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273 累了那就睡吧

第二百八十一章無一幸免
  夜已深,人未靜。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里,芙蓉帶著黃土不知什么時候已經離開六號別墅,坐在客廳里的徐林周易陪著李成軍喝酒聊天,至此徐林和周易才知道李成軍居然是名共和**人,難怪看起來器宇軒昂氣勢逼人,眼神里透著冰冷的殺氣。
  至于李成軍,感覺到徐林說話的口音有些京味,便皺眉問道徐林是北京人?徐林沒想到自己這口音本來就刻意隱藏,還是被觀察力細致的李成軍發現,低聲回道生在天津衛,長在北京城。
  周易不怎么說話,只是聽著徐林和李成軍聊天,偶爾自飲自酌兩杯,他不抽煙卻喝酒,談不上嗜酒如命,可一般人還真喝不到他。記得小的時候,師父每天必醉,還說醉的時候人最清醒,最明白自己想要什么,那個時候周易什么都不懂,只是跟著師父喝酒,師父醉他也醉,沒悟出什么真理,酒量卻是跟著練出來了。
  徐林知道芙蓉和黃土去干什么了,今晚發生這么大的事情,趙出息現在已經倒下,他兩可不能倒下,總不能當刺殺趙出息這件事什么都沒發生吧,再怎么說,趙出息都是這個圈子如今的主子,簡姨指定的接班人,要是沒半點脾氣和行動,讓整個圈子里的人怎么看,又有誰會信服他,所以芙蓉和黃土便替趙出息把這事情辦了。
  已經快深夜十二點,別墅里燈火通明誰都沒有睡意,都是些精力旺盛的主,一晚上不睡沒多大事。徐林越喝越勇,李成軍也不慫,部隊出來的能有幾個酒量差的,至于酒品更沒的說,也算是小時候跟著叔叔伯伯們一起喝大的。
  徐林趁著酒勁詢問道“成軍,你姓李,青衣也姓李,她是你妹妹?”
  李成軍迷迷糊糊思索幾秒后回道“如果按輩分算,我喊他爸堂哥,不過我在我們這輩里算是年紀最小的,丫頭在她們那輩里又是最大的,我兩年級差不了幾歲,小時候我經常帶著她玩,她嫌喊我叔丟人,便一直喊哥,這一喊便喊了二十多年,到最后連我自己覺得喊叔比較別扭,不如喊哥來的直接,不過在家里長輩面前,還得喊哥,不然輩分就真亂了”
  徐林聽的有些糊涂,梳理梳理后才回道“明白了,輩分上青衣是你侄女,不過你兩算是兄妹相稱”
  平時和陌生人不怎么多話的李成軍,或許是這段時間看見丫頭頹廢失落的樣子,心情異常壓抑,也或許是今晚喝這么多酒,恰好徐林又比較對他的味道,苦笑道“小時候,家里一堆孩子,天天圍著老爺子,老爺子最喜歡丫頭,每次我們要是欺負她,她就給老爺子告狀,我們一幫人沒少挨打,老爺子可是真打啊,誰要是不聽話便罰站軍姿,要是鬧騰的厲害,屁股就得開花”
  徐林和周易邊喝酒邊聽李成軍發牢騷,知道他心里郁悶。
  “丫頭以前說越長大越孤單,那會我覺得,都是自己人,哪有那么多的矯情,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后來才明白,等長大后,都有自己的事業工作。像我們家這幫人,一部分進部隊一部分進企事業單位,除非過年聚在一起,平時要想團聚,根本連機會都沒有,慢慢的,這感情也就變的淡了,等到再見的時候,發現很多人都已經變的不一樣了。丫頭比我們所有人都狠,她一走便是三年半的時間,我以前一直覺得不值,真不值,可自從那次去了鳳凰村以后,我才知道,丫頭所堅持的東西,是我們這幫俗人根本無法理解的”李成軍就像是自言自語一樣,嘟囔著。
  徐林驚訝道“小李,你去過鳳凰村?”
  “去過,去年冬天去的,實在是太想這丫頭,好不容易從她閨蜜那里打聽到地址。連續兩年春節沒回來,更是連一個電話都沒打,整個李家上下都不知道她是死是活,誰能放心,為此,老爺子兩年春節都沒過好,每次都把她爸她爺爺罵的狗血噴頭”李成軍想到老爺子發火的樣子便好笑,誰都知道老爺子喜歡女孩,整個李家最疼的便是青衣。
  徐林聽著又糊涂了,罵李青衣的爸爸也便行了,哪個老爺子還能罵李青衣的爺爺,不禁疑惑道“老爺子多大?”
  李成軍底氣十足道“明年便整整一百歲”
  老爺子是李家的頂梁柱,都說富貴不過三代,可李家如今已經傳承到第四代,而且每代都有可以扛起李家脊梁人物,他堅信李家會一直延續下去,而最大的功勞自然當屬老而不死的老爺子。
  徐林聽到老爺子快一百歲,驚的直接愣住,連周易臉色都微變,貌似師父今年也不過才九十有六的年紀,這李家的老爺子都快一百歲了,可謂是真正的人精。
  徐林心里一盤算,老爺子一百歲,李成軍和李青衣差一個輩分,那么按李成軍說的,李成軍是李家第三代最小的,李青衣則是李家第四代長孫。能活這么久,顯然不是普通人,徐林不得不好奇,這李家是什么背景?
  “繼續說你去鳳凰村的事情”相比于李家,徐林更感興趣的是鳳凰村。
  李成軍喝杯酒吃口菜繼續說道“算上這次,我去過兩次鳳凰村。這是個在地圖上根本找不到的地方,總之是個窮山惡水的破地方,第一次去是去年冬天,我從北京出發,坐飛機到西寧,從蘭州軍區借的越野車開到祁連縣,加滿油繼續開,開到進山口的村子,大雪封山,再好的越野車也進不了山,平時還好,還有拖拉機或者牛車進山,不過大冬天,沒人愿意進山,我只得把車仍在村子里,按照村民指的路獨自越野進山,總之我是晚上進山,等到鳳凰村的時候,已經快是第二天中午”
  徐林聽到這話,直接端起酒杯道“雪夜獨自進山,我徐林自認為自己干不了這么牛逼的事,這杯酒敬你,是條漢子”
  徐林端起酒杯,先干為敬,十分豪邁,李成軍跟著喝光,擦了擦嘴角流出來的酒笑道“這沒什么了不起的,軍人么,比這還惡劣的環境都遭遇過。我見到丫頭的時候,她已經站在學校門口等我,估計是孫倩告訴她我要來的,說是個學校,不過是幾間隨便搭起來的磚瓦房,四面透風,丫頭便住在和這差不多的一個小房間里,我這輩子沒流過幾次淚,但那次偷偷紅了眼,那是我見過最破落的學校。那次,我在鳳凰村只待了一天,就問她回不回家過年,她說還有孩子們,回不去。我說好,回去該怎么說我知道。丫頭讓我跟著孩子們上了節課,那四十分鐘估計我這輩子都忘不了,一群臉上臟兮兮衣服破爛不堪手腳凍的生瘡,年齡大小不一的孩子們睜大水汪汪的眼睛,一本正經的盯著丫頭,聽著她講山外的故事,聽著她說什么是祖國。那一刻我才知道,丫頭為什么要留在這里,她留在那里,那群孩子便有希望”
  “我想正因為如此,出息才選擇出山吧,我徐林這輩子是認定趙出息這個兄弟了,他讓我這個之前充滿銅臭的俗人重新認識了很多東西,我本以為人之間便是爾虞我詐勾心斗角,很少有能交心交命的朋友,認識出息和二胖后,才算知道什么叫重情重義,什么叫有血有肉,什么叫兄弟。我想一個每天在工地累死累活干十多個小時重活,掙不到四千塊錢工資,卻只給自己留下三百塊零花錢,其余人都打給鳳凰村孩子們的男人,他再壞,也絕對不會壞到那里去”徐林牽強的笑著,這事是韓三強告訴他的,只是笑的悶的慌,只好端著酒杯繼續喝酒。
  李成軍知道這事,當丫頭給李家打電話說鳳凰村出事,讓他跟著丫頭她爸趕去鳳凰村,因為處理那事要從蘭州軍區調部隊過去,沒有李家的關系,根本不好辦。記得到鳳凰村的那天晚上,丫頭喝了很多酒,喝完酒哭著說了很多關于趙出息的事,她說她不知道怎么給趙出息說鳳凰村發生的事,鳳凰村是趙出息在城市里堅持去堅持下去的動力,鳳凰村沒了,趙出息的魂也便沒了,那晚李成軍也喝多了,他心疼難受壓抑,他從沒見丫頭流過淚,就連小時候,摔倒受傷打針看病等等,丫頭比李家所有男人都要堅強,而那天晚上,是她第一次看丫頭哭,哭的手足無措,像個孩子。李成軍更知道趙出息這一年半以來所發生的一切,一些是孫倩說的,一些是那晚丫頭說的。被紈绔子弟踩,被信任的人背叛,被大哥出賣,被人設計陷害,被人追殺,兄弟被殺等等一系列的事。
  李成軍不違心的感慨道“趙出息是個頂天立地的爺們,我李成軍認”
  “小李,到現在了,說說吧,鳳凰村到底發生什么事?”趁著酒勁,徐林鼓起勇氣問道。這是徐林整晚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鳳凰村沒了,沒了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本不想問,可卻想知道真相。
  李成軍很不想提起這件事,可覺得像徐林這些趙出息的兄弟應該知道,李成軍給自己杯中倒滿酒,深呼吸道“一場泥石流,全村婦女老幼六十八口人,無一幸免”
  說完,李成軍仰頭再次喝光杯中的酒,卻怎么都喝不醉,依舊清醒。
  徐林縱然是想到過最壞的結果,可當李成軍說出來后,徐林還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震驚,震的久久回不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