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299 后知后覺不算晚

第三百零七章劍走偏鋒,霸王硬上弓(下)
  賀元山不是沒想過趙出息對保安基地這塊重量級肥肉動心思,在得知簡姨指定趙出息為接班人的時候,賀元山便和自己的心腹們議論過他所控制的勢力當中,什么是趙出息最為忌憚的,又有什么是趙出息肯定會想辦法拿下的。最后這個答案,不言而喻,便是郫縣的保安基地,這是賀元山手里最重要的一張牌,也是他牽制所有大佬的一張牌。
  只是后來隨著時間往后推移,趙出息一直都沒什么動靜,對于他們這些大佬手里所掌控的東西都沒有露出野心,賀元山逐漸放下戒備,誰知道該來的終于還是來了,只是這個時間點比較尷尬。他選擇動手殺杜西南,便已經決定和趙出息撕破臉,誰讓杜西南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底線。上次,杜西南不經過自己同意便任由趙出息繼任簡姨的董事長位置,更是支持趙出息的心腹任西蜀集團副總裁的時候,杜西南便十分氣憤,這次更是被杜西南耍的團團轉,賀元山怎么能任由杜西南活下去?
  賀元山沒想到的是這是個多事之秋,白天杜西南臨陣倒戈讓他們前功盡棄,晚上吳和平出爾反爾更是背叛圈子,前后兩件事等于讓他所有計劃都付之流水,賀元山不得不開始思考自己下面的棋該怎么走,最終賀元山覺得和郭青松徹底聯合起來對抗趙出息才是當務之急,這樣的話同時還能對抗野心勃勃的紅爺。
  只是趙出息似乎沒想讓他的曰子好過,突然選擇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點上對保安基地動手,賀元山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得抱住保安基地,不然對于目前的自己來說將是雪上加霜,遲早將死無葬身之地。
  因此,賀元山才會毫不猶豫的趕向郫縣……
  賀元山陷入困境,陳濤棄暗投明,相對來說實力比較保全的郭青松劉嵩又將會何去何從?
  特殊時期,郭青松和劉嵩終于不再選擇住在保利198社區度假酒店,而是安分守己的住在自己的別墅里,相比于平時,最近一段時間,別墅的安保很是嚴格,每天都有十幾個保鏢守在這棟讀力別墅的內外。
  這個時間點,郭青松剛剛吃過午餐,正在陽臺上泡茶,和所有人一樣,今天大清早得知吳和平背叛簡姨投奔紅爺的消息后,郭青松很是震驚,沒想到平時除過陰陽怪氣便沒什么動作的吳和平,還真是不聲不響的干了件大事。在得知這個消息后,郭青松隨即和親家劉嵩通電話商量這件事對他們帶來的影響,在這個關鍵時刻,他們如何選擇?不支持趙出息,肯定會讓圈子內外人心不古威望盡失,如果選擇支持趙出息,又會白白增加趙出息的實力,為曰后他們拿下趙出息帶來更大的阻力,如何選擇,讓他們確實很為難。
  兩人聊了有足足半個小時,掛斷電話沒幾分鐘后,劉嵩再次打來電話,這次的消息不比前面一個讓他震驚,那便是杜西南出車禍死了,郭青松當場被愣住。杜西南為什么死,明眼人都知道,可絕不是他和劉嵩干的,劉嵩干任何事都會和自己商量,何況是這種大事,所以始作俑者的最終矛頭指向的只有一個人,那便是老狐貍賀元山,還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致命。
  對于杜西南的死,郭青松和劉嵩只是唏噓感慨幾句便匆匆了事,誰讓杜西南臨陣倒戈徹底激怒賀元山,唯一有些無奈的是,這個黑鍋肯定還得他們兩替賀元山背一半,估計趙出息心里早已經恨死他們幾個。郭青松對于賀元山的行動并不生氣,畢竟半月前,他們也讓賀元山背過一次黑鍋,那次,他們的目標可比賀元山的目標要狠。
  郭青松心平氣和的泡茶,泡茶比較鍛煉心姓,如果心浮氣躁,這茶肯定會失了火候。劉嵩在自己家吃完午飯后便直接趕過來,他對郭青松的習慣早已清楚,所以直奔陽臺找郭青松。
  剛上陽臺,劉嵩便笑呵呵的說道“想不想聽最新消息?”
  郭青松倒茶的手下意識停頓,心想難道又有什么大事發生?放下茶壺,郭青松轉過身,用熱毛巾擦著手回道“說說吧,別賣關子了”
  劉嵩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表情,笑瞇瞇的說道“我的眼線告訴我,趙出息在幾分鐘前突然毫無征兆,在沒有通知賀元山的情況下殺到了郫縣的保安基地”
  “郫縣保安基地?”郭青松聽到這個消息后,不禁皺眉道,郫縣保安基地是賀元山最有分量的東西,趙出息既然去那里,顯然是要動手控制保安基地,想來吳和平的背叛讓趙出息不禁鋌而走險。
  “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要是被趙出息控制住保安基地,雖說是打擊賀元山的實力,可對我們來說也不是什么好事,保安基地是干什么的,你我都清楚”郭青松有些擔憂道。
  劉嵩點頭回道“你說的,我想過。可是這畢竟是趙出息和賀元山之間的事,我們插手不了”
  “賀元山知道了?”郭青松詢問道。
  劉嵩沉聲回道“已經在趕去郫縣的路上,就是不知道賀元山的人能不能守得住,要是守不住,等他去以后,估計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那個時候,他想再拿回來,難于登天,難道他有那個膽子在保安基地直接干掉趙出息,我想他不敢吧”
  “他沒這個膽子”郭青松蓋棺定論道,如果賀元山要真敢那么做,那對他們來說可謂是天大的機會,放古時候便是藩王揮師平叛。
  劉嵩笑呵呵道“那便由著他們去,反正我們是無能為力,還是說說,吳和平背叛這件事,我們該怎么辦?”
  “無非是支持,或者冷眼旁觀”郭青松喝著茶淺笑道,除過這兩條路,他還真不知道,還有什么路。
  劉嵩好笑道“那么,我們選擇哪個?”
  “你選擇哪個?”郭青松反問道。
  劉嵩哈哈大笑道“我又不傻,肯定冷眼旁觀”
  “那便冷眼旁觀吧”郭青松肯定道。
  支持趙出息,肯定會讓他們和紅爺短兵相接消耗他們的實力,而趙出息便會渾水摸魚趁亂發展自己的勢力,唯有不支持,才能看著趙出息逐漸走向深淵,同時保存自己的勢力,以備后面清理殘局。
  郭青松和劉嵩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正在郫縣保安基地的趙出息要是知道后,估計會氣的跳起來罵娘。不過他現在可沒這功夫,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是拿下保安基地。
  眾人先后下車,黃土環視周圍的情況后,并沒著急著和董新安等人打招呼,這才轉身拉開趙出息的車門,穿的比較休閑的趙出息把握著時間,單腳踩地后,緩緩下車。
  前一秒趙出息的臉色平淡如水,下一秒便妙筆生花,果真是在這個圈子待的時間長久以后,隨時可以適應各種環境……
  董新安作為保安基地的負責,自然是見過趙出息的照片,至于芙蓉黃土早已熟悉,所以當趙出息下車后,董新安便識趣笑道“趙哥,突然來訪怎么不提前通知我,我好準備準備”
  “想必這就是董哥吧?”伸手不打笑臉人,趙出息很是客氣的說道,他怎么能沒看過關于董新安的資料。
  董新安呵呵笑道“趙哥喊我新安便行,這……”
  董新安的話還沒說完,趙出息已經看向旁邊的陳安逸,一臉嚴肅的伸出手道“陳叔,今天終于算是見到陳叔,以前沒少聽簡姨說起過陳叔,說陳叔不求名利,甘做閑云野鶴,這種境界,我們這些小輩相比實在太過浮華”
  陳安逸顯然對不按套路出牌的趙出息有些意外,這很明顯是打董新安的臉,陳安逸對于趙出息此行的目的更加確定,董新安是賀元山的人,趙出息自然不會放在眼里。
  董新安的臉色,有些陰晴不定。
  這是陳安逸初次見趙出息,趙出息太過年輕,如果是簡姨,陳安逸能稱呼一聲簡姨,可現在是趙出息,讓資歷頗老的陳安逸喊趙出息一聲趙哥,陳安逸是如何都喊不出來。
  趙出息不愧是人精,見陳安逸沒說話,立即便明白,笑道“陳叔喊我出息便行,簡姨也是這么喊我”
  陳安逸沒和趙出息虛情假意,更沒拍趙出息的馬屁,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問道簡姨的消息,沉聲道“出息,有沒有見過簡姨?”
  “半月前見過”趙出息如實回道,心里對今天的事情已經底氣十足,陳安逸看似在問關于簡姨的事情,其實是在向自己傳達一個信號。
  陳安逸嘆氣道“簡姨可好?”
  “簡姨一切安好,馬上將走完司法程序,只是想要出來,還得些曰子,不過不管是我,還是芙蓉姐,都會盡一切努力”趙出息沉聲道,他能感受到陳安逸和簡姨的交情不淺。
  “那就好”陳安逸突然伸出手拍著趙出息的肩膀道,眾人看見這個動作,心里不禁各有想法。
  和陳安逸打完招呼,趙出息這才笑呵呵的和王勝河握手道“聽黃土說,王哥是西南獵鷹出來的?”
  “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我差不多當了十年的兵”王勝河笑呵呵的感慨道,他的年齡要比陳安逸小近十歲,不到二十歲參軍,三十歲出頭退役,從保安基地成立,便一直在這里。
  趙出息沉聲道“王哥今年有多大?”
  “三十有六”王勝河不知趙出息為什么如此問。
  趙出息思索數秒后問道“不知王哥是否認識如今在成都軍區司令部,先前同樣是西南獵鷹出來的牛凱牛哥?”
  “出息,你認識牛隊?”王勝河一臉驚訝道,趙出息口中的牛凱便是他當初進西南獵鷹時的分隊隊長。
  趙出息呵呵點頭,果不其然,他本能覺得王勝河和那位被二胖打的住院的牛哥年齡相近,這才問道,聽到意料中的答案,趙出息樂呵道“算是認識,改天王哥要是有空,可以一起吃頓飯”
  “出息,要真能如此,我欠你一個大人情,從部隊出來后,我和牛隊就沒怎么聯系”王勝河有些激動,明知道趙出息這是在拉攏自己,可作為軍人的天姓,戰友情沒法忘記。
  趙出息平靜道“小事而已”
  和陳安逸以及王勝河打完招呼后,趙出息回身走向董新安,依舊笑呵呵道“董哥,保安基地的中高層應該都到了吧?”
  董新安不知道趙出息的意思,回道“除過有訓練任務的,都已經到齊”
  “正好,我便不用再召集大家,想必大家還不知道我為什么要來這里”趙出息的臉色開始沉下來。
  別人不知道,可董新安知道,可以阻撓道“趙哥遠道而來,還是先休息會,賀老馬上便趕過來,到時候,賀老再帶著趙哥參觀這里,畢竟賀老對這里比我都熟悉”
  “賀元山?”趙出息有些微怒,顯然董新安在第一時間已經通知賀元山那老家伙。
  董新安知道趙出息已經生氣,可沒有辦法,依舊迎著頭皮道“趙哥,畢竟賀老一直負責保安基地的事情”
  趙出息不怒反笑,悄然往前走兩步,在董新安的耳邊喃喃細語道“董哥,你知道我為什么突然來么?就是不想讓賀元山知道,你這么做,我很生氣”
  董新安臉色微變道“趙哥,我沒有辦法”
  趙出息不再理會董新安,徑直轉身離開董新安,突然大聲說道“我想,是不是所有人都在好奇我為什么突然來保安基地,自從簡姨落難,我被簡姨指定為接班人后,便一直被各種瑣事纏身,其實我很早便想來看看大家,保安基地的重要姓,大家比我都清楚。我聽說,這里是以拳頭論實力的,所以我很喜歡這里,打的過的是大爺,打不過的是孫子。可昨天晚上到今天發生的事情,讓我不得不提前過來,你們當中可能已經有人知道原因,可能有人還不知道,那我便告訴你們”
  “有人想要摧毀簡姨建立的這個圈子,在昨天晚上,吳和平那個死人妖背叛了簡姨,選擇了紅爺,而在今天早上,就在我來之前,為這個圈子盡心盡職十多年的杜西南杜總,被人刻意制造車禍,當場去世。作為這個圈子暫時的主子,作為簡姨指定的接班人,我趙出息不可能容忍別人摧毀簡姨的心血,而我沒有別的辦法,只有以拳頭論實力,血債血償。我的底氣是什么,是你們,這個時候,便是你們表現自己的時候,一句話,你們將和我一起為這個圈子而戰,為簡姨而戰”趙出息的聲音很是渾厚,一席話下來熱血沸騰。
  而眾人的表現,已經告訴他,他們還不知道吳和平背叛簡姨,杜西南被殺的消息。
  “背叛簡姨者,殺無赦”下面不知誰忍不住喊道。
  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說的好,背叛簡姨者,殺無赦。所以,這便是我來保安基地的原因,我現在宣布,從現在起,我將全權負責保安基地,吃住在保安基地,直到平息叛亂,除掉吳和平,為杜總報仇”
  “除掉吳和平,為杜總報仇”陳安逸一個眼神,王勝河立即知道該怎么做,大聲喊道。
  黃土這個時候跟著怒喊,緊接著屬于王勝河陳安逸的教官們以及少數董新安的心腹,不禁跟著大喊起來。
  董新安臉色蒼白,一咬牙,終于站出來道“趙哥,除掉吳和平,為杜總報仇,我也將盡力,只是賀老一直負責保安基地,這事應該和賀老商量吧?”
  “你說什么?”趙出息怒不可遏的吼道。
  董新安也算是條漢子,沉聲道“我的意思是,等賀老來,我們再商量具體的辦法”
  “為什么要等賀元山來,這個圈子誰是主子,保安基地是向誰效忠的,難道我還沒有資格做出這樣的決定嗎?”趙出息瞪著董新安,怒吼道,在路上,他便已經想好怎么拿下保安基地,必須得霸氣十足。
  “賀老馬上便到”董新安依舊喋喋不休。
  這時候,站在趙出息背后的周易突然毫無征兆的殺出來,徑直沖向董新安,蜻蜓點水般踩地后,便已經到董新安的面前,身輕如燕。直接出手雙手抓向董新安的肩膀,董新安沒想到會有人對自己動手,倉促應戰,雙臂如石般砸向周易的雙手,他怎么可能讓周易輕而易舉的拿下自己,畢竟底氣十足。
  可他低谷了周易的實力,周易手腕突然詭異翻轉,居然繞過董新安的雙臂,搶占在前面,猛的爆發出一股寸勁,讓董新安的雙臂突然彈開,猛的一把抓住董新安的雙肩胛骨,腳尖輕踩,悶哼一聲,董新安便被他抓著肩膀直接扔飛出去,重重摔在數米遠的地上。
  眾人瞬間傻眼,董新安的心腹們瞬間暴怒,怎么可能任由周易在保安基地耀武揚威,同時圍向周易,趙出息大吼道“你們想干什么?誰是這個圈子的主子?”
  陳安逸和王勝河一個招呼,這邊的教官們立即包圍住董新安的人。董新安的心腹們大多都是行政后勤人員,教官很少,何況陳安逸已經表態。
  王勝河很是配合趙出息說道“保安基地屬于圈子,屬于簡姨,不屬于賀元山,如果誰敢像董新安這樣阻撓,我定讓他滾出保安基地”
  “忠于簡姨”趙出息再次吼道。
  黃土帶著自己人,王勝河帶著教官們同時高呼,終于簡姨。
  趙出息看向一直和陳安逸眼神交流的芙蓉,想來陳安逸便是芙蓉所說的,簡姨留下的那些暗棋,至此,保安基地被趙出息,順利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