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277 趙出息不見了

第二百八十五章死了的,活著的
  (讓趙出息緩緩,讓趙出息靜靜,下一章,趙出息便會回來)
  火車一路向北,很快便駛出成都平原,車廂剛開始只有趙出息一個人,后來又上來兩個男人,都是最普通的四川農民工,背井離鄉去北方打工。以往都買的是硬座,這次因為其中有個人舊病在身,不能坐的時間太長,本來要買硬臥,誰知道硬臥已經賣完,不得不心疼的買軟臥,在他們眼里軟臥和硬臥沒啥區別,或者說和硬座都沒啥區別,只要能到終點站便行。
  放平時的話,趙出息可能會和他們聊幾句,可這次趙出息實在沒什么心情聊天,除過他們剛進來那會聊過幾句,他們問趙出息去哪,趙出息說他去北方看看故人,之后大多時間趙出息都坐在外面走廊里看窗外的風景,有山有水有城市有農村,風景不斷在變化,身邊的旅客也在不斷的變化,你來我去,你上我下。人這輩子到底會遇到多少人,這個趙出息不清楚,可知道大多數人都是擦肩而過,或許一個眼神而已,這輩子便再沒有交集,不管彼此是結婚生子還是生老病死,都沒什么瓜葛,仔細想想的話,會讓人有些莫名的傷感。
  到傍晚的時候,火車早已經駛出四川,趙出息略有些困意,便回車廂里面睡覺,他強迫讓自己不去再想鳳凰村的事情,唯獨睡眠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兩個正在聊天的農民工瞅見趙出息睡覺,便有意壓低聲音,他們或許能感受到趙出息心情似乎很不好,不管在任何時候,一個細心的動作,對別人都是一種安慰。
  這一覺,趙出息比昨天晚上還要睡的時間長,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整整十二個小時,還是同處車廂的農民工把趙出息喊醒來,笑呵呵的說道“小伙子,再半小時就要到太原了,洗把臉準備下車吧”
  是的,這趟列車的終點站是山西太原,不過并不是趙出息的終點站。趙出息對著他們報以微笑,隨即起床去洗臉,順便在那塊抽根煙解解饞。半小時后,火車到站,晚點十幾分鐘,意料之外,已經算是難得,趙出息背著自己的雙肩包,和兩個農民工告別,隨著人流下車。
  任何一個地方的火車站都是人流涌動,在鳳凰村的時候,趙出息可從來沒見過這么多的人,有時候趙出息挺好奇,大城市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人,或許更多的都是像他這樣來自小地方的小人物,誰讓人都是群居動物,難怪每年春節的時候,所謂的大城市便成為一座死氣沉沉的空城。
  從火車站出來后,趙出息走很遠才打車,在西安的時候,跟著工地上那幫人沒少學生活技巧,比如火車站邊上黑車司機最多,最喜歡坑外地人,所以打車最好離火車站遠點。底層的普通老百姓,掙點錢不容易,自然得省著扣著花,沒有那一擲百萬的底氣,所以便學會些技巧。
  打到車后,趙出息讓司機把他拉到最近比較大的超市,比如沃爾瑪華潤萬家之類的,司機還算本分,沒拉著趙出息繞遠路,很快便到某家大型的超市,趙出息進超市挑選了四五樣禮品,有茶葉有營養平等等,花了差不多近千塊錢,卻一點都不心疼,隨即結賬出來再打車,這次趙出息讓司機把他直接拉到可以到平遙的長途客運站。
  司機似乎不愿意跑那么遠,嘟囔幾句,趙出息隨口道加二十塊錢,司機立即喜笑顏開,二話不說便高興上路,趙出息感慨,小錢大錢,只要有錢,別說讓鬼推磨,讓磨推鬼都可以。
  太原去平遙的長途汽車站叫建南汽車站,司機說差不多二十分鐘一趟,幾乎不用等,趙出息按照司機說的到后買票進站,找到去平遙的大巴上車,約莫等了五六分鐘,司機便發車上路,趙出息的心在這一刻突然變的很安靜,輕笑道“小冉,我來看看你”
  沒錯,趙出息要去的地方正是十六號的老家,平遙古城……
  趙出息想出去走走,想讓自己靜靜,鳳凰村回不去,這是趙出息走的那天發過的誓,不富貴不還鄉,西安自然不能回,報不了仇,他回去沒臉見韓三強,想來想去,能去的地方似乎只剩下平遙古城,當初他答應過十六號,有機會一定去平遙古城玩,可惜后來十六號走了。想想,十六號離開已經半年多了,趙出息不禁有點想她,正好趁著機會去看看她,也讓她看看現在的自己。
  坐大巴從太原出發到平遙古城只要兩個小時,比起二十幾個小時的火車,這對趙出息來說只是眨眼時間,趙出息一路上回憶著在山水情的人和事,回憶著認識十六號的點點滴滴,也不知道丁哥和三十八號現在在哪里,過的怎么樣,相比于十六號,三十八號的結局要好太多。除過丁哥和三十八號,還有黃毛,現在還在沒在muse當酒保,有沒有因為自己的事被牽連。不知道停業整頓的山水情是不是又繼續營業,里面是不是又換批小姐,為了生活而出賣著身體。
  平遙古城,一座具有2700多年歷史的文化名城,與四川閬中、云南麗江、安徽歙縣并稱為“保存最為完好的四大古城”,也是僅有的以整座古城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獲得成功的兩座古縣城之一。
  平遙除過保存最完整的古城,最有名的便是“晉商”發源地之一,清末時期平遙金融業異常發達,是當代最有影響的票號總部所在地以及金融業總部機構最集中的地方,鼎盛時期這里的票號竟多達22家,一度成為中國金融業的中心,操縱和控制了中國的近代金融業。
  兩個小時很快過去,趙出息到平遙縣城后直接打車,按照當初和十六號聊天的記憶尋找十六號的家,似乎那個地方叫城南堡村,就在古城的正南方向,屬于平遙縣城內,在曙光路和375縣道中間,趙出息讓出租車司機把他拉到城南堡村后,便開始一路打聽,用了差不多半小時才打聽到十六號家的地址。
  給趙出息帶路的男人認識十六號,叫秦炳,和十六號年齡差不多,已經結婚。說是秦冉的小學同學,兩人談論到秦冉的時候,皆感到失落和嘆息。秦炳詢問趙出息和秦冉的關系,趙出息想了想,笑道“我是秦冉的男朋友”
  秦炳瞅著趙出息看了幾眼,拍著趙出息的肩膀道“哥們有心人啊,像你這樣的人不多了,夠爺們”
  秦炳和秦冉家算是本家,不過輩分已經扯的有些遠,剛在家門口正在帶孩子,趙出息詢問秦冉家在哪,他瞅著趙出息是外地人,頗為意外,如果是熟人肯定知道秦冉已經過世半年,不過還是帶著趙出息去秦家,路上詢問趙出息和秦冉的關系,聽到這樣的答案,不得不驚嘆。放一般的人,誰還會有這心思,畢竟趙出息和秦冉只是男女朋友,又沒結婚訂婚,秦冉已經離世,兩人應該再無瓜葛,現如今這趙出息不遠千里來到平遙看秦冉的父母,也算是重情重義。
  “哥們哪人?”秦炳對趙出息的好感不禁提升,笑呵呵的問道。
  趙出息沉聲道“青海人,以前在西安工作,現在在成都工作”
  “是不是秦冉走后,離開西安的?”秦炳一副我懂得的意思。
  趙出息并沒否認道“算是吧”
  很快兩人便到這條街中間的某棟老房子門口,房子是平房,看起來有些年頭,和周圍別人家的房子格格不入,門口有間很普通的小賣部,賣煙酒零食日用品,有個穿的樸素滿頭白發的婦人守著,婦人臉上的輪廓很好,想來年輕時也挺俊俏。婦人的旁邊,是個坐在輪椅上的蒼老男人,男人昏昏欲睡,臉色發黃暗黑,頭發已經脫光,臉上的皺紋比起婦人要多的多。
  秦炳小聲嘟囔道“這就是秦冉的父母”
  秦炳說完后便笑嘻嘻的上前對著婦人打招呼道“六嬸,帶著我六叔曬太陽呢?”
  婦人手里拿著老布鞋,正在上鞋底,似乎耳朵有些不好使,反應有些吃頓,停頓數秒才抬起頭,瞅見是秦炳,笑呵呵問道“炳子,買東西啊?”
  秦炳呵呵一笑道“六嬸,不買東西,我說你帶著我六叔曬太陽呢?”
  婦人放下手中的老布鞋,回頭瞅眼坐在輪椅上的老板道“醫生說啊,多出來曬曬太陽對他身體好,反正他閑著也沒事”
  輪椅上蒼老的男人一直昏昏欲睡,絲毫沒受打擾,婦人注意到手里提著不少東西的趙出息,對著秦炳道“炳子,你家來客人了?”
  “六嬸,這不是我家的客人,是你家的客人,他叫趙出息,是專門來看你和我六叔的?”趙出息識趣走上前,秦炳趁著這機會介紹趙出息道。
  兩邊街道家家戶戶門口都有人,大家這時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老秦家門口,沒什么事,反正看熱鬧。
  “我家的客人?來看我們的?我咋不認識呢?”婦人一臉疑惑的問道。
  秦炳笑呵呵的看著趙出息,趙出息知道自己得介紹自己了,淡淡笑道“阿姨,你肯定沒見過我,但肯定聽說過我,我是小冉的男朋友,我叫趙出息”
  “冉冉的男朋友?”婦人盯著趙出息一臉驚訝,顯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怎么都沒想到會是已經過世的女兒的男朋友。
  良久,婦人回過神后,有些激動的喊著身邊的老伴道“老秦,老秦,快醒醒,冉冉的男朋友來看我們來了”
  很快,坐在輪椅上快要睡著的男人被婦人喊醒,看著趙出息道“你是冉冉的男朋友?”
  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叔叔,我是冉冉的男朋友,我來晚了”
  “不晚,不晚,好孩子,好孩子”想到已經過世的女兒,男人瞬間老淚縱橫,拉著趙出息的手,不知所措的說道。
  秦炳被這氣氛弄的,不自覺的紅了眼睛,忙說道“哥們,你好好陪陪我六嬸六叔,都是苦命人,謝了”
  趙出息平靜道“我會在平遙待兩天,晚上要是沒事,一起喝酒”
  “好,我等著你”秦炳堆笑道,對重情重義又豪爽的趙出息,很是喜歡。
  秦冉的父母情緒恢復平靜后,便拉著趙出息回屋里坐,趙出息能聽見周圍門口的人的議論聲,想來秦冉沒少受到她們的指指點點,小地方的人,便是如此。
  秦冉的父親叫秦升,母親叫唐麗,秦家以前家庭條件不錯,秦升是縣中學的老師,教書育人,工資收入在這小縣城還算中等,只是多年前突發腦溢血差點沒命,從此這家便是徹底落寞。唐麗是紡織廠的工人,丈夫倒下后,便不得不歇業回家照顧,沒辦法,丈夫的病不能自理,需要她,何況還有兩個正在上學的孩子。家里靠著低保以及小賣部每天的收入過日子,唯一讓老兩口慶幸的是,兒女學習成績都不錯,兩個人都考上大學,在這條街傳為美談。女兒畢業后,工作環境不錯,掙的錢不少,可以供養兒子上大學,他們家的情況終于開始有所好轉,兩人的心情越來越好,誰知道前幾個月會發生這么大的變故,女兒就這么突然的走了,兩個年過半百的老人白發人送黑發人,哪能承受這么大的打擊,雙雙病倒,瞬間蒼老不少,整天以淚洗面,直到今天都沒緩過來。
  正如秦冉給趙出息所說的,趙出息進秦家后便發現,秦家的情況很差,院子破落不堪,屋子發霉老舊,陰森森的有些慎得慌,秦冉的媽媽唐麗不好意思道“家里就這情況,你將就點”
  趙出息搖頭道“阿姨,叔叔,你們別那么見外,以前是秦冉的男朋友,以后也是,逢年過年有時間都回來看你們,你們把我當半個兒子對待就行,我是個粗人,也沒那么多講究”
  秦升和唐麗面對面坐著,瞅著趙出息,不禁感動的不知道說些什么,他們哪能想到,趙出息還會有這份心意?
  “你吃了沒有,沒吃的話,我去給你下點面條吃,別餓著肚子,就當自己家”唐麗有些激動的問道。
  趙出息很不客氣道“阿姨,這個,我還真沒吃”
  “沒吃就好,我這就去給你做”唐麗高興道,趙出息知道自己越不客氣越隨意點,才能更好的和兩位老人相處。
  秦冉的母親走后,秦冉的父親噓聲問道“出息,你從哪來的?”
  “叔叔,我從成都過來,本來很早就該來看你和阿姨,冉冉剛走那段時間,公司派我到國外出差幾個月,回來后又把我工作從西安調到成都,這才耽誤時間,這邊工作剛好,我才過來看你們”趙出息低聲解釋道。
  秦升不僅不生氣,反而安慰趙出息道“出息,我們也知道,冉冉的離開,對你打擊很大,你既然能來平遙看我們老兩口,說明你和冉冉的感情很好,很喜歡冉冉。剛開始,我們老兩口和你一樣,一直走不過這坎,可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能怎么樣,這或許就是命,或許老天爺喜歡冉冉,才早早讓她回去。我們得替她高興,不能渾渾噩噩,她在天上看見,肯定會傷心。死了的人,那就入土為安,活著的人,我們得繼續活下去,不僅要活著,還要活的好好的”
  死了的人,入土為安,活著的人,繼續活下去,不僅要活著,還要活的好好的。這就是一位已經快六十,卻失去女兒的男人的感慨,是真的想得開,還是無可奈何,或者說,已經無奈后的想得開。
  趙出息有些感慨道“叔叔,你說的是,我們活著的人,得好好活下去,活的越好,她們在不天上才會越放心”
  秦升畢竟以前是中學老師,文化水平不低,說的話便很有哲理,繼續道“叔叔知道你為什么要來看我們老兩口,肯定是放心不下我們,你放心,我們沒你想的那么脆弱,這世上比我們慘的人很多,那些人不得照樣活下去,他們能活下去,我們難道活不下去,再說,我們還有個兒子,兒子以后娶媳婦生孩子,我相信,我們家會越來越好。活了大半輩子的人了,什么風風雨雨沒見過,時間長了,再過不去的坎,也都得過去,不能回頭看后面的路,得抬頭看前面的路”
  趙出息沒想到秦冉的父親會看的這么開,很是欣慰道“叔叔,你比我看得開”
  “看開看不開又能怎么樣,不得照樣生活,人不僅僅是活給自己看的,還得活給別人看。出息,你別有什么心理負擔,該工作工作,該談戀愛談戀愛,你過的越開心越高興,冉冉她才會越放心,你越不開心越不高興,她也越不放心”本來是趙出息來安慰兩位老人的,最后卻變成老人反過來安慰趙出息。
  趙出息笑呵呵道“叔叔,我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
  “陪著我這老不死的沒什么意思,去院子里轉轉,冉冉的房間我們收拾的干干凈凈,你可以看看,她的東西我們都沒動。下午要是有空,我讓人帶你去古城里面逛逛”秦升沒了最開始的昏昏欲睡,精神狀態很好。
  趙出息笑著起身,離開房間,四處打量著整棟房子,唐麗在廚房里正忙活著,瞅見趙出息后笑道“再等會,馬上就好”
  “阿姨,我喜歡吃辣子,多放點辣子”趙出息樂呵道。
  唐麗高興道“好,我記著多放辣子”
  趙出息從廚房出來后,便走進秦冉的房間,相比于秦升和唐麗的房間,秦冉的房間要明亮不少,干凈不少,窗簾什么東西都有,一張書桌,一個書柜,一張床,一個衣柜,一把椅子,就再沒其他東西。書桌上放著秦冉的照片,照片背景是秦冉的畢業學士服,照片里,秦冉扔著學士帽,笑的很開心,一切仿佛都沒有發生過,停留在那個夏天。
  趙出息在房間沒待多久便被已經做好飯的唐麗喊出來,房間里,趙出息端著大腕,就著蒜吃著秦冉媽媽給她下的面條,里面加著兩個雞蛋,趙出息大口大口的吃著,兩位老人安安靜靜的看著,不知為何,趙出息吃著吃著便紅了眼睛,他能感受到一種家的感覺,很溫暖很溫馨。這是他這種沒父沒母的孩子很難感受到的,趙出息停頓下來,深呼吸讓自己平靜后才繼續吃。
  下午,秦升把秦炳再次喊過來,讓秦炳帶著趙出息去看秦冉,秦炳二話沒說便騎著摩托車帶著趙出息距離縣城有段距離的墳地,路上兩人有說有笑的聊著。
  相比于大城市,這座小縣城依舊保持著土葬,火葬在這里依舊沒有普及起來,這便是一種距離。秦焉雖說是在西安火化的,可按照傳統,秦家人還是給她修的墳堆,墓碑上寫著愛女秦冉之墓。
  秦炳識趣躲的很遠,趙出息站在秦冉的墓前,傻笑道“秦冉,我來看你了,我很好,你呢?過的怎么樣”
  趙出息知道秦冉內心很厭惡別人喊她十六號,特別記得那天晚上,秦冉紅著眼睛問他,趙出息,你還記得我叫什么么?趙出息知道,她怕他忘記自己叫什么,可趙出息怎么會忘記,這個名字一輩子都忘不了。
  “你是不是很意外我來看你?你肯定猜到我在說謊,是啊,我說謊了,我最近很不好,鳳凰村沒了,什么都沒了,全村人都沒了,我想靜靜,我不知道該去哪,我不知道該找誰訴說這些事,只能來找你,我知道,你不會討厭我,會安安靜靜的聽我訴苦。那你現在是否能聽見我說的,你告訴我,我該怎么辦,我的路該怎么走?”趙出息蹲在墓碑旁邊,像個老朋友一樣,訴說著自己的生活。周圍除過徐徐的微風,便再無別的動靜,可趙出息,秦冉能聽見,也能看見。
  “我從小父母走的早,是老和尚和鳳凰村的人把我養大的,老和尚說,做人不能忘本,我一直謹記這句話,所以我離開鳳凰村,來到大城市,我特別的想出人頭地干出一番事業好改變鳳凰村的樣子,讓那群孩子和我一樣能走出大山,改變命運。我拼命,我努力,我奮斗,我可以干任何事情,可現在呢,縱然我腰纏萬貫富甲一方,可又有什么意義呢,秦冉,你說呢,是不是?”
  “或許是,或許也不是。我心里很矛盾,所以我才想出來靜靜,或許走著走著,我就明白該怎么做了……”
  趙出息就這么蹲在墓碑旁,不悲不喜的訴說著,一直說著,把心里想說的該說的都說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是感覺到天快黑了了,趙出息這才緩緩起身,盯著墓碑看了又看,笑道“秦冉,跟你說了這么多,我心里好受多了,天黑了,我該走了,你放心,以后每年我都來看你,不會讓你孤獨。”
  這時,秦炳瞅見趙出息起身后,緩緩走過來,趙出息笑呵呵道“好了,不說了,該走了,下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