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296 秋雨時節風云突變二

第303章后知后覺不算晚
  杜西南的死,比吳和平的背叛讓趙出息更加的憤怒,他沒想到這幫人的膽子會如此之大,不惜徹底得罪自己,鋌而走險,這是要不死不休的節奏,難道就真的完全無視自己?
  幾分鐘后,趙出息冷靜之后,重新上車,按照徐林給出的地址去省人民醫院,一路上,趙出息的心情無比沉重,可卻無可奈何,他不能被憤怒摧毀理智,做出不明智的選擇,不然會將這圈子帶入深淵。在這個危難時刻,他必須比所有人都要冷靜。
  趙出息和周易到華西醫院太平間的時候,芙蓉、黃土、徐林、宋青瓷、張超已經先后趕到,還有杜西南的妻子方雅菲以及秘書董潔,這都算得上杜西南最親近的人,目前這個消息緊緊這些人知道,包括西蜀集團內部尚不知道,可趙出息知道,用不了多久,杜西南離世的消息,整個川渝都會知道。
  這是即在西安后,趙出息再次踏進自己最不愿意去卻又不得不去的地方。太平間里宋青瓷以及董潔安慰著哭的不能自已的方雅菲,作為杜西南廝守二十多年的妻子,眼看著就要移民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卻最終還是沒能躲開,方雅菲怎能接受,傷心過度,幾次哭暈過去。宋青瓷和董潔的眼睛紅腫,淚水尚未擦干,顯然也已經痛哭過。
  黃土和徐林以及張超在外面走廊里抽煙,沒人阻止他們,這個地方每天都有人離開,每天都有人傷心,每天都有人承受著悲傷和壓力,門口的醫院工作人員顯然已經習慣,冷眼旁觀,不悲不喜,卻不知是好是壞。
  眾人看見趙出息和周易過來后,連忙捻滅煙頭,臉色比起早上的時候愈發的陰沉,趙出息走到徐林和芙蓉面前后,冰冷道“一點希望都沒有?”
  既然已經被推進太平間,顯然一點希望都已經沒有,可趙出息多少不愿意接受這個現實,又不知道如何開口詢問。
  徐林眼神有些呆滯的搖頭道“沒有絲毫希望,救護車到的時候,已經確認他和司機當場死亡”
  “肇事司機在哪?”趙出息語氣低沉道。
  徐林再次搖頭道“沒有肇事司機,芙蓉他們以及警察的初步推斷,奔馳s600l被人動過手腳,高速行駛時發動機出現故障,造成車毀人亡的慘劇”
  “動用關系,向市局施壓,不管如何,我們都得拿到證據”趙出息沉聲說道,雖然心里清楚,希望渺茫。
  一直隱忍不發的黃土終于忍不住說道“杜叔走好,這仇黃土一定替你報,郭青松、賀元山,我黃土以后跟你們不共戴天”
  說完,憤怒的黃土轉身便想離開,卻被旁邊的芙蓉一把抓住,芙蓉異常惱怒道“你想干什么?”
  “給杜叔報仇”黃土斬釘截鐵的說道,充滿殺氣。
  芙蓉差點憤怒的用過肩摔把黃土摔出去,可還是克制住自己的沖動,現在每個人的壓力都很大,誰都在奔潰的邊緣,但他們決不能倒下,如果倒下,才會讓那幫人如愿以償。
  “現在是什么時候,你以往的冷靜哪去了,還要不要腦子?”芙蓉大聲呵斥道,趙出息以及徐林等人從來沒見芙蓉如此憤怒過。
  黃土反駁道“沒有證據,誰知道是他們干,杜叔難道就這么不明不白的犧牲掉,我們猴年馬月才能給他報仇,要不是為我們,他能死?”
  “我們有的是機會和時間報仇,但肯定不是現在,現在,你給我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做好你自己的事”芙蓉擲地有聲的說道,幾乎是吼道。
  黃土雙拳緊握,青筋暴起,咬牙切齒,卻沒有發泄的機會。
  依舊淡定的趙出息拍著黃土的肩膀道“真要去殺他們,也是我親自動手,記住芙蓉姐的話,我們有的是時間和機會”
  黃土有些無奈,狠狠一拳打在墻上。
  “陪我再去看看杜叔”趙出息看向徐林,淡淡說道。
  一幫人這才陪著趙出息進太平間里面……
  太平間里面,方雅菲守著杜西南依舊在哭泣,記得眼前這個男人早上走的時候還在和她商量中午吃什么,晚上接孩子放學后,一起出去吃晚飯,然后一家人去看最新上映的電影,可現在,一切卻已經煙消云散,這個強烈的沖擊和打擊,讓方雅菲怎么都不能接受。
  宋青瓷和董潔扶著身體和精神極度虛弱的方雅菲,絲毫不敢放開,宋青瓷在見到趙出息后,愈發的委屈,眼淚止不住的流,趙出息走到宋青瓷的身邊,擦著宋青瓷的眼淚道“放心,我們不會讓杜叔死不瞑目”
  宋青瓷和黃土以及所有人一樣的憤怒,昨天早上,要是沒有杜叔,他們早已經敗的慘不忍睹,可誰都沒想到的是,杜叔確實最隱忍的那個忠臣,而他們所有人,先前都錯怪了他。
  趙出息示意宋青瓷退后,隨即自己抱住悲傷過度的方雅菲道“方姨,杜叔不在了,以后出息就是你的家人,不管任何時候出現任何事,出息都是你和孩子們最大的依靠,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會竭盡全力的幫杜叔照顧你和孩子們。我知道,現在說這些話都有晚,可人死不能復生,杜叔已經走了,我們為他能做的,只是好好的活下去,你不能倒下,你還有兩個孩子,你要倒下,他們就真的無依無靠了”
  方雅菲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緊緊的抱住趙出息,肆無忌憚的痛苦,少年喪父中年喪夫老年喪子,這是人一生最難以接受的生死離別,中年喪夫對于方雅菲來說,意味著太多的東西,等于已經改變她的人生軌跡。
  趙出息就這樣抱著方雅菲,讓她發泄著自己所有的悲傷,哭不能解決問題,可有時候哭是最好的發泄方式。
  不知過了多久,趙出息將方雅菲重新交給宋青瓷和董潔,緩緩走到被白布蓋著的杜叔的尸體前,伸出胳膊,手有些微微顫抖的揭開白布,醫院將該做的都已經做好,杜叔就像是沉睡一般躺在那里,只是沒有絲毫反應和呼吸。
  趙出息另一只手緊掐住大腿讓自己淡定,生怕自己克制不住,數秒后才重新放下白布,轉身走向徐林等人。
  “老徐,西蜀集團的事情你交給張哥和范離負責,這兩天你和青瓷幫助杜叔的親人負責杜叔的喪事,做到我們能做到的最好,有什么問題直接聯系我”趙出息安排到,這是現在唯一能抽出來的人員,黃土和芙蓉這邊絲毫不敢停下來。
  老徐點頭道“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趙出息隨即帶著芙蓉和黃土離開,沉聲道“我們走”
  成都正南方向一百四十公里意外的樂山,陳濤昨天從成都回來以后便待在自己的別墅里郁郁寡歡,昨晚更是和自己找來的幾個模特喝的酩酊大醉,這讓恨鐵不成鋼的錢坤很是惱火,不過卻能理解,誰讓陳濤失去了自己人生中最好的一次機會。可陳濤的運氣不差,老天爺似乎沒有瞎眼,居然在昨天晚上又給他送來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不過同樣帶來的依舊還是巨大的風險。此刻,陳濤正在院子里和錢坤商量對策,好做出最終的決定。
  “杜西南就這么死了?”陳濤在得到這個消息時,愣是良久沒回過神。他雖不知道兇手是誰,可卻肯定是賀元山和郭青松兩人當中一位,他沒想到他們下手這么狠,直接一擊斃命,真的是完全不把趙出息放在眼里。陳濤和杜西南的關系不錯,沒有什么大的過節,相反杜西南更是在幾次危難時候幫過他,一時間,陳濤百感交集。
  錢坤在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同樣震驚,他和陳濤的想法差不多,知道這是賀元山和郭青松當中某人干的,至于是誰卻不能確定,這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趙出息,又在這個關鍵時候,可謂其心可誅。
  不過,錢坤并沒有一味追究,而是從風波中嗅到了機會的味道,這便是他的本事。
  “吳和平背叛,趙出息手中無兵,杜西南的死已經代表賀元山以及郭青松徹底和趙出息撕破臉皮,趙出息現在處境艱難,這將是我們最好的機會,陳濤,選擇吧”錢坤已經將利弊關系全部說給陳濤聽,現在是陳濤做出決定的時候。
  陳濤雖然后悔前天的機會,可現在機會再次到面前,他卻依舊在猶豫,只能說他本就是個優柔寡斷的人。
  “我們如果這個時候支持趙出息,等于我們和趙出息的處境一樣,以前只是擔心賀元山和郭青松,現在還得擔心勢力龐大的紅爺,紅爺在川南的勢力不比我們小,坤哥,我們這次真要冒險?”陳濤皺眉道。
  錢坤繼續說道“該說的我已經說了,杜西南的下場可能就是你的下場,郭青松和賀元山將為主子的位置全面交戰,他們肯定不會幫趙出息,就算是他們贏了,你也不會得到該有的,遲早有天也會被鏟除。相反,你在這個時候支持趙出息,無異于雪中送炭,不用我們要求任何東西,趙出息都會給出足夠的利益穩定我們。你想想,背叛后的吳和平,死去的杜西南,兩人在西蜀集團各擁有百分之七和百分之八的股份,我們絕對能分一杯羹”
  “我現在不在乎錢,我在乎的是,我們怎么面對,如日中天的紅爺?”陳濤說道自己最擔心的。
  錢坤底氣十足道“還是那句話,如果紅爺用全部實力來打壓我們,我們肯定沒有還手之力,可要是憑靠他在川南的這些能量,和我們只能是四六開,何況只要你支持趙出息,趙出息的所有人脈關系都會反過來支持你,他以后將不得不依靠我們。最后,我們就得押寶趙出息,賭他能在最短時間里解決吳和平的叛亂,穩定圈子,一旦穩定,我們就得于贏了一半”
  “賭趙出息?”陳濤自言自語道。
  錢坤再次說道“富貴險中求,我已經給你說過很多次,你如果想安于現成,以后被逐步蠶食掉,那你可以不賭,完全可以帶著錢移民遠走他鄉,如果你有野心,想踩著尸骨上位,成為川渝真正翻云覆雨的梟雄,那就做出決定吧”
  賭,還是不賭。賭有可能死的很慘,有可能僥幸成功,不賭,絕對會死。錢,他不缺,他已經足夠有錢,要這么多錢干什么,他想要的權利,既然這樣,那便賭。
  “我賭”陳濤權衡利弊后,最終堅定不移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