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97 親自動手

人是種奇怪的動物,有時候越是低谷的時候,越有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勇氣,可越是站的高的時候,越是沒有會當擊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的豪邁,心驚膽戰生怕千里之堤毀于蟻穴。特別是像陳濤這種不高不低的位置,愈發的尷尬,沒有自斷退路的勇氣,卻也不愿安于享受,知道居安思危。于是便在這種猶豫和矛盾當中錯過太多的機會,最終造成不作不死的結局。
  所以說,有時候上位者得需要一位擁有足夠智慧的軍師來輔佐他,而有大局觀和眼光的錢坤便彌補了陳濤的這個缺點,他可謂是有背水一戰不戰者死戰者為雄的氣勢,終于讓陳濤下定決心,拼死一搏。
  錢坤知道,陳濤雖說猶豫,可一旦下定決心,便是那種開弓沒有回頭箭,不撞南墻不回頭的人……
  “坤哥,你說我們現在該怎么辦?”下定決心后的陳濤開始詢問錢坤的具體對策。
  錢坤笑而不語,他早已經準備道一切,沉聲道“昨天晚上開始,我就已經安排好一切,我們現在要做的,便是帶著心腹人馬去成都支援趙出息,同時家里這邊提防好來自于紅爺的偷襲以及郭青松和賀元山的滲透”
  “趙出息現在真的需要我們,既往不咎?”陳濤有些不放心道,畢竟他上次拒絕過趙出息拋來的橄欖枝。
  錢坤呵呵笑道“他沒有不需要的理由,現在任何人的幫助都是在增加他贏得這場叛亂的籌碼,他會拒絕?不過你得做好心理準備,他能給出的東西自然不會像上次那么豐富”
  “這些無足輕重,那就照你得辦,我們這就出發去成都”陳濤氣勢十足的說道,儼然已經看到投資趙出息帶來的巨大利益。
  成都,趙出息從醫院出來后便跟著芙蓉黃土等人來到先前由吳和平控制的某家會所視察,這里已經由黃土完全收編,不過人員儲備不足,無奈只好先將就著,幾個場子皆人心惶惶,趙出息現在要做的是安穩住人心,至于不是西蜀集團投資的那些場子,肯定已經被紅爺控制,他們至少目前是沒有任何機會。
  趙出息跟著芙蓉黃土將所有旗下場子逛遍后,正如他們每個人所想的,所有東西都已經讓吳和平搞亂,亂的有些讓人無語,趙出息直言不諱道“比我們所想的要亂”
  “吳和平顯然已經預謀很久,財務上假賬漏洞倍出,賬戶資金被挪用一空,人員也已經被挖走大部分,等于只給我們留下空殼,這次,吳和平玩的可真夠狠的”黃土沉聲說道。
  “最大的問題是,人員方面的流逝”趙出息思索片刻后說道,這些損失都不算損失,可人員上的流失,會讓這些場子一時半都恢復不了,里面的公主少爺媽咪以及管理人員,大多數都已經被挖空。
  黃土無奈搖頭,這是他們必須面對的事情,各方面人員的流逝是最大的傷。
  “別的場子那邊可以調人過來,至于負責場子安保的人手,有些困難,郫縣的保安基地被賀元山掌控在手,如果我們能拿下保安基地,對我們來說,將是莫大的幫助”黃土對于郫縣的保安基地虎視眈眈已久,特別是簡姨入獄趙出息接班后,他一直想找機會拿到手,不過卻被賀元山控制的死死的,只要拿下保安基地,對他們來說,以后做很多事都有充足的人手,事半功倍。
  別說黃土垂涎保安基地那塊肥肉,在接手這個圈子,了解這個圈子后,趙出息也同樣垂涎,他一直不明白的是,如此地方為什么要交給賀元山管理。
  “想要拿下保安基地不是什么易事,何況這個時候,我們沒必要徹底激怒賀元山?”趙出息有些忌憚的說道。
  眾人站在這家位于溫江區的會所樓頂,感受著雨停后這種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的味道,除過趙出息芙蓉黃土和周易,背后還跟著某個不愿和吳和平同流合污,帶著一幫人堅守圈子的男人,他先前是吳和平的手下,為人重情重義,頗有些人脈和力量,昨晚便是他最先得到消息后通知的芙蓉,男人叫吳道宇,是保安基地培養出來的,后來緊跟著吳和平的步伐,只是一直很難打進吳和平的心腹圈。出事后,芙蓉便由著他配合黃土收編吳和平剩余的力量。
  “出息,昨天以后我們便已經和賀元山郭青松徹底撕破臉皮,如果不提前拿回保安基地,遲早是巨大的隱患”黃土未雨綢繆道,這不是他的擔心,是很多人的擔心。
  “我知道”趙出息臉色沉重道,現在擔心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
  站在趙出息旁邊的芙蓉這時說道“未必不敢試試,不管如何,你是這個圈子的主子,簡姨指定的接班人,保安基地是由賀元山負責,可未必他賀元山就能掌控那里,那里可有幾位高人在,都是有血有肉的袍哥,只忠于簡姨,才會待在那里培訓這個圈子的中堅力量,賀元山沒有本事讓他們臣服”
  “霸王硬上弓?”趙出息用了一個足夠恰當的成語形容,瞅著芙蓉如此底氣十足的樣子,趙出息不禁若有所思。
  黃土斬釘截鐵道“那就試試”
  趙出息果斷說道“出發去郫縣”
  距離成都不遠的德陽市,誰都清楚作為四川第二大城市的德陽是紅爺的大本營,這里勢力最大的便是紅爺,簡姨和唐家兄弟的勢力在這里很弱小,紅爺在德陽的地位相當于唐家兄弟在遂寧的地位.
  德陽東部有座不太高的山,叫東山。東山上有個不太大的湖,叫東湖。市政府把二者合而為一,成了一個“離塵不離城”的“東湖山公園”。
  德陽人似乎很喜歡這個離市區不遠卻又可以令人暫時遠離塵囂的鬧市綠洲。
  在離東湖山公園不遠距離的山上,有個經常大門緊閉的小院,這個校園占地面積不小,不過外面的人注定是看不到里面的風景。只有在德陽上得了臺面的人才知道,這是紅爺在德陽的住址,只要紅爺在德陽,小院大門才會打開,迎接絡繹不絕的豪車,里面不乏在德陽有頭有臉的人物。
  這段時間,小院都顯的比較安靜,直到今天早上時刻,小院迎來幾輛豪車后,才再次熱鬧起來,因為小院的主人,在德陽繼承李叔勢力的紅爺回來了,跟著紅爺回來的還有剛剛背叛簡姨,陰陽怪氣的吳和平,他的身邊跟著自己的男寵,一個跟他差不多娘炮的小白臉,小白臉在紅爺的面前畏畏縮縮的,絲毫不敢直視紅爺的眼神。
  “爺,我們沒必要躲在德陽吧,趙出息那點實力,對于現在的您來說,根本不夠塞牙縫,只要賀元山吳和平陳濤不幫忙,他連屁點辦法都沒有”吳和平幸災樂禍的說道,一切都按照他和紅爺的計劃在執行,一想到趙出息手足無措的樣子,吳和平就樂的不行,你不是昨天在西蜀集團很牛掰么,現在呢?
  依舊是身黑色唐裝的紅爺,踩著黑色的老花布鞋,整個人充滿陰霍,和吳和平身上的陰氣不盡相同,這種陰霍充滿戾氣,紅爺的身后自然是那位和他氣勢相同,總是低著頭如同鬼魅般的鬼叔。
  “我們不是躲趙出息,只是跳出來看戲而已,看看趙出息怎么處理這次的事,看看賀元山和郭青松他們會不會趁亂動手,看看唐家兄弟那兩頭笑面虎會不會趁火打劫,遠離是非之地,獨坐高臺看戲,看清動態,再準備下階段的行動,不挺有意思么?”紅爺喝著紅茶,他只喜歡喝紅茶,被人尊稱紅爺的原因,喝紅茶有一般的意思。
  “還是爺您想的周到,我就想不了那么多”吳和平摸著自己男寵的屁股,卻拍著紅爺的馬屁道。
  紅爺對于此類話早已經無視,他這次回德陽還有別的事,真是陪吳和平消遣,他吳和平還沒那個本事。
  “這幾天,你就安安靜靜待在這,想出去玩隨便,不過注意行蹤,別被人跟蹤,等我下步通知”紅爺吩咐道,語氣容不得吳和平有半點質疑。
  吳和平樂呵道“爺,您放心,我來德陽很多次,對這里很熟悉,沒什么愛好,您知道,所以,放心就是”
  說完,吳和平瞅著自己的男寵,不懷好意的笑起來,天天吃素,偶爾也得開開葷。對于吳和平這種癖好,紅爺內心一陣惡寒,很是好奇,簡姨怎么能把這種人才納入旗下。
  叮囑吳和平幾句后,紅爺這才帶著鬼叔離開山莊,向著市區而去,他的座駕是輛邁巴赫,還有輛眾所周知的勞斯萊斯,不過紅爺最喜歡的還是跑車,他私藏不少名車,從蘭博基尼到法拉利以及帕加尼和科尼塞克邁凱輪,各個級別的跑車都有。
  成都市區,趙出息的人馬依舊在搜索吳和平的蹤跡,他們尚不知道吳和平已經到德陽,不過不管吳和平跑到哪里,只要找到吳和平,趙出息都會毫不猶豫的干掉吳和平。此刻,趙出息并沒有心思理會關于吳和平的事情,他在想能不能霸王硬上弓的掌控保安基地,反正趙出息已經想好,如果誰不同意那便打的誰同意,在一向以拳頭決定地位的保安基地,有黃土和周易師叔在,趙出息底氣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