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243 一夜成名

第二百五十一章紅爺
  (昨天月票很不錯,今天繼續)
  其實這段時間,當簡姨有可能步李叔后塵的消息出現后,整個成都上得了臺面的人都清楚,四川一直三足鼎立的局面將被打破,李公權李叔的落難可以由紅爺接手,畢竟站在他們后面那尊老佛爺尚未入土為安,有他在,那個圈子便不會亂,誰想趁虛而入渾水摸魚都得先過他那關。可勢力最大最復雜的簡姨一旦倒下,那就熱鬧了。有人預測最終的局面可能是簡姨手下的大佬紛紛自立門戶,造成群雄割據的局面。至于他們讀力或者結盟后另外種結果便是,被老牌勢力根深蒂固的遂寧人唐家兄弟或者后起之秀紅爺相繼分食,造成龍虎相爭的結局。
  這都是外界的猜測,最后是什么結局,沒人知道……
  而處在這個漩渦中心的趙出息不過是個初出茅廬不起眼的小棋子,不過卻因為今晚踩下紅爺手下悍將文清而出名,估計用不了多久,整個四川道上都應該知道趙出息這個名字。
  趙出息將齊思送回到蜀都花園小區,這次他一直把齊思送到出電梯,出電梯后,齊思突然轉過身抱緊趙出息,將頭埋進趙出息的懷里,她再怎么堅強,都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的小女人。上上班,陪閨蜜逛逛街,看看電影聽聽音樂看看書,喝喝咖啡和下午茶,偶爾泡吧喝酒。什么時候經歷過這種如同電影里的場面,這些東西對她來說,都離的太遠太遠,卻因趙出息而發生交集。
  趙出息有些心疼,是因為他的出現而打破了齊思寧靜的生活,是好是壞?
  “嚇壞了?”趙出息輕輕拍著齊思的后背,摸著齊思的順發,安撫著她。
  躲在趙出息懷里的齊思不否認的點頭,到現在她都覺得今晚發生的一切太不真實,如果她看到二胖用槍頂著李文清的額頭,趙出息毫不猶豫將匕首插進李文清的大腿,可能覺得這一切更不真實吧。還好趙出息足夠細心,讓她提前躲進CCCLUB。
  “有沒有后悔認識我?”趙出息本不想問這句話,可還是鬼使神差的說出來。
  齊思停頓片刻,隨即使勁的搖頭,她選擇的路,不管如何艱難都會走完,她選擇的男人,不管如何都會義無反顧的陪著他到老……
  趙出息苦笑道“傻,真傻。是不是長得漂亮的女人,都傻?”
  “嗯”齊思小聲輕恩道,要是平時或許會和趙出息撒嬌埋怨幾句,可今天不會。
  趙出息深深嘆口氣道“明天去上班吧,上班便會忘記昨晚發生的那些事。”
  齊思再次搖頭,緩緩抬起頭,有些憂傷的看著趙出息說道“不要,我想陪著你”
  趙出息身手勾了下齊思的鼻子,好笑道“乖,聽話。你男人很強大,不會有事的”
  齊思思考幾秒后,這才點頭答應。
  “還不打算進去?”趙出息瞅眼這層的四戶人家,輕笑問道。
  齊思踮起腳尖,抱緊趙出息的脖子,深情的盯著趙出息說道“出息,答應我,不管以后發生什么事,都不要拋下齊思”
  趙出息嘿嘿笑道“別亂想,趙出息怎么會拋棄總是心疼他的媳婦呢?從趙出息走出祁連山,真正心疼他的,也就只有媳婦和二胖”
  其實,當今晚齊思拍桌而起,冒著和十幾年的閨蜜撕破臉皮替他抱不平的時候,趙出息便已經堅定,這輩子,他得娶這個女人,陪著她慢慢變老……
  齊思眼神溫柔,平靜微笑,得到滿意的答復后,和趙出息相視幾秒,情不自禁的主動吻住趙出息,趙出息抱緊齊思,堅定的回應,兩人彼此纏綿,這個吻持續了數分鐘才結束,沒有情欲,只有愛意。
  松開趙出息的脖子,齊思淡淡的笑道“那我進去了”
  趙出息點頭,看著齊思開門直到門關上,這才按電梯離開……
  夜深人靜,成都郊區一家私人醫院的頂級病房里,被趙出息打的鼻青臉腫的李文清已經包扎好腿上的上,出來混這么長時間,誰身上還沒點傷?這點傷對李文清來說,無傷大雅。他本是西南財經的高材生畢業,奈何上學的時候經常廝混,偶然認識如今不可一世的紅爺,紅爺覺得他腦子機靈下手又狠,外加身手不錯,便把他留在自己身邊培養。李家在李文清上學那會,雖說小有點錢,可頂多幾千萬資產,如今卻已經膨脹道數億,這里面最大的功勞自然是他。
  李文清這一路走來,太過順利,難免有些浮躁,才造成今晚被初出茅廬的趙出息踩在腳下的結局。病房里,除過他和幾個心腹,還有今晚惹事的李文洲和馬俊,兄弟二人如今身上都掛傷,讓人哭笑不得。
  馬俊有些后怕,生怕李文清把事情怪在自己身上,連忙抱以忠心道“清哥,對不起,我們不該驚動你”
  “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我怪過你們?只是今晚你們惹到不該惹的狠角色了,他的背后站的是簡姨,憑你們,怎么斗,以后出門長點眼,不要以為自己有點背景便可以肆無忌憚,這成都的天這么大,比你們牛逼的人多的是,小心哪天遲早付出代價,今天這就是例子”李文清冷哼道,他還算理智,沒把今晚的事怪在馬俊身上,因為沒必要。
  “那清哥,這事怎么辦,我們忍了?”馬俊試探姓問道,說實話,心里還是憋屈。
  李文清突然瞪著馬俊道“馬俊,收起你那點小心思,你家那點背景太小,要不是看在你和我弟的關系上,我早就讓你知道什么叫手段。怎么?不想忍?不想忍,那你去試試,看你能不能觸動簡姨,就算是簡姨要出事,可玩死你,綽綽有余,你的命不值錢”
  馬俊被說的臉色蒼白,屁都不敢放。
  李文洲不服道“哥,你的傷難道就這樣?”
  李文清冷笑道“我的事,不用你們管。你們該喝酒喝酒,該泡妞泡妞,要是再見到那個男人,能屈能伸的話,喊聲趙哥,這事便算過去,我想他還不至于對付你們。不過你們放心,我遲早會幫你們找回今天的面子”
  馬俊瞅著眼前的男人,不免有些崇拜,這才是大人物,自己差的太遠,頂多是三流紈绔子弟……
  這時候,病房的門被緩緩推開,率先進來的是兩個帶黑墨鏡的男人,他們的身材不算魁梧,只能說中規中矩,可氣場不小,死死的盯著在場的幾個人,同時打量病房內的環境,如同職業殺手一般。
  緊接著病房進來的是個穿著黑色練功服的男人,男人理著小平頭,沒什么氣場,好像是個路人甲,腳上卻穿雙黑色布鞋,走都沉穩有力,至于他的后面,則是位花甲老人,走都顫顫巍巍,好像隨時有可能被風吹到,老人的眼睛像是閉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個瞎子,可誰都能感覺到他的危險。
  病房里的人看到穿黑色布鞋的男人后,趕緊微躬身子向后退,病床上的李文清急急忙忙想要下來,穿黑色布鞋的男人不怒自威道“你躺著就行,其余人出去吧”
  馬俊和李文洲已經猜到這個男人的身份,心里波瀾起伏有些激動,今晚先是見到川渝大紅袍簡姨,又見到風頭無二的紅爺,這要是說出去,他們那個小圈子的人,不嚇的半死。李文洲一個眼神,病房里的人便全部離開,馬俊和李文洲自然不敢待著,緊跟著出去。
  瞬間,房間里只剩下病床上的李文清,以及站在病床前穿黑色布鞋的男人,至于那位風濁殘年的老人則站在門口處,像是個已經死了上千年的孤魂野鬼,讓人不敢靠近。
  “爺,文清無能”李文清低著頭說道,在這個男人面前,他就算是再高傲,都得乖乖的。因為這個男人便是他的主子,紅爺,也有人叫他譚某人。
  紅爺的身體有些偏瘦,可卻連一絲贅肉都沒有,全都是精煉的肌肉,身體脂肪比趨于完美,他的眉毛微微跳動,冷哼道“文清,是不是我太放縱你,讓你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李文清抬頭愣住,不知道紅爺的意思,他本以為紅爺不僅不會怪他,相反還會夸他。今晚這事,他認為自己的選擇很正確,以身試法試探簡姨,同時能打擊簡姨圈子的氣勢,他不信簡姨敢在這個時候動他,他就是想看看簡姨的謠言是真是假。
  “文清不知道爺什么意思?”李文清有些茫然的問道。
  紅爺語氣不輕不重,可誰都能感覺到他的震怒,沉聲道“什么時候,輪到你來試探簡姨?”
  李文清腦子不慢,立即明白自己落了下乘,已經感覺到危機,連忙求饒道“爺,文清知道錯了,文清以后再也不敢貿然行動了”
  紅爺的臉有些不規則,顴骨比較突出,面相學上說這樣的人比較自負,而似乎正是如此,但紅爺還不至于因為這事遷怒李文清,只是回道“文清,以后做事動點腦子,要是沒腦子,我不介意讓人教你”
  “是,文清知道”在趙出息面前被趙出息用匕首插進大腿都沒喊疼的李文清,這會心里卻顫抖恐懼。
  紅爺恢復平靜,笑了笑,問道“給我說說那個最后出現的胖子,實力如何?”
  “恐怖”李文清思考良久,想了又想,才用到這兩個詞。
  紅爺轉身走到窗前,意味深長的說道“趙出息?胖子?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