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251 智囊團

按照趙出息的意思,簡姨的書房原封未動,連書桌上簡姨上先前寫的江湖兩個字都還留著,這兩個字的意思很耐人尋味,趙出息盯著它看了又看,還是想不明白簡姨想說什么,他并不覺得這只是巧合。在這個特殊時期,任何巧合都有可能是有意為之,趙出息不得不留心。
  至于書房其余的東西,倒沒什么蹊蹺之處,簡姨電腦里沒什么東西,想來那些重要的東西都已經被她處理好,在這個位置待了這么多年,和川渝各色人物打交道,趙出息到不信沒什么見不得光的秘密。不過以他剛入這個圈子的資歷和能力來講,簡姨是不會讓他接觸這些東西。
  周易、徐林、黃土、芙蓉坐在沙發上,互相打量,趙出息將紫檀椅搬過來,瞅眼幾個人,沉聲說道“這里沒有外人,都是自己人,什么話都可以說,不用顧忌,今天說的話絕對不可能傳出去”
  趙出息率先開口,大小彼此之間的猜疑。周易不禁對趙出息感興趣,見自己第一面便能有如此心胸,完全信任,可見三無那孩子在宜賓說的話完全屬實,兩人的關系果真莫逆。
  “芙蓉,你先說簡姨的情況”趙出息看向芙蓉道,先讓芙蓉開口,表明芙蓉依舊是最有分量的大佬。
  芙蓉瞅眼徐林和周易,滄桑大叔和白面書生,這倒是挺有趣的組合,緩緩開口道“簡姨的事情和四川官商兩界最近發生的事情有關,畢竟簡姨在川渝的能量讓她和省市各級領導關系復雜,倒下這么多人,自然會牽扯到她的身上,只是簡姨在后期逐漸淡化和這些人的關系,所以沒有李公權陷的那么深,李公權是純粹的官商紅頂路線,簡姨對政治比較忌憚,保持著足夠的距離。不過簡姨在川渝地下世界的觸手比較廣,這次牽扯這方面的事情不太多,主要是賄賂官員灰色交易這方面的事。簡姨以自己犧牲保全整個圈子安危,誰都明白,一旦被查,所有人都會難逃一劫,這個圈子會遭受毀滅性打擊,可能會讓四川地震再次爆發強烈的余震。中央以及省里都不希望事態擴大化,其實這次的事情是針對誰,眾所周知,簡姨在內的大多數人不過是炮灰和犧牲品,所以簡姨動用關系達成和解,那便是認罪入獄”
  “具體的事情,我說不清楚,得你見到簡姨后,我想簡姨會告訴你實情”芙蓉將大概的事情介紹一遍道。
  徐林越聽越覺得有趣,簡姨不過是某些人的炮灰和犧牲品而已,但有分寸的簡姨沒有陷進去,所以才能有如今自保的能力。周易終于明白趙出息現在是什么處境,這倒大出所料,那會三無只是告訴他,趙出息不過是簡影的司機,不過肯定會慢慢被重用,希望自己能做趙出息的軍師,幫趙出息一把,順便在他不在的時候,保護趙出息。
  周易從小到大都在宜賓,基本沒出過宜賓,除過偶爾和師父走訪名山大川,師父一直叮囑他,不過人生三年輪,不得離開宜賓,一年輪一本命等于十二年,三年輪三本命恰好三十六年,今年他正好三十六歲,估摸著三無便是踩著時間點而來的,師父這次并沒有拒絕,說是緣分,由著他離開宜賓。
  “簡影出事了?”周易突然開口問道。
  趙出息一愣,滿臉驚訝的問道“周師叔,不,周哥,你認識簡姨?”
  別說趙出息,黃土徐林都挺好奇,就連待在簡姨身邊幾乎寸步不離的芙蓉都驚訝,她怎么沒見過周易?
  “六年前,有過一面之緣”周易低聲說道,很平緩的語氣。
  芙蓉質疑道“我怎么沒見過你?”
  “六年前,簡影來宜賓找師傅替一老人尋龍點穴,算是緣分”周易輕笑解釋道。
  黃土看向芙蓉,芙蓉低頭沉思,想了十幾秒后,有些震驚道“貌似有過這回事,當年簡姨獨自一人去過宜賓,大概有半月時間,她說是尋訪高人”
  “正是我師父,不過那次,師父年事已高,不便走動,便由我出山,老人葬在唐古拉山腳下,那是塊風水寶地”周易很平靜的說道,好像在說一件尋常普通的事情。
  可在包括趙出息幾人眼里,瞬間有種世外高人的氣勢,徐林連忙抱手道“原來是位高人,會尋龍點穴風水墓相?”
  “十年尋龍,三年點穴,沒有天賦,百年枉然,我不過是懂點皮毛而已”周易謙虛道,這是他的實話,縱然快活近百歲的師父都不敢說自己是高人,何況是他呢?
  尋龍點穴風水墓相這些東西對趙出息他們來說太過遙遠,可周易世外高人的形象已經確認無疑,連芙蓉都不敢再輕視長的白白凈凈可以當明星的周易,畢竟讓簡姨稱作高人的人可不多。
  經過這么個小插曲,算是讓彼此相互了解。
  趙出息繼續說道“我爭取想辦法見到簡姨,芙蓉你這邊也想想辦法。現在說說,這六位大佬的情況,他們比圈外人對我們的威脅更大”
  黃土干咳兩聲說道“先說昨晚沒來的郭青松劉嵩以及吳和平,這里面資格最老的是郭青松,實力最強的也是郭青松,圈內灰色地帶的東西都屬于他負責,賭場涉黃涉毒走私等等,他對我們的威脅最大,此人城府極深手段兇殘。其次是劉嵩,劉嵩和郭青松走的比較近,兩人的兒女有意聯姻,表明要達成共進退的聯盟,現在最能威脅到我們的便是郭青松和劉嵩這兩個老狐貍。再說吳和平,吳和平的性格有些陰晴不定,這個人也有些陰陽怪氣,外界都說他是龍陽癖同性戀,這個消息屬實,劉嵩負責的是川東北幾個市的事務,這些年川東北的經濟發展很快,他已經富的流油,私底下自己的買賣挺多,而吳和平則負責成都郊縣以及幾個鄰市的事務,同樣勾當不少,有消息說他和唐家兄弟走的近,這個我們得提防。再說昨天來的幾位,杜西南,他除過負責西蜀集團便沒別的勢力,不過自從簡姨將圈子生意全部集中在西蜀集團后,西蜀集團相反是最值錢的東西,圈內所有財務流水都得經過西蜀集團。其次是賀元山,他是圈內資格最老的,差不多他的風向會影響其余人的選擇,特別是像陳濤這種勢力最小偏中立的人,賀元山負責的保安基地是個重中之重,我想他的人估計遍布這個圈子,保安基地名義上訓練保安,實際是幫圈子培養中堅力量。相比于老謀深算當年拿下保安基地這塊大蛋糕的賀元山,陳濤比較勢單力薄,川南沒多大的利益,陳濤也就靠著前些年酒企的生意賺些錢,那里的地頭蛇比較多,何況紅爺和唐家兄弟也有代理人在”
  黃土剛說完,徐林便緊跟著說道“西蜀集團是關鍵,只要控制住錢,很多事情便比較好辦”
  趙出息若有所思,黃土眼前一亮道“徐哥說的對,西蜀集團不能亂”
  “我對杜西南不放心”趙出息直言不諱道,特別是他見過杜西南幾次后,對這個人尤為不放心。
  芙蓉提醒道“青瓷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人”
  “讓宋青瓷立即過來,我們必須控制住西蜀集團,我去過西蜀集團,西蜀集團內部分裂嚴重,各位大佬在里面都安插著人手,不能被他們搶到先手”趙出息立刻吩咐道。
  黃土沉聲道“我馬上打電話”
  “控制住西蜀集團,你便不怕被他們架空,畢竟你現在手里沒有實權,不像簡姨,簡姨一句話,便可以得到該有的,你不行”徐林善意提醒道“這事有些頭疼,不能做的太過,讓他們狗急跳墻,鋌而走險。也不能不管不問,任由他們發展,得想辦法削弱他們的實力,特別是郭青松和劉嵩”
  “可以想辦法敲山震虎”周易突然開口道。
  趙出息喃喃自語道“敲山震虎,敲哪座山,震哪個虎,怎么敲山,毫無頭緒”
  “出息,你現在最應該考慮的是,什么時候見他們,畢竟你已經是新主子”芙蓉說到這兩天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趙出息必須做的。
  徐林附和道“對,你得讓他們承認你,想個讓他們不得不來的名義,不來,那就是背叛”
  趙出息看向芙蓉,幾乎是異口同聲道“救主”
  “救簡姨,這是個他們不敢不來的名義”徐林意味深長的說道,其實他早就想到這個,只是讓趙出息說出口而已。
  趙出息思索道“芙蓉,你覺得在哪比較合適?”
  “牧馬山自然不行,不合適,會給人說成鴻門宴,授人口實,那就鏡湖宮,簡姨經常去的地方”芙蓉想了幾個地方后說道。
  趙出息確定道“那就鏡湖宮”
  “什么時候?”芙蓉問道,這個得趙出息訂。
  趙出息思索良久后回道“明天晚上便行”
  “好,我安排”芙蓉點頭道。
  趙出息覺得自己像是無頭蒼蠅,一切都沒有頭緒,又好像要忙的事情太多,簡姨把他推到這個位置上,不知是好是壞。
  “芙蓉,找些絕對可以信任的人手,盯住那幾個大佬,最好能得到他們的任何動向,我們不能被他們打的措手不及”趙出息擔憂道,他現在最怕的就是這些大佬聯盟對抗自己,這樣的話,自己的局面便更加艱難。
  “讓誰負責?”芙蓉詢問道。
  “大小王負責,有消息直接通知你或者老徐”趙出息安排道“行了,你們各自分頭行動,芙蓉,別忘了讓劉嬸安排老徐和周哥住的房間,你們去忙吧,我想一個人靜靜,等青瓷到了再說”
  眾人隨即起身,開始分頭忙碌,趙出息則有些心神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