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298 欠的終歸是要還的

第三百零六章劍走偏鋒,霸王硬上弓(中)
  郫縣,地處川西平原腹心地帶,位于成都市西北近郊,東靠金牛區,西連都江堰市,北與彭州市和新都區接壤,南與溫江區毗鄰。賀元山負責的保安基地便在郫縣西北方向的唐昌鎮郊區,地理位置很偏僻,要不是自己人帶去,很難被人找到。保安基地有兩個地方,郫縣是大本營,主要負責常規訓練以及普通保安培養等等任務,特殊的訓練基地隱藏在都江堰市的山里面,這里主要給圈子里面輸送新鮮血液,說和特種兵訓練差不多,那顯然有些夸張,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這種高強度非人訓練。可踏進那扇門,等到再出來的時候,肯定是脫胎換骨,保安基地對于不同級別的人有相應的訓練等級,優秀的苗子自然會被圈子留下,稍差點的會培訓成保鏢,這要看圈子的需求度。
  趙出息他們不請自來的是位于郫縣的大本營,畢竟保安基地大多數人都在這里,三輛車在黃土和芙蓉的帶領下行駛一個多小時后終于來到這個偏遠的地方。從外面看起來,保安基地很大,黃土說這里占地數百畝,純軍事化管理,里面數位高級教官都是特種兵退役下來的,普通的教官也都是退役的偵察兵,由此可見保安基地為什么一直被黃土所忌憚和上心。
  意料之中,三輛車在駛進保安基地門前那條百米大道的時候被設置在路口的崗哨所阻攔,這里的崗哨都是每天輪流執勤,所以并不認識這是簡姨的車隊,黃土知道保安基地的制度很是嚴格,徑直下車和執勤的保安沉聲說道幾句話后,保安臉色一變,便直接回到崗哨里面打電話,崗哨路口有監控器,連接保安基地里面的指揮中心,那里保安基地的高層領導們便會看見崗哨口的情況。
  幾分鐘后,執勤的保安對著黃土微微點頭后,便示意放行,而里面保安基地的大門同時打開,顯然黃土的身份已經被指揮中心的人所確認。坐在賓利里面的趙出息順著窗戶瞅著這個傳說中的保安基地,不禁覺得很有趣,高墻聳立,足有四五米高,上面是串聯在一起的鐵絲網,就是不知道會不會導電,很是神秘的樣子。
  車隊順著百米大道徑直開進保安基地里面,趙出息這才慢慢打量這個神秘的地方,里面的建筑有些應該是剛剛建的,有些看起來很老和那些軍旅電視部隊的駐地差不多。
  黃土這時候解釋道“這里以前是成都軍區某個作戰部隊的基地,后來這支部隊轉移駐地到別的地方,這里便荒廢下來,簡姨有意想建保安基地后,聽人推薦過這里,里面基礎設施完備,只要稍加改造便可以直接用,過來考察幾次后,感覺很中意,于是通過軍方的關系買下了這里,請專業人士設計規劃,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改造出來,這里面所有地方都有監控,沒有任何死角,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會被記錄,我曾經被簡姨派來負責過大半年時間,對這里還算熟悉”
  “都江堰那個基地和這個相比怎么樣?”趙出息望著窗外操場上正在訓練的保安們,沉聲問道。
  黃土思索幾秒后如實回道“都江堰山里那個保安基地沒有這里大,不過相比于這里安逸的環境,那里是可謂是地獄,天上地下的差距,不是誰都能到那邊去訓練的,得看自身實力和身體素質以及意志力,訓練出來的大部分都是圈子的中堅力量,至少不用去底層廝混,有些能力特別強會成為搶手貨,被某些大老板們重金聘為保安”
  “負責這里的是誰?”這是趙出息比較關心的事情。
  黃土皺眉回道“董新安,賀元山絕對的心腹,和賀元山是老鄉,退役的老兵,負責這里已經有五年時間,一個很會做人做事的男人,身手不錯,不然也不會震住保安基地這幫人,能排進前三名。實力最強的是陳安逸,成都本地人,一身正派武學,八卦掌和象形拳很厲害,連我都不是對手,簡姨一直想讓他跟在身邊做事,不過陳安逸喜歡閑云野鶴的生活,便一直推辭留在保安基地。他在保安基地的威望比董新安都要高,董新安對他比較尊重,不過陳安逸不怎么管事,保安基地的事情主要由董新安負責,陳安逸經常去都江堰那邊,不太在郫縣待。排名第三的叫王勝河,成都軍區退役的特種兵,軍體格斗比較厲害,主要負責都江堰那邊的常規訓練。這便是保安基地的三巨頭,王勝河和陳安逸走的近,不過保安基地具體事務還是有董新安全權負責的“
  “王勝河、陳安逸、董新安?”趙出息喃喃自語的嘀咕著這幾個名字,隨后道“這里面誰比較能讓我們信任?”
  “都挺難,芙蓉姐說過,陳安逸唯一信服的人只有簡姨,他這種人我們很難拉攏到,所以想要讓他在保安基地支持我們,就要看我們的套路,只要他肯定我們,短時間控制住保安基地不是問題,畢竟保安基地的教官們對他很尊重,王勝河到時候也會跟著他的決定。董新安肯定拿不下,他是賀元山的心腹,不然賀元山也不會把他放在這個重要的位置上”
  “那咱們就試試看?”趙出息不禁玩味道,今天不管是軟的硬的,只要能拿下保安基地,他都將不惜一切代價。
  一場秋雨一場寒,昨夜一夜秋雨后,今天的氣溫便立即降下來,在車隊還沒有到保安基地的指揮中心,也便是六層辦公大樓的時候,郫縣保安基地的眾位中高層們已經在辦公大樓門前等著趙出息。
  董新安面帶笑容,不胖不瘦國字臉,一臉笑呵呵的樣子,雖說天氣轉冷,可保安基地一幫人都穿著緊身的黑色短袖,他的身后站著的都是他的心腹,占保安基地中高層大半人馬,可見黃土他們所說的保安基地由賀元山控制,不是虛詞。
  除過董新安,以往大多時候更愿意待在都江堰的陳安逸和王勝河也都在,陳安逸的身材中等身高不高,眼神顯的有些柔和,卻不茍言笑,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事情。王勝河是個光頭,升高足有一米八,身材更是魁梧,渾身充滿肌肉,眼睛毒辣刁鉆,和陳安逸是天壤之別,很難想象這兩個人走的比較近。
  “陳哥,這可是新主子第一次來我們這,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看來和賀元山已經撕破臉皮,董新安的位置有些尷尬啊”王勝河陰著臉沉聲道,他主要負責訓練,正常行政后勤等工作一概不插手,和陳安逸一樣。
  兩人離董新安那邊有些距離,說話的聲音并不是很大,所以并沒什么忌諱,反正董新安聽不見。他們和董新安沒什么矛盾,董新安在保安基地還算會做人,訓練上的事情幾乎不插手,又足夠尊重陳安逸和王勝河,所以彼此皆很融洽。
  “你難道沒聽說,昨天晚上,吳和平背叛簡姨,選擇譚某人了?”陳安逸淡淡的說道,他習慣稱呼紅爺為譚某人,這也是簡姨對那個男人的稱呼,聽說譚某人背后有位身手高不可測的鬼叔,陳安逸一直想過過招。
  王勝河怎么不知道,他們訓練出去的人跟他們的關系都不錯,今天早上便已經得到消息,想來這便是趙出息要來保安基地的意思,王勝河輕聲道“陳哥的意思是,趙出息要來這里調人?”
  陳安逸沒說話,瞅著遠處,因為趙出息的車隊已經進來,和簡姨每次來的車隊一樣,兩輛奔馳s600l中間是最熟悉的賓利,剎那間,陳安逸還以為是簡姨來了,回過神才清楚,簡姨已經入獄了。
  王勝河也已經注意到車隊,繼續說道“保安基地可是由賀元山負責的,賀元山能輕易松口?再說,他們這幫人現在不是正鬧的火熱,陳哥可能不知道最新的消息,在來這前,我剛剛得知,負責西蜀集團的杜總死了?”
  “杜西南死了?”陳安逸有些震驚道,轉頭盯著王勝河。
  王勝河繼續道“看來陳哥是不知道,估計陳哥肯定不知道杜西南為什么死,昨天西蜀集團股東大會上,賀元山郭青松劉嵩吳和平陳濤一起逼宮趙出息,想要拿下趙出息的董事長位置,最后本來是站在賀元山郭青松一脈的杜西南,突然臨陣倒戈支持趙出息,同時辭去西蜀集團總裁位置,將自己的股份交給趙出息管理,一舉讓趙出息徹底控制西蜀集團,想來這便是吳和平昨晚背叛的原因,更是杜西南出車禍死了的原因,至于是誰干的,除過那幾個人,我真想不通會是誰?”
  “挑戰簡姨?”陳安逸不禁惱怒道。
  王勝河搖頭道“不是挑戰簡姨,也不是挑戰趙出息,而是挑戰那個位置”
  王勝河的話,讓陳安逸不禁若有所思。
  而這個時候,趙出息的車隊已經停在他們的面前,芙蓉黃土等一系人率先下車,笑呵呵的董新安緩緩向前而去,陳安逸和王勝河便跟著迎上去,畢竟是新主子。
  與此同時,遠在成都市區的賀元山也已經知道趙出息居然放下吳和平的事情,徑直殺到郫縣保安基地,想要干什么,賀元山這種老謀深算的狐貍,怎么能不知道。
  立即便帶著心腹人馬,趕向郫縣保安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