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260 大佬齊聚二

大名鼎鼎的鏡湖宮位于成都金堂毗河旁,致力打造成西南首席國宴級會所,號稱成都的長安俱樂部,依托金堂北部灣得天獨厚的豐富水脈,鏡湖宮在毗河1.5公里灣畔臨河而建,總面積達1萬3千多平米,有國宴、會議、運動三大中心。
  鏡湖宮最有名的是“一門一世界”,國宴中心含有九大主題包間,每個包間都以世界上的一種貴族生活為藍本,通過視、聽、味、嗅、觸五大感觀體驗的打造,再現了九種正統的頂級品質生活。有象征英國皇室禮儀的溫莎宮、中國宋代茶文化的子會宮、法國紅酒文化的波爾多宮、中國明朝航海文化的威天宮、巴蜀酒文化的流杯宮、美國領袖文化的拉什莫爾宮、清代皇室福祿壽喜文化的多福宮、瑞典皇室中西大同文化的古斯塔夫宮,以及最最重要的象征全球經濟一體化的達沃斯宮,而今天晚上他們訂的是代表中國宋代茶文化的子會宮。
  至于每個包間都配套有媲美北京上海頂級俱樂部的,vip私人會客廳、頂級拉菲紅酒房、哈瓦那雪茄吧、奢侈豪華的私人ktv等,還提供了諸如私人管家、私人紅酒窖、私人專屬通道以及入室電梯等軟質配套。在鏡湖宮,所有的尖端陳設全是定制級,全空運,包括大堂頂燈、宮廷穹頂、拼花石材地磚、純手工地毯等頂級配置。
  正因為這些,鏡湖宮在西南才被頂級圈子所推崇……
  趙出息本以為自己這一年過已經算是見識過世面,可到鏡湖宮后,還是被鏡湖宮的奢侈豪華所震撼,諾大的大廳金碧輝煌,特別是那個從數米天花板上垂落下來的大吊燈,讓人瞠目結舌,難怪簡姨她們經常來這里。
  黃土提前到這里,已經安排好一切,趙出息在芙蓉周易徐林等人陪同下隨后才到,鏡湖宮的幾位負責人以及他們給子會宮安排的私人管家已經在大廳等候多時,沒什么架子的趙出息客廳和他們點頭示意,卻又保持足夠的距離感。
  鏡湖宮的九大包廂,每個包廂都擁有私人通道和專屬電梯,致力于在各種細節上做到完美,最驚艷的自然是這里的女人,不管是經理和服務員,全部都是精挑細選的美女,絕對不會辱沒鏡湖宮的名聲。
  “沒想到居然都到了”趙出息在得知六位大佬都已經到場后,饒有興趣的說道,簡姨哪天在牧馬山設的家宴都有人敢不來,今天自己在鏡湖宮設宴,居然都到了,還真是給自己面子。
  芙蓉語氣不善道“我看他們這是想趁著簡姨不在,瓜分這個圈子”
  “他們有這個膽子最好”趙出息呵呵輕笑說道,要是連這個膽子都沒有,怎么做大佬?
  鏡湖宮的負責人是個風韻猶存的中年女人,臉上一直帶著不輕不重的笑容,卻悄悄打量著繼承簡姨圈子的趙出息,如今整個成都上臺面的人都在聊關于被簡姨指定為接班人的那位男人,到底是什么樣的男人,能不能繼承住這個圈子。畢竟簡姨先前站的太高,如今跌的如此慘,實在是讓人始料未及。
  趙出息感慨道“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勝舊人,總歸要給年輕人騰騰位置,識趣的早點卸甲歸田頤養天年,或者乖乖安于本分不瞎折騰,要是真想盯著這個位置不放,估計執著到最后換來的結果不盡人意,就算是有人僥幸上位,保不準便被人漁翁得利。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簡姨就像是開國皇帝,我就想那個剛剛即位羽翼未滿的太子,這些大佬便是手握重權,權傾朝野的開國元老,而紅爺唐家兄弟,更像是屯兵邊境,損失逐鹿中原的敵國”
  “這個比喻比較形象,內憂外患啊”徐林似笑非笑的點頭道。
  芙蓉眼神有些陰冷的說道“要是實在沒法破這個局,那就殺雞儆猴,誰不服,殺誰”
  趙出息一愣,回頭瞅眼芙蓉道“敢殺一個,就等于讓他們所有團結,把自己陷入死地,還是循循漸進好,不溫不火慢慢來,今天跟周師叔打太極讓我想明白些事”
  幾個人已經在電梯前站了小會,趙出息搖頭道“不說了,上去吧”
  黃土按開電梯門,眾人上電梯,直奔子會宮包廂……
  鏡湖宮‘一門一世界’的噱頭顯然不是吹出來的,代表中國宋代茶文化的子會宮比起趙出息先前去過的中國會所更加的驚艷,諾大的包廂撲面而來的全是中國風的味道,窗戶是雕欄玉徹,桌椅是雕刻紫檀家具,墻上掛的是價值不菲的中國山水畫,墻面吊頂幾乎所有細節都盡量用中國風處理。
  此時此刻,六位大佬坐在私人會客廳里,面面相覷,低聲細語的同時卻打量著其他人,私人會客廳是正廳側面的套室,除過這個套室,還有幾個大小不一的套室,比如紅酒室,雪茄室,私人ktv。
  私人會客廳不大不小,坐在里面除過六位大佬便是他們的心腹,外面正廳的沙發上則坐著他們的保鏢,每個人帶進子會宮的人不超過五個,至于其余人則全部留在鏡湖宮外面。
  “老杜,你不給我們解釋解釋,為什么同意趙出息的人進入集團管理層?”和郭青松一直是戰略同盟關系的劉嵩率先發難道,對于西蜀集團早上發生的事,他很是氣憤,昨天還打電話和杜西南商量過這個關鍵時期西蜀集團絕對要穩住,想說的意思很明顯,可杜西南今天便耍了他們一招,怎能不生氣?
  杜西南喝著紅酒沒說話,有些老僧入定,越是如此,越是讓人氣氛……
  終于見到廬山真面目的吳和平陰陽怪氣道“難道說,老杜和趙出息達成某種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吳和平梳著二八偏分頭,油光滿面,捏著蘭花指,很是華麗花哨,臉上更是濃妝艷抹,難怪郭青松和劉嵩提前吳和平都是一臉鄙夷,不過誰都知道,吳和平是這幫大老李最沒下線和節操的。
  杜西南自然不想被這幫人扣上這么大的帽子,輕笑道“主子剛剛進去,你們不想著怎么救主子出來,卻想著勾心斗角,爭權逐利,挺有意思的”
  賀元山起身插話道“西南,這話我們就不喜歡聽了,主子進去,我們作為跟著她這么多年的老手下,自然會全力以赴的救主子出來,不然今天怎么會來這鏡湖宮”
  “賀老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我們救主子是一回事。不過,主子進去,這個圈子如今處在危急時刻,估計馬上公檢法將全面滲透打擊我們圈子,你覺得我們的仇人和紅爺以及譚家兄弟回放過這樣的機會,落井下石可是他們最喜歡干的事情,這個圈子是主子用多少年心血建起來的,難道你我想看著這個圈子支離破碎。正因為如此,我們這個圈子才得團結。趙出息是主子指定的接班人沒錯,可老杜,你告訴我,你愿意讓一個沒有資歷什么都不懂剛進這個圈子沒多久的毛頭小伙指手畫腳,你愿意,我們未必愿意,我們不能把圈子的前途交給趙出息,這將搭上所有人的前途”郭青松附和道,他比較直接,直指問題的關鍵所在。
  六位大佬都各懷心思,其實誰特么都明白彼此心里想著什么,可想著總不能說出來,口是心非不過便是如此……
  今天穿著一身灰色純棉布褂的杜西南放下紅酒杯,點燃根煙,苦笑搖頭道“你們想說什么我懂,西蜀集團是我的一畝三分地,我怎么可能看著別人糟蹋他。讓趙出息的人進入管理層,不過是出于對簡姨的尊敬,如果簡姨知道我們處處刁難趙出息,讓他寸步難行,你們覺得簡姨會怎么想,他的人進入管理層,絲毫改變不了董事會的局勢,別忘了,他們只有四票,而我們有七票,就算是董事會重新選舉,我們都會完全控制,絕對不會給他留下任何機會”
  在眾多大佬里,底氣最弱的和實力最弱的陳濤冷哼道“話是這么說,可我不信有人會一直跟我們站在一起,怕的就是吃里扒外的,我陳濤這人比較直接,有些話不想藏著捏著。沒有不變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我想問各位,如果趙出息拋出你們不能拒絕的砝碼,你們怎么辦?”
  陳濤比郭青松更直接,把他們隱藏的最大的危機直接說出來……
  各位大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若有所思。
  這時候,劉嵩率先說道“放心,我劉嵩絕對不會干這種事”
  “趙出息有砝碼么,別忘了,砝碼都在我們這邊”郭青松直言不諱道,他和劉嵩率先表態,可見他們對阻擊趙出息掌權的信心。
  有龍陽癖好的吳和平嬉笑道“除非他愿意做我的人”
  眾人聽到這話,不禁一陣惡心。
  最后沒有表態的只剩下賀元山和杜西南,其余幾人同時看向賀元山和杜西南,賀元山這才緩緩說道“我用半輩子時間才走到這個位置,趙出息不費吹灰之力,何況唇亡齒寒,趙出息比我們更清楚我們對他的威脅,遲早會鏟除我們,所以,最好的辦法便是,別讓他得勢”
  陳濤扶了扶眼鏡,玩味道“杜總,我們都表態了,您呢?”
  “為了這個圈子,共進退”杜西南猛一口煙,吐出諾大的煙霧,意味深長的說道。
  陳濤心滿意足道“希望我們說到做到,別有人暗中作梗,不然后果便是”
  “群起攻之”資歷最老的賀元山冷笑道。
  這時候,私人會客廳的門被推開,小王嬉皮笑臉跑進來道“各位老大,主子到了”
  “主子?”陳濤不屑道。
  眾人相視一眼,先后走出私人會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