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266 山還是那山村不是那村

第二百七十四章大不了,重頭再來……
  (大家的月票在哪里,說好的月票呢)
  塵歸塵,土歸土,一切終于回歸平靜。祁連山依舊在,鳳凰村卻沒了,留守在村子的村民包括婦女老幼近七十口人,全部遇難,這對鳳凰村來說,是毀滅性的的打擊,在大自然面前,人類顯的是那么的渺小。
  從山外通往鳳凰村的那條山路不再只能過牛車和拖拉機,被蘭州軍區的部隊連續幾天不間斷的修整,終于可以開進汽車,只是鳳凰村的人再也看不見了。
  村西頭的小學還在,小學旁邊的那幾個墳堆也還在,那里葬著臨死都沒見過大城市是什么樣的小平安,葬著趙出息因難產而死的母親,葬著趙出息出山采藥再沒回來的父親,這個墳堆只是用他的舊衣服等等堆成的。自然還葬著那個對鳳凰村的人來說,生于無名死于無名的老和尚,他從哪里來,哪里人,是干什么的,為什么寧愿選擇歸隱山林直到老死也不再踏出大山半步?不過他的身份,貌似肩膀扛著兩杠四星的大校知道,他帶著李家眾人,給墳堆倒了整整一瓶二鍋頭,隨即站直身子,敬了個無比標準的軍禮。
  清晨,趙出息照例晨練跑步,只是這次身邊多了個人,這個人自然是已經算是搬來牧馬山六號別墅的齊思,齊思扎著馬尾,穿著一身運動裝,身材展露無遺,還好昨晚兩人已經**一番,不然趙出息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定力不動壞心思。齊思的速度以及耐力自然不如趙出息,所以趙出息有意減慢速度讓她跟著,兩人繞著湖邊跑了整整兩圈才停下,隨即跟著在湖邊晨練的周易打太極,趙出息手把手的教齊思,齊思學的有模有樣,感覺幾套動作下來整個人很舒服,決定以后多跟著趙出息以及周易練習。
  吃完早飯,趙出息帶著周易芙蓉三人便準備出發去市看守所,昨晚趙出息回來把這個消息告訴芙蓉以及黃土的時候,芙蓉充滿驚訝,她沒想到連自己動關系人脈都見不到簡姨,趙出息卻輕松松松辦到,芙蓉莞爾一想,便猜出趙出息不出意外是動用胡家的關系,不禁感慨簡姨當初的判斷是正確的,趙出息和胡家的關系不淺。
  趙出息和芙蓉沒打算把這個消息告訴眾位大佬,因為他們知道,當他們踏進市看守所的大門以后,估計所有人便知道,他們已經見到簡姨,這也算是對趙出息能力的一種肯定,讓整個圈子的人知道,趙出息并不是窩囊廢。
  從牧馬山去市看守所有段距離,趙出息順便送齊思去機場,兩人在機場一陣纏綿,趙出息答應齊思晚上親自來接她回牧馬山,齊思偷吻趙出息后,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趙出息一行人到成都市看守所門口的時候,八點五十五分,時間把握的恰到好處。市看守所的門口停著輛省公安廳的警車,他們的車剛剛停穩,警車上下來位穿著警服的三級警監,男人面色沉重,步伐穩重,緩緩走向趙出息他們,瞅眼周易芙蓉以后,只是臉色微變,隨即看向趙出息,沉聲道“趙出息?”
  “我是趙出息”趙出息淺笑問道“您是?”
  “不用管我是誰,我只是負責帶你們進去,時間半個小時,自己把握”三級警監男人很有骨氣的說道,按照公安系統的警銜級別,三級警監至少是正處級,更有甚者是副廳級。不過以男人的年齡來看,估計是正處級,不過這些趙出息肯定不知道,他對公安系統不了解。
  既然男人已經這么說,趙出息識趣不多話,幾人跟著已經轉身走向看守所大門的男人,經過幾道手續以后,他們順利進入市看守所,趙出息感覺這種地方有些陰森,讓人不寒而栗。
  男人把他們帶進某個房間之后便說道“等會,簡影馬上出來,半個小時后,我來接你們出去”
  “謝謝”趙出息沉聲道。
  男人冷哼一聲道“不用”
  說完便離開房間,趙出息不禁感慨,還真是驕傲。
  約莫兩分鐘后,兩位武警押著簡姨走進房間,趙出息和芙蓉連忙起身疾步走過來。簡姨并沒有穿看守所的衣服,依舊穿著自己帶來的衣服,更沒有戴手銬,眼神氣色都不錯,兩個武警盯著趙出息他們看了幾眼后,隨即離開房間,守在門口。
  “姨,你沒事”趙出息等武警離開后,迫不及待的問道。
  簡姨在芙蓉的攙扶下坐下,輕笑道“我沒事,這里比外面好,安靜”
  趙出息有些哭笑不得,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周易,好久不見,我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你”簡姨望向周易,打趣說道。她剛進房間,一眼便瞅見周易,意外的程度不亞于看見鬼,周易是什么身份什么來頭,簡姨可比大多數都清楚,這樣的世外高人居然會在這里,簡姨能不驚訝?
  “簡影,我也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你”周易語氣輕緩淺笑道,有些玩笑話的意思。
  早已聽周易說過他和簡姨的故事,所以趙出息并不意外簡姨的反應,簡姨剛剛進來的反應他都看在眼里,也是,換位思考,如果是他,也會像簡姨一樣驚訝。
  簡姨情緒調整的很快,呵呵笑道“你師父不是不讓你出山么?”
  “三個輪回了,該出來了”周易一本正經的回道。
  簡姨看向趙出息道“出息,不給姨說說,這怎么回事?”
  趙出息連忙解釋道“姨可能不知道,周易師叔是二胖的師叔,二胖在姨入獄那天已經離開成都回燕京,周師叔是二胖請來幫我的”
  “二胖走了”簡姨皺眉道。
  趙出息默默點頭……
  二胖走了,周易來了。簡姨不禁好笑,還真是失職桑榆得之東隅,不過此刻,簡姨心里卻在偷著笑,她沒想到趙出息很真是個寶貝,居然能把周易請來,這可是讓她想盡辦法都請不來的高人,有這樣的高人幫著趙出息,簡姨對趙出息充滿信心。
  寒暄客套完后,趙出息直奔主題,畢竟只有半個小時,詢問道“姨,你在里面怎么樣?”
  簡姨毫不掩飾自己的高興,笑道“一切都好,這都是我進來前訂好的,就算是他們想反悔,有人也不會答應。姨在里面的事情,你們不用艸心,只要管好外面的事情便行。等程序走完以后,你們應該可以每月都有一次機會見到我,這是他們幫我爭取到的。”
  簡姨轉頭看向芙蓉道“芙蓉,記得我叮囑你的,到時候請楊律師幫我辯護,告訴他我給你說的那些話,他便知道怎么辦,別人我信不過。現在,給我說說外面的事情,外憂內患,出息,是不是忙壞了”
  趙出息苦笑道“我們都還行,比想象中的要好”
  “這段時間會稍顯平靜,等風頭過去后,我想唐家兄弟和譚鴻儒才知最大的威脅,你們肯定好奇他們為什么不利用這個機會打擊我們,不是不利用,而是不想鋌而走險。譚鴻儒現在忙著李公權的事情,唐家兄弟更不敢冒險讓自己也攤上事,他們懂得隱藏實力,等風頭過去,會毫不猶豫的出手”簡姨雖說是在里面,可外面的事情,她不難猜出來。
  芙蓉若有所思道“如果趁著這個時間不能解決內憂,到時候便真是內憂外患”
  “怎么,我剛進來,他們便忍不住了?”簡姨冷笑道,隱隱約約有些怒氣。
  趙出息不知道怎么回答,但芙蓉有發言權,回道“一個個占山為王,我們現在是完全被架空”
  簡姨嘆氣道“這個有我的錯,我給他們的權利太大,讓他們一個個形成自己的派系。如果是我在,便不存在什么問題,可現在是出息,他們自恃功高,自然不服氣”
  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只要他們識趣,我可以由著他們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舒服,可他們要是不識趣,我也不是軟柿子任人拿捏”
  簡姨聽到趙出息這話,很是滿意道“不著急,路還長著,你只要在他們當中找到平衡點,便會很好辦。還有,有時候可以借助外力,有時候該舍棄的東西必須舍棄,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不然,你什么都得不到”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姨,我知道了”
  “我沒什么要說的了,現在有周易在,我對你們一切放心”簡姨起身,很是灑脫的說道。
  趙出息忍不住道“姨,你在里面,照顧好自己”
  簡姨突然有些傷感,嘆氣道“出息,姨在里面安全,危險的是你,姨把你推到前面,也是萬不得已,保護好自己,沒什么是重要的,可命比誰都重要”
  趙出息看向簡姨,重重點頭,對自己當初答應簡姨的這個選擇,絲毫不后悔。當初走出鳳凰村,他便想過,可以用十年,二十年,乃至五十年的時間去奮斗,現在才不錯一年半,大不了,重頭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