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276 還有我李青衣

第二百八十四章叔替你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來點月票)
  受傷不輕的趙出息不見了,這個消息不亞于顆重磅炸彈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爆炸,那么個大活人就這么悄無聲息的從別墅離開,愣是沒有人注意到他是怎么離開的。只能說除過昨晚大家實在是太累警惕性降低沒有感覺到,那便是趙出息刻意為之,并不想讓大家發現,以趙出息的身手,如果真不想讓人發現,那還真沒什么辦法。
  確定趙出息不辭而別后,眾人坐在別墅二樓客廳里面面相覷,你看我我看你,一時沒什么好的辦法。
  “他到底想干什么,丟下這么大的攤子不理,難道想看著這個圈子自生自滅?”最憤怒的自然是芙蓉,說實話,她不清楚鳳凰村發生什么變故,可在她眼里,類似簡姨這種梟雄式的人物,就不該被挫折困難所打敗,再大的痛苦都得忍著受著,而不是去逃避。
  李成軍瞅眼芙蓉冷哼道“這個圈子?什么圈子,很大么?”
  李成軍的言語中絲毫不掩飾的自己的不屑以及傲慢,圈子?在他眼里,什么才能稱之為圈子,似乎只有四九城那幫人組成的圈子才能稱之為真正的圈子,門檻就在那里,不高不低,可踏不進去,你就是踏不進去,再奮斗再努力也都改變不了這個格局。李成軍對于成都的局勢并不知道,更不清楚趙出息現在是干什么的,雖說疑惑卻沒深究,在上次去鳳凰村李青衣惱怒他調查趙出息后,他就再沒關注趙出息,生怕惹李青衣生氣,目前知道的事情僅僅是那晚李青衣告訴他的,至于這次來成都,一切都不過是跟著李青衣。
  芙蓉瞪著李成軍,對于李成軍的藐視很是憤怒,她不能容忍有人羞辱簡姨辛辛苦苦建立的這個圈子。徐林不失時宜的插話,生怕兩人大打出手,緩解氣氛道“或許他只是想靜靜,一個安安靜靜的想些事情,芙蓉,你不知道鳳凰村對出息意味著什么,那是他的故土,他的希望,全村婦女老幼六十八口人遇難,這個打擊對誰來說,都很難承受”
  芙蓉聽到徐林終于說出鳳凰村發生的事情,臉色微變,識趣的閉嘴。黃土陷入沉思當中,他和芙蓉一樣,也是剛剛知道這個消息,從昨晚李青衣說出鳳凰村沒了時趙出息的反應,以及后來徐林和他聊的那些話,黃土已經知道鳳凰村在趙出息心中的地位,趙出息是孤兒,是吃鳳凰村百家飯長大的,現在鳳凰村沒了,等于他的根沒了。
  至于齊思,昨晚李青衣沒敢告訴她鳳凰村到底怎么回事,聽到這樣的結果,本來情緒已經快要失控,可想到李青衣昨晚說的話,你要比他更堅強,齊思在心里告訴自己堅強堅強再堅強,忍著情緒道“我相信他”
  說完齊思便轉身離開上樓,她心疼趙出息,別人未必心疼,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無奈,齊思沒有辦法改變別人,只能眼不見心不亂。
  “芙蓉姐,我相信出息自己會有分寸,至于圈子里的事情,還沒那么嚴重,西蜀集團里有老徐和青瓷,剩下的事情我們兩多擔待點,等出息回來便是”黃土中規中矩的說道,現在大多數人都站在趙出息那邊,如果逼的太緊,可能會讓大家反感,有些不近人情。
  徐林瞅眼芙蓉,知道芙蓉不管如何都會妥協,沉聲道“先派人四處找找,或許出息并沒有離開,只是在哪個地方讓自己靜靜,說不定一會便會回來,正如齊思說的,我們要相信出息”
  周易默默點頭附和道“如果就這么容易被挫折所打倒,以后終究會出現瓶頸”
  一直沒有說話,只是聽著大家意見的李青衣這時緩緩開口道“不用去找他,他要想走,誰也攔不住,他什么時候該回來,自然回回來,讓他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吧”
  李青衣此話一說,便是給這件事情徹底定調。趙出息這次做出什么樣的決定,李青衣都會支持,或許他高估趙出息,或許他低估趙出息,或許趙出息其實內心真想當個普普通通的人,要是別人,可能在這個時候早已經被擊垮,趙出息既然還沒倒下,那就說明還有希望。李青衣只是在想趙出息會去哪里,鳳凰村?不是沒有可能,不過到目前為止,趙出息只是知道鳳凰村沒了,并不清楚鳳凰村發生什么事,既然要破而后立,那就摧毀的更徹底。此時趙出息的電話肯定打不通,于是李青衣選擇發短信,想來趙出息肯定會看見。
  “泥石流,全村六十八口人,不幸遇難。這次,不管你做什么決定,我都會支持”
  此時此刻,一輛開往北方的火車上,某個坐在窗邊帶著鴨舌帽的男人,低著頭,眼睛紅腫,臉色蒼白,手捧著手機,心如針扎般的疼,疼的身體抽搐,疼的痛入骨髓……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二樓客廳,李青衣以及李成軍已經上三樓,客廳里只剩下芙蓉黃土以及周易徐林幾個人,芙蓉皺眉沉思道“現在該說說,沒了趙出息,我們該怎么辦?”
  徐林意味深長的說道“出息離開這件事,我想用不了多久那幫大佬便會知道,既然昨晚敢鋌而走險對出息動手,想來不用錯過這次逼宮的機會,不管如何,我們得穩住他們,穩到出息回來。”
  “現如今只能這么做,希望出息能走出困境,早點回來。西蜀集團那邊,老徐和宋青瓷多艸心,聯合調查組由杜西南出面,這事得芙蓉姐去和杜西南談,杜西南很在乎西蜀集團的利益,我想他不會讓西蜀集團出亂子。其他事情,如果有問題,我們再想辦法”黃土把剛剛他們已經確定的計劃再次闡述一遍。
  眾人表情沉重,相視一眼,只能如此。
  就在這時候,趙虎成急急忙忙跑進二樓客廳,黃土皺眉道“什么情況?”
  趙虎成王德利一幫人剛剛已經被芙蓉黃土支出去在蔚藍卡地亞里面搜索趙出息,瞅見趙虎成如此匆忙的樣子,應該是有消息,果不其然,趙虎成開口道“趙哥有消息了”
  眾人不禁緊張起來,芙蓉焦急道“快說”
  趙虎成喘口氣道“剛剛有兄弟去醫院看李漢,李漢讓那兄弟通知我們說,趙哥早上去看過他,不過沒待多久,走的時候讓李漢告訴我們說,不用找他,過段時間他自然會回來”
  聽完趙虎成的話,徐林沉聲道“果然如此”
  別墅三樓,正在安慰齊思的李青衣聽到徐林傳來趙出息的話后,心里略微放心,由此可見趙出息并沒有被徹底擊垮,一切還有希望。
  齊思一臉憔悴,聲音柔弱的略帶哭腔的問道“他一個人會去哪呢?”
  “鳳凰村?”徐林猜測道。
  李青衣徑直搖頭道“不會,哪里都有可能,鳳凰村沒有可能”
  “為什么?”這次輪到李成軍不解道。
  李青衣若有所思道“因為他走出鳳凰村那天便說過,不富貴不還鄉,以他現在狼狽的樣子,他不會選擇回鳳凰村”
  徐林皺眉點頭,原來如此,以他對趙出息的了解,似乎真如此。
  “西安?”李成軍想了想說道,趙出息在西安待了足足一年時間,很有可能在這個時候回西安看看。
  徐林直接否定道“不可能,西安更不可能,西安對出息來說,是個令他絕望傷心的地方,他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回去,我記得他說過,報不了仇都不會回西安”
  “不是鳳凰村,不是西安,他會去哪呢?”李成軍喃喃自語道。
  眾人再怎么猜都猜不出來,索姓不猜了,徐林搖頭嘆氣的下樓。
  李成軍這個時候突然很嚴肅的看向李青衣道“你爸來電話,問你什么時候回燕京?”
  “不回去又如何?”李青衣向來比較隨意,不愿受約束。
  李成軍有些為難道“這次,你爺爺,二叔,我爸還有你二叔這些長輩都回來了,大家三年多沒見你,你要不回去,老爺子肯定發火”
  李青衣猶豫片刻,想了想,回道“再等兩天,我再回去”
  開往北方某座城市的火車上,那個戴著鴨舌帽的男人不知過了多久才緩過來,他買的是臥鋪票,整個車廂只有他一個人,坐在窗邊,男人望著窗外飛逝的風景發呆,這個男人不用想,自然是趙出息。在眾人為他的事情焦頭爛額的時候,他已經踏上遠行的旅途,這個旅途,只有他一個人,孤獨上路。
  記得在祁連山打獵的時候,見過一頭受傷的獨眼狼,獨眼狼生怕被發現受傷,悄悄離開狼群,孤獨的給自己默默舔傷,沒多久,那頭獨眼狼便再次回到狼群,依舊那么的驍勇善戰,誰也不知道之前發生過的事情。趙出息覺得,現在他就像那頭受傷的獨眼狼。
  鳳凰村沒了。
  趙出息每想到這句話,便痛的無法呼吸。可這已經是個無法改變的事實,不管他再怎么傷心,再怎么悲傷,沒了就是沒了。趙出息想過逃避,可真能逃避么?鳳凰村沒有像懦夫一樣的獵人。
  “衣錦還鄉?”趙出息呵呵的傻笑道,笑的癲狂。
  這句話此刻是如此的諷刺,掙再多的錢,爬的再高,走的再遠,又能怎么樣,已經沒人能看見沒人會在乎了?
  回不去的地方叫故鄉。
  只有這個時候,趙出息才能深深的感受到這句話里面無盡的落寞和憂傷,回不去的地方叫故鄉,這次是真回不去了。
  最讓他無法承受的是那群尚未走出大山的孩子們,想到臨走前給孩子們說話,趙出息便心疼難受:叔在外面努力掙錢,你們在家好好學習,以后都考上大學,走出大山,出人頭地,給咱們鳳凰村爭光,誰要是不好好學習,不聽李老師的話,我回來就揍誰。
  那群蓬頭污垢衣服破爛不堪的孩子們卻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異口同聲的喊道好。
  那個時候,趙出息覺得,自己再累再苦都值得,小平安沒有走出鳳凰村,還有這群孩子,只要這群孩子走出去,那鳳凰村就真變成鳳凰村了。可是,現在,他們和小平安一樣,永遠的留在大山深處,再也沒有機會走出鳳凰村,再也沒有機會去看看大山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大城市的繁華。
  老天爺,你怎么這么狠呢?
  想到這,趙出息自嘲一笑道“既然你們沒有機會走出鳳凰村,那叔替你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