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第3章千年古都

推薦一本書,步行天下新書……
  《特種神醫》
  作者:步行天下
  簡介:杜仲,失傳已久的上古醫術唯一繼承人,無人知曉的超級兵王,可他竟然在醫院當了一名小保安,美好的都市生活就此開始。他醫術無敵,集百家之長,妙手回春,活人無數,成一代神醫;他武力無雙,獨步都市,暢游百花叢
  鏈接:book
  推薦:步步的都市沒的說,絕對的看的刺激,新書剛開,大家可以去支持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開始一段新的旅途,這路上有哭有笑有感動,更有你有我,期待,與你的不期而遇……)
  八月,從青海祁連縣開往西寧的一輛長途運輸車上,在祁連大山深處一個叫鳳凰村的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趙出息終于選擇走出大山,向著在鳳凰村支教已經一年半的某個女人經常說的大城市而去。趙出息是個孤兒,沒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負,跟大多數走出大山的男人一樣,他只是為了掙更多的錢。
  其實村里人都知道為什么溜奸耍滑好吃懶做的趙出息終于下定決心離開生他養他二十多年的鳳凰村,要不是因為那件事,想來趙出息一輩子都不可能走出大山。村里人嘴上不說,可心里都知道,只是偷偷的往趙出息的帆布袋子里塞著自家省下來的干糧,就連最看不起趙出息的老村長,也塞了兩包在數十公里外的小鎮上買的自己都舍不得抽的蘭州。
  臨行前一晚,趙出息一夜沒睡,在半山上的破舊學校里和那個女人聊了整整一晚上。說是學校,其實也就幾間鄉上撥款村里籌款才湊合建起來的瓦房,還有那塊空地上女人自己買的國旗,那是趙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見國旗,每次他都能坐在土堆上盯著那國旗看上半個小時。
  至于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那個女人知道……
  西寧是距離祁連縣最近的大城市,趙出息知道那是青海省的省會,大城市到底有多大,趙出息用他那天天做白日夢的腦子再怎么想也想不出個模樣,這便是如同他一樣的小人物的悲哀。坐在陜汽重卡運輸車堆滿山貨的車廂里,趙出息很沒素質狠狠的朝著車外吐了口唾沫,用方言罵罵咧咧道“特么的,總比祁連縣大吧”
  連綿起伏的祁連大山越走越遠,自認為沒心沒肺的趙出息也越來越失落,等到祁連大山徹底消失在眼前再也看不見的時候,趙出息干脆閉上眼睛睡覺。他知道,自己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再回鳳凰村。
  或許是昨晚一夜沒睡,趙出息很快就睡著,睡夢中,他夢見自己在大城市里掙了很多很多的錢,開著十多輛小轎車回到了鳳凰村,一直看不起他的老村長以及總是在背后罵他戳他脊梁骨的村民們對著他點頭哈腰,他大手一揮便給村里建了座希望小學,然后屁顛屁顛的去找那個女人兌現承諾,可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突然明白,她不屬于鳳凰村,也不屬于他。
  趙出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夕陽照的他努力才睜開眼睛,想起剛剛那個夢,趙出息不禁心里大罵自己,媽的就你還開小車,鳳凰村那破地方估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開始一段新的旅途,這路上有哭有笑有感動,更有你有我,期待,與你的不期而遇……)
  八月,從青海祁連縣開往西寧的一輛長途運輸車上,在祁連大山深處一個叫鳳凰村的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趙出息終于選擇走出大山,向著在鳳凰村支教已經一年半的某個女人經常說的大城市而去。趙出息是個孤兒,沒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負,跟大多數走出大山的男人一樣,他只是為了掙更多的錢。
  其實村里人都知道為什么溜奸耍滑好吃懶做的趙出息終于下定決心離開生他養他二十多年的鳳凰村,要不是因為那件事,想來趙出息一輩子都不可能走出大山。村里人嘴上不說,可心里都知道,只是偷偷的往趙出息的帆布袋子里塞著自家省下來的干糧,就連最看不起趙出息的老村長,也塞了兩包在數十公里外的小鎮上買的自己都舍不得抽的蘭州。
  臨行前一晚,趙出息一夜沒睡,在半山上的破舊學校里和那個女人聊了整整一晚上。說是學校,其實也就幾間鄉上撥款村里籌款才湊合建起來的瓦房,還有那塊空地上女人自己買的國旗,那是趙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見國旗,每次他都能坐在土堆上盯著那國旗看上半個小時。
  至于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那個女人知道……
  西寧是距離祁連縣最近的大城市,趙出息知道那是青海省的省會,大城市到底有多大,趙出息用他那天天做白日夢的腦子再怎么想也想不出個模樣,這便是如同他一樣的小人物的悲哀。坐在陜汽重卡運輸車堆滿山貨的車廂里,趙出息很沒素質狠狠的朝著車外吐了口唾沫,用方言罵罵咧咧道“特么的,總比祁連縣大吧”
  連綿起伏的祁連大山越走越遠,自認為沒心沒肺的趙出息也越來越失落,等到祁連大山徹底消失在眼前再也看不見的時候,趙出息干脆閉上眼睛睡覺。他知道,自己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再回鳳凰村。
  或許是昨晚一夜沒睡,趙出息很快就睡著,睡夢中,他夢見自己在大城市里掙了很多很多的錢,開著十多輛小轎車回到了鳳凰村,一直看不起他的老村長以及總是在背后罵他戳他脊梁骨的村民們對著他點頭哈腰,他大手一揮便給村里建了座希望小學,然后屁顛屁顛的去找那個女人兌現承諾,可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突然明白,她不屬于鳳凰村,也不屬于他。
  趙出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夕陽照的他努力才睜開眼睛,想起剛剛那個夢,趙出息不禁心里大罵自己,媽的就你還開小車,鳳凰村那破地方估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開始一段新的旅途,這路上有哭有笑有感動,更有你有我,期待,與你的不期而遇……)
  八月,從青海祁連縣開往西寧的一輛長途運輸車上,在祁連大山深處一個叫鳳凰村的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趙出息終于選擇走出大山,向著在鳳凰村支教已經一年半的某個女人經常說的大城市而去。趙出息是個孤兒,沒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負,跟大多數走出大山的男人一樣,他只是為了掙更多的錢。
  其實村里人都知道為什么溜奸耍滑好吃懶做的趙出息終于下定決心離開生他養他二十多年的鳳凰村,要不是因為那件事,想來趙出息一輩子都不可能走出大山。村里人嘴上不說,可心里都知道,只是偷偷的往趙出息的帆布袋子里塞著自家省下來的干糧,就連最看不起趙出息的老村長,也塞了兩包在數十公里外的小鎮上買的自己都舍不得抽的蘭州。
  臨行前一晚,趙出息一夜沒睡,在半山上的破舊學校里和那個女人聊了整整一晚上。說是學校,其實也就幾間鄉上撥款村里籌款才湊合建起來的瓦房,還有那塊空地上女人自己買的國旗,那是趙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見國旗,每次他都能坐在土堆上盯著那國旗看上半個小時。
  至于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那個女人知道……
  西寧是距離祁連縣最近的大城市,趙出息知道那是青海省的省會,大城市到底有多大,趙出息用他那天天做白日夢的腦子再怎么想也想不出個模樣,這便是如同他一樣的小人物的悲哀。坐在陜汽重卡運輸車堆滿山貨的車廂里,趙出息很沒素質狠狠的朝著車外吐了口唾沫,用方言罵罵咧咧道“特么的,總比祁連縣大吧”
  連綿起伏的祁連大山越走越遠,自認為沒心沒肺的趙出息也越來越失落,等到祁連大山徹底消失在眼前再也看不見的時候,趙出息干脆閉上眼睛睡覺。他知道,自己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再回鳳凰村。
  或許是昨晚一夜沒睡,趙出息很快就睡著,睡夢中,他夢見自己在大城市里掙了很多很多的錢,開著十多輛小轎車回到了鳳凰村,一直看不起他的老村長以及總是在背后罵他戳他脊梁骨的村民們對著他點頭哈腰,他大手一揮便給村里建了座希望小學,然后屁顛屁顛的去找那個女人兌現承諾,可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突然明白,她不屬于鳳凰村,也不屬于他。
  趙出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夕陽照的他努力才睜開眼睛,想起剛剛那個夢,趙出息不禁心里大罵自己,媽的就你還開小車,鳳凰村那破地方估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開始一段新的旅途,這路上有哭有笑有感動,更有你有我,期待,與你的不期而遇……)
  八月,從青海祁連縣開往西寧的一輛長途運輸車上,在祁連大山深處一個叫鳳凰村的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趙出息終于選擇走出大山,向著在鳳凰村支教已經一年半的某個女人經常說的大城市而去。趙出息是個孤兒,沒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負,跟大多數走出大山的男人一樣,他只是為了掙更多的錢。
  其實村里人都知道為什么溜奸耍滑好吃懶做的趙出息終于下定決心離開生他養他二十多年的鳳凰村,要不是因為那件事,想來趙出息一輩子都不可能走出大山。村里人嘴上不說,可心里都知道,只是偷偷的往趙出息的帆布袋子里塞著自家省下來的干糧,就連最看不起趙出息的老村長,也塞了兩包在數十公里外的小鎮上買的自己都舍不得抽的蘭州。
  臨行前一晚,趙出息一夜沒睡,在半山上的破舊學校里和那個女人聊了整整一晚上。說是學校,其實也就幾間鄉上撥款村里籌款才湊合建起來的瓦房,還有那塊空地上女人自己買的國旗,那是趙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見國旗,每次他都能坐在土堆上盯著那國旗看上半個小時。
  至于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那個女人知道……
  西寧是距離祁連縣最近的大城市,趙出息知道那是青海省的省會,大城市到底有多大,趙出息用他那天天做白日夢的腦子再怎么想也想不出個模樣,這便是如同他一樣的小人物的悲哀。坐在陜汽重卡運輸車堆滿山貨的車廂里,趙出息很沒素質狠狠的朝著車外吐了口唾沫,用方言罵罵咧咧道“特么的,總比祁連縣大吧”
  連綿起伏的祁連大山越走越遠,自認為沒心沒肺的趙出息也越來越失落,等到祁連大山徹底消失在眼前再也看不見的時候,趙出息干脆閉上眼睛睡覺。他知道,自己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再回鳳凰村。
  或許是昨晚一夜沒睡,趙出息很快就睡著,睡夢中,他夢見自己在大城市里掙了很多很多的錢,開著十多輛小轎車回到了鳳凰村,一直看不起他的老村長以及總是在背后罵他戳他脊梁骨的村民們對著他點頭哈腰,他大手一揮便給村里建了座希望小學,然后屁顛屁顛的去找那個女人兌現承諾,可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突然明白,她不屬于鳳凰村,也不屬于他。
  趙出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夕陽照的他努力才睜開眼睛,想起剛剛那個夢,趙出息不禁心里大罵自己,媽的就你還開小車,鳳凰村那破地方估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開始一段新的旅途,這路上有哭有笑有感動,更有你有我,期待,與你的不期而遇……)
  八月,從青海祁連縣開往西寧的一輛長途運輸車上,在祁連大山深處一個叫鳳凰村的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趙出息終于選擇走出大山,向著在鳳凰村支教已經一年半的某個女人經常說的大城市而去。趙出息是個孤兒,沒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負,跟大多數走出大山的男人一樣,他只是為了掙更多的錢。
  其實村里人都知道為什么溜奸耍滑好吃懶做的趙出息終于下定決心離開生他養他二十多年的鳳凰村,要不是因為那件事,想來趙出息一輩子都不可能走出大山。村里人嘴上不說,可心里都知道,只是偷偷的往趙出息的帆布袋子里塞著自家省下來的干糧,就連最看不起趙出息的老村長,也塞了兩包在數十公里外的小鎮上買的自己都舍不得抽的蘭州。
  臨行前一晚,趙出息一夜沒睡,在半山上的破舊學校里和那個女人聊了整整一晚上。說是學校,其實也就幾間鄉上撥款村里籌款才湊合建起來的瓦房,還有那塊空地上女人自己買的國旗,那是趙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見國旗,每次他都能坐在土堆上盯著那國旗看上半個小時。
  至于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那個女人知道……
  西寧是距離祁連縣最近的大城市,趙出息知道那是青海省的省會,大城市到底有多大,趙出息用他那天天做白日夢的腦子再怎么想也想不出個模樣,這便是如同他一樣的小人物的悲哀。坐在陜汽重卡運輸車堆滿山貨的車廂里,趙出息很沒素質狠狠的朝著車外吐了口唾沫,用方言罵罵咧咧道“特么的,總比祁連縣大吧”
  連綿起伏的祁連大山越走越遠,自認為沒心沒肺的趙出息也越來越失落,等到祁連大山徹底消失在眼前再也看不見的時候,趙出息干脆閉上眼睛睡覺。他知道,自己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再回鳳凰村。
  或許是昨晚一夜沒睡,趙出息很快就睡著,睡夢中,他夢見自己在大城市里掙了很多很多的錢,開著十多輛小轎車回到了鳳凰村,一直看不起他的老村長以及總是在背后罵他戳他脊梁骨的村民們對著他點頭哈腰,他大手一揮便給村里建了座希望小學,然后屁顛屁顛的去找那個女人兌現承諾,可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突然明白,她不屬于鳳凰村,也不屬于他。
  趙出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夕陽照的他努力才睜開眼睛,想起剛剛那個夢,趙出息不禁心里大罵自己,媽的就你還開小車,鳳凰村那破地方估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開始一段新的旅途,這路上有哭有笑有感動,更有你有我,期待,與你的不期而遇……)
  八月,從青海祁連縣開往西寧的一輛長途運輸車上,在祁連大山深處一個叫鳳凰村的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趙出息終于選擇走出大山,向著在鳳凰村支教已經一年半的某個女人經常說的大城市而去。趙出息是個孤兒,沒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負,跟大多數走出大山的男人一樣,他只是為了掙更多的錢。
  其實村里人都知道為什么溜奸耍滑好吃懶做的趙出息終于下定決心離開生他養他二十多年的鳳凰村,要不是因為那件事,想來趙出息一輩子都不可能走出大山。村里人嘴上不說,可心里都知道,只是偷偷的往趙出息的帆布袋子里塞著自家省下來的干糧,就連最看不起趙出息的老村長,也塞了兩包在數十公里外的小鎮上買的自己都舍不得抽的蘭州。
  臨行前一晚,趙出息一夜沒睡,在半山上的破舊學校里和那個女人聊了整整一晚上。說是學校,其實也就幾間鄉上撥款村里籌款才湊合建起來的瓦房,還有那塊空地上女人自己買的國旗,那是趙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見國旗,每次他都能坐在土堆上盯著那國旗看上半個小時。
  至于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那個女人知道……
  西寧是距離祁連縣最近的大城市,趙出息知道那是青海省的省會,大城市到底有多大,趙出息用他那天天做白日夢的腦子再怎么想也想不出個模樣,這便是如同他一樣的小人物的悲哀。坐在陜汽重卡運輸車堆滿山貨的車廂里,趙出息很沒素質狠狠的朝著車外吐了口唾沫,用方言罵罵咧咧道“特么的,總比祁連縣大吧”
  連綿起伏的祁連大山越走越遠,自認為沒心沒肺的趙出息也越來越失落,等到祁連大山徹底消失在眼前再也看不見的時候,趙出息干脆閉上眼睛睡覺。他知道,自己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再回鳳凰村。
  或許是昨晚一夜沒睡,趙出息很快就睡著,睡夢中,他夢見自己在大城市里掙了很多很多的錢,開著十多輛小轎車回到了鳳凰村,一直看不起他的老村長以及總是在背后罵他戳他脊梁骨的村民們對著他點頭哈腰,他大手一揮便給村里建了座希望小學,然后屁顛屁顛的去找那個女人兌現承諾,可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突然明白,她不屬于鳳凰村,也不屬于他。
  趙出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夕陽照的他努力才睜開眼睛,想起剛剛那個夢,趙出息不禁心里大罵自己,媽的就你還開小車,鳳凰村那破地方估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開始一段新的旅途,這路上有哭有笑有感動,更有你有我,期待,與你的不期而遇……)
  八月,從青海祁連縣開往西寧的一輛長途運輸車上,在祁連大山深處一個叫鳳凰村的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趙出息終于選擇走出大山,向著在鳳凰村支教已經一年半的某個女人經常說的大城市而去。趙出息是個孤兒,沒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負,跟大多數走出大山的男人一樣,他只是為了掙更多的錢。
  其實村里人都知道為什么溜奸耍滑好吃懶做的趙出息終于下定決心離開生他養他二十多年的鳳凰村,要不是因為那件事,想來趙出息一輩子都不可能走出大山。村里人嘴上不說,可心里都知道,只是偷偷的往趙出息的帆布袋子里塞著自家省下來的干糧,就連最看不起趙出息的老村長,也塞了兩包在數十公里外的小鎮上買的自己都舍不得抽的蘭州。
  臨行前一晚,趙出息一夜沒睡,在半山上的破舊學校里和那個女人聊了整整一晚上。說是學校,其實也就幾間鄉上撥款村里籌款才湊合建起來的瓦房,還有那塊空地上女人自己買的國旗,那是趙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見國旗,每次他都能坐在土堆上盯著那國旗看上半個小時。
  至于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那個女人知道……
  西寧是距離祁連縣最近的大城市,趙出息知道那是青海省的省會,大城市到底有多大,趙出息用他那天天做白日夢的腦子再怎么想也想不出個模樣,這便是如同他一樣的小人物的悲哀。坐在陜汽重卡運輸車堆滿山貨的車廂里,趙出息很沒素質狠狠的朝著車外吐了口唾沫,用方言罵罵咧咧道“特么的,總比祁連縣大吧”
  連綿起伏的祁連大山越走越遠,自認為沒心沒肺的趙出息也越來越失落,等到祁連大山徹底消失在眼前再也看不見的時候,趙出息干脆閉上眼睛睡覺。他知道,自己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再回鳳凰村。
  或許是昨晚一夜沒睡,趙出息很快就睡著,睡夢中,他夢見自己在大城市里掙了很多很多的錢,開著十多輛小轎車回到了鳳凰村,一直看不起他的老村長以及總是在背后罵他戳他脊梁骨的村民們對著他點頭哈腰,他大手一揮便給村里建了座希望小學,然后屁顛屁顛的去找那個女人兌現承諾,可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突然明白,她不屬于鳳凰村,也不屬于他。
  趙出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夕陽照的他努力才睜開眼睛,想起剛剛那個夢,趙出息不禁心里大罵自己,媽的就你還開小車,鳳凰村那破地方估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第一章不富貴,不還鄉?
  (開始一段新的旅途,這路上有哭有笑有感動,更有你有我,期待,與你的不期而遇……)
  八月,從青海祁連縣開往西寧的一輛長途運輸車上,在祁連大山深處一個叫鳳凰村的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趙出息終于選擇走出大山,向著在鳳凰村支教已經一年半的某個女人經常說的大城市而去。趙出息是個孤兒,沒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負,跟大多數走出大山的男人一樣,他只是為了掙更多的錢。
  其實村里人都知道為什么溜奸耍滑好吃懶做的趙出息終于下定決心離開生他養他二十多年的鳳凰村,要不是因為那件事,想來趙出息一輩子都不可能走出大山。村里人嘴上不說,可心里都知道,只是偷偷的往趙出息的帆布袋子里塞著自家省下來的干糧,就連最看不起趙出息的老村長,也塞了兩包在數十公里外的小鎮上買的自己都舍不得抽的蘭州。
  臨行前一晚,趙出息一夜沒睡,在半山上的破舊學校里和那個女人聊了整整一晚上。說是學校,其實也就幾間鄉上撥款村里籌款才湊合建起來的瓦房,還有那塊空地上女人自己買的國旗,那是趙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見國旗,每次他都能坐在土堆上盯著那國旗看上半個小時。
  至于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那個女人知道……
  西寧是距離祁連縣最近的大城市,趙出息知道那是青海省的省會,大城市到底有多大,趙出息用他那天天做白日夢的腦子再怎么想也想不出個模樣,這便是如同他一樣的小人物的悲哀。坐在陜汽重卡運輸車堆滿山貨的車廂里,趙出息很沒素質狠狠的朝著車外吐了口唾沫,用方言罵罵咧咧道“特么的,總比祁連縣大吧”
  連綿起伏的祁連大山越走越遠,自認為沒心沒肺的趙出息也越來越失落,等到祁連大山徹底消失在眼前再也看不見的時候,趙出息干脆閉上眼睛睡覺。他知道,自己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再回鳳凰村。
  或許是昨晚一夜沒睡,趙出息很快就睡著,睡夢中,他夢見自己在大城市里掙了很多很多的錢,開著十多輛小轎車回到了鳳凰村,一直看不起他的老村長以及總是在背后罵他戳他脊梁骨的村民們對著他點頭哈腰,他大手一揮便給村里建了座希望小學,然后屁顛屁顛的去找那個女人兌現承諾,可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突然明白,她不屬于鳳凰村,也不屬于他。
  趙出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夕陽照的他努力才睜開眼睛,想起剛剛那個夢,趙出息不禁心里大罵自己,媽的就你還開小車,鳳凰村那破地方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