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7 笑著堅持


  第二十三章剛來便走
  穿著迷彩服瞪著軍用靴的男人國字臉,一米八出頭標準小平頭,身材魁梧腳步沉穩有力,眉宇之間透著股正氣,典型的軍人。男人放下不知裝著什么的行囊,筆直的站在國旗下,盯著國旗發呆出神,凌亂的雪花落在他的頭上,沒過一會便讓他白發蒼蒼,鮮紅的國旗在這片純白之地是如此的刺眼,他沒想到鳳凰村會是這般破落,破落到超出他的想象,他更確定整個李家沒有人能想象這里的艱苦,而她已經在這里堅持了整整兩年。
  從北京坐飛機到西寧,從西寧開車到祁連縣,沿路打探到鳳凰村的具體位置,借蘭州軍區西寧某團的東風猛士一路高歌猛進,可惜大雪封山,進山沒多久,越野能力強悍的東風猛士就再也前進不了,男人只能將車扔在山外,背上行囊獨自徒步前進,有幾次路滑不好走,差點滾進山溝里,還好有驚無險,最苦逼的昨天晚上露宿大山深處,男人能夠感受到周圍野獸出沒的氣息,愣是沒敢休息,第二天天微微亮繼續上路,又徒步越野幾十公里后,終于找到鳳凰村,站在國旗下。
  “不讓我進去坐坐,好歹我跋山涉水不遠萬里來看你”不知什么時候,李青衣已經站在男人面前,男人苦笑道。
  李青衣緩緩走了過去,拍掉男人身上的積雪,提起行李轉身往進走,一句話都不說,連個招呼都不打,好歹男人千辛萬苦用了兩天一夜的時間才從北京趕到鳳凰村。男人吃了癟,憨笑道“還在生我的氣?不就是當初我沒有支持你離開北京支教么?兩年都過去了,至于么?”
  李青衣猛的轉過頭盯著男人說道“我這人記仇,記一輩子,沒讓你吃閉門羹已經是看在你比我輩分大的份上”
  男人也不生氣,屁顛屁顛的跟在女人的后面,當他走進女人收拾干凈整潔的房間后,一時愣在原地。四面透風的墻面用泥和報紙糊著,寒風從縫隙里鉆進來嗚嗚作響,中間的小火爐便是冬天取暖設備,女人的床支在火爐的旁邊,兩摞磚架著一塊堅硬的模板,鋪著稻草和獸皮,床上有幾床棉花被子,枯黃發舊有些年頭,一個破木桌子放在透風的窗戶前,上面整齊的擺著一摞摞的書,還有一堆作業本。這么艱苦的環境,讓男人徹底震驚,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看著這辛酸的一幕,男人唏噓感慨不已,偷偷扭過頭抹了把淚,誰能想到這個生在富貴人家,從小到大沒吃過一絲苦的女人在這里是怎么堅持了兩年?
  “青衣,你是李家的驕傲,以后整個李家上下,誰要敢說你一個不子,我李成軍跟他勢不兩立”男人擲地有聲的說道,聲音渾厚,充滿殺氣,由不得別人反抗。
  李青衣不屑一笑道“有意思么,我做的這些是我自己的選擇,和李家沒有區別”
  男人也便是李成軍坐立不安,想坐又不知道坐哪,至于李青衣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早在預料之中,作為李家上下內外第四代長孫,李青衣有著她固有的驕傲,要不是如此,她也不會讓老太爺去年徹底發怒,她爺爺一系愣是沒一人敢回柳萌街李家四合院過年,估摸著今年她要是不回家,依舊如此,誰讓等她出生后,眼看如今就要成為百歲老人的老太爺最寵溺她。
  “坐吧”李青衣看見這位輩分上她應該叫小叔叔男人的囧樣,將唯一的椅子拿過來放在小火爐旁,低聲道。同時將小火爐上壺里溫著的酒倒上一杯,遞給李成軍說道“喝點酒,暖暖身子”
  李成軍看見酒就像是看見親娘一般,端著大碗猛的喝了兩口,兩個字豪爽。
  “說吧,怎么找到鳳凰村的,是不是孫晴那妖精告訴你的?”李青衣坐在床邊,盯著李成軍一字一句的問道,這氣場,好像她更像是長輩一般。
  李成軍苦笑道“其實幾個月前,李家上下都已經知道你在哪,老太爺親自讓三叔把孫晴請到四合院,你覺得孫晴在老太爺面前還敢隱瞞什么,其實就算不找孫晴,我們順著她叔叔曾經的軌跡,遲早會找到這里”
  窗外飛雪,屋內人心,都冷。能被他們找到鳳凰村,這在李青衣的意料當中,估計是老太爺壓著不讓來,不然以她爸那臭脾氣,敢立刻帶著一個團殺進鳳凰村,至于李成軍,更大的可能是偷偷摸摸來的,回去保不準要受老太爺的懲罰。
  當初沒人支持她支教,她便執拗的離開,這一走,已是兩年。
  “從小到大,他是你最崇拜的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當年他消失的兩年便是在鳳凰村,這也是你要來鳳凰村的原因”李成軍幾乎可以確定的問道。
  李青衣不反駁,算是默認道“正如你說的,他是我從小到大最崇拜的人,來鳳凰村是因為他,我想他也知道我來鳳凰村,可惜來的時候,那個老人剛剛駕鶴西歸,有些遺憾沒有見到那位老人。至于留在鳳凰村,卻不是因為他”
  “因為趙出息?”李成軍沒打算藏著捏著,很直接的說道。
  李青衣的臉色微變,瞇著眼睛盯著李成軍說道“看來我要和孫晴絕交了”
  李成軍聽完哈哈哈大笑起來,他付出足夠多的代價才從孫晴那里獲得這些消息,這樣也算是收回本錢,至少不賠本。反正孫晴已經沒有利用價值,到時候要殺要剮,他躲起來就是。
  李成軍皺眉道“他先去的西寧,出山第一天就犯了大事,捅了人,這不怪他,兔子被逼急了還咬人,讓我比較好奇的是,最終這件事被蘭州軍區方面的人壓住了,好像來頭不小,至于是誰,我這層的關系是查不到。到西安后還算中規中矩,碰見兩個交的過的兄弟,拒絕過一次可以僥幸上位的機會,前段時間和一女人走的比較近,估計得罪西安一位大紈绔,到時候肯定要吃苦”
  “你倒是查的一清二楚,李成軍,你這是挑戰我的底線么?”李青衣突然怒不可遏道,她不希望有任何因素打擾趙出息的生活,特別是來自于李家的因素。
  李成軍沒想到李青衣的反應這么大,直接大呼她的名字,再怎么說輩分上都得讓她叫聲叔,年齡也比她大幾歲,這老臉算是掛不住了。
  “說吧,你來鳳凰村的真正目的,至于趙出息這件事,我給你和孫晴記著,以后有的是機會收拾你們”李青衣冷哼道。
  李成軍尷尬的笑了笑道“這件事我錯了,其實我沒想打擾他的生活,更不可能幫他,跟他一毛線關系沒有,不過,說實話,這苗子不錯,要不要我拉進部隊鍛煉去?”
  “李成軍”李青衣已經在暴走的邊緣。
  李成軍生怕真惹怒了這祖宗,連忙轉移話題道“說正事,說正事”
  “說”李青衣冰冷道。
  “打算什么時候回去?雖然這次來,你爸給我下死命令,說帶不回去你,我也別回去了。你可想而知我頂著多大的壓力,不過我知道你肯定不會離開鳳凰村,我也沒想能把你帶回去,你想離開的時候自然會離開。只是兩年沒回家,我希望你能回去看看,大不了看完再回來,這不眼看著過年了,去年過年老太爺不準任何人回去,今年你要不回去,估計差不多”李成軍幾乎是求著李青衣,這叔叔當的太窩囊了。
  “我答應過孩子們,不會離開”李青衣淡淡說道,顯然已經給出自己的答案。
  “真不回去?”李成軍再次問道。
  李青衣很堅定的點頭。
  李成軍起身將行李打開,邊取里面的東西邊小聲嘀咕道“不回去就不回去了,反正總會回去的。這都是我從*給你帶的,都是你喜歡吃的,兩年沒吃,估計你特想吃,這是冰糖葫蘆,這是烤鴨,這是……”
  李成軍取一樣,說一樣,李青衣不知道說什么,只是靜靜的聽著。
  良久,李成軍取完了,也說完了,直接起身道“你沒事,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借蘭州軍區的車還仍在半路上,我得趕緊回去,被偷了我賠不起。”
  李成軍說完便往出走,李青衣也不留他,知道留不住,就這樣,男人不遠千里找到鳳凰村,沒待半個小時便要離開。李青衣跟著他走出學校,站在學校門前,李成軍突然問道“丫頭,苦不苦?”
  被李成軍叫聲久違的丫頭,李青衣笑的很開心,很久沒有這么的開心,不容置疑的搖頭,隨即說道“過年,我會打電話回去”
  李成軍哈哈大笑起來,比軍區比武拿了第一還高興,有李青衣這句話,他此行也算是圓滿了。只是笑著笑著,李成軍就哭了,他怎能不知道,這丫頭是怕他回去被老太爺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