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285 暗渡陳倉渡得過二

第292章輸了?
  (昨天月票不錯,按規定今天加更一章)
  從峨眉山腳下到成都市區,趙出息的表情一直很嚴肅,他在預判著明天最終各種結果帶來的一些列如同多米諾骨牌般的后果,這不是小孩子玩過家家,而是關系著他能不能控制西蜀集團,進而逐漸掌控整個圈子。
  到成都市區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天色逐漸黯淡下來,萬家燈火和高樓大廈的霓虹燈代表著這座城市的繁華度,只是趙出息欣賞,下高速后便和齊思周易趙虎成三人分開,自己單獨坐出租車離開,剛開始趙虎成和齊思是堅決不同意,經過上次牧華路上的暗殺后,齊思現在對趙出息的人身安全尤為在意,生怕趙出息出半點事。不過趙出息自有分寸,沒幾個人知道他如今回成都的行蹤,何況是在鬧市區,不可能出現上次的情況。幾經安慰后,齊思這才放心讓趙出息離開,自己去找宋舒雅逛街。
  趙出息之所以離開,是因為他已經約好剛剛下班的宋青瓷,兩人特意選擇在領事館路某家咖啡廳見面,這里距離宋青瓷家很近,不會讓人懷疑。趙出息到咖啡廳的時候,平時走御姐輕熟女路線今天卻穿的隨意的宋青瓷已經在里面角落里等著他,貌似剛剛洗過澡,頭發還略有濕氣,用施華洛世奇的水晶發卡隨意的扎著,幾絲凌亂的頭發垂在耳邊和額前,低頭玩弄手機的她偶然抬頭時的眼神風情萬種,咖啡廳里老外比較多,不少老外都若有若無的注意著宋青瓷,更有幾位躍躍yu試準備過來搭訕。
  趙出息找到宋青瓷后,徑直走過去,緩緩坐下,那幾位老外看到宋青瓷已經名花有主這才失望的放棄,宋青瓷單手撐著側臉,目不轉睛的看著趙出息,眼神似乎很復雜,讓人讀不懂,埋怨、委屈、嗔怒、心疼、驚喜,貌似應該還有思念,宋青瓷就這么盯著看,趙出息也不說話,直到服務員過來打破兩人的沉默,趙出息對咖啡喝紅酒一樣不感冒,雖說已經見過大世面,可骨子里還是土包子的本xing,這些西方舶來品怎么都喝不慣,隨意點杯拿鐵應付了事。
  “看夠了?”趙出息終于忍不住問道,也是,感覺自己不辭而別近大半個月,把整個西蜀集團扔給宋青瓷操心,宋青瓷怎么能不生氣或者沒想法,想來這段時間她身上的壓力很大,她沒一見面掀桌子都已經算是客氣的。
  宋青瓷并沒有趙出息想的那么生氣,只是略有些埋怨,當初徐林告訴她趙出息出了些意外,可能有段時間不在成都,宋青瓷最初的反應是擔心,特別是幾天后聽說有人刺殺過趙出息,她聽到消息后特意跑去問徐林什么情況,還以為趙出息受重傷或者已經死了,徐林幾番解釋后才讓她放下心,只是從徐林的語氣里,宋青瓷能聽出來,趙出息經歷的事比刺殺他這件事還要嚴重,宋青瓷并沒有多嘴的去問什么事,能攔住趙出息腳步的事,那肯定不是小事,只是沒想到的是,趙出息這一別,便是半個月時間。
  宋青瓷抿著嘴苦笑道“你沒事了?”
  趙出息并不清楚宋青瓷知不知道自己的事,隨意搖頭道“我已經回來,能有什么事,這生活還得繼續。”
  “那就好”宋青瓷雙手捧著咖啡杯,柔聲道,這個比她小幾歲的男人,想來應該比她想象中的要強大,不然簡姨怎么會選擇他為接班人,只是接下來他要面對的這些事情,對他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趙出息欣慰道“青瓷,這個半個月讓你受苦了,整個西蜀集團的擔子都扔給你和老徐,是我的不是,特別是你,估計來自各方面的壓力頗大”
  宋青瓷隨意整理著額頭凌亂的頭發回道“我還行,這本就是我份內的工作,如果你真覺得內疚,那就想想怎么獎勵我”
  趙出息嘴角微微上揚道“以身相許怎么樣?”
  “我敢要,你敢給么?”宋青瓷瞪著貌似依舊是那副登徒子樣子的趙出息幽怨道,兩人這打情罵俏的樣子,讓咖啡廳里的男人們心癢癢的厲害。
  趙出息知道和宋青瓷越客氣約會拉開距離,更會讓她不適應,不以為然道“怕什么,貌似是是我占便宜,你這么漂亮的美女,你說這咖啡廳有幾個男人不想占有,要不,晚上我們去開房?”
  趙出息得寸進尺,宋青瓷也不好惹,玩味一笑道“用開房么?你忘了,這旁邊就是我家,要不,你一會上去坐坐”
  說到最后,宋青瓷在那個坐坐咬的特別重,顯然是一語雙關的意思,如此氣質御姐**裸的勾引趙出息,放一般人,估計早就把持不住,可趙出息真心不敢越雷池半步,估計踏出半步,他和宋青瓷之間如今默契的關系便不復存在。
  趙出息端著咖啡尷尬道“你贏了,青瓷,我覺得還是給你加工資比較靠譜。我不在這半個月你跟誰學的這么厲害,不會是老徐那廝吧”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自己覺得呢?”宋青瓷瞪著趙出息道,樂于見到趙出息吃癟。
  趙出息樂呵道“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好了,不開玩笑了,說正事吧,青瓷,集團內部現在什么情況?”
  趙出息一說到正事,宋青瓷的眉頭立刻皺起來,臉色跟著微變道“你的處境不太樂觀,不過相對來說,也有好消息”
  “處境不太樂觀這事我已經知道,說說好消息,最近全是壞消息,難得有好消息”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宋青瓷認真道“好消息便是,來自消息層,聯合調查組對于西蜀集團的案子已經接近尾聲,貌似有來自比較高的層面的人在施壓,至于是誰我們不清楚,能鎮住四川這些牛鬼蛇神的,想來背景不簡單,我想應該是簡姨的朋友,或者說是你的關系”
  “簡姨的關系有可能,我的關系似乎也有可能”趙出息想到先前托蔣開山那邊在意過這事,趙出息肯定想不到,這次給省里施壓的來自于方方面面的關系,有省內的大佬,也有來自于更高層面的大佬,有簡姨的,也有他的。
  “聯合調查組最終調查的結果怎么樣?”這是趙出息比較關心的事情。
  宋青瓷平靜道“都是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至少只在集團層面,最近這些年畢竟管理已經趨于規范,再者西蜀集團的實力足夠吃下各種各樣的項目,并沒有出現什么事。不過先前有不少事情雖說簡姨未雨綢繆早早擦干凈,可要尋找蛛絲馬跡對于調查組來說不是難事,畢竟如今落馬的人很多,反咬西蜀集團和簡姨的自然很多。有些款項去路不明,也有些項目存在利益輸出和暗中交易,這個結果應該在簡姨的意料當中,沒有出現別的事情”
  “那就好”趙出息稍顯放心道,這應該就是簡姨所說的,按照既定的游戲規則來玩,誰都沒有出錯牌,想來這次能保住簡姨的關系不簡單。
  宋青瓷并沒有因此放心,反而無奈道“不過這些,我們現在是給別人徒做嫁衣,想來你已經知道,明天早上這幫大佬就要向你逼宮,他們已經聯合起來,召開股東大會,罷免你重新選舉董事長,同時改選董事會,你不在這個半個月給了他們足夠的借口和理由”
  “這事我已經知道”趙出息微怒道,這幫吃里扒外的貨,如今給自己不停的找麻煩。
  宋青瓷點頭道“還好你提前趕回來,如果你錯過這次機會,我們真有可能暫時失去對西蜀集團的控制權,這對你來說,不是什么好事”
  “他們想這么想的倒美,今天我已經去過樂山,見過陳濤,正在爭取陳濤的支持,不過陳濤的態度很猶豫,正在考慮當中,到現在為止依舊沒有消息,想來可能xing不大”趙出息皺眉道。
  “你見過陳濤?”這倒是宋青瓷沒想到的,趙出息居然已經在行動。
  趙出息微微點頭道“陳濤不保險,那我只能再見杜西南,如果杜西南這邊依舊沒有可能xing,看來我們真得憋屈一段時間,尋找更好的機會”
  “我對杜總不抱希望,對你對于你的表現很失望,他更是這次力主罷免你,重新選舉董事會的提議者,你覺得他可能支持你么?看來你得準備接受明天的結果,開始想第292章團的總裁,杜西南的人生安全也很重要,所以他配有兩名保鏢。
  趙出息的出現讓兩名保鏢立刻緊張起來,他們沒見過趙出息,并不知道趙出息的身份,可當趙出息讓他們轉告杜西南說,趙出息來見他后。兩名保鏢立刻便明白趙出息的身份,畢竟整個圈子如今都知道趙出息的名字,一位恭恭敬敬的帶趙出息進別墅,另外一位連忙去通知杜西南。
  很快那位保鏢便回來,結果在趙出息的預料當中,杜西南選擇見他。保鏢帶著趙出息緩緩走進別墅,這個別墅并不是太大,遠沒有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那么的壯觀。客廳里,一位風韻猶存的中年婦女正在看電視,旁邊坐著位十來歲的女孩,中年婦女似乎知道趙出息的身份,連忙起身打招呼,小女孩倒看電視看的入迷,懶得搭理趙出息。
  中年婦女的身份趙出息自然不難猜測,笑呵呵的打招呼道“嫂子好”
  中年婦女似乎沒想到趙出息會主動和她打招呼,有些受寵若驚的樣子回道“你好,出息,老杜在書房呢”
  趙出笑瞇瞇的點頭,不意外中年婦女知道自己的身份,隨即跟著保鏢進書房,中年婦女這才坐下,隨即開始教訓不懂禮貌的小女孩,小女孩是杜西南的小女兒,他的大兒子在國外讀研究生。書房里,杜西南正坐在沙發上等著趙出息,他的書房很簡單,并不像簡姨書房有那么多的藏書,只有一個大書柜,里面擺這些文件書籍等等。保鏢等趙出息進去后,便識趣的拉上門。
  “沒想到你會來見我,趙出息,難道你不知道我是力主要罷免你的人么?”穿著睡衣的杜西南抽著煙,少了些平時的儒雅,多了些凌厲的氣勢。
  “我知道,杜哥是為西蜀集團著想,畢竟我這消失半個月,對于正在艱難時刻的西蜀集團來說,不是什么好事”趙出息態度很陳懇的說道,應該說已經把自己放的足夠低,老大做到他這樣子,也算是憋屈。
  杜西南起身走到趙出息身邊,拍著趙出息的肩膀道“不管你是不是有意為之,可如今集團上下,以及這個圈子對你怨念都挺大,我想我要是不做出行動,便對不起簡姨的知遇之恩”
  “如果杜總要報答簡姨的知遇之恩,貌似應該是支持我才對”趙出息冷哼道,心里對這句話充滿鄙夷。
  杜西南呵呵笑道“支持你,你有讓我支持的實力和能力么?”
  “縱然我沒有,可他們有?杜哥難道想看到他們控制西蜀集團以后,集團以及圈子被他們折騰的不成樣子,這個圈子可不能再雪上加霜了,一旦出半點軌道,都有可能被人拿下,簡姨的所有努力便付之東流”趙出息義正言辭的說道,氣場瞬間強勢。
  杜西南不怒反笑道“好啊,你說說,如果你控制西蜀集團,控制這個圈子,你會怎么做?”
  趙出息猶豫片刻,最終選擇直言不諱道“西蜀集團去簡姨化,圈子去簡姨化,洗白,逐漸退出大多數灰色地帶,只保留高利潤低風險的東西,還有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會全力削弱所有大佬的實力,我想這是簡姨最想看到我做的”
  “去簡姨化,削弱我們這些元老的實力,趙出息,你覺得我還有支持你的理由么?”杜西南冷笑道。
  趙出息冒著風險那么多,是因為他直覺告訴自己,杜西南沒那么簡單,他一直覺得杜西南沒必要插手那幫大佬的紛爭,相比于那幫大佬,他是最干凈的,如果真的想報簡姨的知遇之恩,杜西南應該知道,這些東西才是目前這個圈子最大的問題,足以毀掉簡姨的心血。
  不過,貌似,他想錯了。
  趙出息盯著杜西南,看了又看,他在想杜西南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良久之后,趙出息沉聲道“看來,我今天來錯了?”
  “這是你今天唯一說對的一句話”杜西南搖頭苦笑道“趙出息,你走吧”
  趙出息有些不甘心,如果爭取不到杜西南的支持,那么明天早上,他必敗無疑,怎么辦?難道真的就這么敗了?趙出息似乎清楚,這次如果真的敗了,那他將徹底處于弱勢。
  趙出息依舊想繼續爭取,可最終還是選擇離開,這是他僅剩的尊嚴。
  無奈苦笑,趙出息最終推門離開。
  杜西南看著趙出息離開的背影,微微點頭。
  幾分鐘后,杜西南撥通某個經常聯系的電話道“趙出息來找過我”
  “你怎么做的?”那邊的男人沉聲問道。
  杜西南輕哼到“想得到我的支持,有這么容易?”
  “那就好,這次,他輸定了”男人哈哈大笑起來,貌似已經看到明天早上趙出息的狼狽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