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292 該來的

(今天爭取多寫點)
  女人是感性動物,再強大的女人都是感性動物,所以她們很容易感動。就好比,追妹紙你要是和妹紙真的談人生說理想,那估計你已經輸在起跑線上了。
  齊思不例外,她本就是容易傷春悲秋的感性女人,可她和別的女人不一樣的是,她只對自己喜歡的人感性,追她的人很多,比趙出息更浪漫更驚喜的事情不少,可齊思從來都無動于衷,那些做法行為在她眼里相反有些可笑和幼稚,不過趙出息不一樣,趙出息做的任何浪漫或者不浪漫的事情,都有可能觸發齊思的淚腺,比如此刻。
  一個女人幸福的時候很多,被喜歡的人表白,被深愛的人求婚,跟那個可以白頭偕老的人共赴婚姻殿堂,得知自己要當媽媽的瞬間等等,喜歡的人給自己買定情戒指,這應該也算幸福時刻。
  幸福來的有些突然,齊思沒想到的是,趙出息如此忙碌的狀況下居然還想著自己,想著給自己買定情戒指,想到這齊思已經紅了眼睛,可卻笑的很開心。沒有認識趙出息之前,齊思傷心流淚或者紅眼睛的機會屈指可數,除非遇到十分感動或者十分悲傷的情況下,就連當初霍尊的不辭而別都沒讓她流淚,可自從跟著趙出息以后,她發現她已經為這個男人不知道流過多少眼淚。
  齊思臉上的笑容很燦爛,擦著眼淚捂著嘴不知所措,柔情似水的看著趙出息,終于忍不住抱住趙出息,緊緊的摟住趙出息的脖子,在趙出息的耳邊喃喃細語道“我愛你,趙出息”
  趙出息摟著齊思纖細柔軟的腰回道“我也愛你,齊思”
  什么情話,都抵不住我愛你三個字的力量……
  一對對戒,不便宜也不算貴,一萬來塊錢,對于如今身價的趙出息來說如同九牛一毛,可這確是趙出息迄今為止,單筆花銷最大的一次。服務員告訴趙出息可以高級定制,不過趙出息對此不感興趣,這只不過是定情禮物,等要結婚的時候,那戒指必須得jing挑細選。
  兩人在i.do服務員祝福和羨慕的眼神中離開,出來后齊思情緒已經恢復,臉上遮掩不住幸福的笑容,估計接下來整個星期她的心情都將是美麗的,趙出息牽著齊思的手樂呵道“媳婦,唉,一個戒指買的我破產了,接下來得你養我了”
  齊思被趙出息逗樂,嬌嗔道“出息,你說如果我們結婚后,誰管錢?”
  說完齊思便盯著趙出息看,如果發現趙出息思想動態不對的話,估計會立刻將這苗頭掐滅,誰知道我們趙出息同學還是有思想覺悟的,沒有上當,表明立場道“那絕對是媳婦你,你每星期給我幾百塊錢零花錢就行”
  “表現不錯,獎勵一個”齊思踮起腳尖,在趙出息的臉頰輕輕一吻,趙出息心里跟吃了蜂蜜似的甜。
  既然已經出來逛街,齊思便帶著趙出息在仁和天廣場給趙出息購置了幾身秋天的衣服,有襯衫有外套也有薄毛衣等等,總歸花掉近三萬塊錢,都是中高端品牌,比買戒指的錢都要貴,本來趙出息要自己掏錢,誰知道齊思固執的要自己付錢,如果是趙出息掏錢這味道就變了,齊思對自己男人從來不會吝嗇。
  買完衣服剛出仁和天廣場,趙出息和齊思正商量著去哪的時候,卻接到已經好久沒見的朱逸影的電話,趙出息瞅眼齊思,齊思并不忌諱,她沒那么小氣,好笑道“看我干什么,快接啊”
  趙出息不在的那半個多月,朱逸影和裴卿給自己打過幾次電話,還發過幾次短信,不過趙出息從來沒接沒回,那會時間,包括蔣開山陳平庸曹安琪等都找過自己,可身在外地散心的趙出息不想被人打擾,便誰的電話都沒接,這些人并不知道自己生活發生的變故。
  趙出息猶豫片刻,這才接通電話,趙出息笑著打趣道“姑nainai吉祥”
  趙出息有意低聲下氣,實在是怕這姑nainai發飆自己先前不理她,縱然趙出息如此說,正在川大附近某家桌球廳玩斯諾克的朱逸影yin陽怪氣道“哎呦,趙出息,你終于敢接姑nainai的電話了,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你是不是做什么對不起老娘的事情,有意躲著我,別忙著否認,不然老娘給你打了三次電話,發了三次短信,你丫為毛不回?”
  趙出息皺眉道“姑娘家的,能不能開口閉口老娘的,給你說過多少次,不知道矜持,你這樣誰敢要你?”
  “追老娘的人多了去,老娘就是喜歡這樣,你有本事咬我啊,別瞎吃蘿卜淡cao心,管好你自己的事”桌球廳里,朱逸影抽著煙樂呵道。
  趙出息實在是懶得搭理她,回道“有事快說,有屁快放,沒事我還得陪媳婦”
  “你還有媳婦了,吹你,你現在有事沒有,我知道你沒事,沒事就過來找我,讓老娘看看一個月沒見你,你是不是進化成超級賽亞人了”朱逸影冷哼道。
  趙出息腦子有病才去自討苦吃,回道“大爺沒時間陪你玩,忙著呢”
  “愛來不來,你要敢不來,信不信我給我媽說你強jian過我,說到做到,一會地址發你手機上,自己看著辦”朱逸影這種不按套路出牌的妞對付趙出息的法子多著呢。
  說完,朱逸影直接掛斷電話,向著坐在旁邊的裴卿拋個媚眼,示意搞定。
  電話另頭,趙出息被朱逸影一句話嗆的喘不過氣,旁邊的齊思能聽見朱逸影的話,捂著嘴忍不住的笑起來,這到底是誰啊,這么個xing潑辣,自己男人根本不是對手。
  “神經病”趙出息罵罵咧咧道。
  齊思摟著趙出息的胳膊詢問道“誰啊?”
  “一個神農架下來的女瘋子”趙出息嘟囔道,想了想才解釋道“你應該見過,那次你去桐梓林接我,我就在她家吃飯。她便是我給你說過幫過我不少忙的胡姨的女兒,也就是茶與酒老爺子的外孫女”
  趙出息一解釋,齊思便立刻明白當中的關系,知道趙出息和胡姨以及老爺子走的很近,朱逸影對她如此態度,不難理解,說明熟悉才無所顧忌,不過那次她貌似沒看清楚朱逸影長什么樣子。
  “媳婦,我們去不去,你要說不去,我就不去”趙出息瞅著齊思,詢問道。
  齊思嬌笑道“你敢不去么?反正,我們沒事,還是去,正好你帶我認識認識她”
  趙出息就等著齊思的話,嬉皮笑臉的給周易師叔打電話,讓趙虎成開車過來……
  川大東門某家裝修檔次不錯的桌球廳里,朱逸影正帶著她的兩個閨蜜以及某個高富帥玩斯諾克,黑八對于他們這種高級選手已經毫無壓力,除過偶爾玩玩九球,更多時候都是斯諾克。朱逸影玩的不錯,算個小高手,只要不是碰到職業玩家都有一拼之力。薛娜的水平和她差不多,稍微差點,兩人勝負朱逸影多點,裴卿到不怎么玩,每次都是看著朱逸影和薛娜玩。
  至于今天這位高富帥,叫賀子強,也是川大同系的同學,跟朱逸影家里有點關系,他家算得上川府集團的合作伙伴,所以走得很近,對朱逸影有心思,卻表現的不太刻意,所以才讓朱逸影不反感,不然早拉黑名單里去了。
  胸部有c奔d的薛娜正陪著賀子強過招,賀子強玩斯諾克只能說比菜鳥強點,全當是免費教學,薛娜瞅見朱逸影打完電話,隨口道“救命恩人終于有空搭理我們這幫小嘍嘍了?”
  “反正我是給他下死話了,估計會過來,不過我不敢保證”朱逸影吃著零食嘟囔道。
  長得不帥也不丑靠衣著加分的賀子強詢問道“誰啊,薛姐姐,誰還成你的救命恩人了?”
  “一個讓姐姐以身相許人家也不打算要的漢紙”薛娜撒嬌道,說完同時看向裴卿道“某個人對他可是魂不守舍的”
  賀子強嘟囔道“呦,這哥們不錯啊,連薛姐姐都瞧不上,定力不錯啊,要是我,估計早拜倒在薛姐姐這酥胸上”
  “賀子強,你是在找死么?”薛娜惡狠狠的說道,卻有些欣喜,這可是她傲人的資本。
  賀子強連忙回話道“我錯了我錯了”
  “這還差不多”薛娜沒窮追不舍,反而問道朱逸影道“影子,你們家跟趙出息關系挺近的,話說趙出息到底怎么回事,這段時間忙什么呢,都沒空搭理我們這幫美女”
  朱逸影不耐其煩的解釋道“我怎么知道,他差不多兩個月前就已經從我外公那里離開了,最近忙什么干什么我真不知道,不過聽我媽說,他挺忙的,好像這段時間都沒在成都”
  “趙出息?”賀子強疑惑道。
  朱逸影問道“怎么,你認識?”
  “不認識,不過聽著名字挺熟悉的,好像不少人說過,貌似是最近四川圈子殺出來的黑馬,簡姨指定的接班人”賀子強這種級別的花花公子,至少這點消息還是能聽到的,隨口說道。
  朱逸影不屑道“那肯定不是一個人,簡姨我又不是沒見過,那可是真正的大梟雄,我的偶像啊,趙出息那鳥人哪能和簡姨比”
  “這倒是,你媽和簡姨是有些交情,要是真是一個人,你早就知道了”賀子強默默點頭道。
  裴卿只是在旁邊玩著手機,默默的聽著他們談論關于趙出息的事,她已經很久沒見過趙出息,上次見的時候還是一個多月前的國慶假期……
  二十分鐘后,趙出息終于到川大東門,很容易便找到這家不怎么難找的桌球廳,剛上二樓便瞅見朱逸影裴卿薛娜,兩人緩緩走過去。當趙出息和齊思出現在朱逸影等人的視野當中后,朱逸影瞅見親密的摟著趙出息胳膊的齊思,眼睛立刻瞪起來,不禁對著身邊的裴卿道“不會,趙出息是走狗屎運了,裴卿,你的情敵很強大啊”
  趙出息徑直走到發呆朱逸影的面前,直接拿下朱逸影捏在手里的煙,冷哼道“朱逸影,下次要讓我看見你抽煙,后果你自己掂量”
  朱逸影已經想起齊思便是那天在她家對面接趙出息的女人,那會她真心沒覺得趙出息有這個資本追到這樣的大美女,可今天事實狠狠的打了她一耳光,這美女還真被趙出息拿下了。
  “美女,趙出息是怎么忽悠你的?”朱逸影沒遮沒掩的說道。
  相比于朱逸影等人,齊思可謂成熟迷人,瞅眼趙出息,嬌笑道“我追的他”
  一句話,徹底讓薛娜朱逸影膜拜,賀子強本以為來的會是戰斗力為零的渣渣,正好襯托自己偉岸的身影,可這男人只能說普通,至少讓自己沒壓力,可人家的女人直接秒殺自己。
  “救命恩人,不給我們介紹介紹么?”薛娜放下球桿,連忙跑過來。
  趙出息落落大方道“這是我女朋友,齊思”
  介紹完齊思,趙出息便開始介紹朱逸影等人,介紹到站在朱逸影旁邊雖說面帶笑容可眼神幽怨的裴卿時,趙出息確實有些尷尬,他多少能感受到裴卿對自己的意思,最后薛娜介紹賀子強。
  齊思松開趙出息的胳膊輕笑道“你們玩斯諾克?”
  “怎么,姐姐你也會玩?”朱逸影腦子一轉的問道。
  齊思輕笑道“會點”
  朱逸影立刻說道“賀子強,你陪姐姐玩兩把”
  齊思若有所思道“好啊,正好我好久沒玩了”
  趙出息不知道齊思會玩,便由著齊思和賀子強玩一局,齊思脫掉外套,苗條驕人的身材瞬間便讓朱逸影人等人羨慕,立刻引來球館某些男人的尖叫聲,將包包和外套遞給趙出息,齊思接過薛娜遞過來的球桿,熟練的摸著球桿熟悉著感覺,服務員很快擺好球,齊思和賀子強商量好規則后便由自己開球。持桿俯身,齊思的動作標準無疑,這樣一來便特別凸顯胸部和臀部形成的美妙弧度,臺球廳里也有美女在玩,玩的都不錯,可就是沒有齊思的氣質,這完全就是一道風景,周圍玩球的人都若有若無的盯著這邊。
  趙出息心里大罵,這次虧大了。
  朱逸影跟著趙出息走過來,瞅著齊思開桿的動作,便知道,糟了,齊思是個高手。
  “說,急急忙忙喊我來什么事?”趙出息盯著自家媳婦的動作,隨口問道。
  朱逸影不屑道“沒事就不能喊你?我要說想你,你信么?”
  “對你這美胸沒屁股的不感興趣”趙出息直接打擊道。
  朱逸影反駁道“姐姐還有美腿,信不信能夾死你”
  “你贏了”趙出息懶得和朱逸影斗嘴。
  “首先是我聽我媽這兩天老嘟囔你,你說你回成都都不給她打個電話,有點禮貌行不?她現在對你可比對我這親女兒上心,話說你用什么法子取悅的她?”朱逸影嘖嘖稱奇道。
  趙出息回道“我前晚才回成都,最近事多,忙完后請老爺子胡姨吃飯”
  “別吃飯,你做行么?”一聽到吃飯,朱逸影眼睛立刻亮起來,說實話,趙出息水平真心不賴。
  趙出息哈哈笑道“這倒也行”
  “我們能蹭飯么?”薛娜楚楚可憐道。
  趙出息看向裴卿道“到時候你們都來”
  在幾人聊天的時候,球桌上已經開始鏖戰,正如朱逸影猜測的那樣,齊思那是會玩,根本就是個高手,除過在齊思失誤的情況下拿到幾分,接下來便是持桿觀望,在齊思凌厲的攻勢和停球走位上,毫無抵抗之力。
  等到齊思拿到七十分后,朱逸影實在看不下去了,直接把賀子強趕下臺,整個臺球廳歡呼出聲,可見齊思的實力之高,重新擺球,石頭剪刀布開球權,朱逸影可不想讓齊思盡出風頭,勢必要攔住齊思。
  兩女過招,誰勝誰負,趙出息挺期待。
  朱逸影走后,裴卿這才有空和趙出息說話,先前她真不知道怎么和趙出息開口,或許是太過思念。
  “裴卿,是不是想我了?”趙出息半開玩笑道,完全沒別的意思。
  裴卿卻被趙出息這句突然話愣住,含情脈脈的看著趙出息,良久才重重點頭道“嗯”
  這下,趙出息卻驚呆,瞬間不知道該怎么接下去,在自己媳婦眼皮底下和別的女人曖昧,趙出息知道這可是在找死,可裴卿這般模樣,只要細心的人,自然能瞧得出來,趙出息不禁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