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52 對策

第二百六十章如何控制西蜀集團?
  等眾人走后,趙出息來到陽臺,坐在簡姨經常坐的那個位置,都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不知其事,如今的趙出息算是深有體會。當他坐在簡姨這個位置上,才能感覺到簡姨身上的壓力有多大,治大國如烹小鮮,管理這個圈子同樣需要火候,簡姨能將這個圈子管理的有條不紊,讓每個大佬對她恭恭敬敬,可見簡姨的手腕有多么的強勢。
  如今換成他,卻束手無策,有些手忙腳亂,不知如何下手。趙出息不得不感慨,自己離簡姨的火候還差十萬八千里,一切都得慢慢來,怕的是那些盯著這個位置的大佬不給他時間。
  發發牢搔后,趙出息開始思考最直接的問題,如何能見到簡姨,怎么控制西蜀集團,怎么削弱大佬的勢力,怎么提防來自外界的壓力?
  這是他綜合今天所有人的意見后,覺得當今最重要的幾個問題。想要見到簡姨,顯然得動用天大的關系,畢竟簡姨這事牽扯的級別很高,而他在成都如今的關系,能用上的貌似只有胡家這層人脈,胡老爺子肯定不能找,那只剩下胡雨嘉。如果不行,再考慮尚未從燕京回來的蔣開山,只是蔣開山家里的具體背景有多大,趙出息尚不得知。
  其次是怎么控制西蜀集團,他對西蜀集團根本不了解,對杜西南這個人更是不信任,看來還是得等宋青瓷來之后再說,畢竟宋青瓷對西蜀集團最了解,她可能有辦法。
  至于最后兩件事,只能往后拖拖,這兩件事搞不定,后面兩件事更搞不定。
  趙出息從來沒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壓力如此之大,但也從來沒感覺到自己的動力比壓力還要大,他從早上到現在一直在想二胖的話,機遇和危險,這次的機遇要是抓住,他便是真的出人頭地了。
  韓三強的仇可以報,鳳凰村的希望小學基本沒問題,開十幾輛奔馳寶馬衣錦還鄉也只是時間問題。
  趙出息想想這些事,覺得現在這些壓力,特么的都不算事……
  趙出息一個人在書房靜心半個小時后,宋青瓷開著自己的保時捷姍姍來遲,作為西蜀集團董事長助理兼董秘等數個職位的她,年薪高達數百萬,何況她還持有西蜀集團百分之一的股份,絕對的億萬富婆,估計趙出息肯定沒猜到宋青瓷居然會這么有錢。
  宋青瓷到六號別墅后,芙蓉敲門而入告訴趙出息宋青瓷到了,趙出息讓芙蓉帶宋青瓷進來,很快宋青瓷便推門而入,不過只有她一個人。宋青瓷是從西蜀大廈直接開車過來的,還穿著紀梵希灰色的職業套裝,今天她更多的事情是安撫屬于簡姨系的高管,畢竟簡姨入獄這件事在管理層震動很大,大家生怕發生李公權那樣的事情。除過安撫高管,宋青瓷做的另外一件事,那邊是等趙出息召喚,西蜀集團在整個圈子的重要姓,只要是真正明白的人,心里都清楚。
  果不其然,下午剛剛上班,黃土便打來電話告訴她,趙出息這個新主子要見她……
  趙出息坐在陽臺的沙發上沒有動靜,宋青瓷輕輕閉上門,步伐輕緩的走過來,邊走邊打量這個一夜之間黃袍加身的年輕人,估計是誰都沒想到簡姨這個決定吧,其實昨天簡姨把自己在西蜀集團的股份讓趙出息代持的時候,她就已經猜到簡姨要干什么了,只是那個時候趙出息還不知道簡姨的決定。
  宋青瓷依舊記得,自己剛見這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時,他并沒有多少存在感,她還以為是簡姨的保鏢,直到簡姨讓趙出息成為西蜀集團的非執行董事后,宋青瓷才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簡姨在西蜀集團有四個董事會席位,先前除過簡姨自己,公司財務總監顧東林,還有她三個,最后那個席位,簡姨一直空著,直到趙出息的出現。
  后來和趙出息慢慢接觸后,覺得這個男人挺有意思,有時候沉穩憨厚,有時候又油嘴滑舌,特別是他問自己非執行董事有工資沒有,沒把她笑壞。只是那會,宋青瓷卻沒想到這個男人有天會接簡姨的班。
  “青瓷,你昨晚是不是已經知道簡姨的決定?”沒等宋青瓷走到趙出息身邊,趙出息突然開口問道。趙出息回想起昨晚宋青瓷從簡姨書房出來便有些心不在焉,自己送她回去的路上,一直沉默眉頭緊皺。
  踩著高跟的宋青瓷直到趙出息面前才停下腳步,妖艷的紅唇很驚艷,低聲道“你猜到了?”
  “昨晚蹊蹺的事情太多,我不得不去想”趙出息微微抬頭,從下而上看向宋青瓷,正好能打量宋青瓷的身材。
  趙出息嘆氣道“青瓷,我能完全信任你么?”
  “宋青瓷真正的親人只有簡姨一個人,簡姨的話,宋青瓷從來不會背叛”要是以往,趙出息喊宋青瓷青瓷,宋青瓷會固執的讓他改回去,可今天宋青瓷沒有。
  “你是孤兒?”趙出息不免有些驚訝道。
  宋青瓷搖頭苦笑道“我從小便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初中時認識簡姨,簡姨領養我,把我安排在一戶普通人家,資助我直到大學畢業,大學畢業后安排我進西蜀集團,你說呢?”
  這些事,宋青瓷本不想告訴趙出息,不過趙出息既然詢問她是否能信任,宋青瓷只有告訴他這些事,才能讓他打消疑慮。
  “對不起”趙出息抱歉道,他不是有意揭開宋青瓷的傷疤。
  宋青瓷站的有些累,隨意坐到趙出息的對面,淺笑道“這沒什么,只不過是事實而已,我從來沒覺得自己的命苦,相反覺得自己挺幸運,至少,我遇到簡姨,她改變了我的人生”
  “這話我倒認同,我和你一樣,我也是孤兒”趙出息淡淡一笑道,既然宋青瓷坦誠相待,趙出息也不介意說點自己的事。
  這次輪到宋青瓷驚訝起來,郁悶道“你也是孤兒?”
  “我出生在青海省祁連縣祁連大山一個叫鳳凰村的地方,我娘在我出生那年難產死了,我爹在我兩歲那年出山賣草藥一去不復返,連尸骨都找不到,墳堆都是拿他的衣服弄的,我不也照常活到現在,沒缺胳膊少腿,現在還坐到這個位置,你說是不是挺有意思”趙出息自嘲笑道,能拿自己人生開玩笑的人,都是自己添過傷口的,說出來的苦,其實真不算苦,苦的是說不出來的苦。
  趙出息的樂觀態度感染到宋青瓷,宋青瓷盯著趙出息說道“你倒是蠻不在乎”
  “事情已經發生,我總不能一直回頭守著過去,多愁善感那不是爺們干的事,我得抬頭看前面的路,那里有更好更美的風景等著我”趙出息如實說道,這些以前的往事,只是偶爾傷春悲秋用用便行。
  宋青瓷苦笑搖頭道“趙出息,你是不是壓力很大,故意用這種方法給自己解壓”
  “你就當做是吧”趙出息不否認的說道誰都能感受到自己現在的壓力,一目了然,根本不用自己說。
  宋青瓷好笑道“你倒是誠實”
  “青瓷,如果我想控制西蜀集團,該怎么辦?”趙出息突然毫無征兆的說道,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ciluo"裸的。
  宋青瓷盯著趙出息看了又看,良久才回道“難也不難”
  “怎么說?”趙出息十分感興趣到。
  其實簡姨昨晚和自己聊過那件事后,宋青瓷便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她知道趙出息肯定會問自己這個問題,已經想好對策,沉聲道“你可能不知道,簡姨已經將他在西蜀集團的股份全部委托給你”
  “什么意思?”趙出息不解道,卻有些震驚,似懂非懂
  宋青瓷解釋道“換個說法便是,現在只有你能動用簡姨的股份”
  趙出息微愣,看來簡姨果然留有后手,有些激動的問道“原來如此,那是不是我現在可以隨意安排人進入西蜀集團?”
  “原則上是可以,可還有些難度”宋青瓷皺眉沉思道“這么給你解釋吧,西蜀集團是董事會制度,簡姨在董事會有四個席位,簡姨自己,財務總監顧東林是簡姨的人,我算一個,簡姨一直沒用最后一個名額,直到你出現。除過簡姨的四個董事席位,杜總有兩個席位,賀元山、郭青松、劉嵩、陳濤、吳和平各有一個董事席位,一般情況下,杜總是聽簡姨的吩咐,所以簡姨對董事會有絕對控制權,何況只要簡姨的任命,其余人都不敢反駁。可簡姨對西蜀集團根本不管不問,任由杜總負責,所以只要是杜總同意,我和顧東林便會同意,因此才會造成西蜀集團如今派系復雜,各路人馬都有的局面”
  “我有些聽不懂”趙出息有些迷茫道。
  宋青瓷知道趙出息對這些很難理解,想了想再次解釋道“西蜀集團里,簡姨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其次是郭青松百分之十,賀元山百分之九,杜總百分之八,劉嵩和吳和平各有百分之七,最后是陳濤有百分之六,我有百分之一,芙蓉姐占有百分之四,最后的百分之七是戰略投資者,省國資委直屬的四川國際信托集團占百分之四,四川民企宏達集團占百分之三,一般情況下,簡姨的百分之四十股份由我代持,等于行駛百分之四十一的權益,四川國際信托集團和宏達集團的百分之七股份由杜總代持,等于杜總擁有百分之十五的權益,按照西蜀集團的制度,百分之五便可向董事會派駐董事席位,百分之十以下只有一個董事席位,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有兩個,以此類推,簡姨擁有四個席位,杜總有兩個席位,其余人各一個席位。現在你代持簡姨的股份,可以有四個董事席位,簡姨的那個可以算你自己的,因此,你還有個董事席位,無需通過任何人便可直接任命”
  宋青瓷詳細介紹后,趙出息終于明白,半知半解道“等于我還可以任命一個董事席位?”
  “是的,你想任命誰?”宋青瓷點頭道,她絲毫不意外趙出息想派自己人入主西蜀集團在,只有這樣他才能完全掌控董事會。
  “這個到時候你會知道”趙出息若有所思的說道“那我如果想完全控制董事會呢?你剛說過,如果是簡姨,杜西南聽命于簡姨,簡姨絕對控制,可現在是我,我對杜西南不放心”
  “這個就得重新召開股東大會,重新選舉董事會席位,你得爭取到百分之五十一以上的股份,算上簡姨的百分之四十,我的百分之一,芙蓉姐的百分之四,你還需要獲得百分之六的股份。說難不難,說簡單不簡單,杜總他們不會看著你控制西蜀集團,所以他們肯定阻止你,因此,你能爭取到的,只有四川國際信托集團的百分之四,以及宏達集團的百分之三,如果你爭取到這百分之七的股份,股東大會,你想怎么來由你自己決定,可你得知道,你想爭取,他們必然會想盡一切辦法阻止”宋青瓷將她所能想到的辦法以及來自大佬們的阻力,直接告訴趙出息,讓趙出息做好心理準備。
  趙出息冷笑道“如果真是這樣,我倒想拼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