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261 群起攻之

子會宮正廳里,趙出息心平氣和的坐在沙發上打量周圍墻上掛著的古玩字畫,讓趙出息驚訝的周易師叔居然認識其中不少,更是能品頭論足說出作畫者的優點和缺點,外加見多識廣的徐林配合著解說按照世面價格,如果拿去國內三大拍賣行拍賣會拍出什么價,趙出息對此比較感興趣,于是老徐便給趙出息介紹如何炒作字畫古董,如何在里面洗錢等等,這里面的頭頭道道讓趙出息大開眼界。
  幾位大佬先后走出來,緩緩走向已經不可同日而語的趙出息,趙出息可不敢端著架子坐著不起,簡姨有那個資格和實力,他沒有。實力不如人的時候,最好多低頭彎腰腳踏實地,蓄勢待發,尋找機會。
  趙出息連忙起身一臉樂呵道“杜叔、賀叔、郭叔、劉叔、吳哥、陳哥,你們來的挺早,路上有點堵車,我們來晚了”
  簡簡單單的稱呼,趙出息卻早已提前想好怎么叫如何叫,杜西南要說資歷,肯定在這些大佬排不到第一,資歷第一的是賀元山,要說實力,實力最前的是郭青松,可趙出息偏偏第一個喊杜西南,第二個喊賀元山,這兩個人在趙出息覺得,會比郭青松好拉攏,郭青松連簡姨的家宴都敢不來,至于他這個傀儡主子,自然不會放在眼里,至于最后喊陳濤,也是有意為之,告訴陳濤,你不管如何,在這個圈子都墊底。
  資歷最老的賀元山語氣平緩道“來早來遲都沒什么,只要能來就行,出息啊,今天這機會難得,我們這些兄弟們很久已經沒聚在一起,平時都太忙了,得謝謝你”
  賀元山的話,有些反客為主的意思。
  趙出息緊接話茬道“這是我應該做的,本來昨天便該見見各位前輩,不過發生的事情太多,有些手忙腳亂”
  站在賀元山旁邊的郭青松眉毛輕佻,他怎么都沒想到簡姨會來這么一招釜底抽薪,選擇趙出息當接班人,讓他們始料未及,卻都不敢茫然出手。不愧是老江湖,就算是進去,都不忘擺他們一道。
  “這個圈子沒你想的那么簡單,不是誰都能坐在簡姨的位置上,有時候人得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郭青松毫不掩飾的打擊趙出息道,因為他覺得,他才應該坐在這個位置上,其余人都不配。
  郭青松開口,他的盟友以及親家便符合道“出息,你知道這位置多危險么,簡姨這些年被暗殺過多少次,那次不是死里逃生。對了,你殺過人么,知道血是什么味道么?”
  趙出息心里想說,罵了隔壁,你們不就是想告訴勞資,勞資你適合這個位置,你們適合,勞資還就偏偏不信這個邪。
  可嘴上,趙出息還得乖乖的說道“出息知道各位郭叔劉叔都是老江湖老前輩,忠言逆耳么,出息以后的路還很長,要學的東西很多,所以說,還得大家提攜”
  “呦嗎,挺會說話的么,這身材不錯么?”吳和平擠過陳濤,捏著蘭花指輕佻道。
  趙出息一陣惡寒,他是見過吳和平的,那會便覺得吳和平有些怪,后來才知道,這丫是個gay龍陽癖,瞅見這貨的動作差點忍不住哆嗦,幾乎是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吳哥,好久不見”
  “你要是想見我,我可以單獨開辟時間給你”吳和平故意打趣道,果然是毫無底線和節操,居然利用自身優勢。
  趙出息呵呵道“改天單獨請吳哥”
  站在趙出息背后的芙蓉一直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這幫大佬的嘴臉,果不其然,這些吃里扒外的東西們,簡姨剛剛進去,就想著怎么瓜分這個圈子,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簡姨養了群白眼狼,要是不想亂了計劃,芙蓉真敢來場鴻門宴,全部留下。
  芙蓉在打量大佬們,大佬們其實也在打量芙蓉,他們想看看芙蓉和趙出息之間有沒有間隙,如果芙蓉不服趙出息,那就好辦了,只要拉攏到芙蓉,趙出息輕而易舉便可下臺。不過芙蓉還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冰冷,似乎沒有任何異樣,和跟著簡姨時候差不多。
  這時子會宮的私人管家走向黃土低聲細語兩句,鏡湖宮的私人管家們都是精挑細選的大美女,集氣質和美貌于一身,個子高挑,曲線玲瓏,長發高高盤起,一身中國風的山水長裙,永不消失的笑容,比川航挑選空姐的標準要嚴格數倍,自然這些私人管家們的工資不菲,年薪數十萬,很多美女擠破頭都擠不進來。
  黃土平靜走過來,緊接著在趙出息耳邊低聲說道“主子,可以開始了”
  趙出息轉過頭笑道“各位,上座吧,有什么話,我們桌上聊”
  趙出息自然而然的坐在主位上,平時這個位置坐著簡姨,簡姨左右分別會是賀元山和郭青松,不過這次,趙出息沒這么安排,周師叔坐在他的左邊,芙蓉姐姐坐在他的右邊,芙蓉本來不想坐,她已經習慣站在簡姨的背后。可趙出息固執道,他不是簡姨,沒那個資格讓她站在。芙蓉耐不住趙出息的勸,只好上桌。
  其余的位置便按照平時的規矩,左路是賀元山杜西南陳濤,右路是郭青松劉嵩吳和平,以往的時候黃土不上桌,不過這次,趙出息也破例讓黃土上桌,黃土坐在正對面,緊挨著陳濤,旁邊則是徐林,緊挨著吳和平。
  至于各位大佬的心腹們則都站在他們身后兩米距離外,和往常一樣,其余人以往會被清場,不過這次趙出息留著大小王二兄弟守在門口處,至此整個包廂除過子會宮的私人管家以及兩個美女服務員,再無他人。
  趙出息對菜沒什么要求,以往簡姨這種事都會交給私人管家處理,這次也同樣交給私人管家,各位大佬什么口味,鏡湖宮的數據庫都有存檔,不會出現任何小細節上的失誤,畢竟在座的大多都是常客。
  早已點好的菜逐漸上來,酒是簡姨的私人酒窖里面拿出來的,趙出息今天選擇喝白酒,珍藏五糧液,而不是紅酒,他一直覺得紅酒沒勁,或許他是草根出身,不是精英階級,嘗不來那個味道。
  沒有祝酒詞,也沒有起身碰杯,眾人只是相互聊著天,喝著酒。有人挖苦趙出息,趙出息也都忍著受著,沒實力的憤怒只是個笑話而已,趙出息深知這點。
  幾杯酒下肚后,趙出息開始說正事道“今天把各位老大聚在一起,除過想和大家聚聚,最重要的是想和大家商量些事,出息剛剛接手這個圈子,可謂是一籌莫展,現在事情如此之多,只能和各位老大商量”
  劉嵩和郭青松相視兩眼,劉嵩輕聲道“出息,我們是想幫你,可你得告訴我們,我們怎么幫你,如何幫”
  劉嵩的話,滿是嘲笑,就差說,干不了可以換別人上。
  趙出息裝作不懂,繼續說道“首先是主子的事,主子如今落難入獄,我們得想辦法救主子,各位都是跟著主子多年的心腹,應該有些辦法吧”
  “不是我們不想救,只是這個事情太過突然,我們目前也是束手無策,聽說牽扯的事情有些深,遠不是我們能夠走動的”劉嵩呵呵笑道,一臉不著急。
  芙蓉差點拔地而起,趙出息示意淡定。
  劉嵩開口,便已經給這件事情定調子,意思很明顯,你自個玩吧,你牛逼有能力,那把簡姨救出來,你要沒能力,那行,到時候換我們上,我們有辦法也不會在這個時候用。
  趙出息并不生氣,很有耐心道“這個我知道,我也在想辦法,只是各位畢竟比我資歷老,人脈關系比我廣,可以多走動走動,打聽些消息,我們好有所準備”
  “放心,我們自然會全力以赴救出主子,這個不用你說”郭青松吃著菜,冷哼道。
  趙出息搖頭一笑,繼續說道“既然各位大佬會全力以赴,那我便放心,希望我們同舟共濟,渡過這個難關。其次,我想說的是,估計接下來,我們的對手和敵人們將會想盡辦法打擊我們,我想各位都清楚誰是敵人,比我要清楚的多”
  “他們要敢動手,大不了拼個你死我活么,有什么怕的?”吳和平扭扭捏捏的說道,別看這丫娘炮人妖,可身手不錯。
  陳濤冷哼道“你死我活?這個時候,我覺得最好還是本分點,人家可不會直接動手,保不準怎么陰我們,紅爺和唐家兄弟窺覷我們的地盤已經很久,動點腦子好吧”
  “呦,陳濤啊,你還是守好你川南那點地方吧,我可是聽說,紅爺唐家兄弟的人已經開始接觸我們的人了,別到時候被人連鍋端”吳和平針鋒相對道。
  趙出息瞅眼陳濤,有意力挺陳濤道“我覺得陳哥說的挺對,這個關鍵時候,我們最好穩重點,別給別人留下把柄。我聽說,接下來市局省廳包括紀委這邊會動手查我們以及我們熟識的人,希望諸位把手里不該干的事情都停下來,安全渡過危險期,損失點小錢沒什么大不了”
  “這話什么意思?難道我們當縮頭烏龜?”劉嵩不悅道。
  趙出息根本沒理會他,而是看向郭青松道“郭叔,特別是你這邊,有些東西得停下來,比如假日酒店的賭場,和保稅區走私的通道,以及地下拳場等等東西,都得停下來,別在這個時候出事,低調點為好”
  趙出息剛剛說完,郭青松便冷哼道“什么意思,想削弱我?趙出息,你膽子挺大的”
  趙出息早就想到過這個結果,不卑不亢道“郭叔,你想多了,我沒這個意思,只是出于安全考慮,這些東西還是你的,簡姨以前的安排,我都不會動”
  “你敢動么?”郭青松盯著趙出息,冷笑道。
  趙出息微愣,被這句話嗆的有些窩火,心里告訴自己忍住冷靜,呵呵笑道“我哪有這心思,郭叔想多了”
  “那我要是不關呢?”郭青松步步緊逼,根本沒給趙出息松口的機會。
  是人都有三分火,這次趙出息很是強勢的說道“你要不關,要死大家一起死,我剛進這個圈子,沒什么不該沾的東西,可你不一樣,別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簡姨在里面看著呢”
  “威脅我?”郭青松豁然起身大怒道。
  氣氛突然劍拔弩張起來,誰都沒想到郭青松的反彈這個么。
  芙蓉不禁緊張起來,黃土都已經準備好,兩人似乎達成某種默契
  趙出息依舊是笑呵呵的樣子道“郭叔,你想多了,你是圈子里的元老,我有十個膽子也不敢威脅你,我只是為大家著想,而不是針對你,涉黃,涉毒,涉賭,走私等等只要是違法的東西,這段時間全部停下,該擦干凈的屁股都擦凈。如果各位不照做,我只能切斷你們的資金鏈,我知道各位都有自己的生意,不怕,不過到時候出事,別怪我沒提醒”
  吳和平陰陽怪氣的笑道“切斷資金鏈,你真以為西蜀集團是你的,人家老杜都沒發表意見呢”
  吳和平是有意把戰火往杜西南身上引,趙出息看向杜西南,笑道“我想杜叔會以大局為重”
  趙出息話音剛落,沒怎么開口的賀元山終于出來打圓場道“我覺得出息的話挺對,我也得到消息,市里省里都打算對我們動手,我們得罪的人不少,別被玩死。我先表個態,我負責的場子這段時間涉黃涉毒涉賭全部禁止,絕對不越線。老郭,表個態吧,難道你真想被人抄家?”
  陳濤這時候緊隨其后表態道“我也同意,川南不該沾的,絕對不沾”
  吳和平見賀元山和陳濤已經同意,至于杜西南,西蜀集團可是干干凈凈的,他沒什么要顧忌的,笑瞇瞇道“那我也同意吧,反正也沒幾個錢”
  所有人都已經表態,只剩下郭青松和劉嵩。
  劉嵩瞅著郭青松,郭青松不表態,他自然不能表態,絕對不會出賣盟友。
  郭青松見趙出息已經掌控局勢,心有不甘,卻又礙于面子,無奈只好冷哼一聲直接坐下,劉嵩眼疾手快,立即笑呵呵的打圓場道“我們也同意,大家平平安安最好”
  芙蓉見已經沒事,這才放心,看向黃土,淡淡搖頭。
  趙出息提起的心終于放下,他剛剛生怕見到的局面是,所有大佬全部對抗自己,那自己便難辦了,還好,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