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288 輸了

(月初,大家的票都別留著啊)
  誰都沒有想到,先前力主罷免趙出息董事長職務的杜西南,如今卻在最后關頭臨陣倒戈,選擇支持趙出息,這對在座所有人來說,如同驚雷乍響。賀元山臉色陰晴不定,他從來沒有輸的這么慘,輸的這么狼狽,更是輸的這么窩囊,有種被人徹底玩弄于手掌當中的無力挫敗感。賀元山陰著臉,死死的盯著坐在自己旁邊有些中庸有些儒雅卻淡然處之的杜西南,這個結果是他怎么都沒想到的,有種瞬間天上地下的感覺,前一刻他還等著入主集團董事會,按照約定繼而被推選為西蜀集團董事長,郭青松出任新設立的副董事長,等于這些大佬再也不會退居幕后,直接開始利益紛爭。可如今這個結果,卻是他怎么都不愿意接受的,他已經明白,自己被杜西南玩了,而且是玩殘了。
  郭青松和劉嵩的臉色同樣不好看,本來鐵板釘釘的事情,卻變成如此滑稽的場面,不得不說是個冷笑話,狠狠的打著他們的臉,他們輸了,徹底輸給趙出息了。以后,這西蜀集團將是趙出息的囊中之物,趙出息將以此為陣地,開始和他們博弈,簡姨先前設立的游戲規則,終于要發揮作用了。郭青松和劉嵩已經意識到,以后他們的日子不會好過,此刻除過對于杜西南的憤怒,剩下的則考慮接下來如何面對趙出息。
  在座所有人里面,笑的最歡樂的自然是不男不女的吳和平,吳和平就差起立鼓掌,誰都不明白他到底在笑什么。
  至于陳濤,已經愣住,瞇著眼睛后悔莫及,他知道如同錢坤所說的,他錯過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機遇,一次一舉可以力壓所有大佬的機會,他更知道,這個機遇再也沒有了。陳濤對杜西南沒有任何恨意,他唯一恨的人便是他自己,恨自己的一意孤行,恨自己畏手畏腳,恨自己沒有聽錢坤的話。
  錢坤無奈搖頭,他沒想到,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樣,趙出息最終還是贏了,雖說過程不一樣,這個人不是陳濤,而是杜西南,先前力主罷免趙出息的杜西南為什么要支持趙出息?
  別說錢坤不明白,連趙出息都想不通,直到現在趙出息都沒回過神,其余人包括芙蓉黃土徐林都以為是趙出息昨天已經搞定杜西南,也難怪趙出息今天心情不錯,感情是早已經知道最終的結果,這才沒有任何壓力,最終笑看風云。只有趙出息自己清楚,不是他們所想的那樣,昨天晚上杜西南明明義正言辭的拒絕支持他,語氣堅決,沒有任何余地,趙出息更是心里默默發誓,以后要是掌權以后,絕對得將今天這幫大佬欠自己的全部還回去。
  可現在,最后關頭,杜西南居然支持自己。趙出息看向杜西南,一時思緒萬千,此刻所有人都在看著杜西南,或者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想法。
  賀元山看著杜西南忍不住再次問道“為什么?”
  記得西蜀集團以及這個圈子沒有出事的時候,杜西南雖說目光如炬,可集團上下都能看見他臉上的笑容,而簡姨出事以后,杜西南臉上的笑容便蕩然無存,見到他的大多時候,他都是沉著臉,比較嚴肅認真。而此刻,杜西南臉上那種儒雅的笑容再次浮現,杜西南放下手中的水杯,緩緩轉過頭,聲音不大不小卻足夠周圍的人聽見,笑道“知遇之恩,沒齒難忘”
  八個字,幾乎可以告訴任何人,中庸的杜西南是個什么樣的人物,說迂腐不懂變通也好,說愚忠忠心耿耿也行,或者說,杜西南不是因為趙出息而支持趙出息,他支持的人至始至終只有一個,那便是簡姨。
  如果沒有簡姨,他的人生可能早已走向另一個極端,或者現在依舊身陷囹圇,是簡姨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所以,杜西南不敢忘,也不能忘。
  趙出息,芙蓉,包括宋青瓷,黃土,徐林,周易,在杜西南說出這句話后,他們看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杜西南,先前在他們心中早已成型的那個杜西南轟然倒塌,趙出息幾乎明白,杜西南的苦衷,還有他的隱忍。
  趙出息忍不住喊道“杜叔”
  “這是我答應簡姨該做的”此刻的杜西南一身輕松,眉宇之間的陰霍一掃而空,沒有任何壓力,沒有任何負擔。
  此時,在座的所有大佬和杜西南相比之下,立刻相形見絀……
  股東大會依舊在進行當中,第一項罷免趙出息的投票已經被否決,第二項,由于公司股權已經發生變化,董事會董事結構自然得調整,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看,似乎已經沒有必要了。賀元山郭青松他們的初衷是拿下趙出息后,他們直接進入董事會。但現在,杜西南已經選擇支持趙出息,西蜀集團將被趙出息徹底掌控。
  宋青瓷感覺時間差不多,隨即繼續道“西蜀集團股東大會第二項議程,關于重新選舉公司董事會……”
  宋青瓷的話沒有說完,賀元山徑直開口道“這項議程已經沒有必要,我放棄進入公司董事會,董事由總經理王豐年繼續擔任”
  賀元山開口后,郭青松劉嵩吳和平陳濤緊接著開口放棄入主公司董事會,依舊由原先他們指定的人選繼續擔任。郭青松雖說已經拿到宏達集團的百分之四股份,可依舊沒有達到指派兩位董事席位的標準,況且他們這幫大佬的股份是不能隨意買賣的,不像宏達集團以及川國投的股份,這是簡姨當初制定的規則,為的便是限制他們的權利。
  雖說賀元山郭青松等人已經放棄重新選舉董事會,可如果杜西南和趙出息支持的話,董事會還是可以重新選舉,不過現在已經沒有這個必要,趙出息和杜西南相視一眼后,同時選擇放棄改選董事會。
  宋青瓷繼續道“按照公司董事會章程,杜西南總裁持有以及受委托的股份沒有達到百分之十五,所以只能指派一位董事,而董事長趙出息所持有以及受委托的股份已經達到百分之四十八,可以增加一個董事席位至五個董事席位”
  西蜀集團不是上市公司,沒有太多繁瑣的條文,這是當初簡姨制定的,為的便是平衡各方權利,不至于偏袒誰,如果按照投票選舉程序來的話,目前已經有杜西南支持的趙出息,依舊照樣可以控制董事會。
  杜西南遲疑片刻,隨即起身沉聲道“即日起,我將和副總裁張超退出公司董事會,指派副總經理范離為董事,同時我將向董事會請辭,辭去西蜀集團總裁職位,向董事會推薦集團副總裁徐林出任集團總裁職位”
  杜西南此言一出,一片嘩然,辭職,離開董事?這又是一顆重磅炸彈……
  誰都清楚范離現在完全是支持趙出息的,指派范離為董事,等于徹底給趙出息鋪好路,同時讓徐林接替自己出任集團總裁,等于讓趙出息一系人馬徹底掌權,自己完全退出管理層,這西蜀集團以后將是趙出息的一畝三分地。
  “杜叔,沒有這個必要吧”太多突如其來的事情讓趙出息目不暇接,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
  眾位大佬,則面面相覷,無奈搖頭。
  杜西南輕笑道“這是我早已想好的事情,只是沒和你商量,徐林的出現讓我相信我可以放心離開,他的能力遠在我之上,何況這段時間已經熟悉集團業務”
  趙出息不知道說些什么,一時語塞。
  最終趙出息出于對杜西南的尊敬,將最后一個董事席位留給張超,看似是互換,其實卻意義非凡,至此趙出息以董事會六位席位,徹底牢牢掌控西蜀集團。
  賀元山輸了,郭青松劉嵩輸了,吳和平陳濤也輸。
  誰贏了?
  趙出息?杜西南?都未必,真正贏了的是那位深陷牢獄的簡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