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290 最終結果

(昨天超過十張,又有一章,給力)
  拿下對西蜀集團的絕對控制權讓趙出息連日來的陰霍心情瞬間消失無形,西蜀集團董事長辦公室里面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徐林有意提議今晚要不要設宴慶祝一番,也算是對大家忙碌近半個月時間的犒勞。宋青瓷看向趙出息,這得趙出息同意。趙出息覺得是該好好慶祝一番,要是沒有大家的幫忙,這次還真不好說。
  宋青瓷善意提醒道“是否應該叫上范離和顧哥以及張超副總裁,杜總也應該去問問,不過他估計不可能跟著我們去”
  徐林聽到宋青瓷的話,走到趙出息的面前低聲道“西蜀集團有能力的人不少,顧東林便是其中之一,想來這便是簡姨之所以一直重用他的原因,外加為人比較低調,在公司內部威望很高,出息,你以后得和顧東林多多走動。張超的能力也不錯,算是杜西南真正的心腹,杜西南是一心一意為西蜀集團服務,張超要是沒有能力,杜西南估計很早便不會讓他留在集團里,何況現在杜西南離開后,已經把他的這系人馬托付給你,沒有杜西南,張超便是主心骨,所以你得禮遇有加。至于小范,這小子對我胃口,我今晚得好好灌灌他,讓丫天天吹牛逼,說自己在美林的時候是公司高管里最能喝的,國外投行和金融機構那幫人,我還不清楚么”
  聽到徐林和宋青瓷的建議,趙出息語重心長道“西蜀集團以后會需要更多的人才,這必須得請,老徐,你和青瓷一起去吧,就說我設宴慶祝,也算是給公司其余人吹吹風,讓他們明白,現在是什么風向”
  宋青瓷和徐林相視一眼,默契一笑道“我們這就去辦”
  趙出息最大的優點便是知人善用用人不疑,他對黃土芙蓉宋青瓷,這些簡姨的心腹從來不曾懷疑,只有用心和他們相處,才能真正讓他們信服自己,所以,只要是他們的提議,無傷大雅,趙出息都會同意。
  西蜀集團總裁辦公室里面,杜西南面無表情的坐在落地窗前抽煙,眼前的風景他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自從西蜀大廈在天府廣場拔地而起的那天起,他便開始面對這片風景,看著眼前的城市一天天的發生變化,更是看著西蜀集團一天天的茁壯成長。要不是簡姨落難入獄,杜西南真以為自己會在西蜀集團待到死的那天。
  選擇離開西蜀集團,有一半是自己原因,有一半是簡姨的原因。自己的原因正如他給趙出息他們所說的,這些年他的心思全在事業上,很少有時間陪家人,除過老婆一如既往的支持自己,大兒子和小女人跟自己的關系都有些疏遠。小女兒還好,畢竟一直在他們身邊,可高中畢業后便去澳大利亞的大兒子實在是和他沒有什么共同話題共同語言,除過每月的例行電話,如果沒什么事,大兒子都不會給他打電話。放假的話更是選擇留在澳大利亞而不是回國,要不是老婆給大兒子下的死命令,每年必須回來一次,杜西南覺得,大兒子三四年不回來都有可能。
  有所得,有所失,人生總是如此,沒有人能夠完美,杜西南自己也不例外。都說男人是種孤獨的動物,喜歡將所有事情都隱藏在心里,吃過的苦,受過的傷,經歷的挫折,這些對男人來說,都是成長成熟的記憶,他們不喜歡將這些東西翻給別人看,覺得這是種無能和懦弱的表現,所以越強大的男人,也便越孤獨。
  至于簡姨的原因,杜西南先前對此很不滿意,不過逐漸看到趙出息的能力,他才逐漸放下,杜西南自認為跟著簡姨這么些年,依舊不過是簡姨的一顆棋子,誰又不是呢?或許趙出息也不過是顆棋子,只是杜西南覺得趙出息不太容易被人擺布。
  離開或許是最好的選擇,對自己,對簡姨都是,善始善終。
  放在桌上的手機不停的震動,杜西南知道某人的電話要來了,停頓片刻才捻滅煙,伸手拿過手機接通,對面男人的聲音很是憤怒,陰森森的問道“杜西南,給我一個理由,我沒想到我最終是輸在你的手里,你可知道,你讓我所有的計劃都付之東流”
  “賀元山,我想我很早便給你說過,我所有的出發點都是為西蜀集團,所以,今天這個結局,你應該預料到”作為勝利者,杜西南有種優越感,一種打敗對手的優越感。
  至此,一直和杜西南單線聯系的大佬身份曝光,那便是老謀深算的賀元山,他的目標一直都是西蜀集團,而且差點得手,只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他選擇最忠實的盟友是杜西南,這也是他和郭青松劉嵩不一樣的地方,本來是暗渡陳倉之舉,最終卻功虧一簣。
  氣的血壓直線升高的賀元山冷哼道“好,很好,杜西南,我以為自己已經了解你,看來我還是不夠了解你,我只想再問最后一句,這是你的決定,還是那個女人的決定”
  “老賀啊,不是我勸你,好好輔佐趙出息吧,你們都不是主子的對手,她在進去之前便早已知道你們每個人會怎么做”杜西南苦口婆心的說道,說實話,都是些元老,該得到的已經得到,杜西南一直不明白,他們為什么還要爭這個位置,古往今來王位的爭奪哪次不是血流成河尸橫遍野。
  賀元山臉上青筋暴起,很久已經沒有這么憤怒過,怒道“果然是那老女人”
  “老賀,放手吧”杜西南苦笑道。
  賀元山冷哼道“放手?老杜,你知道放手的后果是什么么?郭青松劉嵩可比我狠,我不想被他們玩死,既然你已經這么選擇,老杜,我也不怪你,以后,你好自為之吧”
  “威脅我?”杜西南皺眉道,只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賀元山已經掛掉電話。
  這個結果杜西南早就想到,自己出爾反爾肯定會惹怒蓄謀已久的賀元山,想到這,杜西南生怕遷就到妻兒身上,立即打電話讓保鏢把妻子和女兒送到自己朋友那里,至于移民的事情,這段時間應該會辦好,一旦辦好,立刻去澳大利亞,賀元山的觸角還伸不到那里。
  已經離開西蜀集團回到自己住處的賀元山,打完電話后氣的將手機摔的粉碎,這個手機是他和杜西南專門單線聯絡的,賀元山越想越是氣氛,對著身邊的老曾怒吼道“明天太陽下山之前,我不想再見到這個人”
  “我這就去辦”老曾淡淡說道。
  杜西南將賀元山玩弄于鼓掌當中自然會給自己引來殺身之禍,惱羞成怒的賀元山已經不在乎后果……
  正如宋青瓷所說的,她和徐林去請杜西南晚上一起慶祝,杜西南委婉的拒絕,說自己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不過簡姨的嫡系部隊財務總監顧東林,以及西蜀集團升起的新秀范離,還有杜西南的心腹張超副總裁都已經欣然答應,以后他們將統一戰線,接下來便是對各系人馬的清洗,不會做的太過分,一個不留,可絕對在關鍵崗位不會讓他們把持住,比如一些重量級的分公司都得調整為自己人,這樣也有益于集團接下來的發展。
  芙蓉和黃土在西蜀集團沒待多久便先后離開,這個圈子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們替趙出息操心,趙出息不可能做到事必躬親,每個身居高位的大佬都是如此,徐林開始和杜西南忙碌交接的事情,周易一直守在休息室,趙出息和宋青瓷則待在辦公室里面。趙出息不在的這半個月里,集團很多文件都被宋青瓷壓著,實在不行便由杜西南代簽留下備份,這下趙出息終于回來,宋青瓷怎么能放過他,讓他趕緊把要解決的事情都解決掉。
  整個上午,趙出息都在辦公室里面忙碌,直到十一點半的時候,媳婦齊思打來電話詢問他有沒有忙完,她和宋舒雅在天府廣場這邊逛街,要不要等會一起吃午飯,趙出息眼瞅著時間差不多,便回道一會給她打電話。
  打完電話,趙出息有些愧疚,本來是齊思特意請兩天假陪自己,沒想到回來后事情會這么多,還好現在已經忙完,不知怎么,趙出息想到早上那件事,瞅向宋青瓷道“青瓷,你有沒有推薦的戒指品牌,不要太貴,也不要太俗”
  “要給齊思買鉆戒求婚?”宋青瓷開玩笑道,可這話里卻有些算算的醋味。
  趙出息嘿嘿笑道“離結婚還早著,只是覺得我和齊思在一起已經有些日子,從來沒給她買過什么東西,她也不會讓我給她買什么東西,今天早上起來,發現她的手上光禿禿的,這才決定給她買個戒指,以后誰要是勾搭她,至少知道這美女已經名花有主”
  “你倒挺有心的”宋青瓷淡淡說道“我想想”
  趙出息笑著等著。
  過會宋青瓷這才說道“不要太貴,卡地亞蒂芙尼寶格麗這些已經被富人們玩壞,肯定不行,不要太俗,周生生周大福這些肯定也不行,最近貌似在年輕人里流行一個品牌,名字挺好聽,叫i.do,我看過他們的產品,貌似挺不錯,我一會幫你查查i.do成都哪塊有店”
  “i.do”趙出息喃喃自語道。
  “也可以叫,我愿意”宋青瓷若有所思道。
  趙出息眼睛一亮道“我喜歡這個名字,就他了”
  既然趙出息已經決定,宋青瓷便幫趙出息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