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279 死了的活著的(1)


  平遙兩天,太原一天,北京四天,上海三天,杭州三天,廣州深圳三天,除過平遙太原,趙出息半個月時間逛遍共和國最繁華的幾座城市,大城市大城市,這些城市似乎才能被稱作大城市,這些城市的繁華才算得上大城市的繁華。
  十月下旬出發,當趙出息選擇回成都的時候已經快要到十一月中旬,之所以選擇川航回成都,除過親近,趙出息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已經進入深秋,北方已經開始變冷,南方依舊那么的炎熱。趙出息穿著長袖牛仔褲運動鞋,帶著鴨舌帽和大墨鏡。他訂的是頭等艙位置,登機的時候故意壓低帽檐彎著腰,有意避開某個笑起來讓人如沐chun風的空姐,順利進入頭等艙1c位置,坐下后便撐著下巴睡覺。
  這個趙出息有意要避開的空姐不是別人,正是齊思。半個月未見齊思,齊思變的有些消瘦,雖說笑起來依舊是那么的溫暖,可jing神狀態真不怎么樣,她飛的航班就那么幾個城市,西安、chongqing、武漢、廣州、深圳,趙出息自然不難猜出她的航班,所以才故意選擇川航回成都。
  齊思是頭等艙空乘,頭等艙有客人上來后,自然得開始細心服務,齊思端著熱毛巾輕笑走過來,對著低頭裝睡的趙出息道“先生,請您用熱毛巾擦手”
  趙出息沒說話,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和齊思搭話,齊思只得把熱毛巾放在旁邊,過了會,頭等艙除過趙出息又上來兩個中年男人,一個在1a,一個在2a,趙出息微微抬頭不動聲色觀察后,便繼續低頭睡覺,很快齊思便再次過來,微躬身子道“先生,請問您喝點什么?”
  趙出息頭也沒抬,直接揮手,齊人,連續兩次,齊思都沒有觀察到這個男人會是趙出息。
  1a上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的搭訕道“美女,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空姐,川航的空姐果然是所有航空公司里最漂亮的”
  穿著空姐制服,盤著頭發盡顯氣質的齊思心中一陣鄙視,這種頭等艙搭訕的男人她已經見過太多,知道怎么應付,淺笑道“謝謝,先生,您真會說話”
  中年男人文質彬彬,不過笑起來眼角的魚尾紋挺多,面相學上說,這樣的男人比較花心。
  齊人后便回到機艙,這個時候所有客人都已經完成登機,飛機開始慢慢滑動,駛離停機坪,等待起飛。趙出息摘下墨鏡,瞅眼窗外,嘆口氣道“也不知道成都現在什么情況?”
  前面機艙里,齊思正在準備飲料,和她搭班的空姐空少都是經常一起執飛的同事,古靈jing怪的妖jing葉馨自然和齊思是形影不離,葉馨瞅見齊思回來時眉頭微皺,立刻便明白怎么回事,低聲詢問道“怎么,頭等艙又有老男人搭訕?”
  “沒有,只是夸我漂亮”齊思邊準備果汁,邊輕聲道。
  葉馨若有所思道“那就是想你們家趙出息了”
  齊思倒果汁的手下意識停下,停頓片刻,一臉幽怨道“都已經半個月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過的怎么樣,有沒有人照顧”
  齊思的表情有些讓人心酸,葉馨忍不住問道“齊思,你老實告訴我,你們到底是不是分手了?”
  齊思使勁搖頭道“這輩子,我只會選擇他一個男人。他的事情很復雜,我給你說不清,總之是,他遇到些挫折,得自己走過去,誰都幫不了”
  “那你沒打電話,沒發短信?”葉馨有些不解的問道,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以至于消失這么長時間,不過貌似每天晚上來接齊思下班的賓利依舊一如既往,如果分手,趙出息肯定不會這么做。
  齊思深深嘆氣道“沒有,我不能打擾他,他說過,該回來的時候會回來”
  “真傻”葉馨止不住的說道。
  這時乘務長周嵐已經回到機艙,瞪著葉馨道“趕緊工作,又在嚼舌根了”
  葉馨嘟著嘴一笑,便離開機艙去經濟艙,齊思端著飲料跟著離開……
  飛機滑翔一段時間后,很快便起飛,頭等艙的窗簾隨即被拉上,趙出息昨晚喝酒到深夜,本來是臨行前請導游吃個飯,畢竟這導游跟著自己從廣州到深圳很多天,誰知道在大排檔里面和附近街上的混混起了沖突,起因是趙出息踩了那位大哥的腳,大哥隨即抓著趙出息不放,趙出息沒想大打出手便賠禮道歉喝酒,那位大哥綽號叫**哥,挺熱血,見趙出息上道很快,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瞅見趙出息那桌只有兩人,便喊趙出息要不一起吃,趙出息隨xing,覺得這**哥人挺不錯,便拉著導游過來一起吃。只是吃著吃著便變成喝酒,喝著喝著就成了拼酒,到最后自然是以趙出息灌翻**哥為結局。
  喝完酒后,導游知道趙出息肯定會餓,便在回去的路上帶著趙出息去吃砂鍋粥,等到趙出息回酒店睡覺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早上六點起來又跟著導游去弘法寺燒香拜佛,整天都在逛,這會jing神狀態確實不怎么樣,瞇著瞇著便睡著。
  直到已經不知飛了多久后,齊思再次過來詢問他需要吃點什么小吃點心,趙出息這才被驚醒,差點下意識抬頭,還好反應及時,隨即搖頭。齊思嘟嘟嘴離開詢問別人,她本來沒打算打擾眼前的乘客,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睡覺,所以詢問的聲音很小,如果沒什么反應她便會離開,直到快落地時再喊醒他。
  忙完后,齊思回到機艙嘟囔道“葉馨,你沒覺得1c的客人很奇怪么?”
  “這有什么奇怪,說不定是什么有頭有臉的貴人,不想讓別人注意到他的行蹤唄”葉馨對此見怪不怪道,準備著繼續工作。
  齊思有些奇怪,感覺這個人有種莫名的親近感,苦笑搖搖頭,可能最近太想他了吧。這時候,頭等艙1a的呼喚鈴響起,齊思便連忙走進頭等艙,瞅見中年男人正笑瞇瞇的看著她,齊思盡量保持微笑道“先生,請問有什么需要么?”
  中年男人色色的盯著齊思,將水杯遞給齊思道“麻煩給我添點礦泉水”
  一旁的趙出息微微扭過頭,瞅著這心懷不軌的老男人,正好看見齊思接過水杯的時候,老男人的手有意劃過齊思的手背,心里不禁暗罵道“罵了隔壁,連我媳婦都敢調戲”
  齊思不禁反感,可出于空姐的職業素養,依舊顯的從容淡定的離開,很快便倒杯水給中年男人送過來,笑道“先生,您的水”
  中年男人不懷好意的一笑,在齊思將水杯剛剛遞到他手里的時候,突然松手,齊思已經意識到這老男人要使壞,奈何反應有點慢,眼睜睜的看著水杯落下去,水灑滿男人的腿,中年男人的臉色瞬間猙獰起來,沉聲喊道“你怎么回事?”
  “先生,對不起,對不起”齊思雖說知道這是中年男人故意,可還是趕緊道歉,因為她知道自己一旦認真,吵起來這中年男人肯定會投訴自己,以公司的規定,如果被頭等艙客人投訴,自己肯定會被處罰,如果這男人還是公司的常旅客或者金卡旅客,有可能整個機組跟著受牽連。貌似聽乘務長說這個男人是公司的金卡會員,事情不禁有些難辦。
  “對不起就可以了?我要投訴你”中年男人yin狠的說道。
  齊思拿著旁邊位置上的毛毯趕緊給中年男人擦腿上的水,中年男人突然一把抓住齊思的胳膊道“美女,我知道你們航空公司的規定,我是你們川航的金卡會員,而且我們公司和你們川航有合作,你知道我一旦投訴你,你會是什么后果吧”
  齊思本不想將事情惹大,可這中年男人擺明要調戲自己,齊思微怒道“先生,你想怎么樣?”
  “沒事,我人挺好的,只要你一會抽空陪我吃個宵夜,我們聊聊天,我就考慮不投訴你”中年男人底氣十足的說道,貌似覺得眼前這個叫齊思的空姐肯定會答應自己。
  說完,男人便掏出自己的名片遞給齊思。
  齊思這段時間心情本就不好,猛的抽回自己的手,不怒反笑道“如果我不答應呢?”
  中年男人臉色微變,沒想到齊思會拒絕,冷笑道“那我肯定會投訴你”
  “投訴,你想怎么投訴由著你,我不在乎”齊思站直身子,臉色鐵青的說道。
  中年男人立刻喊道“乘務長,乘務長,你給我過來,你們空姐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正在機艙忙碌的機組乘務長周嵐連忙趕過來,瞅見1a客人怒氣沖沖,齊思的臉色也不好,皺眉詢問道“怎么回事?”
  中年男人呵斥道“你問我怎么回事,你問問你們空姐怎么回事,遞個水,水灑滿我腿上,你現在說怎么回事?”
  周嵐彎腰一看,確實水灑滿1a客人的腿上,有些不解,齊思不可能犯這種錯誤,或許是齊思這段時間狀態不好走神吧,轉身問道“齊思,怎么回事?”
  齊人回道“怎么回事,他心里清楚,我給他遞水杯的時候,他故意隨手,水才撒在他身上,他說要投訴我,只要我陪她吃飯便當什么事都沒發生”
  齊思自然不會吃虧,將事情的經過講遍。齊思講完以后,周嵐已經清楚怎么回事,可這事誰都說不清楚,到最后肯定是齊人是金卡會員,一旦投訴,公司肯定會處罰他們。
  “狡辯,**裸的狡辯”中年男人氣氛的喊道。
  周嵐只能詢問道“先生,那你想怎么辦?”
  中年男人冷哼道“我要投訴,我要投訴你們”
  頭等艙里只有三個客人,至于2a的客人根本沒興趣理會這點破事,正望著窗外的風景。
  坐在1c位置的趙出息呢?整個事件的過程他自然目睹,這時候趙出息摘下鴨舌帽,松開安全帶,緩緩起身,霸氣的將氣的秀眉緊蹙的齊思摟進自己懷里玩味道“如果要調戲空姐的話,我教你,你得這樣調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