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248 新的舊的留下的離開的

第二百五十六章新的征程
  (來點月票撒)
  趙出息被簡姨指定為自己的接班人,除過芙蓉,這個消息是誰都沒有想到的,整個川渝圈子都在議論趙出息是誰,誰是趙出息?知道的趙出息的人則在猜測,趙出息到底什么*,能讓簡姨把諾大的家業放心交給他。至于這個圈子的幾位大佬,則被簡姨這招后手打的有些措手不及,所有人均保持沉默。
  二胖是坐清晨第一班飛機離開成都回北京,他已經告訴林正北自己選擇回北京這個結果,林正北對此并沒感到意外。他知道骨子里流著老林家血脈的林三無遲早會回來,林家的歷史和香火都得由他傳承下去。
  趙出息得知這個消息是簡姨親自打電話告訴他的,趙出息坐在沙發上足足愣了數分鐘,依舊覺得有些迷茫,難以接受簡姨這個突然的決定,他詢問簡姨為什么,簡姨只是說,你是最好的選擇。趙出息很沒底氣道,姨,我有可能毀掉你這些年的基業。簡姨直接說道,就算賠光,姨都認了。趙出息不再說什么,簡姨直接掛掉電話。
  趙出息坐在沙發上想了很久,難怪昨晚離開時芙蓉姐姐會說早點休息,明天你會很忙,不出意外她早就知道簡姨這個決定。至此,趙出息把所有事情串聯到一起,便很容易得出結論,簡姨應該很早便已經有這個打算。怪不得簡姨昨晚并沒有和自己聊關于他在這個圈子的去留以及前途問題,趙出息又不得不去猜想,簡姨是不是從自己進這個圈子開始,便一直在考驗和觀察自己。
  當二胖起床后,趙出息盯著二胖看了數秒,才緩緩把這個消息告訴二胖。二胖和趙出息的反應差不多,皺眉沉思,遲鈍片刻后才給出趙出息一句和簡姨如出一轍的話,說道這或許是她最好的選擇。
  說實話,在這個關鍵時期,趙出息很想留下二胖,可他并沒有開口,因為他知道二胖清楚自己心里的想法,如果二胖覺得自己該留下來,絕對會主動開口,而不是讓趙出息開口,所以,趙出息沒有開口,而二胖也沒有開口,去意已定。
  趙出息最后問道,二胖,這對我來說,是好還是壞?
  二胖平緩心情后說道,危險和機遇并存,這要看你能抓住哪個?
  趙出息想了想,堅定不移的說道,機遇。
  既然簡姨已經做出選擇,既然事情已經發生,自己便再無退路,正如二胖所說,這是他的機遇,把握住,便有可能踩著簡姨的步伐成功上位,成為像簡姨那樣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大梟雄,抓住便是危險,死無葬身之地。
  權衡利弊后,趙出息果斷作出這個選擇。
  簡姨入獄,二胖走了,趙出息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得不考慮接下來的路怎么走,他知道自己真正要忙碌起來了,要面對的人和事會很多很多,終于認真去想簡姨昨晚說的那些話。
  二胖走的時候告訴趙出息,中午十二點的時候,他的小師叔會坐火車到成都,叫周易,三十六歲,他給師叔留的是趙出息的手機號,到時候會聯系他。
  二胖出門走后,徐林才起床,昨晚他陪公司客戶應酬喝的挺多,回家后徑直倒頭便睡,一覺睡到準備起床上班,趙出息瞅見徐林出來,直接開口道“老徐,辭職吧,我可能需要你幫忙?”
  正準備和趙出息打招呼的徐林愣在原地,盯著眉頭緊皺的趙出息看了數秒才問道“出息,你小子沒病吧”
  趙出息緩緩說道“簡姨落難了”
  徐林臉色一變,沉默不語。
  “她指定我為她的接班人,我可能需要你的幫助”趙出息沉聲說道。
  徐林震驚道“什么?”
  對于徐林來說,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過突然,比聽到韓國征服宇宙還要突然,良久徐林才緩緩開口道“什么時候的事?”
  趙出息很平靜的回道“兩小時之前”
  “二胖呢?”徐林皺眉道,發生如此大事,二胖不可能不在趙出息身邊。
  趙出息苦笑道“二胖已經坐今早第一班飛機回燕京,不再回來”
  “不再回來?”接二連三的消息讓徐林有些慌亂,簡姨落難,出息接班,二胖離開,短短時間,發生這么多事情,看來平靜的曰子已經過去,接下來的曰子不會好過。
  趙出息無可奈何的點頭,這是事實。
  徐林考慮幾分鐘后回道“我這就去公司辭職”
  “老徐,謝了”趙出息誠心道,他知道自己現在處在什么位置,除過危險便是危險,那些圈里圈外的大佬都看著自己,整個圈子的人都在盯著他這個簡姨的接班人,更盯著簡姨的位置,一旦他犯錯,那便會死的很慘。
  徐林搖頭笑道“都這個時候了,簡姨把你推倒前臺,你要面對的東西太多,二胖走了,我要再不幫你,誰幫你?”
  趙出息起身,拍拍徐林的肩膀,隨即回房間收拾東西,半小時后,芙蓉和黃土過來接他,從今天開始,他將正式入住牧馬山蔚藍卡地亞,成為六號別墅的新主人。
  徐林站在客廳里看向趙出息的房間,陷入沉思,是死無葬身之地,還是一鳴驚人?
  良久,他才離開去公司辭職……
  清晨本是最清凈的時候,可今天的成都以及川渝注定不平靜,第一件事便是簡姨踉蹌入獄,大家都知道簡姨沒有逃脫席卷整個四川這場風暴,畢竟簡姨的勢力是無孔不入,黑白官商皆有涉獵,最近更是傳出簡姨有可能入獄的消息,可誰都沒想到會這么快,現在各個地方的大佬們都在商量討論這個突然事件帶來的影響。其次便是簡姨指定的接班人趙出息,這個是什么角色,能不能扛起簡姨的圈子等等。
  峨眉山山上,某對最近正在這里吃齋念佛的大佬卻怎么都靜不下心,兩人站在懸崖邊上商量事情,簡姨的落難對他們是機會,可這個關鍵時期,誰都不敢亂來,動靜一旦太大,導致的結果會和簡姨一樣,誰都知道新任的一把手目前的壓力多大,來自中央和全國的目光都盯著頻頻地震的四川,他們不想觸霉頭。
  隱藏在武侯區某棟古色古色的獨院里,身材有些偏瘦的紅爺正在院子里打太極,院子里有幾棵樹以及一個魚池,里面的鯉魚們正無憂無慮的游蕩著,整個院子鋪著青石板,還有石凳石桌。一直跟著紅爺的那位上了年紀的老頭老頭半閉著眼睛站在不遠處,直到幾滴雨水打在他那常年經久不變蒼老布滿皺紋的臉上。
  院中練著太極的紅爺也感覺到雨滴,很快,兩三滴雨滴變成淅淅瀝瀝的小雨,天氣陰霍的讓人難免傷春悲秋,紅爺緩緩走回到屋檐下,揮手示意某個手下過來,隨即說道“阿賴,讓他們都過來”
  這是和簡姨齊名的兩位大佬對于此事件的反應,相比于他們的平靜。簡姨那看似平靜的圈子里卻很不平靜,首先當屬昨晚在保利198社區假曰酒店一夜風流梅開幾度的郭青松和劉嵩,他們都是被各自的手下喊醒,才得知這個消息,急忙推開懷里左擁右抱的模特,狼狽起床。
  郭青松和劉嵩連臉都沒洗便迅速碰頭,劉嵩有些急不可耐的問道“老郭,你不是說還得斷時間,怎么這破快?”
  “可能有什么突發情況,具體我還不知道”郭青松陰著臉回道。
  劉嵩冷哼道“趙出息就是那個司機?聽說他前段時間還和紅爺那邊的文清在蘭桂坊大打出手?這種貨色能被簡姨指定為接班人?”
  “老劉,我知道你不服,其實我也不服,可這就是簡姨的高明之處,要是簡姨指定賀元山當主子,我估計著我們立馬便會和賀元山分道揚鑣,沒什么可以商量的,我們不能等著賀元山削弱我們。可現在不一樣,現在是趙出息,你敢輕舉妄動么?簡姨是入獄,而不是死了,不服也得先忍著,還是那句話,不能第一個出頭”老謀深算的郭青松立刻便猜到簡姨的想法。
  劉嵩惱怒道“我看趙出息不過是她的傀儡,用來平衡我們”
  “等著,不著急,我們可以聯系聯系其他幾位,看看他們什么想法”郭青松冷笑道。
  陳濤昨晚沒回樂山,住在萬達索菲特,大清早在得到這個消息后,便馬不停蹄的殺回樂山,穩固住自己的勢力,這是他以后和幾位大佬交鋒的資本,決不能被先手。
  而這段時間一直躲在三亞度假的吳和平被手下告知這個消息后,便立刻馬不停蹄的殺回成都。
  至于杜西南和賀元山,杜西南好像當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似的,一如既往的上班。賀元山也差不多,再次來到錦江岸邊那個藏酒的地方喝他最喜歡的國窖1573,只是這次對面沒坐著簡姨。他是唯一并不好奇簡姨會選擇趙出息坐接班人的人,黃土有勇有謀,卻缺少城府和手腕以及大局觀,芙蓉更不適合,只適合站在幕后。至于圈內和他平起平坐的其余五位大佬,包括他自己,都不適合,首先屁股不干凈,二來估計一上來便想著如何削弱剩下那些,整個圈子肯定大亂,這是簡姨最不想看到的局面,所以,趙出息是最好的選擇。
  九點,一輛賓利和兩輛奔馳S600L緩緩停在外灘小區門口,從車上下來數位清一色黑西裝的保鏢,讓外灘小區門口的保安面面相覷,思索這誰家的排場這么大。九點十分,趙出息下樓,只等著二胖留給他并沒帶走的二胡和幾件換洗的衣服以及自己買的那幾本書,他孑然一身從西安到成都,自然沒多少家當。
  到門口后,趙出息如同往常那樣和門口保安打招呼,黃土和芙蓉已經站在賓利旁邊,趙出息徑直走向賓利,將手中的東西遞給黃土和芙蓉,臉上沒了剛剛和保安打招呼那隨意的笑容,不悲不喜不卑不亢,恍然間,卻有些簡姨的味道。芙蓉和黃土再次面對趙出息,都是微躬身子低頭,恭恭敬敬,可趙出息看不穿他們帶著墨鏡背后的眼神。
  車隊緩緩離開,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保安們,他們怎么都沒想到會是來接平常和他們嘻嘻哈哈開玩笑的趙出息,不禁思索,難道趙出息是某個豪門大少?
  趙出息不關心這些,對于他來說,一段旅途已經結束,而新的征程即將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