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281 向前走不回頭

第287章暗渡陳倉,渡得過?(上)
  正如黃土所說的那樣,趙出息不在的這大半個月時間里,他們的日子可不好過,除過西蜀集團還算是在掌控當中,畢竟聯合調查組的調查依舊沒有結束,杜西南還得依靠宋青瓷徐林處理些事。不過以賀元山、郭青松為首的這幫大佬儼然已經占山為王,完全不聽芙蓉這邊的命令,何況趙出息這個名義上的圈子主人不在,他們更加有恃無恐,芙蓉黃土這邊的人很難安插進去。
  至于現在,他們已經開始逼宮……
  “逼宮,怎么個逼宮法?”趙出息饒有興趣的問道,沒想到自己才不在半個月,這幫人的膽子是越來越大,真以為自己是菩薩心腸好欺負?
  黃土沉默片刻才回道“他們要召開股東大會,重新改選董事會,重新選舉董事長”
  趙出息冷哼一聲,沒想到自己還沒動手,他們先動手了,看來事情果真如同黃土所說的不容樂觀,如果被他們聯合起來在股東大會上被罷免,那他這個所謂的圈子主人便真的是名存實亡,就算是不能被罷免,可董事會將會被他們完全控制,自己的人所剩無幾,等于被徹底架空。
  二十分鐘后,賓利順利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這次路上并沒發生什么意外,趙虎成李漢以及王德利都在別墅,除過芙蓉不在,徐林則在二樓客廳看財經新聞,他有這個習慣,每天的新聞聯播,財經新聞,政策新聞等等都得看,作為一名曾經的資本大佬,要有敏銳的嗅覺,可以在各種新聞中發現有利于自己的細節,這樣才能在別人尚未發現之前,提前布局。
  徐林看的有些著迷,最近公司的資金鏈有些吃緊,負債率很難壓下去,不知道是有人刻意為之,還是銀行照章辦事,先前給幾個子公司放貸的銀行最近都有抽貸的意思,這有些釜底抽薪的味道,何況公司比較重倉的房地產項目受大環境影響回籠資金緩慢,幾個項目不得不加快建設的速度,徐林深知國內經濟的寒冷期已經到來,或者說全球經濟依舊沒有走出危機,這個從資本大佬們的投資習慣便能看出來,以前他們投資的是高回報率產業以及項目,如今大多數明智的人選擇避險投資。如果真如某些人預測那些,寒冬來臨,那么高泡沫的國內房地產是首當其沖的炮灰。正如某人所說的一句玩笑話,經濟是有周期性的,如果中國能跳出這個周期,估計離解放宇宙也便不遠了。
  徐林感覺到有人靠近自己,不過正在解讀剛剛出臺的某項政策所隱藏的含義,并未在意,估摸著是黃土周易他們接齊思回來了,這半個月齊思如果第二天還得飛,便會回蔚藍卡地亞,如果第二天不飛休息,那么直接回蜀都花園自己家里。
  “老徐”再見徐林,趙出息有些莫名的感慨道,從西安到成都,老徐對他來說,已經從朋友跨進兄弟,要讓趙出息認可為兄弟,可不容易。
  徐林頭也沒回的回道“你們回來了”
  說完,徐林便感覺有些不對,這聲音貌似不像是黃土的,下一秒徐林便已經回過神,趙出息?徐林猛的轉過頭,果不其然,那個狗日的消失半個月的牲口回來了,徐林跟黃土的反應差不多,死死的盯著趙出息,有點胖了,頭發長了,胡子拉碴的,滄桑了。
  良久,徐林起身,搖頭苦笑,笑的有些不是滋味,拍著趙出息的肩膀道“臭小子,我還準備給你買副棺材”
  “能說點吉利話么,老徐,我死了,誰陪你喝酒?”趙出息笑罵道,兩人見面,不用說任何矯情的話,彼此早已了解。
  徐林蠻不在乎的說道“這不是還有黃土,老周么,用你小子,就你那點酒量,慫貨”
  “老徐,什么時候跟別人學的睜眼說瞎話,你練安琪都喝不過,還跟我喝,不吹牛能死啊”趙出息一如既往的打擊道。
  徐林說著說著卻突然很傷感,貌似想到半月前的傷心事,知道這半個月趙出息的心里煎熬,每個傷口都是自己撒著鹽舔過去的。正如他所堅信的,趙出息終歸是走過去了。從西安到成都,大難不死必有后福,趙出息應驗了。那么如今,風雨過去,趙出息能不能看見彩虹?
  趙出息似乎能感受到徐林的傷感,生怕這氣氛傳染,樂呵道“師叔,老徐,黃土,你們幾個先聊著,讓薛嬸他們準備點下酒菜,一會我們喝兩杯,我先上去洗澡換衣服,一身臭汗,難受”
  趙出息跟幾個人打完招呼,便背著自己的包,帶著齊思上樓去洗澡換衣服。
  只是剛剛上樓,齊思便緊緊的抱住趙出息,從飛機上到別墅,她已經忍了很久很久,這段時間對她來說便是煎熬,她已經習慣生活中處處充滿趙出息的影子和味道,習慣每天晚上趙出息去接她,習慣每天晚上睡覺能摟著趙出息,感受著他的溫暖和呵護。每天晚上,當她走出機場的時候,她都想看到來接她是趙出息,可每次都只有失望。不知多少個夜晚被嚇醒,醒來卻只能獨自傷神,因為身邊沒有趙出息,沒有給她一顆可以依靠的肩膀的趙出息。
  趙出息難道不想齊思么,他也想,很想很想,幾次沖動想給齊思打電話,最終還是忍住。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的離開對齊思來說是折磨,或者正因為是有像齊思二胖等等這些人還在乎自己,還等著自己,趙出息才能從困境中走出來。
  趙出息抱緊齊思,聞著齊思身上熟悉的味道,淡淡的香氣,撫摸著齊思的頭發和后背,趙出息柔聲道“媳婦,對不起”
  “不要說對不起”齊思輕聲回道“既然我選擇你,只要你永遠在我身邊,我便不會在乎這路上會吃多少苦,會受多少委屈,會經歷多少挫折和磨難”
  趙出息不知道說些什么,齊思是上天送給她最好的禮物,曾經趙出息想象過很多次自己的另一半是什么模樣,或許每個人都會像他一樣去想,可卻怎么都沒想到這個另一半要比自己所想象的更加完美。
  邂逅,偶遇,重逢,在一起,趙出息希望接下來是,結婚,以及永遠。
  兩人什么話都不再說,只是彼此抱緊,感受著心跳、溫度、氣味,熟悉這曾經熟悉的一切。不知過了多久,趙出息才打趣道“媳婦,明天還飛么?”
  “我一會給主管請假,和別人調班,明天后天都休息,陪你”齊思喃喃細語道,這么久沒見趙出息,她自然得好好享受久違的幸福。
  趙出息一臉淫蕩道“媳婦,他們還在下面等著,我們去洗澡吧,等晚上我們再聊該聊的”
  “壞人”齊思松開趙出息,嬌羞道。
  趙出息嘿嘿笑道“難道你不想么?”
  這話齊思自然不能回答。
  趙出息繼續調戲道“要不我們一起洗,鴛鴦浴?”
  “不要”齊思直接拒絕道。
  女人的不要便是要,趙出息默默點頭,想到都沒想的,直接攔腰抱起齊思,直奔臥室而去……
  十幾分鐘后,趙出息洗完澡下樓,齊思則留在三樓給主管請假。二樓客廳的茶幾上,老徐他們已經弄好菜擺滿酒,就等著趙出息,趙出息剛過來還沒說話,老徐便打趣道“小別勝新婚,我們懂得,年輕人么”
  趙出息笑呵呵的不說話,隨即坐在沙發中間,給自己倒滿酒,隨口道“黃土,把李漢他們幾個也喊上來,大晚上的沒什么事,人多熱鬧點”
  “這行?”黃土皺眉道,至少簡姨從來沒有過這待遇。
  趙出息樂呵道“這有什么不行的,都是兄弟,出生入死的,要是太生分,以后誰還給我們賣命,你說是不?”
  老徐附和道“黃土去吧,李漢那小子傷還沒痊愈,喝不了酒,只能看著我們喝,饞死丫的”
  黃圖默默點頭,隨即下樓去喊李漢幾個人,李漢的傷還沒痊愈,不過這貨在醫院閑的發慌,前兩天才堅持出院,至少回到牧馬山,有趙虎成和王德利每天斗嘴,鍛煉鍛煉散散步什么的,恢復也快。對中醫頗為精通的周易,還特意給他開了兩幅中藥,效果不錯。
  很快,王德利趙虎成以及拄著拐杖的李漢便跟著黃土上樓,他們剛剛已經見過趙出息,說實話,對于趙出息讓黃土喊他們上來一起喝酒頗為意外和驚喜,作為別墅的保鏢,他們大多時候只待在一樓,很少上二樓,至于三樓,從來沒有。趙出息黃土這幫人的身份和他們是天壤之別,能坐一桌喝酒,這絕對是榮幸之至。
  王德利,趙虎成以及救過齊思一命的李漢,三人都是有血有肉的漢子,瞅見剛剛回來的趙出息,除過感動便是感激,趙虎成似乎已經醞釀了些話,想要開口,卻被趙出息直接制止住到“虎成,以前你可沒這么娘娘腔啊,是誰說的可以一夜五次?改天讓黃土給你找兩個美女,讓你試試。至于矯情的話,就別說了,咱們兄弟之間不興這個,喝酒就是”
  王德利趙出息李漢相視兩眼,直接坐下道“喝酒,喝酒”
  李漢喝不了白酒,胸口的上還沒痊愈,呼吸都有些疼,趙出息便讓徐林給他拿紅酒過來,七個人圍著茶幾,打關吹牛喝酒,不亦樂乎,人生在世么,今朝有酒今朝醉唄。
  眾人一直有說有笑的喝到十一點,直到芙蓉回別墅,芙蓉尚不知道趙出息回來,只是上二樓后聽見客廳里有些吵鬧,不禁疑惑怎么回事,進來后一眼便看見坐在最中間的趙出息,芙蓉下意識愣住,隨即臉色鐵青,徑直走進簡姨的書房里。
  眾人的笑聲戛然而止,面面相覷,趙出息隨即起身道“你們繼續喝,我進去”
  書房里,芙蓉正站在陽臺上盯著遠處沉思,趙出息推門而去,緩緩走到芙蓉的身邊,肆無忌憚的將手搭在芙蓉的肩膀上,幾乎是摟著芙蓉,苦笑道“姐,還在生我的氣?”
  叫姐而不是芙蓉姐,這是趙出息和芙蓉關系的進步。
  芙蓉對于趙出息唐突的舉動稍顯意外,卻沒生氣,只是冷哼道“我沒有那個閑工夫”
  “這段時間,讓你們操心了”趙出息沉聲說道。
  芙蓉冰冷道“這是我們份內的事,不用你說,你該想的是,接下來的事情該怎么辦?”
  “圈子的事,我已經知道”趙出息平靜回道。
  芙蓉眉頭緊皺道“后天便是股東大會,留給你的只有一天時間,你自己想想怎么辦”
  “誰有可能被突破”趙出息迅速進入角色,直接問道。
  這樣的趙出息,才是芙蓉樂意看到的趙出息,瞇著眼睛道“杜西南、陳濤最后可能”
  趙出息思索片刻后直接道“明早我去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