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284 暗渡陳倉渡得過一

第二百九十二章猶豫不決的陳濤
  峨眉山風景秀美,趙出息心平氣和。周易去找故人,齊思陪在身邊,有時候趙出息會覺得像周易師叔那種無欲無求的性格太過無趣,貌似什么都清楚,貌似什么都明白,正因為明白和清楚,才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為知道,所以放下。至于二胖,雖說和周易師叔很像,如果外人覺得二胖和周易師叔一樣,那肯定不懂二胖,二胖平靜的外表下面,是顆不甘平淡的心,所以二胖最終才選擇回北京,他放不下的東西太多。
  趙出息對自己的評價呢?
  在鳳凰村的時候,真心沒什么追求,溜奸耍滑、混吃等死,就是守著老和尚,給他抬棺送終。本來老和尚駕鶴西歸后,趙出息在鳳凰村已經沒什么牽掛,可以放心離開。誰知道李青衣來了,而這個時候小平安也病倒了,那會趙出息就是想給小平安治好病,讓他能看到山外的世界,然后保護好李青衣,畢竟不是誰都愿意來鳳凰村這破地方,窮山惡水出刁民,刁民多,光棍也多,難免有些牲口精蟲上腦。
  小平安死了,李青衣留下,趙出息離開。
  離開鳳凰村后的趙出息,最大的理想,無非是掙點錢,出人頭地,所謂的出人頭地其實說白也是掙點錢,在如今的社會,大多數人的成功往往是和金錢成等價關系。至于掙到錢的第一件事,便是給鳳凰村建一個希望小學,這是他答應李青伊必須要做的事,趙出息依舊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鎮上那所漂亮的小學時候的傻逼樣,被震驚的好久才回過神。那漂亮的二層小樓,那鮮艷的國旗,先前,趙出息一直覺得所有的學校都和鳳凰村的學校一模一樣,原來才知道現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那個時候趙出息便堅定有一天自己掙到錢一定給鳳凰村建所比鎮上的小學還要漂亮大氣的學校。
  至于其次,便是希望鳳凰村的每個孩子都能走出大山,而不是和他們的父輩一樣,從出生到閉眼都活在那塊土地上,這一生也難免太平淡無奇。最后,自然是改善鳳凰村村民們的生活現狀,也算是自己報恩。
  如今,鳳凰村沒了,什么牽掛跟著沒了的趙出息會選擇怎么走自己的路,這也是趙出息這半個月來以及此刻站在峨眉山上者懸崖邊上所想的事。
  想來想去,趙出息覺得以后,除過活的好好的,最大的想法或者說野心便是,能爬多高爬多高,能走多遠走多遠,要不能驚天動地轟轟烈烈,要不能翻手為云覆手為雨,這輩子不就白來人世一遭么?
  當陳濤站在趙出息旁邊的時候,趙出息終于收回自己的眼神,知道自己的路還長著,首先得解決好當下的事情,那便是能不能說服陳濤。趙出息拍著齊思的腰,示意齊思先和趙虎成四處走走,齊思瞅向趙出息溫柔一笑,便跟著站在不遠處的趙虎成離開,卻未走遠。
  陳濤如同他在別墅里所決定的那樣,為求保險期間,只帶學長錢坤一個人獨自來見趙出息,換身運動裝站在趙出息身邊的陳濤看起來年輕不少,兩人都沒看向對方,似乎像是兩個彼此不認識的陌生人,陳濤率先開口道“我沒想到你回來要見的第一個人是我”
  “很意外?”趙出息淺笑道,心里卻在猜測陳濤此時的想法。
  陳濤輕哼聲回道“有點意外,卻也能想明白,賀元山和郭青松這兩個老家伙顯然不會讓你安安穩穩坐在那個位置上,簡姨進去,按資歷是賀元山頂上,靠實力自然是郭青松,怎么都輪不到才入這個圈子沒多久的你,你說是么?”
  “話是這么說,可簡姨畢竟是這個圈子的主人,她決定什么,這個圈子必須得接受什么,何況,我現在依舊是這個圈子名義上的主人,而不是賀元山,更不是郭青松”對于陳濤的直言不諱,趙出息并不生氣,這是現實如果不能接受這個現實,他也就沒必要找陳濤。
  陳濤對此不置與否,卻也有些好笑,有實力和權力才是王道,名義上的主子,終歸是名義上的,說不定出事以后,還得拉出去當替罪羔羊。
  “明天早上過后,西蜀集團大權旁落,你覺得你還有什么實權,整個圈子完全被架空。你不就是因為這個才來見我么,這點我清楚,你覺得一直中立的我最有可能拉攏到,只要我點頭支持你,你便能繼續留在西蜀集團,或者說直接掌控住西蜀集團”陳濤有些不屑的笑道,趙出息不在的這半個月,給了他們足夠的借口逼宮。簡姨剛剛落難入獄,圈子處在危急時刻,趙出息這個簡姨指定的接班人卻不在,放任這個圈子自生自滅,誰敢把這個圈子交給他。
  所以說,趙出息這次,似乎天時地利人和,哪樣都沒有占……
  趙出息淡淡一笑回道“陳哥說得對,我這次來自然是為明天早上的事情。既然簡姨把一切交給我,我肯定不會讓賀元山郭青松那幫人隨意折騰這個圈子,憑良心說,賀元山和郭青松控制這個圈子后,會好好經營?他們兩老死不相往來,誰都不鳥誰,估計更多時候是彼此爭搶利益。換句話來說,縱然董事長的位置不保,可我手里還掌控著西蜀集團近一半的股份,依舊是西蜀集團最大的股東,依舊在董事會可以拿到最多的席位,只要他們內斗,我便隨時可以重新控制西蜀集團,到那時候,或許便是另外一番景象”
  “我承認,有這個可能,可你現在呢?有這個能力控制么?”陳濤打擊道“何況除過西蜀集團,其余的東西,你該怎么控制,他們每個人背后控制的才是最重要的,你能從他們背后去搶到手?”
  “所以,我需要盟友”趙出息終于正大光明的說出自己的目的。
  陳濤對于趙出息誠意能感受到,可現實環境是什么?是趙出息現在被所有人圍剿,絲毫沒有還手之力,自己難道真的要跟著趙出息去冒這個險,縱然在趙出息最困難的時候支持他,以后會換來足夠的利益,可稍有不慎,自己便有可能先被賀元山和郭青松玩死,到時候便得不償失。
  趙出息的橄欖枝已經拋出來,陳濤眉頭緊皺不說話,趙出息心里沒有底,不知道陳濤會不會答應,現在看來,拒絕的可能性更大。
  “你能給我什么,或者說,我能得到什么?”陳濤最終松口道。
  趙出息沉聲道“只要你支持我,我會將百分之八的股份由你代持,保證讓你在董事會拿到兩個席位,其次,西蜀集團以后會加大在川南地區的滲透和開發,給你帶來足夠的利益。同時,我的人脈關系會支持你鞏固和發展川南的勢力,讓你的勢力迅速強大,而圈子以后的重點,我也會盡力挪到川南,畢竟你是我的盟友”
  趙出息自認為自己能給的東西已經給完,百分之八的股份包括川府集團的百分之四,芙蓉的百分之四,加上陳濤手里的股份,這樣他們絕對能控制西蜀集團董事會,有了西蜀集團這張王牌,接下來他才有底氣和賀元山郭青松他們斗。
  “說實話,你給的東西足夠誘惑,我很心動”陳濤絲毫不掩飾的說道,這些東西都是他夢寐以求的,如果真的拿到,他在這個圈子的地位直線飆升,就算是賀元山郭青松都不再話下。可同樣,風險實在是太大,完全站在一幫大佬的對立面。
  “我知道,你在猶豫,有時候,人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氣,富貴險中求么”趙出息繼續加大力度說服。
  陳濤沒敢輕易答應,第一次轉身看向趙出息,這個不到三十歲的男人有著和他同齡人的沉穩以及老道,不來虛的,給出的都是他想要的,比起親自來樂山,這才是真正的誠意。
  可陳濤不知道自己敢不敢冒這個風險,敢不敢相信趙出息這個人,他能斗得過賀元山,郭青松?記得半月前,差點連命都沒了。
  “我得回去好好考慮考慮”陳濤依舊沒有給出答復,推辭道。
  趙出息不能逼的太緊,只好說道“我等著你的消息”
  陳濤停頓數秒,這才堅定轉身,步伐沉穩的離開,走向站在不遠處的錢坤,兩人低聲細語幾句后,便匆匆下山。趙出息一直沒轉身,因為他心里依舊沒有底。
  很快齊思回到趙出息身邊,摟著趙出息的胳膊,本不想問,可看到趙出息臉色不太好看,只得多嘴道“怎么樣?”
  趙出息微微搖頭,隨機道“給周易師叔打電話,不早了,我們該回成都了”
  齊思微微嘆氣,跟著掏出手機給周易師叔打電話。很快周易便找到趙出息,永壽大和尚沒在峨眉山也沒在樂山,他去北京開會了,周易只是和幾個老朋友聊了會。
  周易并沒有問趙出息關于陳濤的事情,這種事趙出息有自己的想法,他只關心趙出息的安危,這是他答應三無的。
  下午五點,眾人終于下山,幾乎沒有停頓,便直接出發回成都,趙出息不確定陳濤會不會冒險,為求明天萬無一失,只得再去見陳濤,相比于陳濤,趙出息讀杜西南更頭疼,因為他沒有可以給杜西南的籌碼。
  (四月的最后一天,完美收官,這個月老關自認為表現的還不錯,應該是寫刁民以來表現最好的一個月,更新將近二十萬字。明天又是新的開始,五月,希望再接再厲,努力更新,保持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