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80 死了的活著的(2)

第286章逼宮
  趙出息這個冒然的動作可謂是石破驚天,別說想搭訕齊思的中年男人,連后面本來看窗外風景的2a客人都目瞪口呆,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至于齊思,被嚇的嬌呼出聲,雖然經常被搭訕,可從來沒經歷過這種情況,氣的下意識轉身便準備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一個耳光,只是覺得這男人的聲音怎么如此的熟悉。當齊思轉過身瞅見這個敢如此光明正大調戲她的男人的容貌時,瞬間愣在原地,揚起的胳膊也停在半空當中,齊思紅著眼睛緊咬著下唇不說話,她怎么都沒想到調戲自己的會是那個讓她朝思暮想的男人,此刻這個男人正一臉笑意的看著她。
  乘務長周嵐瞅見齊思的反應,一臉疑惑,隨即跟著轉身,捂著嘴瞪大眼睛,這個男人居然是齊思的男朋友,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還真是個驚喜。周嵐見過趙出息,也聽說過,但趙出息這個名字沒記住,如果記住趙出息這個名字,在拿到頭等艙旅客名單的時候她便會提前發現破綻。
  趙出息對著端莊典雅的乘務長周嵐報以微笑,小心翼翼的擦掉齊思眼角溢出的淚水,生怕弄花她的妝,柔聲道“哭什么呢?我回來了,你難道不應該高興?”
  一臉委屈的齊思直接摟著趙出息的脖子,緊緊的抱住趙出息,笑的有些不知所措,生怕這個場面不真實,她現在都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他怎么會在飛機上呢?
  這時候,從經濟艙回來的葉馨正好瞅見這一幕,驚呼出聲道“你怎么在這?”
  趙出息看著一臉吃驚的葉馨好笑道“坐飛機回成都,我怎么就不能在這呢?難道你們川航已經把我拉進所謂的禁飛黑名單了?”
  葉馨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聰明的她已經猜到齊思之前說的1c那個帶著鴨舌帽和墨鏡的男人便是趙出息,葉馨不禁后悔今天沒看頭等艙乘客名單,只是齊思這妮子怎么就沒看出來是趙出息呢?
  趙出息摟著齊思柔軟的腰,拍著她的后背輕聲道“好了,好了,這么多人看著呢,要恩愛,也得回家再恩愛吧”
  齊思松開趙出息,淚眼朦朧卻依舊遮掩不住突然而來的幸福笑容,有些不好意思,抬頭卻柔情似水的瞪著趙出息道“以后去哪都得帶上我,不準再這樣突然消失”
  趙出息趕緊回話道“以后絕對不會突然消失”
  2a的乘客這時顯然已經明白眼前這個叫趙出息的男人跟頭等艙空姐的關系,很明顯的男女朋友或者夫妻關系,難怪這幫空姐都認識他。1a的客人已經回過神,冷哼道“我以為怎么回事,原來是老相識啊,可是這關我什么事,這次我一定要投訴你們機組,特別是你這個頭等艙空姐”
  齊思已經懶得理會中年男人,乘務長周嵐知道這事要是不處理好,會很難辦,皺眉道“先生……”
  周嵐話還沒說出口,便被趙出息制止住,趙出息順手拿起男人卓在小桌板上的名片,自言自語道“川渝地產,副總經理,劉積仁,這川渝地產怎么聽著這么熟?”
  不知道發生什么事的葉馨拉著齊思詢問道“思思,怎么回事?”
  叫劉積仁的中年男人底氣十足,有些洋洋得意道“如果你知道西蜀集團的話,就知道我們川渝地產的背景,在川渝,沒有我們公司拿不下的地”
  “西蜀集團?”趙出息聽到這四個字,霎時便知道自己為什么感覺如此熟悉,因為先前宋青瓷讓他簽署文件的時候,貌似看見過川渝地產的文件,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川渝地產是西蜀集團旗下的子公司,主營房地產開發。趙出息不禁好笑,這人生還真是充滿狗血,居然遇到的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那就好辦了。
  趙出息笑瞇瞇的坐在1b的位置上,回頭對著乘務長周嵐以及葉馨道“周姐,葉大美女,你們先忙你們的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便是”
  隨即拍拍齊思的手到“媳婦,去忙吧,我一會再找你”
  “這行么?”乘務長周嵐有些不放心道。
  知道中年男人是西蜀集團旗下川渝地產公司副總經理后,齊思便差點笑出聲,一直憋著忍著,小聲在周嵐的耳朵嘀咕幾句后,周嵐捂著嘴輕笑不止,若有所思的盯著中年男人看,隨即便和齊思葉馨回到機艙,把這里完全交給趙出息。
  劉積仁看見空姐們完全不理他,惱羞成怒道“你們什么意思,我要投訴你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這時候,連2a的客人都充滿好奇。
  趙出息安慰坐下,拉著劉積仁的胳膊笑道“劉總,沒事,接下來我負責和你談”
  “怎么,作為那空姐的男朋友,你想私了”劉積仁冷哼道。
  趙出息搖頭笑道“沒有沒有,我沒這個意思,你要想投訴,我肯定不攔著你,我先和你聊聊川渝地產跟西蜀集團的關系,你估計沒想到吧,我也是西蜀集團的人”
  “你是西蜀集團的人?”劉積仁聽到這話,立即慎重起來,不過儼然對趙出息的話有些不信。
  趙出息知道這個叫劉積仁的男人不信自己的話,樂呵道“怎么?你不信。那我給你說說,西蜀集團董秘是不是叫宋青瓷,總裁叫杜西南,本來有兩個副總裁,后來又新來一位主管戰略投資的副總裁,叫徐林。集團副總經理叫范離,是哈佛商學院畢業,之前是美林中國的高管,是不是?”
  趙出息越說到最后,劉積仁的表情越來越復雜,因為趙出息說的千真萬確,要不是西蜀集團內部員工,除非是刻意查資料,不然根本不可能知道這些東西。
  能坐頭等艙,顯然在西蜀集團有些地位,劉積仁不得不謹慎問道“你叫什么?在集團哪個部門,什么職位?”
  趙出息想了想,這才回道“哦,我叫趙出息,貌似現在是西蜀集團的董事長,你說我在哪個部門呢?”
  趙出息剛剛說完,只見中年男人劉積仁瞪大嘴巴眼珠子差點掉下來,一臉震驚,坐在后面2a位置的男人不禁皺眉……
  接下來的事情便比較好辦,中年男人對趙出息的身份根本沒敢懷疑,不是誰都敢冒充趙出息,要知道趙出息最大的身份可不是西蜀集團董事長,而是簡姨指定的接班人,這才是重點。
  既然知道趙出息的身份,中年男人自然不敢再投訴,一路上心驚膽戰,現在他最擔心的是自己調戲趙出息的女朋友,會是什么樣的結果,趙出息一怒之下職位丟了不算什么,要是缺胳膊少腿才是大事。想要找機會跟趙出息搭訕,奈何一直不敢,最終只好作罷,聽天由命。
  趙出息才懶得跟這種小角色計較,不過回頭他得讓宋青瓷查查,如果這男人在公司干過什么見不得人的事,那就得好好教訓教訓,要是沒有,今天這是就當沒發生過。
  收拾完劉積仁后,趙出息便跑進機艙找齊思,齊思正和乘務長有說有笑的聊著,瞅見趙出息進來,周嵐打趣道“趙出息,說好的請我們吃飯,已經拖了這么久,什么時候請,這頓飯你肯定跑不了”
  趙出息連忙回話道“周姐,這次只要你們有時間,我隨時請”
  “那就這么說定了,回頭我們商量商量”周嵐輕笑起身離開機艙去后面看看,有意給趙出息和齊思留下空間。
  趙出息等周嵐走后,將故意置氣不理自己的齊思摟緊懷里,安慰道“怎么,還生我氣呢?”
  “沒有”齊思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只是生自己的氣,不能照顧你”
  趙出息知道齊思想說什么,笑道“我現在既然回來,說明一切都已經過去,不管怎么樣,還有你陪著我,不是么?”
  齊思轉過頭,有些心疼這個受過太多苦的男人,停頓片刻后,齊思忍不住吻住趙出息,兩人纏綿在一起,訴說著離別后的相思……
  半個小時后,飛機緩緩降落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趙出息率先下飛機,和齊思約好在大廳等著她,齊思一臉幸福的點頭。下飛機后,趙出息微微抬頭,狠狠的吸著氣,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自言自語道“回來了,該忙起來了”
  約莫二十分鐘后,拉著行李箱的齊思跟著機組人員緩緩走過來,趙出息自然的接過齊思的行李箱,機組里有認識趙出息的打趣道“難怪齊思剛剛一直在笑,原來是你回來了,還真是好久不見啊”
  趙出息笑呵呵和眾人打趣聊天,沒聊幾句,趙出息和齊思便跟著機組人員走出機場,機組人員上川航的大巴,趙出息站在出口望了望,輕而易舉的便看見不遠處那輛熟悉的賓利。
  這時候,坐在賓利里面正等著齊思出來的人已經注意到和齊思站在一起的趙出息,一臉驚訝。今晚來接齊思的是周易和黃土,回過神的黃土有些激動的下車,幾乎是急跑過來的,趙出息也已經注意到下車的周易和黃土,笑呵呵的看著他們。
  黃土跑到趙出息面前后,雙手扳著趙出息的肩膀,盯著趙出息看了看又看,生怕缺胳膊少腿,發現沒什么變化后,這才一拳狠狠的打在趙出息的胸口,趙出息笑罵道“有這么激動么?”
  黃土二話不說,一把抱住趙出息,這樣子比趙出息和齊思都要親昵,不知道的人估計要猜兩人的性取向。黃土什么話都沒說,他知道趙出息既然回來,那說明該過去的已經過去。
  過了會后,趙出息這才推開黃土,看著已經走過來的周易,輕笑道“周師叔”
  周易笑瞇瞇的點頭道“回來就好”
  幾人沒說幾句話,隨即坐進賓利,賓利緩緩啟動,向著趙出息闊別半個多月的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而去,賓利剛出機場沒多久,趙出息便忍不住問道“黃土,說說,現在什么情況?”
  黃土皺眉道“你要再不回來,他們可就要逼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