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82 你得這樣調戲

芙蓉并不是什么不近人情的人,只是跟著簡姨的時間太長,讓她的性子變的比較冰冷,對趙出息的要求是按照簡姨的標準來的,何況最開始見到趙出息的時候,趙出息盡顯些小聰明,讓她的第一印象大打折扣,她沒站在簡姨的位置,所以和簡姨看問題看人的角度便不一樣。要不是趙出息背后站著二胖,以及有胡家的那層關系,她很難理解簡姨為什么選趙出息做接班人。
  只是和趙出息逐漸接觸時間長久后,兩人的關系才慢慢緩和。說實話,趙出息剛剛不辭而別那會,她是真的很惱火,相比于趙出息的個人感情,芙蓉更在意的簡姨用近二十年時間建立起的這個圈子的前途。趙出息是簡姨指定的接班人,趙出息不在,這個圈子便會群龍無首,那些大佬們哪能他和黃土放在眼里。那會她覺得趙出息就是個窩囊廢,別說差簡姨,就是差譚鴻儒都要十萬八千里,以后怎么和這幫人過招,估計早就被玩死,更是覺得簡姨這個決定是這輩子最大的失誤。
  不過后來,芙蓉的怒火慢慢熄滅,開始站在趙出息的立場去想一些事,以及聽徐林還有李青衣他們言語間說的關于趙出息的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漸漸的,芙蓉開始理解趙出息的處境,如果趙出息連這個坎都不過去,那更不用講以后怎么帶著這個圈子走出困境,如果趙出息能走出這個困境,那這個趙出息,會愈發的強大。
  現在看來,趙出息顯然已經走出來,芙蓉對趙出息充滿信心……
  一天的時間,只要突破陳濤和杜西南當中任意一位,后天的股東大會上,自己便能立于不敗之地,更是反將他們一軍。趙出息不禁思考自己這趟樂山之行,有什么樣的籌碼讓陳濤倒戈?從樂山回來后,又怎么能說服杜西南信任自己?
  “樂山之行,你打算帶誰去?”芙蓉不得不考慮趙出息的安全,雖說現在還沒人知道趙出息回來,可保不準哪里會走漏風聲,既然有人敢第一次鋌而走險,那便敢再次置之死地。
  趙出息想了想,如果去樂山找陳濤,必然要有足夠的信任以及耐心,帶太多會讓陳濤心存芥蒂,趙出息回道“我只帶周易師叔和齊思去,去太多的人,會讓他們發現,人少點為妙”
  “這行?”芙蓉商量道,如果是以前,她要覺得行,那便是行,覺得不行,肯定會反對。
  趙出息松開摟著芙蓉的肩膀道“姐,相信我。至少陳濤還沒有哪個膽量敢留下我,順便我想去峨眉山燒香,在那里見陳濤,也能避開別人的耳目,想來陳濤也不想讓人知道我和回成都見的第一個人是他,沒有絕對的把握,習慣中立的陳濤不會孤注一擲”
  “不管有沒有可能,總要試試才知道”芙蓉顏色沉重道,對于后天的形勢不容樂觀。
  趙出息不禁疑惑道“其余股份再無可能?”
  “賀元山、郭青松劉嵩、吳和平,一個比一個骨頭硬,擺明要控制西蜀集團,就連宏達集團的股份,如今都已經被郭青松和劉嵩拿到,還好你提前行動,讓川府集團拿下了川國投的股份,不然我們處境更艱難。或許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想提前動手,省得被我們拿到絕對控股的股份”芙蓉詳細解釋道,這種局面,她很早就已經想到,只是沒想到來的這么快。
  趙出息對于宏達集團的股份被郭青松和劉嵩拿到不禁疑惑,胡雨嘉都有沒拿到的股份,他們居然能拿到,不得不懷疑他們的動機。
  趙出息深呼吸,事情比自己離開前要復雜的多。
  “姐,那件事查的怎么樣?”趙出息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不禁來氣,剛剛他們喝酒的時候還聊過,周易師叔的身手估摸著不比二胖差。
  芙蓉知道趙出息要詢問這件事,回道“這事情我們一直在追查,目前只是查到是幫云南人干的,至于誰是幕后主使,還不好判斷,我和黃土覺得,賀元山和郭青松的可能最大”
  “這筆賬,我給他們記著”趙出息冷哼道,吃這么大的虧,以趙出息的性格,是不可能忍下的。
  芙蓉默默點頭道“記著最好,遲早要還,不過以后這種事可能不會少,你自己平時最好小心”
  “我知道”趙出息往前走了兩步,背著手道。
  芙蓉這時想起一件事,緊跟著往前走到欄桿處,淡淡說道“李青衣讓我給你傳話”
  “她說什么?”趙出息不禁緊張起來,依舊記得那天晚上剛見李青衣時,李青衣憔悴的模樣,不禁有些埋怨自己,自己痛入骨髓,李青衣難道不是么,想來那段時間,她比自己承受的東西要更多。
  芙蓉猶豫幾秒后才說道“她說,鳳凰村的事,她已經處理好,等忙完這段時間,她會回成都來看你”
  趙出息望著遠處,自嘲一笑道“姐,她什么時候走的?”
  “你走后的第四天”芙蓉如實說道,她對李青衣可謂是充滿太多疑問,這個女人到底是什么背景,保護她的那個持槍的男人又是什么背景,徐林說他是軍人,要真是軍人,那李青衣這邊的背景可謂是深不可測。
  再深究的話,芙蓉想知道,趙出息身上還有多少她不知道的事?
  趙出息狠狠的嘆口氣道“我欠她的,估計這輩子都還不完”
  芙蓉不知道兩人之間的故事,只是下意識的說道“或許,她根本沒想讓你還”
  這話讓趙出息一愣,良久才苦笑搖頭,轉身問道“姐,要不要和我們喝兩杯?”
  “我沒這個興趣,困了,你賠他們喝會,喝完早點休息,別耽擱明天的事”芙蓉叮囑道,說完便離開書房,趙出息獨自在書房待了幾分鐘,隨即才出去和他們繼續喝酒。
  芙蓉離開回書房回臥室休息后,趙出息陪著徐林等人繼續喝酒,眾人喝到十一點多變散場,離開時趙出息悄然對周易說道明天早上陪他去峨眉山燒香,周易并沒詢問什么,默默記下。
  趙出息回到三樓臥室的時候,穿著黑色真絲v領低胸蕾絲花邊睡衣的齊思正靠在枕頭上看書,頭發隨意的散開,渾身散發的迷人的味道。齊思微微抬頭瞅見趙出息進來,淺笑道“你們結束了?”
  齊思本來想下去,后來想想一幫大老爺們喝酒,自己在的話生怕他們放不開,于是便乖乖待在三樓,只是期間給遠在北京的李青衣打過點話,告訴她趙出息回來了。趙出息不再的日子里,和她走的最近的便是李青衣,剛開始那灰色的日子便是李青衣安慰她渡過的,如今齊思只要晚上有空都會和李青衣聊會天,聊聊關于鳳凰村關于趙出息關于那些孩子以及太多太多的事情,她想了解關于趙出息的一切。
  這半個月,趙出息在調整,李青衣其實也在調整,調整心情,調整狀態,調整身體,如今已經恢復的差不多,對于趙出息回來的消息自然高興,但也沒表現的太驚喜。她的性子本來就沉穩,何況三年半的鳳凰村支教生活,讓她早已經古井不波。正在某個閨蜜的公寓里過夜的李青衣陪著齊思聊了會,說道這邊事情忙完便會去成都看趙出息和她,隨即才掛掉電話。
  “請好假了?”趙出息邊脫衣服邊問道。
  齊思早已經給趙出息泡好醒酒的茶,下床給趙出息端茶,遞給趙出息后輕聲道“已經請好了,明后兩天都陪著你”
  趙出息有些不好意思道“明天早上我們得去樂山,順便去峨眉山燒香,不過估計傍晚前便會回來”
  “要去峨眉山燒香?我去過兩次峨眉山,不過沒燒過香”齊思意外道,不過估計趙出息去樂山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什么原因,齊思沒必要問,趙出息該說會說,不說便是自己不該知道。
  趙出息喝完茶,將茶杯放在一旁回道“我還沒去過,這次在外面,去過幾個有名的寺廟燒香,聽人說起過峨眉山,說那里是普賢菩薩的道場,便想去看看”
  齊思聽完趙出息的話,似乎猜出些什么,便笑道“這次,我陪你去,你去洗洗吧”
  趙出息點點頭,便進浴室洗漱。
  沒過多會便出來,齊思若有所思道“我已經給青衣姐打電話說過你回來了”
  趙出息愣了愣,隨即問道“她怎么樣?”
  “青衣姐說,過段時間來成都”齊思淡淡回道。
  趙出息不知道說什么,只是輕恩一聲不說話。
  齊思能感覺到趙出息對李青衣的感情很復雜,想來不是三言兩語能夠闡述的,至于李青衣那邊,她同樣清楚。齊思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對于趙出息和李青衣的關系絲毫不吃醋,或許是李青衣為鳳凰村付出太多,或許是李青衣比自己早遇見趙出息。
  趙出息上床鉆進被窩里,齊思自然而然的躺進他的懷里,關燈后,趙出息摟著齊思道“周末,我們去你家吧,和你在一起已經快兩個月,是該見見你爸媽了,何況你經常住在牧馬山,我要是再不去,怕你爸媽殺我的心都有了”
  齊思聽到趙出息要去她家,心里不禁感動,嘟囔道“我爸媽人很好,沒你說的這么可怕”
  “傻啊你,我就開玩笑逗你玩”趙出息摸著齊思的頭發好笑道。
  齊思心里溫暖道“那我明天給我爸媽說”
  “好”趙出息輕笑點頭道“睡吧,明早得早起”
  齊思往趙出息身邊蹭了蹭,抱緊趙出息,知道趙出息可能因為明天要拜佛燒香,才不干壞事,不過,她喜歡這種平淡即真的感覺……
  第二天早上六點,天還沒亮,趙虎成開車,趙出息帶著齊思周易直奔樂山,燒香是真,見陳濤也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