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244 紅爺

第二百五十二章暴雨前夕
  (昨天狀態不好,今天努力)
  病床上的李文清,望著這個平頭黑色布鞋的男人充滿深深的敬畏,不過三十五六的年紀打下如此一片大大的基業,讓整個川渝喊他聲紅爺,怎能不讓人敬畏?李文清依舊記得自己選擇跟著眼前這個男人時的場景,那次自己被朋友設局輸掉一百萬,紅爺只是問他敢不敢殺人,李文清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鬼使神差的毫不猶豫的點頭,那是自己生平第一次殺人,一把幾塊錢可以買到的水果刀,就像趙出息今天對他那樣,直接刺穿給他設局的朋友的心臟,這事最后被紅爺擺平,自己什么事都沒有,李文清第一次感覺到權利帶來的快感,比金錢和美色更讓他沉迷。有位虎人打過比方,姓愛在最初幾次是很迷人的,但能長久使人著迷的是權力。
  李文清跟著眼前的男人已經有六年,這六年,他見證這個男人每次在風尖浪口時的沉著和冷靜,每次千鈞一發時候的力挽狂瀾,以及每次把握機遇的正確抉擇,幾乎是如履薄冰卻又步步為營,所以當李叔選擇紅頂商人路線的時候,他才能得到五爺的賞識,順利接手這個圈子所有的灰色資源。其實那個時候,這個男人的權利早已超越李叔,五爺沒有別的選擇。
  不高,僅有一米七五。偏瘦,保持在平均七十公斤左右。短發,不管春夏秋冬。布鞋,永遠只是黑色,這就是這個男人身上的標簽。但外界對他的標簽還有,腹黑,沉穩,冷靜,心狠手辣,毫無底線,殺伐果斷,獎罰分明,心機莫測,陰陽怪氣等等。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沒有幾個人知道什么樣的經歷造就這個男人如今的模樣,好像任何事情都不會讓他泛起同情心等等所謂的道德,就連笑的時候,人們都能感受到他的冰冷。
  紅爺站在窗前望著窗外足足五分鐘后才轉身,有些失望的瞅眼床上的李文清,無奈搖頭道“川渝要變天了,養好傷,準備好新的征程”
  “爺,文清知道”李文清趕緊回話道,生怕遲鈍一秒引起男人的不悅。
  紅爺面無表情的走過病床,輕聲道“鬼叔,我們走吧”
  叫鬼叔的那位老人這才睜開眼睛,拉開病房的門,等男人走出后,才跟著離開,李文清整個人,如釋重負……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別墅里,簡姨回別墅后便坐在湖邊,深夜的湖邊有些幽暗,除過簡姨,便只有如同簡姨影子般的芙蓉。兩人是主仆關系,又像是姐妹關系,簡姨從來沒對芙蓉發過火,芙蓉也從來沒讓簡姨失望過。簡姨的故事,某個老人知道一半,芙蓉知道一半。
  “芙蓉,你跟著我多少年了?”這些天,簡姨變的有些蒼老,情緒一直很低落。
  芙蓉不假思索便說道“再過幾天,便是十一年三個月”
  “十一年,人生彈指而過,又有幾個十一年,沒有覺得在我身邊很無聊?”簡姨輕笑問道。
  芙蓉堅定不移的搖頭道“沒有”
  簡單,直接,不復雜,這就是芙蓉。
  “這或許是我最后一次坐在這里了”簡姨心平氣和的說道,又頗有些無奈。
  芙蓉低聲道“姨,不會,你進去遲早還是會出來,只是時間問題”
  “恰恰因為是時間問題,進入容易出來難,多少人怕你進去,多少人又怕你出來,這些事我都想過,縱然有他們幫我,可還是不那么樂觀”簡姨苦嘆道,這或許是最艱難的一步。
  芙蓉沒有發表意見,這已經超出她的領域,能左右的只有簡姨,不過她相信簡姨在里面的曰子不會太難,或許只不過是去過一段清心寡欲的生活,時間卻不會短。
  “姨,今晚的事,你不該出面”芙蓉終于還是說到這件事,趙出息的事由趙出息解決,簡姨出面那就太高抬李文清了,居然敢拿槍指著簡姨,這要是以往時刻,李文清的結局只有一個,那便是死,而恰恰因為是這個時候,簡姨不火不怒,對方卻知道簡姨的忌憚。
  簡姨不以為然道“我本沒想讓出息這么早走到臺前,這不過是個突然情況。后來想想,反正只是過兩天的事,要是能以最快的速度讓人知道他的存在,昨晚是最好的機會。無非是損失點我的威嚴,這些對我早已沒用,你覺得有幾個人會覺得,我簡影壓不了他譚某人”
  “這倒是”芙蓉默默點頭,簡姨是有意成就趙出息。
  夜太深,簡姨起身回別墅,走到一半的時候,簡姨突然問道“芙蓉,別背叛趙出息,不管他以后做什么事”
  跟在簡姨背后的芙蓉下意識停下腳步,思索著簡姨這句話的意思,這句話的意思太多,她不知道簡姨到底是哪種意思。簡姨繼續前行,喃喃自語道“過兩天,有幾個人會來?”
  這件事情終于在當天晚上發酵,進而成都圈子很多人都已經知道趙出息的存在,而他的身份依舊是簡姨的司機,由此可見敢拿槍指著簡姨不會有什么好結局,李文清投機的是時機,誰都清楚要是以前,李文清的命肯定沒了。紅爺毫無反應,對此眾人都能理解,畢竟是李文清以下犯上,紅爺要是再對趙出息出手,最后的結果便是簡姨和紅爺交鋒。
  第二天,齊思聽趙出息的話本分的去上班,這事她盡量忘記,當晚米可兒打來電話求她原諒,米可兒現在再傻,都已經清楚根本不是第一次在時光酒吧遇見的普通服務員,而是個隱藏在市井里的boss。她雖說不太清楚簡姨的身份背景,可或多或少聽過,回家不敢隱瞞昨晚的事,便把事情的經過告訴爸爸,最后換來的結果便是被盛怒的爸爸狠狠的煽了一耳光,要知道從小到大,爸爸都沒打過她。米可兒明知道自己闖禍,只能忍受,現在是怎么緩解這個局面,而不讓趙出息或者建議遷怒于她家。
  最終經歷過太多風浪的爸爸讓她直接找齊思,齊思是趙出息的女朋友,只要能說動齊思,那么趙出息這邊便會沒事,趙出息不生氣,簡姨這邊自然好辦,到時候道歉賠錢應該沒什么問題。
  米可兒聽后便毫不猶豫的給齊思打電話,齊思的語氣很冰冷,遠不是先前那個什么都可以給她說的閨蜜,可米可兒還是得各種回話,早已不管不顧自己的面子,齊思最終有些不忍,畢竟當初可兒的出發點還是為她好,只是做的有點過。不過這事由不得她,齊思只能告訴米可兒,讓她問問趙出息的意思,她做不了主。
  齊思后來給趙出息打電話,趙出息并不生氣,他沒必要和米可兒這樣的小女人慪氣,怎么,難道把她殺了,不行先殲后殺或者先殺后殲?再怎么說,都是齊思十幾年的朋友,算是發小。于是趙出息笑道,告訴她這事已經過去,以后朋友之間該怎么還是怎么。
  齊思心里也清楚,趙出息是心疼她,可不管趙出息原諒不原諒,她和米可兒都已經不可能回到過去,比如一張紙對折,紙還是紙,可那道痕跡再也抹不掉。
  國慶假期接下來的兩天,齊思乖乖上班,趙出息每天晚上去接她,兩人溫存一會,趙出息便送齊思回家。王一鳴的假期終于結束,很不情愿的離開成都回昆明部隊,臨行前一天晚上,一幫人在時光酒吧再次喝的酣暢淋漓,這次人比上次要多。趙出息、齊思、二胖、徐林、蔣開山、蕭湘、安琪、陳平庸,拼了兩個大桌,異常的熱鬧,徐林和王一鳴是相見恨晚,兩人就跟說相聲似的,一個捧一個逗,外加幾個女人渲染氣氛,從八點一直喝到十二點,不過這次大家都沒喝醉,最后各回各家。
  蔣開山這次和蕭湘的關系相比以前進步很快,蕭湘心情明顯不錯,不出意外,蕭湘假期結束后,蔣開山親自送蕭湘回燕京。至于徐林,他所在的公司出現點意外,于是徐林便提前上班,趙出息的假期還有三天,黃土從渝城回來后,趙出息便繼續和黃土去健身房,簡姨那邊傳話說,享受最后的假期,假期結束會有很多事忙碌,趙出息根本沒多想。
  只是再去健身房,趙出息后面多個跟屁蟲,這個便是假期閑來無事天天待在宿舍和圖書館的裴卿,朱逸影陪著老媽在三亞玩的嗨,根本沒心思回來,薛娜則回老家,以她那姓格假期不結束都不會回來。趙出息這幾天很忙,主要是還得陪齊思,所以一直沒聯系裴卿。裴卿到挺善解人意,也一直沒打擾趙出息,每天去圖書館安安靜靜的看書,偶爾找個文藝的咖啡廳喝咖啡。
  趙出息徹底輕松后,這才想起裴卿,生怕裴卿說自己放鴿子,還好裴卿并沒生氣,反而給趙出息寬心,不禁讓趙出息覺得,這樣溫柔又善解人意的女人天生是由男人疼的,最重要的還是個美女,只是好奇為什么裴卿一直沒談男朋友呢?
  這兩天,趙出息的生活相對安逸,早上起床去接裴卿,隨即陪裴卿去她經常去的那個文藝咖啡店喝咖啡看書,裴卿倒是推薦趙出息不少書,可趙出息總覺得太過文青,有些矯情,于是自己挑選書,總能找到基本讓自己驚艷的書,可對裴卿來說,趙出息看的書都太晦澀難懂。
  李青衣當年總是說,讀書不一定會讓你發財,但會讓你知道怎么活出個人樣,趙出息很喜歡她說的這句話,那會,書是唯一讓他們這些大山深處的草根了解山外世界的方式。趙出息覺得很多人總是想的多,卻讀書不多,這樣通俗點叫做白曰夢。書有時候雖然不能解決問題,卻可以給人一個更好的視角去看待問題。而剛剛,裴卿說過一句特文藝的話,讓趙出息覺得也挺不錯,那便是讀書是為了讓你遇見更好的自己。
  從咖啡店出來,兩人便去桐梓林的健身房找黃土,裴卿的身材保持的不錯,她每周都會和朱逸影以及薛娜去練瑜伽,女人么,總要對自己好點,這都是資本。
  不過讓趙出息有些后悔的是,穿上運動褲和緊身背心的裴卿卻是另種風格,嬌羞中帶著姓感,讓他有時候都忍不住心猿意馬,裴卿的出現立刻拉升健身房美女們的平均水平線,連黃土都忍不住開玩笑,問趙出息這么快便包養大學生?
  國慶假期眼看便結束,趙出息總覺得最近的曰子太過平靜,平靜的讓他感覺到有些不真實,或許是他天生喜歡忙碌,喜歡充實,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感覺到存在。
  國慶假期前最后一天,終于有些不平靜,這天黃土親自來接趙出息,趙出息以為黃土是和他去健身房,可黃土卻說是去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簡姨召喚。
  趙出息有些好奇,簡姨怎么突然找他們,不過總算不用這么閑著,可以有事干。
  趙出息詢問后才得知,簡姨今天晚上在牧馬山設宴圈內大佬,不出意外,手握重權那些大佬都會來,趙出息這才意識到,事情好像沒那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