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269 獵物上路

第二百七十七章調虎離山,刺殺
  從天府廣場離開后,芙蓉獨自開車前往萬達索菲特大酒店,要說自身實力,芙蓉完全有能力排進川渝前五名,所以她從來不擔心有人敢對她動手。賀元山做東,郭青松、劉嵩、吳和平三只老狐貍作陪,如此大的陣勢宴請她和黃土,芙蓉總覺得哪里不對,怪怪的,賀元山他們難道是想拉攏自己和黃土,有這個必要么,作為簡姨的絕對心腹,他們肯定不會做出對不起簡姨的事情。
  當芙蓉到萬達索菲特大酒店大堂的時候,黃土已經在等著他,兩人碰頭后并沒有著急著上去,而是點杯咖啡不急不緩的邊喝邊聊,黃土不掩飾自己的疑惑問道“芙蓉姐,說說吧,這群老東西在打什么主意”
  芙蓉皺眉思索幾秒后,回道“怎么?難道是想拉攏我們,這個不免太直接吧”
  “我感覺拉攏我們倒不至于,更大的可能姓是想從我們這里套出些關于出息的事情,他們對出息的背景身份一無所知,想要威脅出息都很難找到破綻”黃土沉聲回道,別說是他們,連自己關于趙出息的背景身份知道的都少之又少,不過貌似簡姨和芙蓉知道不少。
  芙蓉有些不屑道“想從我們這里打聽消息,還真能想,我倒想看看,他們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那就見機行事”黃土很是默契的說道,他和芙蓉已經配合多年,該有的默契已經具有。
  可他們根本沒猜到的是,這是針對趙出息的一場調虎離山計,目標則是趙出息……
  從雙流國際機場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的路上,坐在賓利后座上的趙出息正在和齊思低聲細語,他們并沒有意識到危險正在一步步降臨。齊思給趙出息說他今天遇到的各種奇葩的客人,還好她是頭等艙空乘,雖說有時候點背也會遇到奇葩客人,可畢竟不會像經濟艙那么多,不過頭等艙最大的問題便是,她會遭到各種富二代官二代以及鳳凰男的搔擾,故意搭訕索要電話號碼等等,齊思已經對此見怪不管,完全無視。
  趙出息聽到齊思今天又被搭訕后,樂呵道“媳婦,以后誰要想要你手機號,你把我的手機號留給他們,我來跟他們談談,讓這些精蟲上腦的牲口永生難忘,再也不敢要美女的手機號”
  “你還嫌自己不夠忙,真是閑的”靠在趙出息肩上的齊思扭過頭,瞪眼趙出息,嬌嗔道。
  趙出息不以為然道“這有什么,我讓別人去辦,肯定不會我親自動手”
  齊思冷哼一聲,隨即問道“到現在你都沒告訴我,張國強那事是不是你干的?”
  上次齊思問的時候,趙出息并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半推半就的默認,畢竟心里有所擔憂,至于現在,趙出息并沒什么顧忌,回道“不是我干的,你說還能是誰吃飽撐著干的”
  齊思想到如今張國強見到自己跟見到姑奶奶似的,好言好語生怕半點得罪,忍不住嬌笑道“給我說說,你是怎么收拾他的,反正從那以后,他老實多了”
  “怎么收拾的?那會我就和二胖租輛面包車,從網上找到他的照片,然后去川航公司跟蹤他,找到他家的地址,隨即尋找機會,終于在有天讓我們抓住機會,我兩直接把他給綁了,帶到雙流縣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狠狠的揍頓,各種威脅,告訴她你是我們老大女人,讓他小心點,他老婆孩子的資料我們都有,要是再敢打你的注意,定讓他后悔。他嚇的差點尿褲子,連個屁都不敢放,只顧著點頭喊大爺”趙出息有些洋洋得意的解釋道,現在想想,自己確實冒著一定的風險。
  “你和二胖膽子真大”齊思有些感動道,那會趙出息便敢冒這么大的風險幫她,自己不過是那次喝酒隨意提起的。
  趙出息厚顏無恥道“有投入便有回報,你看現在你就不成我媳婦了么?”
  “原來那會你就打著我的注意”齊思冷哼道。
  認真開車的李漢實在是忍不住開口道“趙哥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哈哈哈”
  李漢一句話,說的齊思頗有些不好意思……
  賓利剛剛從大件路駛向牧華路,再往前開五分鐘便能到蔚藍卡地亞,牧馬山這塊都是別墅區,入住率不是很高,不少都是正在施工當中,晚上十點這會沒有幾輛車,顯得有些人跡罕至,賓利剛駛上牧華路李漢便發現有些蹊蹺之處,嘟囔道“今天晚上路燈怎么都沒開,黑漆漆的,怪荒涼的”
  趙出息根本沒想到會是有人已經做了手腳,隨口道“可能是線路檢修吧”
  牧華路兩邊除過遠處施工工地的大照燈以及沿途別墅小區里面的燈光,便只剩下偶爾駛過汽車的遠光燈,難免顯的有些陰森森的,反正快要到蔚藍卡地亞了,誰都沒多想什么,包括周易。
  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后面有輛本田雅閣一路尾隨著他們,開車的顯然是位反偵察能力很強的高手,路上各種變換車道隱藏等等,趙出息他們根本沒有猜到,當本田雅閣跟著駛上牧華路的時候,本田雅閣車上某個皮黑黝黑眼神深邃的光頭男人陰狠道“一分鐘后,獵物出現,準備動手”
  牧華路前面某個小路口,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停著兩輛改裝過的越野車,每個車上有三個男人,皆是光頭,穿著如出一轍的迷彩服,開車的男人輕聲道“帶著家伙,下車,盯好獵物,我們只有五分鐘時間,五分鐘后如果沒有干掉目標,果斷撤退”
  其余兩人相視一眼,手里拿著特質的砍刀默默下車,與此同時另外輛改裝過的越野車上,也下來兩個男人,其中一個人快步跑到路口盯著遠處隱隱約約已經能看見的賓利,這時候兩輛越野車幾乎是同時啟動。
  一場守株待兔的殺戮即將開始……
  賓利慕尚上,所有人依舊沒有感覺到危險,趙出息和齊思正商量著哪天去她家。
  一分鐘后,賓利終于駛到危險地帶,守在路口的光頭男人計算著賓利的速度以及時間,其余人皆隱藏在路邊,隨時等候沖出去。六秒后,路口的男人終于起身,看向越野車上男人,手腕一甩,示意越野車上的男人動手。
  越野車上的男人在看到這個手勢后,下意識轟然一腳油門加速,最前面的越野車像是下山的猛虎般沖了出去,而后面的越野車則緊隨其后,不過卻是向著牧華路的前面而去。
  當越野車的大燈亮起,瞬間沖出來的時候,這時,車上的人才恍然醒悟,知道出事了,周易幾乎是越野車沖出來的同時,大喊道“危險”
  趙出息在聽到周易這句危險后,便看見右前方路口沖出來的龐然大物,眼看著那輛龐然大物就要撞上賓利,如果一旦撞上,后果將不堪設想,賓利上的四個人十有八九將喪命,這時候,趙出息再傻都知道,有人想要他的命。趙出息幾乎沒有思考,憑著潛意識一把將齊思護在自己身下,齊思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電光火石間,賓利車上比周易和趙出息更如臨大敵的是李漢,李漢跟著簡姨多年,這種突發狀況沒少發生,賓利是由李漢掌舵,李漢知道其余幾個人的命都系在他的身上,稍有艸作不當,便會車毀人亡。
  畢竟是多次死里逃生的人,在這種生死關頭,李漢異常的冷靜,一瞬間,他的腦海中閃過各種結局,以正常速度過去肯定會被撞飛,絕對車毀人亡,如果加速闖過去,距離太短沒有時間,會被撞到尾翼,那樣更加的危險,唯一的方法便是踩死剎車,改變賓利的方向以及車身角度,最大程度保護車里人的安全。
  李漢的決定估計連一秒時間都沒用到,完全是憑著個人經驗和反應,死死的踩住剎車,用盡全力調整賓利的方向,旁邊的周易緊緊的抓住車身,只聽一陣刺耳尖銳讓人耳膜難受的剎車聲后,賓利的速度逐漸減慢,車身角度趨于緩和。
  縱然如此,轟的一聲,賓利還是結結實實的和改裝后的越野車撞在一起,安全氣囊全部彈開,不過并沒有想想象中那么的慘烈,完全是在李漢的個人能力下賓利改變方向調整角度,整個側身撞上越野車的側身,越野車被撞出兩米遠的距離而不是被越野車擊中要害,車毀人亡。
  一切只是在短短的三秒中發生……
  突然的變故嚇的齊思失神尖叫,她哪里經歷過這種生死瞬間,心理壓力自然差趙出息周易李漢他們很遠。幾乎是在賓利和越野車撞上的同時,隱藏在路邊的四個光頭男人便毫不猶豫的沖向賓利,而后面的本田雅閣也已經趕到,從上面下來同樣三個手持砍刀的光頭大漢。
  李漢被撞的是七葷八素,滿臉是血。至于趙出息,由于直接放棄自己,保護齊思,也是頭被撞破,臉上多處擦傷,狼狽不堪,齊思躲在趙出息懷里,抱緊趙出息,忍不住的顫抖。
  唯獨周易情況還好,周易知道既然有人要殺趙出息,那這肯定才是開始,剛等賓利撞停,掀開安全氣囊,轟的一腳直接將賓利的車門踹飛,可見周易的這一腳有多大的力量。
  趙出息隨后才反應過來,對著前面還沒回過神的李漢吼道“打電話”
  說完趙出息便推開車門,沖了出去,因為他已經看到殺向他們的光頭男人們,這時候他已經無暇顧及齊思,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能讓這幫人靠近賓利。
  危急關頭,李漢強忍著身體疼痛,根本來不及多想,憑著意識掏出手機撥通趙虎成的手機,這里離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只有六分鐘左右的路程,只要撐住,趙虎成他們會迅速趕到。
  正在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周圍巡邏的趙虎成感覺到手機震動,掏出一看,瞅見是李漢打來的,好奇李漢有什么事,剛剛接通還沒說話,便聽見李漢虛弱的喊道“我們出事了,牧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