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287 猶豫不決的陳濤

深秋季節的成都算得上秋高氣爽,這樣的天氣最舒服,不冷不熱,適合去郊外游玩。只是忙碌的都市生活,讓大多數只能在周末休息,平時無奈乖乖按部就班的工作,這樣的生活未必不好,人么充實點不是壞事,真要閑下來,又有幾個人能閑的住。
  今天可謂是陽光明媚,天氣好,每個人的心情都會跟著變好。只是今天西蜀集團的人卻各個眉頭緊皺,相比于平時的上班時間,他們今天來的都比較早,這是昨天主管通知過的。而整個西蜀大廈也顯的很緊張,大廈樓下四周以及門口大廳保安頗多,隨時處理各種突發情況。
  九點整后,西蜀集團門前開始忙碌起來,保安們頓時緊張,不時有車隊停在門口,都是數百萬級別的豪車,識趣的人或者認識的人都知道這是西蜀集團某位大佬來了,西蜀集團是什么背景想來很多人都清楚,隨即看見這位大佬在眾人的簇擁下直奔位于高層的西蜀集團。先后有四個車隊停在大廈正門口,而最后來的是相對來說比較低調的集團總裁杜西南,只有輛奔馳s600l。
  眾位大佬先后已經抵達西蜀集團,今天他們罕見結盟,勢必要將趙出息從西蜀集團董事長的位置下趕下去,對此他們內部已經達成協議。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意,想來已經看見最終的結果。
  趙出息的車隊最終壓軸出場,車隊還沒有到來的時候,韻味十足的宋青瓷和集團副總經理海歸高管范離帶著下屬已經在門口等著,范離幾乎已經算是趙出息這邊的人,這完全是老謀深算的徐林的功勞,范離對于徐林現在比宋青瓷都要崇拜,他的優勢在于具體的操作和執行上,而徐林的優勢在于宏觀層面的判斷以及大形勢的預測上,兩人可謂是相輔相成。
  不過貌似今天范離的心情顯的有些沉重,作為公司的高管,他知道今天是公司的什么ri子,股東大會,說白便是重新分割利益蛋糕,這是范離對于國內企業包括國企最深痛惡覺的一件事,權利層的勾心斗角,造成完全沒有必要的內耗,以至于公司行政命令以及效率的滯后。
  “宋秘,今天趙董有多大的機會?”范離對此不太清楚,他已經從宋青瓷那里知道董事長趙出息已經回來,也是,出現被逼宮這種情況,趙出息要是再不回來,那才有意思了。
  只要是上班時間,宋青瓷總是穿著套裝,宋青瓷抬起手腕瞥了眼時間,感覺應該快要到了,她的表是自己送給自己的生ri禮物,價值四十多萬的百達翡麗gondolo.serata系列,很是亮麗璀璨,同時彰顯著她的品味。
  “如果不出意外,必敗無疑”宋青瓷實話實話,并沒想隱瞞任何問題。
  這個結果讓范離很是沮喪,范離皺眉道“如果真是這樣,我會選擇辭職,與庸人為伍,是對我范離的侮辱”
  范離不缺錢,應該說年少多金,當年在美林當高管時可是每年拿數百萬的年薪,這還不包括高管激勵以及股票分紅等等各項福利,回成都不過是想離家近點,能照顧年老多病的父母,好好陪陪他們。
  “要不是被牽絆,我也想辭職,不過,我想這只是我們暫時xing的失敗,只要有機會,我們會重新掌控西蜀集團的控制權”宋青瓷安慰道,這話可能也是自己在安慰自己。
  范離垂頭喪氣,沒一點心情。
  這時,趙出息的車隊終于出現,宋青瓷和范離連忙迎上前,很快車隊便停在大廈門口,芙蓉黃土周易以及大小王等人跟著趙出息下車,浩浩蕩蕩,氣場強大。
  “誰都到了?”趙出息走到宋青瓷的旁邊,和范離打過招呼后,沉聲問道。
  宋青瓷回道“都已經到了,只差你”
  趙出息沒啰啰嗦嗦,干凈利落的說道“那就上去吧,反正都是死,早死早超生”
  西蜀集團大會議室里,包括西蜀集團眾位高管已經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差不多每個派系的人都坐在自己大佬的背后,要說人數自然是以杜西南身后的人最多,這便是眾位大佬都想拉攏到杜西南的原因,所有大佬已經就位,只空著趙出息的位置。
  郭青松有些欣喜的說道“聽說,趙出息已經回到成都了?”
  “看來老郭你的消息倒挺靈通的”賀元山有些譏諷道,雖說兩人這次結盟,可他們的關系依舊是水火不容,特別是上次郭青松設計陷害賀元山之后,后來郭青松有意緩和,可賀元山依舊沒打算放棄追究那件事。
  劉嵩聽到賀元山的話,隨即道“聽這話,賀老也已經知道了,同樣不差啊”
  “不管以前有什么過節,今天大家都先放放,忘記先前我們說好的事了?”yin陽怪氣的吳和平扭扭捏捏的說道,不過心里卻樂的見到賀元山和郭青松打的不可開交,越熱鬧越好。
  距離每位大佬最近的是他們的心腹,坐在陳濤后面的自然是錢坤,陳濤這時候不知為何,鬼使神差的說道“趙出息昨天去樂山找過我”
  陳濤這句話一說出口,眾位大佬瞬間緊張起來,陳濤后面的錢坤卻微微搖頭,有些失望,他知道陳濤這句話是想博取各位大佬更多的信任以及在聯盟中地位。
  昨天兩人回到樂山后,整個晚上都在考慮到底支持誰,錢坤傾向于富貴險中求,這是陳濤崛起最好的機會,如果把握住,以后他完全可以力壓在座的所有大佬,而陳濤卻不大愿意冒這個風險,畢竟趙出息如今處在弱勢地位,給的東西更多是口頭承諾,保不準得勢以后便忘記自己,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得罪各位擁兵自重的大佬,生怕被群起而攻之。
  錢坤最終只得讓陳濤自己選擇,不管如何,陳濤是老大,他不過是個軍師而已,而陳濤權衡利弊之后,最終還是選擇支持聯盟,拒絕趙出息拋出來的橄欖枝,錢坤知道,陳濤已經失去一次千載難逢的機遇。
  眾位大佬幾乎是同時看向陳濤,趙出息昨天去找陳濤,至于為什么,誰都能猜到,那為什么陳濤昨天沒有說,偏偏這個時候說出來,難道陳濤已經臨陣倒戈。
  眾人默不作聲,等著陳濤的答案,陳濤淡淡一笑道“我拒絕他開出的條件”
  陳濤的答案一出,眾位大佬同時放下心,郭青松呵呵道“濤子,識時務者為俊杰啊,圈子就缺少你這種有眼光的人,以后你得多擔點責任”
  “簡姨對濤子寄予厚望,我想濤子不會讓簡姨失望”郭青松拉攏陳濤,賀元山自然不會落下風,至于陳濤,最近頗為享受兩面得緣的感覺。
  吳和平懶得搭理陳濤,嘟囔道“怎么還沒到,是不是沒打算來?”
  “不來就想解決問題,想的倒美”劉嵩冷哼道。
  劉嵩的話音剛落,大會議室的門便被大小王推開,難得西裝革履的趙出息霸氣十足的走進會議室,對他來說,就算是輸,也得輸的有尊嚴,趙出息的后面跟著芙蓉黃土徐林周易宋青瓷范離,都算得上他的真正心腹。眾人瞅見趙出息進來后,不約而同的站起來,除過擁兵自重的賀元山郭青松劉嵩吳和平并未起身,他們倒是有這個資格。
  趙出息完全無視絲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郭青松賀元山幾人,他想掌控主動權,于是沉聲道“各位,好久不見,沒想到各位這么想見到我,用這么招讓我回來,我得謝謝各位的關心啊”
  “出息,不是叔說你,你還知道自己是西蜀集團的董事長,圈子名義的主人?消失這么長時間,你讓這個圈子怎么辦,現在是什么時候,你比誰都清楚,所以,別怪我們,我們也是為這個圈子好”郭青松假慈悲道,誰都能聽明白他這是在指責趙出息。
  趙出息并不生氣,他的氣量沒那么小,樂呵道“郭叔說的是,大家都是為這個圈子好,我是,你是,所有人是,只要大家都是這想法,這圈子肯定能渡過難關,就怕有人yin奉陽違啊”
  賀元山這時候有意添油加醋道“出息,回來就好,聽說上次你遭人襲擊了”
  趙出息不知道賀元山說這話是什么意思,只是這話一出,芙蓉和黃土都有些怒氣,趙出息示意淡定,輕笑道“沒事,多大的事,風風雨雨么,都得經歷點,這不是還沒死么,如果不出意外,我說是自然情況,賀叔應該會走在我的前面”
  賀元山被趙出息最后一句話嗆的語塞,到頭來卻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趙出息不喜歡磨磨蹭蹭,坐下后,徑直開口道“該到的人都已經到了,眾位要是再沒什么事的話,我們是不是該開始正題了,忙完我還得陪媳婦逛街去,唉,這年頭做男人不容易啊”
  西蜀集團高管們被趙出息今天這態度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包括各位大佬也有些好奇趙出息如此的灑脫,是底氣十足,還是明知敗局已定,索xing無所謂。
  賀元山瞅眼郭青松等人,隨即看向不動如山的杜西南,杜西南望向宋青瓷,一般公司這種事情都是由宋青瓷主持,宋青瓷面色平靜的上臺,深呼吸幾口氣后隨即道“各位股東,各位高管,我宣布西蜀集團臨時股東大會現在開始,按照集團公司章程……”
  劉嵩不懷好意的打斷宋青瓷的話道“青瓷,這些有的沒的就別說了,我聽著頭疼,直奔主題吧”
  宋青瓷自然懶得管他,而是看向趙出息,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那就開始吧”
  “臨時股東大會第294章程規定百分之五十股份即投票權,即ri起趙出息將卸任公司董事長職位,如果投票不能超過公司章程規定百分之五十股份即投票權,則董事長將繼續由趙出息擔任”
  宋青瓷有意停頓片刻,無奈搖頭后最終說道“現在,請支持罷免董事長趙出息的股東舉手”
  郭青松劉嵩率先舉手,他們身先士卒,反正結果已經知道,滿臉笑意。
  緊跟著舉手的是賀元山,老謀深算的賀元山,不懷好意的看向趙出息。
  其次舉手的是吳和平,吳和平一臉玩味,這種感覺讓他很享受,這個圈子越亂,對他來說越好。
  接下來舉手的是陳濤,陳濤有些無奈的看向趙出息,不是自己落井下石,只是現實便是如此兇殘。
  最后,眾人看向杜西南,現在只剩下杜西南,只要杜西南舉手,趙出息便將從這個位置上狼狽滾下來,賀元山不緊不慢的看向杜西南,笑呵呵道“老杜,該你了”
  不過杜西南并沒有搭理他,拿起水杯不緊不慢的喝著水,似乎并沒有舉手的意思,這下在座的所有大佬都坐不住了,趙出息包括身后的芙蓉等人臉色微變,杜西南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拒絕支持趙出息么。
  郭青松臉色yin沉道“杜西南”
  剛剛還一臉玩味的吳和平臉色跟著瞬變,不怒反笑起來。
  宋青瓷沒想到自己猜中過程沒猜中結果,杜西南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拒絕罷免董事長趙出息,宋青瓷忍不住激動道“請支持罷免董事趙出息的股東舉手”
  杜西南以及穩如泰山,八風不動。
  宋青瓷終于忍不住喊道“我宣布,按照公司章程,趙出息將繼續擔任公司董事長職務”
  一切塵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