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274 打敗的方式

第二百八十二章還有我李青衣
  全村婦女老幼,六十八口人,無一幸免。泥石流,天災,如此大難,怎么就能發生在鳳凰村?徐林被震住,旁邊的周易同樣被這樣的消息驚呆,正在給李成軍添酒的手愣在半空當中,酒全部灑在桌子上。
  這時候,李青衣從樓上緩緩走下來,看見正在喝酒貌似又是發呆的幾個人,不解詢問道“你們怎么了?”
  徐林和周易這才回過神,徐林自然不想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結下去,尷尬笑道“沒事,沒事,正聽小李講他當兵的趣事,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便是當年沒選擇當兵,這輩子估計是沒機會了”
  “當兵挺無趣”李成軍接著話茬轉移注意力道,自然再不能在李青衣面前提鳳凰村的事,她為這件事已經累垮身體,老爺子發話,如果青衣要是在成都倒下,回去便把他發配到漠河去守邊疆。
  李青衣瞪著李成軍道“李成軍,這話你敢在你爸面前說么?”
  李成軍呵呵一笑回道“這不是沒人才說么,在他們面前,除非我想斷條腿”
  徐林聽見李青衣直接叫李成軍名字,看向李成軍故意問道“不是叫哥么?”
  李成軍老臉一紅,端著酒杯道“喝酒喝酒,繼續喝酒”
  徐林似乎猜到什么,也沒追著不放,給李成軍留著面子,端起酒杯繼續喝酒,周易則笑而不語。樓上,李青衣給齊思和趙出息留出單獨的時間,知道齊思有很多話要對趙出息說,不管如何,齊思都是趙出息如今的女朋友。
  “徐哥,你們還不休息?”李青衣坐到李成軍的旁邊,順手給自己倒滿一杯酒,低聲問道。
  李成軍捏住李青衣拿酒杯的手道“還喝?”
  這段時間李青衣幾乎每天都會喝醉,如她所說,因為醉了才能讓自己忘記那些事,李青衣搖搖頭道“沒事,只喝三杯”
  聽到李青衣保證只喝三杯,李成軍這才放手,反正李家上下已經知道她回來,估計接下來等回燕京后,得好好給她調理調理身體,鳳凰村三年半時間,讓她消瘦不少。
  李青衣輕抿口酒,這才看向徐林,她見過徐林的照片,更聽別人給她說過徐林和趙出息的故事,繼續道“徐哥,你沒回答我的問題”
  徐林不掩飾自己的意外道“青衣,你認識我?”
  “徐哥,你都認識我,我怎能不認識你?”李青衣淺笑道,氣勢依舊是那么的穩而不亂,至于情緒,也已經沒了剛剛那么大的波動,李青衣還是那個李青衣,那個讓李家老爺子說出李家有女名青衣的李青衣。
  之前,李青衣剛進大廳的時候,徐林和大多數人一樣,并沒有仔細觀察李青衣,此刻難得有機會和這個讓趙出息奉為信仰的女人面對面,徐林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她,從李青衣身上能感受到一種清風自來的氣質,這是從來沒有哪位女人能給自己的感覺,還有種說不出的底蘊,貌似這種底蘊蔣文茜身上也有。
  但能在鳳凰村堅持支教三年半的時間,這樣的女人,足以讓他徐林肅然起敬……
  “我聽出息經常說你,二胖偶爾也說,只是沒見過,每次都讓出息那貨讓我看照片,不過他說沒有,總是說等哪天回鳳凰村的時候帶上我”徐林盡量不想提鳳凰村,可說著說著還是提到鳳凰村,趕緊識趣的閉嘴,因為他已經看到李成軍的眼神,能吃人的眼神。
  李青衣知道徐林的顧忌,沉聲道“我沒事,已經發生的事情,我們無能為力,只能坦然接受,我沒你們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嗯,我相信”徐林感慨道,繼續問道“我說了怎么知道你,你該說說你怎么知道的我?”
  李青衣喝掉杯中剩余的酒道“我不僅知道你,還知道很多人,知道欺負過出息的徐少卿,他的姑父是甘肅省政法委書記,他的叔叔是陜西的常務副省長,我還知道漂亮到讓人心疼的十六號,她喜歡趙出息,卻將這份感情深埋在心底,只是最終太可惜。對趙出息有知遇之恩,又在最后出賣趙出息的蘇西洛我也知道,似乎她家便是成都的,她爸是成都地產界的大佬蜀都集團董事長蘇如是,她對趙出息的感情很復雜,是個很理智的女人,在家族利益和趙出息之間,最終還是選擇前者。除此之外,和徐少卿設計陷害趙出息的周斌我也知道,當然犧牲自己讓趙出息逃命的韓三強我不會忘記。趙出息在西安的事情我后來都知道,我不說我不在不代表我不知道,都以為出息好欺負,真的好欺負么,這些欠出息的人,如果有一天出息報不了,還有我李青衣”
  如果有一天出息報不了,還有我李青衣,這便是李青衣,李家第四代長孫固有的氣勢和驕傲。
  李成軍默然,這些名字他都一一記著,因為不管什么時候,他都會站在丫頭的背后,整個李家都會站在丫頭的背后。
  徐林被李青衣最后一句話所震撼,端起酒杯道“青衣,這杯酒我敬你,出息這輩子能認識像你像二胖這樣的兄弟,值了”
  李青衣堅定搖頭道“不,這杯酒應該敬你,敬二胖,敬死去的韓三強,謝謝你們幫我照顧出息到現在,以后,我會陪著出息走下去,鳳凰村沒了,還有我,我會看著他出人頭地的那一天”
  李青衣依舊記得趙出息走的那天說的那句話,不富貴不還鄉,她等著跟著趙出息再回鳳凰村的那天……
  至于徐林,這一刻才明白,李青衣為什么讓趙出息那么信服,為什么能讓二胖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怪胎低頭,這便是李青衣。
  一杯酒落肚后,李青衣這才看向周易道“周易師叔?”
  李青衣早已經注意到氣質超凡脫俗,要想不注意都挺難的周易,容貌可謂是一表人才,這會才有機會和周易搭話。
  這次輪到周易驚訝,李青衣可是絕對沒見過自己,怎么會知道自己,疑惑道“你還知道我?”
  “前段時間,二胖還沒有離開成都前給我打電話說過周易師叔,他說師叔是人中龍鳳,所以我不難猜到師叔”李青衣平靜解釋道。
  周易默默點頭道“難怪,原來是這小子出賣的我”
  “沒想到師叔果真特別”李青衣沉聲道。
  周易搖搖頭道“我不過是凡夫俗子一枚而已,沒什么特別”
  李青衣淺笑,繼續問道“徐哥,他們人呢?”
  徐林聽到李青衣的話,皺眉回道“他們?他們去干點他們該干的事情?”
  “徐哥,不給我說說我沒來之前發生的事情,出息身上的傷怎么回事?”李青衣終于開口詢問趙出息身上的上,剛剛第一眼見到趙出息的時候,李青衣被驚呆,趙出息滿頭是血狼狽不堪,身上更是多處刀傷。
  別說李青衣好奇,李成軍也比較關心這個問題。
  徐林聽到李青衣終于問出息的傷,如實交代道“在你沒來之前,要不是老周以及別墅的保鏢李漢拼死保護,出息和齊思差點喪命,因為有人要殺出息”
  “有人要殺出息?”李青衣蒼白的臉色多了絲遮掩不住的怒火,冷哼道。
  徐林默默點頭,如果不是李青衣出現,估計這會他們正在討論到底誰是這次行動的幕后后手,是圈外那幾位大佬,還是圈內那些大佬,他們如何報復。
  李青衣突然冷笑道“那我倒要看看,誰敢動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