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265 學而優則仕柳學仕

第二百七十三章山還是那山,村不是那村
  用二十年時間從基層走到副省級序列的柳學仕,用一年半時間從鳳凰村的刁民到被簡姨指定為接班人的趙出息,一個溫文爾雅卻位高權重,一個本性不壞卻顛沛流離,不過兩人有個共同點,那便是都是草根出身。
  趙出息和柳學仕相對而坐,放一年半前,趙出息根本不會想到有天自己會和副省級領導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估計就算是想到,也會覺得自己肯定是嚇的屁滾尿流不敢說話,也是,放一年半以前,趙出息想不到的事太多。可如今他沒想過沒想過的事情,正一件件成為現實。
  趙出息沒屁滾尿流,連心跳加速都沒有,冷靜的有些可怕。是啊,一年半的時間,趙出息經歷太多太多,從無到有,從偶然上位卻又轟然摔落,算不上什么大起大落,卻也算是充滿挫折和辛酸。
  趙出息很識趣的將主動權交給柳學仕,氣氛以及節奏完全由柳學仕掌控,他只是順勢而為。柳學仕主動給趙出息倒上茶,多少讓趙出息有些受寵若驚,廢話,你試試副省級領導給你倒茶的感覺。
  “出息,這幾個月的變化很大啊,記得第一次見你,你還不過是個跟著二胖準備在茶與酒打工的小年輕,說實話,相比于二胖對我的印象,你第一眼確實沒什么亮點”柳學仕端著茶杯,語氣輕緩的說道。
  他知道,不遠處蘭字雅間里,胡雨嘉以及老爺子都無時無刻不盯著這邊的動靜……
  趙出息很是沉穩的回道“別說柳叔你,連我自己都沒想到會發生這么多的事,我走出鳳凰村的時候,無非是想多掙點錢,有點小野心,但沒想那么多”
  “你和簡影怎么認識的?”柳學仕的思維跳躍很快,突然開口道,幾乎不給趙出息反應的時間。
  趙出息差點愣住,還好反應足夠快,大佬果然是大佬,和常人不一樣,幸好他早有準備,不假思索的說道“大半年前,那會我和二胖在西安,簡姨去西安旅游,老板讓我陪著她,算是半個導游”
  “為什么來成都?”柳學仕一動不動的盯著趙出息問道。
  趙出息突然嘆口氣有些悲傷道“其實我挺喜歡西安那座城市,要不是發生后來的事,我估計會一直待在這座城市,可惜得罪了大人物,他想要我的命,萬不得已,只能來成都”
  趙出息的眼神很真摯,說的是實話,他知道像柳學仕這樣的大佬,見過太多各色各樣的人,自己估計說半點謊話,都能被他察覺出來,除非你的道行真的高深莫測。
  “什么樣的大人物,讓你得躲這么遠?”柳學仕很感興趣的問道,似乎是在試探趙出息。
  趙出息有些猶豫,這件事,到目前為止,除過幾個關系莫逆的人知道,比如徐林、二胖、蔣開山、齊思等等,還沒有別人知道,包括老爺子胡雨嘉等等。
  “不敢說?”柳學仕皺眉問道,看來趙出息得罪的人背景不小。
  趙出息苦笑道“確實有些忌憚”
  “他還能來成都找你?至少也得過老爺子這關吧”柳學仕算是給趙出息撐腰道,既然要幫趙出息,他就得把趙出息的事弄清楚。
  趙出息最終還是決定說,回道“一個紈绔子弟,在西安算得上根深蒂固的大家族,家里大多數人都從政,走的最遠的,有兩個副省級,我一個小鼻子小眼睛的小人物,只能選擇離開西安”
  “難怪”柳學仕聽到趙出息說出得罪的紈绔家里背景后,也難免有些吃驚,如果真是趙出息所說的這樣,那他除過離開,貌似沒有更好的辦法,這是大多數普通人都會選擇的一條路。
  說實話,趙出息不太愿意回憶那段往事,被人追殺,被人出賣,想想都有些可笑可悲……
  柳學仕看見趙出息的情緒有些波動,下意識安慰道“成都不比西安差,你如果留在西安,會有現在的地位?”
  “不會,這個我清楚,我只是運氣好,如果本本分分安安穩穩一步一步的來,從一年前的我,到今天的我,至少得奮斗幾十年,或者一輩子”趙出息并沒有驕傲,要不是認識簡姨,哪會有今天,不得不說,簡姨算得上她的貴人。
  柳學仕對趙出息的話不贊同,不禁冷哼道“運氣,我從來不相信什么是運氣,運氣只是你足夠努力,如果你不努力,就算是機會擺在你的面前,你都不知道。我想,在川渝起起伏伏多年的簡影也不會相信運氣兩個字,如果僅憑運氣兩個字選擇你,那只能說,她也是靠運氣走到今天的”
  趙出息對于柳學仕的話,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默認。
  柳學仕見趙出息不說話,有些失望,思索片刻后,徑直開口道“出息,你要見簡影,我已經答應雨嘉幫你,不過你得答應我件事”
  “什么事,柳叔,你說”趙出息抬頭看向柳學仕,一臉認真的問道。
  柳學仕沉聲道“那便是去簡影化,包括西蜀集團以及你們所謂的圈子,完全去簡影化,遠離那些你不該沾的東西,這對你來說是個機會,如果你只是繼承簡影的事業,那我告訴你,遲早有一天,你和簡影的下場一樣,簡影是因為背后有大人物幫她,要是沒有大人物,她會比李公權跌的更慘,你呢,你有誰?靠老爺子?還是靠誰?”
  趙出息陷入沉思,柳學仕的話直擊要害,讓趙出息一時間緩不過來。
  “明天早上九點去成都看守所,到時候會有人帶你進去,只有半個小時,你想說什么想問什么,最好提前想好”柳學仕緩緩起身道,終于松口。
  有些感慨,趙出息還是太年輕,他怕趙出息走上邪路,到時候,他比簡影的下場更慘。
  柳學仕起身準備去蘭字雅間,走到門口的時候,再次重復道“出息,這對你來說,是個機會,看你怎么把握”
  趙出息看向柳學仕,依舊沒說話,腦海里飄著一些字眼,去簡姨化,洗白等等……
  柳學仕到蘭字雅間沒多久,胡雨嘉便來到竹字雅間,看見趙出息在發呆,疑惑道“不盡人意?”
  趙出息知道胡雨嘉的意思,搖搖頭道“不是,柳叔已經答應幫我見簡姨,明天早上九點,市看守所,半個小時時間”
  “那就好,怎么,有什么事想不明白?”胡雨嘉做到柳學仕剛剛坐到柳學仕剛剛坐過的位置上,有些不解的問道。
  趙出息輕聲道“我在想柳叔剛和我說的事”
  “他是怕你重蹈簡影的覆轍吧”胡雨嘉不用猜便知道柳學仕會和趙出息說什么。
  趙出息不禁抬頭看向胡雨嘉,顯然很意外。
  胡雨嘉不掩飾的說道“別說柳學仕,這也是我以及老爺子的擔憂,簡影的路不好走,小打小鬧可以,要真走到一定的位置,必然會太危險,你覺得政斧會容忍?”
  趙出息若有所思,胡雨嘉說的對,自己是該想想這個圈子以后的方向……
  “別想太多,這些都是以后的事,你先過了現在這關再說”胡雨嘉寬心道。
  趙出息深呼吸讓自己放松。
  “跟你說個好消息,你上次跟我說的西蜀集團股份的事情,我已經聯系川國投那邊,他們有意要拋掉西蜀集團的股份,正在尋找下家,這個不難理解,現在沒誰愿意和簡影扯上關系。我已經和他們達成初步協議,要么川府集團直接出資接下他們的股份,要么換股,他們以等價股份入股川府集團或者旗下子公司,這個得看他們領導最終的結果,至于宏達集團那邊,目前還沒有消息”胡雨嘉安穩不動的說道,顯然是想最后才告訴趙出息這個消息。
  “姨,真的?”趙出息驚喜道,這個消息,還真是讓他喜出望外。
  胡雨嘉笑道“姨還能騙你不成?”
  “這個,我真的謝謝姨”趙出息不知道怎么感謝道。
  胡雨嘉搖頭說道“改天請姨吃飯就行,不過西蜀集團旗下的產業都是優質資源,估計要不是簡影出事,川國投也不會拋掉,到時候我們兩家公司可以進一步合作,強強聯合,對川府集團來說,是好事,我何樂而不為”
  胡雨嘉說的是實話,真因為看到西蜀集團的前景,她才選擇這么做。
  各點開花,這對趙出息來說,只最大的鼓勵……
  趙出息在茶與酒一直待到快十二點,直到柳學仕走后,他才帶著周易從茶與酒離開,至始至終,老爺子都沒找趙出息聊關于他和簡姨的事情。
  從茶與酒離開后,趙出息趁著午飯時間便去蜀都花園接齊思,齊思早已經準備好自己的行李,兩個大箱子,里面都是衣服鞋子化妝品等等,和大多數女人差不多,齊思喜歡各種各樣的衣服鞋子包包以及化妝品。
  趙出息接到齊思后,便直接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這個周末終于可以輕松渡過……
  傍晚,遠在千里之外的祁連山鳳凰村半山腰上,夕陽映紅了整個祁連山,對于下了整整一夏天連陰雨的祁連山來說,這種天氣實在是難得,可誰都沒有心情去欣賞那難得一見的夕陽,連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感慨都沒有。
  不遠處,便是鳳凰村,只是昔曰那個寧靜祥和的小村莊再也看不見了,沒有了嘰嘰喳喳打鬧的孩子,沒有了圍在一起聊天打屁的村民,只剩下數百穿著迷彩服的軍人低頭在忙碌。幾天之前的一片狼藉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被清理干凈,那里成了諾大的空地,只是空地上卻堆著一個又一個人的墳包,墳是新墳,土是新土,人卻是舊人。
  整個鳳凰村唯一沒有發生變化的便是村西頭破落不堪的小學,還有那隨風飄搖鮮艷的有些刺眼的國旗,它依舊守在那里,以后還會守在那里,守著鳳凰村,永遠不離開。
  此刻,國旗下站著幾個人,李青衣便在其中,除過李青衣,其余都是軍人。只見李青衣整個人好像丟了魂似的,臉色蒼白發黃,眼神飄忽不定,有氣無力更是需要旁邊的人攙扶著。
  “丫頭,想哭就哭吧”站在李青衣旁邊的中年軍人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中年男人肩膀上扛著兩杠四星,是個名符其實的大校,不過這輩子,似乎再沒有晉升的前景。
  李青衣沒有哭,卻笑著說道“爸,我沒事”
  李青衣是笑,可笑的讓人心疼……
  一輩子估計都沒流過幾次淚的中年軍人,實在是忍不住,仰頭望天,伸出手擦掉眼角溢出來的眼淚,此時此刻,他不知道說些什么,不知道怎么安慰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待了整整三年的女兒,這三年女兒沒回過一次家。在次之前,他沒少埋怨過她,更是說過永遠別回來的狠話,可是以后,他會說,他李南開有這樣的女兒,這輩子沒白活。
  除過中年男人以及李青衣外,先前來過鳳凰村的李成軍儼然在列,他沒中年軍人那么淡定,背過身使勁擦著眼淚,他心疼難受,比誰都難受,現在就想喝幾瓶白酒,把自己灌暈。
  天越來越黑,鳳凰村逐漸看不見,可那片空地上的軍人們依舊在忙碌,他們已經在這里忙碌數天,約莫半小時后,空地終于平靜下來,某位帶隊的少校跑步過來報告,隊伍已經集結完畢,隨時可以離開。
  中年軍人看向李青衣,李青衣望眼趴在墳堆前哭的不能自拔的黑子,以及從鄰村以及祁連縣等地方趕來的最淳樸的祁連山人,她們大多是從鳳凰村嫁出去的,或者是女兒嫁進鳳凰村的,只有少數兩三個和黑子一樣,在祁連縣打工,幸運避過這場災難的鳳凰村人。
  良久,李青衣覺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難,深呼吸幾口氣后這才緩過來,隨機狠狠嘆口氣,學著趙出息的樣子,自嘲一笑,依舊那么的平靜道“爸,我們走吧”
  山還是那山,可鳳凰村卻已不是那個鳳凰村。至此,在鳳凰村堅守三年多的李青衣終于要離開鳳凰村,只是這種離開的方式,近乎悲壯……
  (再見祁連山,再見鳳凰村,謝謝李青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