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28 一入風塵深似海


  第二十四章老太太出遠門
  李成軍走了,這個李家第三代年齡最小的男人不遠千里來到鳳凰村待了不到半個小時便走了,要知道在這大雪封山的情況下,光是來回徒步翻山越嶺就得整整一天時間,期間可謂是危險重重。不得不說李成軍是個奇葩,一般人誰有這個本事和實力,他做這些不為什么,只是確定這個骨子里執拗的丫頭這兩年過的,好還是不好?
  雪依舊在下,越下越大。李青衣盯著李成軍的背影,一時無言,這個只比自己大四歲的男人小時候總是逼著她叫叔叔,她固執的只叫他哥哥,相比于李家其他人,最心疼她的人便是這個小叔叔,聽說他已經結婚了,可她卻沒能參加他的婚禮,這或多或少讓她有些遺憾。在鳳凰村的兩年,李青衣知道自己注定會失去很多錯過很多,可她從來不后悔,這兩年她得到的東西,會讓她這輩子受益匪淺。
  西安城里,正在幫著老太太做飯的趙出息注定不會知道發生的這一切,也不會知道有人在黑暗中觀察著他。不管以后的路如何,他現在只是想多努力點,多掙點錢,多見些世面。韓三強已經和吳建國等人說好,從明天起,他們一幫人就進會駐工地,開始負責停工期間工地上的安全,直到明年元宵節過后工地開工,期間工地發生任何事情都得他們負責,看似比較輕松,可責任也不小。越到年底,治安環境越差,一些連過年回家路費都湊不齊的人,保不準就會鋌而走險,干一票大的,殺人買兇不都選擇年底么?工地上這些建筑材料可都是值錢的東西,趙出息不敢大意,打算明天去工地后,要給他們提前打預防針,別因小失大。
  廚房里,趙出息忙前忙后,給老太太洗菜淘米打下手,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其實趙出息自己也會做飯,只是做的都是些家常便飯,用女人們的說法便是,男人們做飯不過是將能炒的東西集體大雜燴,那是對食物赤裸裸的侮辱,這便是男女看待同一件事物的不同看法,男人們覺得能吃就行,難怪古往今來都說君子遠庖廚,不無道理。剛開始趙出息要幫忙,老太太也是用這句話打發他出去跟著二胖拉二胡去,趙出息再三堅持,更是用跟著奶奶您學著點,以后說不定就靠這個娶媳婦,老太太一樂,也就任由他留在廚房里。
  老太太做菜,那絕對是門藝術,趙出息覺得自己去兩次五星級大酒店吃的大餐都不如老太太做的,下午出門和二胖買菜時,老太太直接放話你們想吃什么隨便買,只要買回來的,奶奶都會做,這句話可謂是底氣十足,趙出息心里嘀咕,以后要是娶個媳婦,必須得找個會做飯的,那絕對是享受。
  忙碌一個半小時,老太太燉的清燉烏雞湯差不多夠火候后,趙出息和早已急不可耐的二胖坐在桌前就等著開飯,五菜一湯,色香味俱全。老太太坐下后,一句可以吃了,趙出息和二胖便開始風卷殘云的掃蕩,老太太吃的很少,一小碗米飯后便放下筷子,笑著看著他們爭搶,老太太吃飯很精致,趙出息一直在想什么樣的大家閨秀才能培養出這樣的習慣,這不是一朝一日能夠養成的。
  吃完飯,趙出息在客廳看書,二胖照例坐在陽臺邊上拉二胡,今天這曲平緩中透著蒼勁,趙出息聽二胖說過,叫《蘇武牧羊》。什么叫‘任海枯石爛,大節總不虧,寧教匈奴驚心破膽共服漢德威’,完全可以從曲中聽出來。一曲落必時,老太太走出廚房,沒有像往常那樣拿起刺繡坐在沙發上,讓二胖再來一曲或者讓趙出息有模有樣的試試。而是拿過茶葉,泡了一壺茶,隨即招呼二胖過來,趙出息眼神疑惑,感覺老太太有話要說。
  “三無,出息,奶奶有些事交代你們”老太太泡好茶,給趙出息和二胖一人倒上一杯,茶留三分人情禮義,緩緩開口道。
  嬉皮笑臉的二胖笑容消失,罕見嚴肅的瞅著老太太,趙出息的反應倒算正常,等著老太太的下文。老太太整理了下袖口,平靜道“明天奶奶得出門一趟,可能要過些日子才能回來,不出意外的話年前,如果事情不順利,那就得等年后。”
  “奶奶,我陪你”老太太剛剛說完,未等趙出息說話,沉默寡言的二胖便說道。趙出息心想,老太太已經年過八十,雖說腿腳靈活,耳不聾眼不花,可畢竟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出遠門別說二胖不放心,趙出息也不放心。
  趙出息連忙說道“奶奶,你年紀大了,讓二胖陪你去吧,有什么事可以交給二胖”
  老太太放下茶杯,不悲不喜堪得一絲浮浮沉沉,沉聲道“三無,奶奶的話你都不聽了?放心吧,奶奶是去辦一些事,等忙完了就回來”
  “我陪你”二胖固執道,毫不動搖,趙出息聽出一絲畫外音,老太太辦的事,或許不方面他們跟著,不然不可能不帶上二胖。
  “三無”這次老太太有些生氣了,底氣十足的喊道,不怒自威。
  老太太一生氣,二胖徹底慫了,低著頭龔拉著腦袋一言不發,有些悶悶不樂。老太太淡淡搖頭,起身直接回自己的房間,只留下趙出息和二胖。趙出息拍著二胖的肩膀安慰道“奶奶不讓你去,自然有她的原因,要是惹奶奶生氣了,得不償失”
  低著頭的二胖隱約不安,趙出息肯定不能理解這種不安。
  早上,趙出息和二胖跑完步練完拳回來,老太太已經做好早點,看著他們吃完,等他們吃完早點去工地后,老太太收拾整理,將房間打掃干凈,關好門窗,什么都沒帶,悄然離去,至于什么時候會回來,不得知。
  工地上,趙出息和二胖剛到沒多久,韓三強帶著其余兩個人拿著幾袋吃的用的便到了,這兩個人也是他們這個小圈子的,一個叫何平,一個叫胡風,跟韓三強一樣,兩個人初中沒畢業便在社會上廝混,混了這么些年,依舊一事無成。只不過他兩的家在陜北延安的,那里算得上真個陜西最窮的地方,何平普普通通,快三十了還沒結婚,已經兩年過年沒回去,胡風估計到臘月底得回家過年。
  吳建國把韓三強和趙出息叫到辦公室頗為嚴肅的將停工期的一些規章制度講了遍,最后才笑著拉著趙出息的肩膀說道“出息,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你辦事我放心”
  趙出息嘿嘿笑著回道“吳哥,放心吧,有什么事,我給你打電話”
  吳建國又叮囑了幾句,這才讓趙出息和韓三強離開,看門老頭已經回去,整個工地從今天開始算是交給趙出息他們了,趙出息對工地早已熟悉,工地四周都有圍墻,白天不會出什么事,晚上只要勤于巡邏,不會出什么亂子,縱然如此,趙出息還是拉著一幫人說道“這活看起來輕松,其實也不輕松,越到年底越不安全,出了事,我們誰也擔不起責任,白天你們放松我不說什么,晚上都勤快點,多巡邏,屁大個地方多轉轉用不了幾分鐘”
  韓三強笑呵呵回道“趙哥,你放心,晚上我盯著他們兩,誰要是偷懶溜奸耍滑,我直接讓他們滾蛋”
  “你也一樣”趙出息笑罵道,韓三強也不生氣,早就習慣被趙出息罵來罵去。
  趙出息安排二胖守在工地大門口,胡風和何平十分鐘圍著工地溜達圈,自己則被韓三強拉到角落里,韓三強給趙出息點燃一根煙,笑道“趙哥,你不是要找工作么?正好我聽我一哥們說,他們那里有活干,要不,你去試試?”
  “什么活?”趙出息試探性問道。
  韓三強小聲道“地方可能有些特殊,是個洗浴中心,不過工資倒是不錯,年前年后兩月時間一個月三千,晚上上班,白天休息,具體干什么,我還不知道,得你去面試,不過我說你能打,估計他們不會挑剔”
  “什么時候面試?”趙出息一聽能拿三千,這樣等于年前年后這段時間,自己兩個月時間能拿一萬多,這讓趙出息心里樂開了花,連忙問道。
  “什么時候就行,要不下午我帶你過去瞅瞅?不行再說”韓三強抽了口煙說道。
  趙出息笑著點頭,到時候不行再找,就這樣,趙出息停工期的生活,緩緩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