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30 曾經


  第二十七章笑著堅持
  行事老辣的于叔走后,一幫保安竊竊私語,趙出息不屑的笑著,他何嘗不知道這是于叔留給他的第一個難關,如果連這些保安都收拾不了,估摸著用不了多久,于叔就會讓他卷鋪蓋走人。回過神,趙出息盯著眼前的老六。一個魁梧大漢,說話帶些陜北口音,和胡風何平差不多,普通話很不標準,笑起來兩只眼睛瞇成一條線。
  “趙哥,我帶你熟悉熟悉環境”老六笑瞇瞇對趙出息說道,示意趙出息跟著自己走,一副老好人的樣子,趙出息自然不可能被他的外表迷惑,在于叔說他是新的保安隊負責人時,趙出息就悄悄打量過每個人的表情,這個老六當時眼神充滿嫉妒和陰狠,趙出息如果沒有猜錯的話,要是從內部選,老六應該是保安隊負責人第一人選,既然要玩勾心斗角,那趙出息只能陪著,敢挑戰他,他絕對不會留面子。
  趙出息拍著老六的肩膀笑道“老六,我剛來,這幾天可得跟你學著,以后咱哥幾個多照應照應”
  老六很自然的回道“放心吧放心吧,必須的”
  接下來,老六帶著趙出息先去保安部的休息室換了身衣服,和他們的衣服差不多一樣,接著兩人徑直下樓從山水情大門口開始,老六帶著趙出息一層一層的熟悉,每層的職責是什么,每層哪里需要注意的。不出意外在門外遇見胖子老喬的時候,老喬就差哭爹喊娘的給趙出息道歉,趙出息沒打算為這點小事跟他過不去,再說初來乍到,多少是得要幾個心腹的,于是趙出息笑道“老喬啊,你這工作態度不行啊,別瞧不起誰,說不定顧客就是有意打扮成這樣來我們這消費,你懂的。這次我就不說什么了,下次要是讓我看見,你知道我會怎么處理”
  趙出息連哄帶騙又威脅的,胖子老喬屁顛屁顛的感謝。老六看在眼里不說什么,似乎打心底瞧不起老喬。兩人緊接著走進一樓大廳,趙出息明顯感覺到那個柔柔弱弱更像是南方女孩的前臺美女眼中的詫異,或許他剛開始以為自己也是來這里消費的,趙出息趁著他發愣,故意使眼色,表明自己看穿她的心思。
  二樓沒什么要注意的,廚房注意用火用電安全就是。三樓是女士浴場,由浴場、養護區以及休息室組成,這個時候還沒有女客人,其實這里是整個浴場最冷清的地方,很少會有人來。兩個女保安都是從警官學校畢業的,家里沒關系沒錢送不進去公安系統,只能出來自己找工作,這些都是老六說的,她們都比較沉默寡言,趙出息只是平淡和他們打招呼,一般這里都交給她們負責,如果出現大事,趙出息才能進來。四樓男士浴場,六樓辦公室宿舍沒有什么特別需要注意的,最后,老六將趙出息帶到整個浴場最賺錢也最神秘的地方,五樓,男士私人會所。
  當趙出息走進五樓后,第一感覺是,這里比其余樓層更加豪華奢侈,更像是皇宮,富麗堂皇,大廳左側坐著差不多十個左右穿著統一制服的男人,其中便有黃毛,他們年齡相仿,都不大。趙出息瞬間便明白他們的身份,老六帶著趙出息直接走到一西裝革履的男人面前,笑著介紹到“這位是五樓負責人丁哥,浴場老元老了”
  趙出息未等老六介紹自己,便伸出手笑道“丁哥,我新來的,負責保安那邊,以后多照應”
  丁哥對趙出息很普通的握手點頭道“相互照應”
  老六臉色有些不好,尷尬到“我先帶趙哥轉轉,丁哥有空再聊”
  趙出息走過黃毛身邊時,故意指著黃毛笑的玩味,黃毛忙前忙后,多少要給點好處,這樣其余人便知道黃毛和自己認識,有保安隊撐腰,就算是丁哥也得忌諱趙出息的面子。
  老六并沒有因為剛才趙出息的出格而懈怠,繼續介紹五樓,五樓是重中之重,他可不想到時候出了事,責任落在他身上。穿過一小走廊,燈光瞬間黯淡,里面又是個大廳,放著很多自動沙發,老六給趙出息解釋這是客人等候區,趙出息點頭示意自己明白,此時還沒有客人,老六說越晚客人越多。
  穿過等候區后有幾個房間,做按摩養生的,障眼法,老六一點趙出息便明白。就在這個走廊的前段,憑空出現一個隔斷的落地窗簾。趙出息以為到這里就沒有了,誰知道里面居然還有一道門。老六若有所思的說道這是防彈門!
  防彈門?趙出息皺眉,細細一看,厚度足足有電梯門那么厚的一道玻璃門!不禁咒罵道,媽的,還真是防彈門。穿過防彈門里面就是桑拿房,說是桑拿,其實哪里有桑拿室,只不過是為了能避人耳目。老六說平時這道門基本都是關著,只有來了客人,或者客人要從里面出來的時候,才會由丁哥按一個按鈕打開。裝這一道門的目的也很簡單,無非就是遇到臨檢的時候拖延時間,等里面的人一切都準備好了,再開門,就什么都不怕了,如果想要沖進去,沒有專業工具幾乎不可能。雖然目前為止,山水情被檢查的次數超不過一只手,最近兩年幾乎沒有,外面再怎么嚴打,山水情照常營業,只能說老板背景深厚。
  進去后,老六開始講一些規矩,趙出息在整個會所沒有禁地,像老六他們有些地方不是輪換到他負責,便不能來,比如五樓。不能隨便敲門,不能隨意跟客人搭訕,特別是千萬不能問客人的隱私問題,比如在哪里工作之類的,來這種場所的人,其實都恨不得帶個面具,所以都是非常忌諱別人詢問他們的隱私,老六這些話,趙出息一一記住。
  最后一個地方,便是樓上那些小姐們的等候室,老六將趙出息帶到門前,并沒有推門進去,不屑的說道“這里那些騷貨的等候區,我們就不用進去了”
  趙出息不悅道“老六,以后這話就別說了,誰要是沒點難言之隱,誰會來這種被人戳脊梁骨的地方”
  老六沒想到趙出息會動怒,轉頭盯著趙出息,悻悻笑道“趙哥我記住了”
  趙出息沒說話,透過門縫隙,他可以看見里面的情況,一群小姐們玩著手機打著撲克,嬉戲笑罵,也有那么幾個淡然處之的,其中不乏漂亮的美女,趙出息不知為何來了興趣,他想知道這些女人為什么會走上這條路?這個想法,對于外人來說,必然算是奇葩。
  接下來的幾天,趙出息每天往來于國際公館工地和山水情洗浴中心,下午六點到山水情,其實晚上四點后他便可以離開,誰讓他是頭,不過四點那會沒有車,趙出息得等到六點第一趟公交回國際公館,睡五六個小時到中午一點左右,換班二胖他們,坐在工地門房里看書讀報四個小時,五點剛過,趙出息又得去山水情,這樣的生活很忙碌,可對趙出息來說很充實,他每天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一個星期下來,趙出息已經適應這樣的生活,國際公館工地沒出什么幺蛾子,有韓三強和二胖在,趙出息也放心,每天晚上都有韓三強的朋友過來,韓三強也不客氣,讓這幫人當自己的免費勞力出去巡邏。至于山水情這邊,趙出息也已經算是熟悉,一個星期時間他從來沒見過幕后老板,就連于叔有時候也見不著人影,別的保安說,老板幾乎不來這里,他還有別的生意,至于于叔,便不知道。
  于叔不再,山水情則由總經理老何負責,老何原名何其正,以前一直經營這種娛樂場所,對這行頗為熟悉,被幕后老板重金挖過來,這兩年山水情的生意愈發的好,老板對他也頗為信任,有老何和于叔在,老板自然不用來,只等著每月拿錢便是。趙出息只見過一次老何,老何似乎因為他是于叔的人,不怎么待見,趙出息客氣相待,神仙打架,不管他事。
  至于保安隊那幫對他有意見的,趙出息置之不理,背后說閑話他不管,別給他找事就行。胖子老喬現在徹底成了趙出息的心腹,有次晚上趙出息出去溜達,跟他抽了兩根煙,這貨就把什么都說,正如趙出息猜的,如果他不來,老六肯定是當頭,里面四五個人都聽老六的,胖子老喬叮囑趙出息小心點,別讓他們坑了。
  其實趙出息的工作很閑,大多時候沒什么事,就是全場溜達,這段時間,他跟前臺那妹子的關系倒是愈發的熟悉,沒事干他便會跑到大廳,陪著女孩聊天,反正她也沒事,只有樓上經理們帶著客人下來結賬時,才會忙會。
  女孩叫伊伊,陜師大大三的學生,家里比較窮,母親給人當保姆,父親長年臥床不起,每年寒假暑假她都會來山水情打工掙錢,她的家庭情況包括老何都知道,只要她來,前臺就會被安排到別的地方。伊伊很喜歡笑,笑的很甜,浴場幾乎所有人都喜歡這個愛笑對生活樂觀的女孩,大家都喜歡拿她開玩笑,特別是五樓的丁哥,趙出息經常看見丁哥找伊伊聊天,時常開玩笑讓伊伊可以上樓去多掙點錢,伊伊也不生氣,微微一笑而過。
  在趙出息眼里,伊伊本身條件很不錯,身材模樣樓上除過那幾個頭牌,沒人能比得上,特別是那笑容,讓人如沐清風。趙出息有時候邪惡的想想,伊伊要是下水接客了,估計樓上的生意都被她搶了,這要是被伊伊知道了,肯定狠狠罵他一頓。
  趙出息從外面溜達進來的時候,看見丁哥抽空又在調戲伊伊,這段時間趙出息和丁哥走的比較近,他最常去的兩個地方便是大廳和五樓,兩人都是頭頭,小事不用操心,閑來無事便在五樓的大廳抽煙打屁,趙出息也樂于和他關系親近。
  “老丁,為老不尊,又調戲伊伊”趙出息打趣道,他叫丁哥老丁,丁哥喊他小趙,這樣不至于太過陌生。
  西裝革履的老丁頗有些成功人士的范,這是伊伊經常說的,殊不知不過是個拉皮.條的,老丁輕笑道“伊伊說她喜歡一個包,我說讓她跟我混,一個月好幾萬收入,什么LV、GUCCI都能買”
  趙出息有時候生怕伊伊禁不住誘惑真下水,連忙說道“伊伊,別聽老丁瞎說,等你以后畢業了,比她們掙的多”
  伊伊甜甜一笑,兩個小酒窩格外的迷人。其實老丁確實是在開玩笑,外界都說小姐們各個掙大錢,其實被層層剝削后,到她們手里的也沒多少,條件好的能多掙點,條件差回頭客少的普普通通。
  又嬉戲笑罵了兩句,丁哥便離開,只剩下趙出息和伊伊,趙出息側身靠著前臺,輕聲問道“伊伊,在這里工作累不累?”
  伊伊笑著搖頭道“不累,寒假又沒有什么事,正好掙點錢”
  窮人家的孩子都是如此的自強獨立,這個社會像伊伊這樣的孩子有很多,她們沒有背景,只能靠自己的雙手去勞動,可她們確是最美的,讓趙出息打心眼喜歡。
  “伊伊,你是個好女孩”趙出息下意識的說道。
  伊伊一愣,微紅著臉回道“出息,你是個好人”
  趙出息最喜歡聽伊伊叫他出息,甜甜的,能讓人骨頭都酥了。
  趙出息突然很好奇的問道“伊伊,問你句實話,你有沒有真想過和她們一樣?”
  趙出息剛說完,伊伊的臉色便瞬變,微怒道“出息,你覺得我是那種人么?我就算是餓死窮死,也不會去當小姐,不是我看不起她們,只是每個人都有自己應該去堅持的東西,這就是我堅持的東西,我有雙手,我能干活能掙錢能養家能給爸爸看病,雖然不多,可是我知足”
  趙出息從來沒見伊伊這么嚴肅認真過,自嘲道“伊伊,你有夢想么?”
  伊伊平靜道“有啊,多努力點,多掙些錢,讓媽媽不那么累,幫爸爸治好病,這就是我的夢想”
  這一刻的伊伊,如此迷人。
  趙出息看著伊伊,突然有種強烈想要保護一個女孩的沖動,她知道伊伊很累很累,能不累么,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用她瘦弱的肩膀扛起整個家,說不累,誰信?
  可他也知道,伊伊再累,都會堅持。
  正如他一樣,離開大山,不管再累,都會笑著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