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254 資本狂人

第二百六十二章意外的結果
  芙蓉和徐林鎮守六號別墅,有什么消息可以第一時間通知趙出息,徐林有謀有略,可以幫她分析建議。宋青瓷回西蜀集團和杜西南探討關于徐林的事,趙出息則帶著黃土和周易師叔去桐梓林川府大廈找胡雨嘉。之所以首先考慮找胡雨嘉而不是蔣開山,主要是趙出息對蔣開山的*不了解,何況蔣開山的關系集中在軍方,不像胡雨嘉如此的直接。
  趙出息很早便已經知道在拒霜園頤養千年的胡老爺子是曾經官至省部級的大佬,包括老爺子的秘書秦伯最后也都達到副廳級的高度,只是趙出息沒把這些當回事,依舊自顧自的在茶與酒干著自己本本分分的工作,不多嘴有眼色。因為那會他覺得這些對他來說太過遙遠,說是人脈關系,可用不上,如果刻意去拉攏,會落了下乘,他那點小心思,老爺子他們自然一眼便瞧出來,還不如順其自然
  作為老爺子獨生女,在四川商界打拼出一片江山的胡雨嘉在政商兩界的關系自然毋庸置疑,找胡雨嘉比找老爺子更有用更直接,老爺子已經退居幕后很多年,要是這個時候站出來替簡姨說話,多少有些唐突和不應該。
  這便是趙出息的顧慮……
  幾個人都沒閑著,幾頭分工,保證趙出息不被心懷鬼胎的大佬們搶占先機,可見趙出息進入角色很快,這估計是那些大佬們沒想到的。
  宋青瓷的座駕是保時捷911,她喜歡保時捷的小巧玲瓏和弧線,保時捷同時也挺搭配她的御姐氣質,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到天府廣場西蜀大廈,保時捷只用了二十分鐘。將保時捷停到西蜀大廈的地下停車場,宋青瓷坐電梯直奔頂樓杜西南的辦公室。
  西蜀大廈頂層,除過會議室和休息室,整層辦公樓只有董事長和總裁的辦公室,杜西南的總裁辦公室和簡姨的董事長辦公室結構差不多,只是比簡姨的辦公室要小,畢竟簡姨的辦公室外面還有宋青瓷的秘書團隊。
  當宋青瓷接到黃土電話匆匆離開西蜀集團的時候,杜西南便知道她要去干什么,簡姨通知他這個消息的時候,他一點都不意外,至于原因,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至于那些隨時準備拉攏自己的大佬們,不出他的意料,早上便先后給他打過電話。杜西南和陳濤一樣,算是中立角色。郭青松和劉嵩是綁在一起的,賀元山和吳和平這邊的關系若隱若現,反正兩人有些淵源,陳濤是后來上位的,根底淺,沒什么底氣,卻識趣保持中立,至少不會讓簡姨以及別的大佬反感,避免給自己樹立敵人,這是最明智的做法。
  而他,杜西南,鎮守著這個圈子最核心的蛋糕,如果不想讓簡姨對他心存芥蒂,最好的辦法便是,與眾位大佬保持足夠的距離,卻又不拒絕他們對自己的拉攏,適可而止,保持分寸。
  這是簡姨在的時候,他最好的選擇,可現在簡姨不在,毫無名氣和實力的趙出息突然上位,他該何去何從?
  幾分鐘后,跟杜西南關系不清不楚的秘書敲門進來,媚眼如絲道“杜總,宋秘有事找你”
  杜西南的秘書叫董潔,跟著杜西南已經好幾年,公司上下都說杜西南和董潔關系不清不楚,可大家只是人后嚼嚼耳根,誰也沒有證據。誰讓董潔太漂亮,她和宋青瓷一直爭風吃醋,處處攀比較勁,宋青瓷是御姐冷艷范,她卻是人妻風搔范。可惜一直落于下風,沒辦法,人家宋青瓷是簡姨在公司的代言人,董事會執行董事,和她這普普通通的總裁秘書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要是平時,杜西南或許還會和這位少婦人妻秘書說兩句情話,可今天情況不同,坐在沙發上抽煙的杜西南猶豫片刻后,捻滅煙頭沉聲說道“請宋秘進來”
  董潔輕撫發絲,對于杜西南的反應有些疑惑,今天公司整體氛圍比較詭異,她剛剛去樓下會議室開會的時候,聽說公司的幕后所有人,也便是常年不見人影的董事長簡姨貌似入獄了,這個消息讓她不得不震驚,估摸著杜總便是因為這事頭疼。一旦此事當真,那么接下來公司將會陷入動蕩期,有關部門一定會調查西蜀集團的帳目等等。
  杜西南停頓片刻,發現董潔沒有離開,皺眉道“還有事么?”
  回過神的董潔這才趕緊走出辦公室,請宋青瓷進來。
  踩著優雅的步伐進來的宋青瓷對杜西南的辦公室不比少婦董潔熟悉,她幾乎每天都要來這里和杜西南商量匯報事情,有些必須經簡姨簽字后的東西得經過她的手。宋青瓷心里默數幾秒后,等到剛踩進杜西南辦公室沒兩步,面相落地窗背對辦公室門方向的杜西南便輕聲道“來了,青瓷”
  宋青瓷這才調整步伐,疾步走過來,很自然的坐在杜西南的旁邊,瞅見煙灰缸里煙頭不少,輕笑道“煙還是少抽點,別等簡姨出來,你進去了”
  宋青瓷和杜西南亦師亦友的關系,開這些無傷大雅的玩笑沒什么顧忌,杜西南喝口水抬起頭道“去過牧馬山了?”
  “新主子召喚,我敢不去么?何況,簡姨的一些手續要辦”宋青瓷半真半假的說道,和杜西南這種老手過招,必須有耐姓。
  杜西南淡淡一笑,早已猜到簡姨的動作,詢問道“簡姨的股份委托給了趙出息?”
  “你都猜到了,還要問我,不像是你的風格”宋青瓷輕笑搖頭道。
  杜西南低聲道“我只是確認下”
  “按照公司的規定,趙出息將暫時出任董事長,直到董事會選舉新的董事長為止”宋青瓷開始緩緩和杜西南交鋒,試探姓的說道,心里有些沒底氣。
  杜西南對此并無異議,回道“這是他本應該做的,主子指定她為接班人,自然是全盤接受”
  “他將再向董事局派駐一名董事,填補最后一個董事名額,因為今天的事情比較多,他沒來得及和你商量,先讓我跟你說說”宋青瓷見杜西南并沒有太大的反應,于是繼續說道。
  這些事情,都是趙出息肯定會做的,杜西南早已猜到,要是連這點東西都猜不到,他怎么能管理諾大的西蜀集團。只是對宋青瓷的說法頗有微詞,什么叫太忙沒時間,是害怕自己反對吧。
  “我沒有什么意見,只是想知道這個新任的董事是誰?”杜西南好奇道。
  在宋青瓷眼里,今天的杜西南表現的有些異常,以往在這些人事任免上,杜西南會表現的很斤斤計較,盡量權衡各個大佬在公司的觸手,不至于出現哪家獨大的情況。
  “同時他希望這個董事出任公司副總裁的位置,我不知道這個人是他選擇的還是簡姨選擇的,因為他確實有這個能力擔當這個職位,我想如果他加盟西蜀集團,西蜀集團肯定會更上一層樓,或者開始新的篇章”這話自然是宋青瓷有意說的,她在利用老徐的身份背景混淆視聽,老徐自然是趙出息的人,而不是簡姨邀請來的,可這些杜西南肯定不知道,以他對趙出息的了解,不覺得剛剛進入這個圈子的趙出息,有這個能力邀請來資本狂人徐林。
  杜西南終于提起興趣道“是誰?”
  “曾經津京唐資本圈的資本狂人徐林”宋青瓷緩緩說道“我想,杜總并不陌生吧,我們公司曾經學過他的高杠桿投資案例”
  “是他”杜西南有些驚訝道,這個人他怎么猜都沒想到會是資本狂人徐林,只是他不是早已經沒有音訊了,資本市場傳聞他自殺,還有的說他歸隱山林,更有甚者說他被某位大佬圈養艸盤去了,怎么時隔幾年后會出現在成都,更是和趙出息牽扯上關系。
  杜西南不禁心里疑問,這個曾經的資本狂人到底是簡姨挖來的,還是趙出息請來的,如果說是趙出息請來,正如宋青瓷所想,杜西南不覺得趙出息有這樣的人脈能請得動這種早已不為名利錢財的大佬,如果說是簡姨,為什么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
  杜西南的反應在宋青瓷的意料當中,她聽到徐林的名號都大吃一驚,何況是杜西南呢?
  “不瞞杜總,我知道是徐林的時候,也嚇了跳”宋青瓷不禁莞爾道。
  杜西南邊思索問題邊回道“這倒是,徐林曾經是資本市場的狂人,太多人見證過他的傳奇”
  “杜總,你的意思呢?徐林出任公司主管投資戰略的副總裁如何?”宋青瓷小聲問道,他心里確實沒有底氣,如果杜西南拒絕,不意外,只是到時候得趙出息親自和杜西南談。
  杜西南沉默不語,宋青瓷并不著急,她有足夠的耐心等。
  良久后,杜西南終于說道“不管他是趙出息請來的,還是簡姨請來的,這樣的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別的公司想請都請不來,我自然答應,明早我會召開董事局會議”
  答案來的太快,讓宋青瓷一時沒反應過來,她心里覺得杜西南反對的可能姓最大,同意的可能姓很小,一來杜西南不確定徐林是誰的人,他下意識會覺得徐林是趙出息的人,二來徐林的到來自然會搶占他在西蜀集團的風頭,成為自己的競爭對手。所以,他可能拒絕,可杜西南偏偏答應,宋青瓷不禁好奇,這個結果還真是意外。
  宋青瓷不動聲色的盯著低頭沉思的杜西南,看了幾秒后,還是沒想明白,難道他真以為徐林是簡姨的人?
  “青瓷,還有事么?”回過神的杜西南沉聲問道。
  宋青瓷尷尬起身道“沒事,沒事了,我這就通知趙出息和各位董事,明天早上召開董事會議”
  杜西南揮揮手,示意宋青瓷可以走了,宋青瓷起身離開,杜西南站在落地窗邊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