”
  黃土立即回道“譚鴻儒也在德陽,聽說今天是五爺的壽辰,他們那個圈子能上得了臺面的,以及退下來的,今天都齊聚在德陽”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這對我們來說,應該是個好消息”
  芙蓉似乎已經猜到趙出息的想法,和黃土相視一眼,隨即看向趙出息道“你想在德陽殺吳和平?”
  趙出息沒否認,徑直點頭。
  陳安逸臉色微變,王勝河不禁對趙出息豎起大拇指,可眾人對這個想法卻不怎么看好”
  “這對于我們來說是冒險,先不說能不能殺掉,真要碰上譚某人那幫人,我們估計得付出足夠大的代價,才能離開德陽,何況今天是五爺的壽辰,那個圈子的水不比我們這個圈子淺”芙蓉有些顧忌道,他的意思似乎已經很明顯,那便是不同意趙出息冒險。
  趙出息猛的給自己灌口白酒,入喉辛辣,酣暢淋漓。
  “吳和平這件事,越早處理對我們越好,一旦拖下去,后果不堪設想,所以必須在短時間內干掉他,就算是冒險,我們也得一試,只要計劃周密,不拖泥帶水,勝算很大”不得不說趙出息的膽子很大,而且主意已定。
  眾人面面相覷。
  “我支持出息,這個險,我們值得一冒,如果真能在德陽殺了吳和平,想來對出息在圈子里的威望,以及圈子最近低落的士氣,都會有所幫助”陳安逸瞅見趙出息如此膽量和底氣,決定出手跟趙出息走一趟德陽。
  周易臉上的笑容若有若無,輕抿口酒道“去不去是回事,做不做是另回事”
  陳安逸懂得周易的意思,附和道“周易說的是,去并不代表我們非要殺吳和平,隨機應變,如果真有機會,那便果斷出手,如果沒有機會,也要懂得放棄,不做無謂的犧牲”
  “既然大家都這么說,那我們便冒一次險”芙蓉見周易和陳安已經開口,只能如此說道。
  趙出息起身,冷哼道“這次去德陽,就我們幾個人,我想紅爺想要留下我們,沒那么容易吧?”
  黃土瞅眼在座的眾人,除過李建培肯定不會去,剩下的人可能都要去,芙蓉姐的實力怎么樣,毋庸置疑,在整個川渝都能排在前五位的,陳安逸的勢力雖說不如芙蓉姐,可也是自己不如的。王勝河,西南獵鷹處來的猛人,和自己能打平,如果再年輕幾年,自己顯然不是對手。至于趙出息本人,也不是善茬,實力雖說不如自己,可耐力和拼勁大。最后便是不知深淺的周易,那天晚上的事情,黃土回頭問過李漢,李漢說要不是周易以一敵數不落下風,他們很有可能出事,所以不出手則已的周易,也是個隱藏的boss,說不定和那個變態般的二胖是一個級別的。
  確定要去德陽后,趙出息便開始分配任務,他早已經想好對策。
  李建培留守保安基地,陳安逸和王勝河已經命令過教官們全部聽李建培的命令。其次,黃土和王勝河帶著已經挑選好的入駐吳和平留下的場子,幾乎都是每兩個都江堰出來的猛人帶十個普通保安,差不多足有百人的隊伍。趙出息則帶著芙蓉周易以及陳安逸直奔德陽,黃土和王勝河安排場子工作,跟吳道宇完成交接后,便立刻馬不停蹄的趕往德陽。至于大小王作為先頭部隊,已經出發去德陽,他們的任務便是先守著吳和平,同時準備他們到時候要用的車等等。
  為避人耳目,生怕有人發現他們離開保安基地,除過陳安逸的那幾個心腹教官以及李建培,沒人知道趙出息他們離開,畢竟賓利和兩輛奔馳s600l依舊停在辦公樓下,而趙出息他們一幫人則坐在保安基地的面包車,跟著大部隊向著市區而去。
  在去的路上,趙出息再次得到一個消息,那便是陳濤從樂山來到成都,同時帶著眾多心腹,表明立場支持他,從現在開始將完全聽從趙出息的命令。這個消息是芙蓉最先知道的,因為陳濤先直接打電話通知芙蓉的,而陳濤早已經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準備和趙出息面聊。
  芙蓉將這個消息告訴趙出息后,趙出息遲疑數分鐘才回過神,說不意外那是假的,這個時候,陳濤難道不是落井下石?居然雪中送炭,趙出息顯然不會相信,畢竟前天自己去樂山,給他開出那么誘人的利益,他都不為所動,愣是在昨天早上西蜀集團股東大會上逼宮,現在卻選擇支持自己,陳濤在玩什么花樣,趙出息不得不沉思。
  “陳濤真有這么好心?”坐在金杯面包車里的趙出息喃喃自語道,這車上只有他和芙蓉周易。
  芙蓉面露疑色,和趙出息的想法差不多,她對于陳濤如此突然的決定,一時難以相信。
  “昨天還反對你,今天卻支持你,相比于昨天的處境,今天我們的處境更加的艱難,陳濤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芙蓉語氣冰冷道,總之對于這些吃里扒外的大佬們,芙蓉皆有忌憚和顧慮。
  趙出息輕哼道“難道是想在這個時候,利用自己的實力,跟我們作交換,換取更多他們想要的利益?”
  “陳濤想要什么?能要什么?”芙蓉有些不解的問道。
  趙出息輕笑道“既然我們不清楚,那便先涼著,就說我們今天晚上有事,等晚上回來再說,他要能等,就在牧馬山等著,正好看看他有沒有耐心和誠意”
  “好,我這就回話”芙蓉覺得趙出息說的有禮,隨即便通知陳濤。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一樓小會客室里,從樂山趕來的陳濤和錢坤正在喝著咖啡,身后站著四五個心腹,其余人都在郊區等著。李漢負責接待他們,今晚估計六號別墅的人都不會太早回來,齊思晚上在外地過夜,明天才能回成都,徐林和宋青瓷除過忙碌西蜀集團的事情,還得負責杜西南的喪事以及善后工作。芙蓉只得讓李漢招待陳濤他們。
  得知趙出息短時間內不會回來,說實話,陳濤有些生氣,看向錢坤道“我們走,還是等?”
  “怎么,你想走?”錢坤詢問道,語氣有些責怪陳濤。
  陳濤不說話,默認。
  “拿到保安基地的趙出息,現在有這個底氣,我們還是耽擱時間了,如果能在他拿下保安基地之前支持他,至少可以獲得更多的東西”錢坤有些后悔道,他們本想直接到牧馬山見趙出息詳談,這樣會讓趙出息驚喜和感激,誰知趙出息居然不在。而他們也在同一時間接到消息,趙出息已經控制住賀元山負責的保安基地,這讓他們大吃一驚。
  想到趙出息已經控制住賀元山的保安基地,等于實力大增,遠不是先前沒任何底氣的尷尬處境,陳濤便愈發的后悔,失去前天的那次機會。
  “那就等吧”陳濤無奈道。
  錢坤笑道“不禁要等,還要有耐心的等,讓趙出息徹底放心,他肯定在猜測我們的目的”
  “是我,我也會這么想”陳濤苦笑道。
  錢坤有些感慨道“不管怎么樣,這次我們必須支持趙出息,不然,說不定我們就是下個賀元山”
  陳濤點頭,贊同錢坤的話,實力大增的趙出息,只要渡過這個坎,遲早會對他們動手。
  已經在去德陽路上的趙出息,并不知道牧馬山里陳濤的顧忌,他現在正在給某個男人打電話,力求今晚不會出現意外,可以平安離開德陽,這個男人便是已經好久沒聯系的蔣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