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263 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

正如趙出息他們所猜測到的,接下來這兩天,公檢法等多個系統開始突擊檢查西蜀集團旗下的公司,自然包括各位大佬手里的私活,聯合調查組更是直接進駐西蜀集團查西蜀各公司往來的賬目等等,還好趙出息他們提前已經布局好,縱然如此,還是讓人忙的焦頭爛額。
  趙出息時常和杜西南以及賀元山等人商量對策,那些不該沾的東西徹底堵死,如果出現問題,便迅速動用關系處理干凈,絕對不能在這個關鍵時期再出現任何問題。除此之外,趙出息一直在等胡雨嘉的消息,胡雨嘉一直沒有聯系他,趙出息只得沉住氣,沒敢貿然打電話詢問胡雨嘉近況。
  不過最好的消息是,蔣開山回成都了,這讓趙出息喜出望外。
  蔣開山剛回成都便直接約趙出息見面,他在北京的時候便已經得知成都的事情,簡姨不出意外落馬,出意外的是,簡姨居然讓趙出息接手他的圈子,這讓蔣開山始料未及,這是把趙出息往火坑里推,還是給趙出息鋪路,遠在北京的蔣開山猜不透。不過由于自己身份背景問題,蔣開山沒著急著聯系趙出息,畢竟簡姨的事情牽扯的范圍比較廣,深度比較深,蔣開山比較忌憚他身上的蔣家標簽。
  蔣開山回成都當天晚上約趙出息老地方見,正好今天齊思回成都比較早,明天她休假不用上班,趙出息下午在西蜀集團陪著調查組的人忙完,便直接去機場接齊思,本來約定明天晚上請齊思的同事們吃飯,不過最近這忙的焦頭爛額的,趙出息實在是騰不出機會,無奈只好讓齊思給同事們說不好意思等改天,還好齊思的同事們并沒責怪趙出息,只是笑著開玩笑說改天那就得吃大餐,如今的趙出息多少是半個土豪,隨口說道地點隨他們訂。
  從機場回來的路上,齊思背靠在座位上,側身有些心疼的看著趙出息,趙出息臉上寫滿疲憊兩個字,眼睛里布滿血絲,齊思知道這兩天他估計連睡覺都在想事情,所以她沒去牧馬山打擾他。
  正因為心疼趙出息,齊思才和趙出息商量,趁著明天休假,把自己的東西搬到牧馬山,以后只要是晚上回成都,她都住在牧馬山,正好能照顧趙出息。其實她沒什么東西,只是些衣服鞋子以及生活用品,齊思已經和父母商量過。剛開始齊思父母怎么都不同意,覺得尚未結婚,連訂婚都沒有,兩人便要同居,這對女兒名聲什么都不好,要是以后趙出息不要女兒了,那不就是自己女兒吃虧么。更何況,他們連趙出息面都沒見過,只是從女兒手機里見過照片而已,怎么能放心答應。齊思經過長時間的勸說,軟磨硬泡,才勉強讓她們同意,不過是前提是,過兩天趙出息忙完,等親自去齊家見家長。
  齊思已經如此犧牲,趙出息還有什么要說的,二話不說便答應。
  上二環以后,齊思不知道是想到什么,捂著嘴輕笑道“老公,你打算什么時候去我家?”
  齊思一聲酥到骨頭里的老公,讓趙出息心里像是吃了蜂蜜,沒怎么想便樂呵道“等這幾天的事情忙完,忙完我便抽空跟你回家,也該見見叔叔阿姨了,再往后推,我怕叔叔阿姨不讓我進門”
  齊思嬌笑道“老公,說實話,你怕不?”
  “怕,怎么不怕。我一想到去你家,我這心跳就加快,生怕你爸媽不滿意,那我以后可遭殃了,現代版羅密歐和朱麗葉,梁山伯與祝英臺啊”趙出息貧嘴打趣道,看這樣子,哪有半點怕的意思。
  “我爸媽人很好,肯定不會刁難你,不都說,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中意么?”齊思被趙出息逗樂,瞪眼趙出息說道。
  趙出息王婆賣瓜自賣自夸道“那必須的,像我這樣優秀的女婿,哪個丈母娘不喜歡?”
  “是么,那你到時候可得小心了”齊思瞅見趙出息如此得意,便故意捉弄趙出息。
  趙出息一聽這話,立刻慎得慌,還是低調點好,識趣的閉嘴。齊思見趙出息額頭上皺紋終于舒展開來,不禁滿意。
  趙出息比較喜歡和齊思獨處,和齊思在一起的時候,他不會想太多除過兩人之外的事情,只要抱著齊思,看著齊思淺笑,他再多的壓力都能化作無形。
  所以,只要是自己去接齊思,趙出息都會選擇自己開車,只是讓周易跟在后面。最近事情比較多,趙出息便沒讓黃土跟著自己,開始給黃土更多的權利,注定要讓黃土有天獨擋一面。
  趙出息開著自己熟悉的奧迪a6l,別墅保鏢李漢開著輛普通的本田雅閣,周易坐在上面,這是趙出息從西蜀集團調來的車,兩輛車不像賓利奔馳那么的高調,比較安全不顯眼。
  趙出息在樓下等齊思,齊思洗澡換衣服化妝,半個小時后便下來,要是普通人等齊思,估計得等四十五十分鐘。天氣已經入秋轉冷,齊思穿著緊身的牛仔褲和寬松的線衣,提著包戴著太陽鏡,依舊那么的有氣質。
  齊思上車后,兩人便直奔九眼橋……
  當趙出息和齊思到時光酒吧后,蔣開山早已經等著他們,坐在熟悉的老位置上,酒吧人并不多,陳平庸閑來無事陪著他在聊天,周易和比較機靈的李漢跟著進來,坐在另外個角落里。
  陳平庸瞅見趙出息進來,不禁苦嘆道“出息,你有一星期多沒來我這了”
  “陳叔,你不怕我多來幾次,把你吃窮”趙出息半開玩笑道,因為他們每次來,陳平庸都是連打折再送的,有時候更是自己請客。
  陳平庸和齊思打完招呼后,呵呵笑道“你們能吃多少?我巴不得你們把我吃窮呢”
  幾個人不約而同的笑起來,趙出息總覺得哪塊不對勁,瞅兩眼才發現,今晚安琪的樂隊不在,忙詢問陳平庸后才得知,安琪的樂隊去參加音樂節了,算是打點名氣。
  趙出息和齊思坐下后,蔣開山故意逗齊思道“齊思,我幾天不在成都,你這氣色越來越好了,你的功勞,還是出息的功勞?”
  齊思將包放好后,輕笑道“你猜”
  “沒意思啊,齊思,這不像你啊,怎么跟著趙出息,臉皮都變厚了”蔣開山沒見到想要的效果,不禁搖頭苦嘆道。
  齊思瞅眼趙出息,滿是愛意的道“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趙出息給自己倒滿酒,隨口問道“什么時候回來的”
  “今天早上剛到,先回單位忙些事情”蔣開山隨口回道,他最近剛剛調到省發改委,今天才辦的手續。
  趙出息端起杯子,兩人碰杯隨即笑道“怎么這次去北京這么久,是你舍不得蕭湘,還是蕭湘舍不得你?”
  “沒你說的那么復雜,有個發小從美國回來,好久沒見,正好聚聚,蕭湘那邊也有些事,順手幫點小忙,這才待的久”蔣開山沉聲解釋道,這幾天可謂是醉生夢死,天天喝酒到凌晨三四點。
  “蕭湘是個好女孩,開山你別錯過這村沒這店”齊思忍不住插嘴道,她對蕭湘的印象很不錯,覺得蕭湘挺適合蔣開山,只是不明白蔣開山為什么一直僵著不答應,難道真因為以前的那段感情。
  蔣開山呵呵笑道“我知道,會有分寸”
  轉而看向趙出息道“別說我了,說說你吧”
  “我的事,你都已經知道了,明知故問”趙出息搖頭苦笑道。
  蔣開山打量趙出息后道“瞧你臉色很差,眼睛里都是血絲,怎么,這段時間累的夠嗆吧”
  “能不累么,稍不注意,估計連命都得搭上,要么被人玩死,要么努力,沒別的選擇”趙出息很無奈的說道。
  蔣開山已經從最初的震驚回過神,畢竟這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天,瞧見趙出息語氣還能調侃,看來事情沒他想的那么難,沉聲道“說說吧,為什么答應簡姨?”
  “還簡姨個人情,給自己次機會”趙出息如實說道,這是他最真實的想法。
  坐在趙出息旁邊的齊思安安靜靜的聽著,這是男人之間的事,她知道自己該怎么做,所以說齊思是個聰明的女人,一般的男人真的配不上她。
  “簡姨的事情太過復雜,不過比李公權的事情好不少”蔣開山畢竟得到的消息要比一般人多的多。
  趙出息點頭回道“這個我知道,簡姨的事都是些陳年老事,她后來和那邊走的遠,不像李公權牽扯的深,而且簡姨有來自北京的關系幫她疏通,才會有如此結果”
  “說吧,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如果不是太難的事情,我應該能辦到”這是蔣開山今天想了很久才做出的決定,要不要幫趙出息,最后決定,幫。
  蔣開山的話讓趙出息端著酒杯的動作愣住,遲疑片刻后,才緩緩抬起頭看向蔣開山,說不感動,是假的。
  “別那么矯情,你說的,我們是兄弟”軍人家庭出身的蔣開山,喜歡這種直來直往。
  趙出息突然哈哈大笑,將杯中的酒喝完。既然蔣開山已經開口,那他便沒想藏著捏著,本來想說讓蔣開山幫自己見到簡姨,不過想到胡雨嘉那邊還沒有消息,便打消這個念頭,等胡雨嘉那邊有消息再說,不然要是胡雨嘉這邊已經疏通好,自己卻另找人,難免讓她心里有想法。
  “以省廳省紀委省檢組成的聯合調查組最近在查西蜀集團,我怕有人從中作梗,調查組的組長是省廳副廳長楊德榮”趙出息思索后說道。
  蔣開山立刻知道趙出息的意思,回道“我知道該怎么辦,等我消息”
  趙出息不再說話,默默點頭。
  很快,忙完的陳平庸笑呵呵的過來,看見兩人愁眉苦臉的樣子,笑道“這是怎么回事?”
  蔣開山輕笑道“沒事,沒事,來喝酒”
  三人坐著喝酒,一直喝到十點半才離開時光酒吧。
  趙出息送齊思回家后便回牧馬山六號別墅,今晚難得能睡得早點。
  第二天大清早剛過九點,胡雨嘉那邊終于傳來消息,事情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