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246 最后的晚餐

第二百五十四章各懷鬼胎
  趙出息本以為圈內六位大佬都會出現,可最終的結果卻事與愿違,只有老狐貍賀元山和在西蜀集團游刃有余左右逢源的杜西南以及表情永遠總是冷酷無情的陳濤出現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估計今天能來六號別墅的人此刻心情都比較復雜,趙出息也在推測著在座的每個人都在想什么?
  沒有郭青松,沒有吳和平,沒有劉嵩,就算是今天沒人來,簡姨準備好的晚宴,還得照常進行下去,見過太多風浪的簡姨這點小場面還不至于讓她無法接受,曾經一無所有,如今翻云覆雨,人生起起伏伏,誰能保證一世輝煌,誰又能保證一生平庸?
  準備的頗為隆重的晚宴在西餐廳進行,沒有太多人,簡簡單單,簡姨坐在主位上,兩邊分別是芙蓉和賀元山,杜西南坐在賀元山的下面,陳濤坐在芙蓉的下面,緊鄰著黃土,趙出息則坐在杜西南的下面,旁邊是冷艷迷人的御姐宋青瓷。
  除過六七個女服務員,西餐廳再無外人……
  準備好的菜品緩緩上桌,簡姨沒有說話,眾人便連粗氣都不敢喘,估計心情比上墳都難受,微微低頭的趙出息卻不動聲色的打量著每個人臉上的表情,特別是已經來的三位大佬,杜西南微皺眉頭若有所思,賀元山笑瞇瞇稍顯輕松,陳濤則一本正經用熱毛巾擦著手。
  簡姨等女服務員倒好紅酒后才開口道“這是我們自己產的紅酒,口感不錯,至少比市面上在公海灌的82年拉菲好,大家嘗嘗,都放松心情,別緊繃著,想說什么想聊什么,盡管說。都是這個大家庭里的成員,沒什么顧忌,珍惜最后這場晚餐,以后想讓簡姨陪你們吃晚餐,估計要等很久”
  簡姨此話一出,等于將這段時間流傳已久的謠言確定,這個消息是真的,不是假的……
  眾人面面相覷,心情更加復雜,比打翻的五味瓶更復雜,各種不是滋味,趙出息有些震驚,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些沒來的大佬顯然已經得知確切的消息,所以權衡利弊后作出如此選擇。
  杜西南賀元山以及陳濤同時看向簡姨,表情各異,趙出息不知道他們是裝作不知道還是真不知道,反正前者的可能性更大,輩分和資格最老的賀元山沉聲道“主子,再沒辦法?”
  “已經盡力,總歸比李公權的結局好吧,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左右的,我們看似爬的已經足夠高,可我們的上面依舊有人爬的比我們高,而我們如果想要活的滋潤,便得依附在他們下面,都說希望自己的命運由自己掌控,可人這一輩子,無奈太多,由不得你自己”簡姨這話,夾雜著各種意思,似乎是在以身試法告訴幾位大佬一個淺顯的道理。
  賀元山默默點頭,他們依附的不就是簡姨么,簡姨要是倒下,他們這個圈子可就要亂套了,到時候什么情況,未知,而他們需要尋找新的支撐點。
  “主子,我想知道,你倒下,這個圈子的前途怎么辦,都是自己人,我陳濤不想說虛話假話,主子要是進去,估計在座的包括沒來的,沒誰會對誰心服口服,難道主子會看著這個圈子大亂?”陳濤依舊是那副冷酷的表情,這個圈子里,資歷和勢力最弱的便是他,川南看似很大,可既得的利益卻沒多少。
  簡姨端起酒杯,看著杯中的紅酒,像是鮮血般的紅潤,淺笑道“濤子,你覺得我能怎么辦?我能做的,已經仁至義盡,難道我看著你們跟著我進去?至于以后的事情,你們自己衡量選擇,我自然有安排,可我的安排未必會讓你們滿意或者信服,你們各自心里什么想法,我不清楚,但你們自己清楚”
  兩位大佬都已經發表完意見,眾人皆看向手握最重要資源的杜西南,可杜西南似乎對此沒什么興趣,只是喝著紅酒,簡姨輕笑搖頭端起紅酒杯示意道“我不在的日子,你們自己照顧好自己,老賀,你的脂肪肝得小心,多吃清淡點,西南,少抽點煙,都上年紀了。至于濤子你,好好對自己老婆,別在外面鬼混。下面你們這些小輩,路還長著,我就不多說什么,喝酒”
  簡姨這話說的有些淡淡的憂傷,讓人心情更加的低落,眾人只好起身碰杯,喝光杯中的紅酒……
  趙出息落座的時候,手不小心給放到旁邊宋青瓷的美腿上,像是觸電般立即彈開,換來的是宋青瓷的嗔怒,瞪著趙出息,趙出息尷尬一笑,表明自己不是故意的。這不能怪趙出息,誰讓宋青瓷腿是放在趙出息這邊的。
  陳濤似乎對那些沒來的大佬有些不滿,憤憤不平的說道“主子,郭青松劉嵩吳和平不來,難道就由著他們放肆?”
  簡姨揮手道“濤子,今天我們只喝酒聊天,不談這些事”
  “主子”陳濤有些不悅道。
  簡姨沉聲道“濤子”
  這兩個夾雜著氣勢的字,讓陳濤終于選擇放棄,他已經預感到簡姨不在之后,這個圈子的局面,不得不為自己的處境做考慮,其實他已經知道簡姨在這場高層博弈中的失敗,不就便入獄認罪。可出于對簡姨的信任,他還是選擇來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見簡姨一面,她不信簡姨沒有安排。其實跟重要的原因是,他感覺到后簡姨時代自己處境的不妙,生怕被別的大佬已經紅爺或者唐家兄弟的勢力吞并掉。
  既然簡姨已經發話,那眾人便不敢再聊這些話題,于是只好安安靜靜吃飯,偶爾碰杯,晚輩敬長輩,平輩互敬……
  簡姨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設宴,那不來的那三位大佬此刻正在干什么?
  保利198社區,趙出息去過的假日酒店頂級套房198套房里,諾大的套房里只有數個男人以及四個女人,掌握著這個圈子灰色資源最多的郭青松正摟著懷中的美女,和對面某個男人下象棋,兩人旁邊皆有兩個美女,端茶遞水喂水果,悉心照顧服務周到,至于其他人則是他們彼此的心腹,能進這個套房的,至少都是在成都道上混的有頭有臉的人。
  “將軍,老郭,我看你還有什么招?”郭青松對面的男人用嘴接過旁邊美女遞來的葡萄,得意的笑道。
  郭青松皺眉沉思,他的手放在懷里女人的大腿上摩挲,他喜歡這種摩擦帶來的快感,至于她懷里的女人,則是個不大不小的明星,是西蜀集團旗下的模特公司培養出來的,后來他花錢找關系進幾個劇組后,算是小有名氣,其余三個美女都是模特公司的模特,身材容貌沒的說,不然也不會被他看上。
  郭青松和賀元山的年齡差不多,他們兩算是跟著簡姨最早資歷最老的元老級大佬,不過郭青松的心機和城府要比賀元山深太多,手段和心眼更多,不然簡姨也不會讓他控制這些灰色資源。
  不過郭青松的氣質很儒雅,更像是個成功的商人,思索良久后,郭青松終于做出選擇,那便是果斷舍棄本來隱藏很深的單,不舍棄怎能會有勝利?
  “老劉,繼續啊”郭青松冷哼道。
  老劉,這個圈子能和郭青松平起平坐姓劉的貌似只有川東北的劉嵩,估計簡姨都沒猜到這兩只狐貍在一起……
  “老郭,你說我們今天不去牧馬山,這個選擇是對是錯,聽說老狐貍、杜總以及陳濤那貨都去了”劉嵩是個正兒八經的胖子,比發福的賀元山都要胖,眼睛瞇在肉里,不仔細找都找不到。胖的尿尿估計都找不著自己的家伙,這貨最喜歡玩小姐,成都的場子沒有他沒去過的,每個月必去一趟東莞,已經成為他不成文的規矩,估計今天晚上這兩個模特是難逃他的手掌。
  郭青松嘴角一撇,有些不屑道“這不是還有沒去的,吳和平那陰陽怪氣的人妖不也沒有?”
  “你說咱兩不去,那是明知道簡姨的底線,吳和平那人妖不去,難道他也知道了?”劉嵩有些不解的問道。
  郭青松底氣十足道“你覺得他有我的人脈廣,這個圈子,除過簡姨,我不信誰比我的人脈廣”
  “這倒是,那你的意思,是這人妖在試探?我看他和唐家兄弟那邊走的比較近,難道是要另找靠山”劉嵩握住拿在手里的棋子,冷笑道。
  郭青松放下棋子,拍拍自己女人的大腿示意她下去,這個據說床上功夫不錯的小明星立刻識趣下去,郭青松起身點燃一根煙,有些深沉道“老劉,記住,這個關鍵時候,誰都不會輕舉妄動,你以為簡姨真那么簡單,誰要是先動,誰肯定是第一個死,就算是簡姨沒留后手,可其余人都不是吃醋的,知道師出有名四個字的意思么?我們不能給別人留下把柄,其實去的,不去的,不都是在刺探簡姨的底牌么?”
  劉嵩推開旁邊的女人,跟著起身玩味道“老郭,這川渝被她壓了這么久,是該換換新鮮空氣了,你我聯手,他們哪是對手?”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郭青松吐口煙霧,長吁一口氣道,兩人各懷鬼胎。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這邊,晚宴很快結束,其實大家都沒什么食欲。幾乎是不出眾人所料,簡姨在晚宴結束后,把賀元山陳濤以及杜西南叫進書房,芙蓉跟著進去。趙出息和黃土以及宋青瓷則留在二樓的客廳里。
  宋青瓷的情緒有些低落,眼神更似幽怨,趙出息做到她身邊,安慰道“有些事情,我們只能坦然接受,真要有辦法,簡姨早就已經選擇”
  宋青瓷苦笑搖頭道“趙出息,你說簡姨累不?”
  “累,我都累,你也累,別說簡姨,都累”趙出息嘆氣道。
  宋青瓷默認點頭,隨即問道“趙出息,簡姨真要落難,你有什么打算?”
  趙出息自嘲笑道“我能有什么打算,簡姨倒下后,肯定會有信任的大佬替她掌控這個圈子,這位新的主子肯定是這幾位大佬內的,他們都有心腹,你覺得他們會相信我么,或許隨便把我打發吧。到時候看吧,實在不行我就再找份工作,遠離這個圈子未必不是什么壞事,安安靜靜的”
  “你要走?”宋青瓷意外道。
  趙出息搖頭道“我哪說自己要走,我只是說找份工作而已,畢竟我要生活啊,要不,我去跟你混吧,你給我安排個事干,干什么都行”
  宋青瓷瞪著趙出息搖頭道“你難道忘了,你還是西蜀集團的非執行董事?”
  “簡姨都不在了,這還算數?”趙出息好笑道。
  宋青瓷冷哼道“這自然算數,你是簡姨指派的,簡姨在西蜀集團持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處于絕對控股,除非簡姨,沒有人把你從西蜀集團趕走”
  “臥槽,這是真的,等于我還能拿年薪二十萬?”趙出息有些激動道,他還以為這事差不多黃了。
  宋青瓷白眼趙出息道“你以為?”
  不過宋青瓷回頭想想,西蜀集團里面派系嚴重,簡姨要是不在,別說趙出息,包括她的處境都有些難,說不定便會被架空……
  三位大佬在簡姨的書房待的時間不長,很快便都從簡姨書房出來,不過三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簡姨沒有跟著出來,芙蓉沉聲道“黃土,趙出息,送三位大佬,青瓷留下”
  趙出息和黃土連忙起身送三位大佬出六號別墅,宋青瓷則跟著芙蓉進簡姨的書房。三位大佬走的時候都沒和趙出息黃土寒暄客套,帶著自己的心腹,徑直離開。
  等他們走后,大小王跑過來問道“怎么樣?什么情況?”
  黃土不悅道“不該問的別問”
  趙出息則無奈搖頭,大小王便已經猜到不樂觀。
  等趙出息重新回到二樓的時候,簡姨正在書房門口等著他,趙出息感覺簡姨瞬間蒼老不少,整個人看起來心力交瘁,瞅見趙出息后,簡姨嘆氣叫道“出息,進來”
  趙出息看向宋青瓷,宋青瓷正在發呆,黃土則若有所思,趙出息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不管簡姨對自己什么安排,他都坦然接受,他在這個圈子還太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