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264 成了

趙出息等了足足三天,胡雨嘉終于打來電話,讓趙出息一直提著的心這才放下,還好昨天晚上沒有走蔣開山這條路,不然白白浪費資源和人情。雖說和蔣開山是兄弟關系,可畢竟自己求蔣開山辦事,蔣開山還得尋人找關系,自己欠蔣開山人情沒關系,不過蔣開山欠別人人情那便遲早得還。
  本來趙出息早上是要去接齊思,接完齊思后直接去西蜀集團,繼續應付聯合調查組的檢查,整個西蜀集團如臨大敵,如果這個時候自己不站出來挺住,生怕有些人堅持不下去。現在看來是接不了齊思,趙出息只好讓齊思先在家待著陪陪父母,等自己忙完再過去。
  不出趙出息意外,胡雨嘉約的地方在茶與酒,趙出息琢磨著等自己到茶與酒的時候應該差不多快十一點,這會茶與酒估計已經開門。去茶與酒,趙出息只帶著周易,徐林最近在西蜀集團比自己還要忙,他和宋青瓷配合不錯,迅速融入西蜀集團的圈子,雖說有人還在抗拒他,不過對他來說,這些都是小事。
  一輛奧迪a6l,李漢開車,周易坐副駕駛,趙出息坐后面,事情越來越順利,似乎沒自己想的那么難,趙出息一直緊繃的神經可以稍顯放松,笑著問道已經三十來歲的李漢道“李哥,你哪人?”
  趙出息一聲李哥叫的李漢差點沒忍住一腳踩剎車上,霎時愣住,有些唏噓感慨,如果說是以前的趙出息喊他李哥,李漢還會心安理得的接受,可如今的趙出息是整個圈子的主子,雖說還沒到簡姨那種級別,可這樣位高權重的老大喊自己一聲李哥,李漢哪能不激動?
  李漢的反應盡落趙出息眼底,趙出息沒大驚小怪,更不是嬌柔做作,這只是他的習慣而已。都說在人上時把別人當人,趙出息是從最底層爬起來的,深知這點道理,這就跟他當初剛去南門國際廣場工地打工時一樣,要是有位大佬對自己客氣有加,趙出息估計得激動的屁滾尿流。可那時,沒人對他這么客氣,那些經理工頭等等連個眼神都懶得施舍給他,誰又曾想到,如今他會走到這個位置上。命運給他們不同的起點,也會給他們不同的終點。
  李漢畢竟已經三十而立的人,沒小年輕那么的沖動感恩戴德,這種小事銘記于心,有時候用實際行動表達便行,沉聲回道“陜西漢中人?”
  “漢中?”趙出息感興趣道“我在西安待過,但沒去過漢中,聽說那里風景很美”
  一說到自己老家,李漢便來了興趣,誰不愿別人夸自己的家鄉?李漢高興道“趙哥,你有機會一定得去,特別是每年三月的油菜花開,漫山遍野的油菜花,美不勝收,我老家就在那里,還有熱面皮等等美食”
  “有機會我肯定去,說道面皮,我已經幾個月沒吃過面皮”趙出息不禁苦笑道,往事不堪回首。
  李漢從后視鏡瞅眼趙出息道“趙哥,你要真想吃,我改天帶你去個地方,正宗的秦鎮搟面皮,還有肉夾饃,我還知道有家正宗的羊肉泡饃店,回頭可以告訴你地址”
  趙出息一聽這個,眼睛發亮道“這個好,有沒有葫蘆頭泡饃店,我比較喜歡吃葫蘆頭”
  “這個肯定有,我在成都待這么多年,只要是吃的地方,沒有我不知道的”李漢洋洋得意道,典型的吃貨,他平時休假最喜歡去市區找吃的。
  趙出息好奇道“李哥,說說你怎么來的成都?”
  “還不是生活所逼么,從小跟鎮上師父學紅拳,一直學到初中畢業,成績不行,便沒繼續上學,成了無業游民兼職小混混,有次看不慣老大的作風,就把他砍了,然后跑路到成都,干過各種事,身手不錯,在自己那小圈子小有名氣,后來被簡姨發現,便讓我給他當保鏢,一干便是六年”李漢侃侃而談道,說著自己那些往事,如今看似風輕云淡,只是因為這些事情已經過去,可當初沒少吃苦。
  趙出息繼續問道“有妻兒么?”
  “妻兒都在漢中老家,我等到四十多歲便打算回漢中,做點小本生意,頤養千年,遠離這個圈子”李漢很真誠的說道,在這個圈子待的時間越長后,越想遠離這個圈子。
  趙出息半開玩笑道“那行,你要回去的時候,我給你包個大紅包”
  “這個要得”李漢哈哈笑道。
  坐在一旁的周易淺笑,底層出身的趙出息,或許會比很多人更容易融入這個圈子……
  正如趙出息估計的,他們到茶與酒的時候,茶與酒已經開門營業,不過這個點店里還沒有一個客人,老爺子和老張也還沒來,老秦和老劉正忙碌著準備開始營業。趙出息讓李漢在車里等著,自己和周易進來。
  老秦和老劉并不知道趙出息今天要來茶與酒,盯著比較惹人注意的周易看了幾眼后,老秦若有所思的問道“出息,你怎么來了?”
  趙出息二話不說,擼起袖子開干,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何況這些事他早已經熟練,邊接過老秦手里的水壺道“這不是想秦伯你們么,便過來看看”
  “你小子能有這良心,還算不錯,總比二胖那小子不言不喘的便離開成都強”秦伯沒好氣的罵道,誰讓二胖連個招呼都沒打便走了,隨即問道“老實交代吧,這么早來什么事?”
  趙出息只到瞞不過去,樂呵道“和胡姨約好的,估計胡姨馬上到”
  老秦聽到這話,立即猜出些事情,笑道“雨嘉也過來,那行,我先去把樓上打掃打掃,你們一會在樓上聊”
  老秦上樓打掃,趙出息便在樓下給老劉幫忙,老劉和周易點頭打聲招呼便去忙自己的事……
  約莫十分鐘后,茶與酒門前先后停下兩輛車,一輛奧迪a6l,一輛奔馳s600l,前面那輛車掛的是省委的牌子,后面那輛車則是胡雨嘉的座駕。趙出息聽見車聲后,便立刻迎出來。胡雨嘉先下車,隨即緩緩走向奧迪a6l,奧迪a6l上下來的人趙出息并不陌生,是經常來茶與酒的常客,戴著金絲眼鏡比較儒雅的柳學仕。
  趙出息和柳學仕的關系,只能說平平淡淡,柳學仕來茶與酒偶爾會和他聊兩句,更多時候是陪老爺子,不過柳學仕和二胖關系不錯,兩人的話題比較多。趙出息知道柳學仕身居高位,不過不清楚到底是哪個層面,柳學仕很有上位者的氣勢,不怒自威,舉止言談皆有分寸。趙出息沒想到胡雨嘉走的是柳學仕這條路,既然柳學仕能疏通他見到簡姨,趙出息猜測,柳學仕的職位不低,思索回頭得查查看。
  “胡姨,柳叔”趙出息沒敢嬉皮笑臉,只是平靜和兩人打招呼。
  柳學仕淺笑問道“老爺子還沒過來?”
  趙出息回道“應該快了”
  “那我們先上去吧”柳學仕輕聲說道,隨即走在前面。
  趙出息和胡雨嘉有意落后,胡雨嘉沉聲道“你應該還不知道柳學仕的身份吧”
  趙出息徑直搖頭,以前在茶與酒的時候,他從來不會刻意去打聽這些事情,就連老爺子他們的身份,還是聽客人們偶然談論聽到的。
  “柳學仕是省委組織部二把手,省委組織部一把手已經出任副書記,不出意外,下月他將再進一步,不得不說,柳學仕把握住了這次的機遇”胡雨嘉有些感慨道,他和柳學仕算是認識已經有二十年,當年的柳學仕不過是體制內普通的公務員,二十年后,他即將正式跨入副部級序列。
  縱然趙出息已經猜到柳學仕背景不小職位不低,可胡雨嘉說出組織部二把手以及即將出任組織部一把手的時候,趙出息還是被震驚,這可是真正的省級大佬。
  “簡影那邊,柳學仕已經疏通,他只是想問你幾個問題,你如實回答便行”胡雨嘉不意外趙出息的反應,輕聲提醒道。
  趙出息回過神后,思索道“姨,我知道怎么做”
  “柳學仕對你印象不錯,如果你真想以后走這條路,最好能和他搞好關系,能走多近,得看你的能力”胡雨嘉輕笑道,趙出息有別人沒有的優勢,他的優勢便是認識胡家人,而胡家有人脈關系。
  胡雨嘉又叮囑兩句后,這才和趙出息進茶與酒,瞅見周易后,沒敢怠慢,客氣的打招呼。三人緊跟著上二樓,老秦已經把二樓打掃好。上樓后,趙出息取茶葉拿水壺,親自泡茶。
  茶剛泡好,還沒等幾個人正式步入正題,老爺子姍姍來遲,剛上樓第一眼便看見站在趙出息旁邊的周易,胡雨嘉知道老爺子已經猜出周易的身份,忙介紹道“爸,這便是我給你提起的,三無的師叔,周易”
  老爺子罕見微微低頭道“你師父可好?”
  周易微躬身子回禮道“托老爺子福,師父一切安好”
  胡雨嘉和趙出息以及柳學仕皆是一臉莫名其妙,趙出息不禁疑惑,老爺子認識周易師叔?如果說老爺子認識三無的師父,趙出息到不好奇。可似乎,連胡雨嘉都不知道,老爺子認識周易。
  “爸,你們認識?”胡雨嘉不解道,她只是知道父親和三無的師父有淵源。
  “記得二十多年前,我在宜賓任職的時候,陪著你師父去過北京,那會見你你還是個孩子,轉眼這么些年過去,要不是你這容貌沒多大變化,我還真不敢認,不錯不錯,有你師父的味道了”老爺子并沒理會胡雨嘉的話,自顧自的說道。
  柳學仕剛開始對周易并沒太大興趣,只是覺得周易有些奇怪而已,經老爺子這么一說,柳學仕才知道,這周易的來頭貌似不小,原來是三無的師叔,高人的徒弟……
  周易笑而不語,很是謙恭……
  老爺子這才看了看柳學仕和趙出息道“雨嘉,讓出息和學仕他們兩自己聊吧,你過來陪我跟周易聊聊”
  胡雨嘉知道老爺子這是有意給趙出息和柳學仕創造機會,默默點頭跟著老爺子以及周易前往蘭字雅間,站在一旁的老秦跟著過去,至此竹間只剩下氣場強大的柳學仕以及不卑不亢的趙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