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241 趙出息不能有事

第二百四十九章高潮迭起
  (如果感覺這章不錯,使勁砸月票,謝謝)
  賀元山今年四十有九,剛剛過人生最艱難的本命年,平平安安,除過出過場車禍,還算順利。他是重慶萬州人,早年家里窮,父母把他送給大伯家寄養。那個年代,普通人家沒有誰是富裕的,幾乎都忍饑挨餓,賀元山的大伯家更是普通人中的普通家庭,所以家里經濟比較緊張。俗話說,生存是凌駕于道德之上的,當人們為填飽肚子發愁的時候,便會沒什么道德底線。賀元山在大伯家便是這種情況,他時常回憶當年的事,每天吃的都是大伯家的殘羹剩飯。記得最清楚的是,除夕夜年夜飯,大伯一家其樂融融的在里面大魚大肉,他被關在門外面,凍的瑟瑟發抖,啃著冷饅頭。
  大年初一早上,帶著恨意的賀元山一氣之下離開萬州北上,至今再沒回過萬州,那年他十五歲,不得不說心狠。后來賀元山一直顛沛流離,直到三十五歲那年遇到某個女人,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而這個女人便是此刻坐在他面前的女人,別看女人沒他年紀大,可在外人面前有彌勒佛之稱的賀元山卻恭恭敬敬,沒半點脾氣和架子,他知道自己這一身榮華富貴是從哪來的,縱然如今這個女人正在經歷他踏入這個圈子后最大的危機,他都不敢露出半點懈怠,至少表面上。
  這個女人便是素有黑寡婦竹葉青等各種稱呼的簡姨……
  “元山,什么事?”趙出息和齊思陪著簡姨吃完晚飯,等到他們離開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在牧馬山待的無聊的簡姨便選擇來這個地方喝幾杯小酒,這里最好的酒是國窖1573,這里藏著最好的國窖1573的便是賀元山,賀元山只喝國窖1573,所以簡姨才喊他來。兩人只是聊些往事,誰都沒提誰都清楚的事。
  賀元山挪動微微發福的身體,臉上的橫肉跟著晃動,小眼睛藏在肉里,透著精光,別看他身體這些年發福,可身手不差。簡姨主動問話,賀元山便老實說道“是趙出息的事”
  “出息?簡姨半咪的眼睛瞬間睜開,感興趣道“這小子怎么了?”
  簡姨的用詞很講究,先是喊出息,后來又是喊這小子,悄無聲息的在告訴賀元山自己對趙出息的寵愛和器重。而正如簡姨所想,賀元山聽到簡姨的話,有些觸動,呵呵笑道“他在蘭桂坊遇到點小事”
  “小事?”簡姨好奇道“他這脾氣還會惹事,都驚動你,我看未必是什么小事,反正你我沒什么事,權當散步,這邊離的不遠,那就過去看看”
  “主子親自過去,未免太興師動眾吧”賀元山有些擔憂的說道,雖說見過簡姨的人很少,除過這個圈子的人,圈外的人除非爬的夠高,才能有幸和簡姨見一面,何況這些年簡姨身居幕后,不再親自打理事務。
  簡姨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淺笑起身,頗有些武俠小說中的女俠風范,望向錦江對面的蘭桂坊說道“談不上興師動眾,只是去看看熱鬧,要是沒什么事,就讓出息過來陪我們喝兩杯,聽說他的酒量不錯,你要能灌倒他,有些事我就當沒發生過”
  簡姨最后這種話不輕不重,卻如雷霆萬鈞之勢直擊賀元山的七寸,賀元山愣住,久久不說話,站在簡姨后面的芙蓉嘴角泛起嗜血的弧度。簡姨沒再看已經有些憔悴的賀元山,步伐沉穩不亂的離開,賀元山回過神,有些慌亂的起身,緊隨其后
  蘭桂坊CCCLUB門口,綽號刀郎的老左左鵬生怕動靜太大,讓兄弟們有意思散開,三三兩兩聚在一起,不知道的人根本不清楚發生什么事,可這些人都時刻注意著趙出息,提防著趙出息他們逃跑。
  “幾位兄弟,是你們跟著我走,還是我請你們走?”老左,也便是左鵬還算客氣的說道,如果按成都的勢力分布來算,他屬于后起之秀紅爺的人,紅爺如今在成都,可謂是如曰中天,不過他的輩分,差不多和CCCLUB的場子負責人老周算一個級別。
  王一鳴樂呵的罵道“跟你走,跟你去哪,你麻痹,你傻逼啊,你要勞資一條腿,你還讓勞資乖乖跟你走,是你智商不夠,還是我智商不夠啊,沒智商,你出來混什么黑社會啊,以為穿身黑衣就把自己當大哥啊”
  不得不說,王一鳴這貨罵起人來,還真是口無遮攔,左鵬被他的罵的臉色鐵青,文的不行,那就來武的,左鵬冷哼道“既然幾位兄弟這么不上道,那別怪我們不客氣”
  “客氣啥,來來來”王一鳴已經準備好大打出手,他的目標便是左鵬旁邊洋洋得意的馬俊,不把這貨揍的喊爹喊娘,他都不舒服。
  作為今晚的主角,趙出息這個時候自然要表態,開口詢問道“左哥,你是紅爺的人,還是唐家兄弟的?”
  “廢話,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紅爺的人”趙出息還算客氣,喊著左哥,左鵬不耐煩的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趙出息把齊思推向宋舒雅,二胖沒趕過來,他得小心點,心里不禁咒罵里面的大小王,到底是聰明還是不聰明,聰明的話,早就幫著自己喊人了。
  趙出息同時有些遺憾和擔憂,他目前在這個圈子還沒有熟識的人,除過黃土,可黃土偏偏不在,至于簡姨,趙出息可不敢這點小事,驚動簡姨……
  “動手”左鵬一揮手,距離趙出息最近的七八個人便一擁而上。
  這時候,CCCLUB門口一陣喧鬧,大小王和老周帶著CCCLUB的大部分保安終于殺出來,這時間把握的還真是恰到好處,保安們立刻護在趙出息他們兩邊,本已經上來的混混們下意識停止動作,看向左鵬。
  “CCCLUB門前,也有人鬧事,膽子夠大”老周把玩著手上一串紫檀手鏈,笑瞇瞇的走出來,盯著左鵬說道。
  左鵬臉色不悅,盯著周行文笑道“老周,你要保這個人?”
  “在我的地盤,我不保誰保,我說刀郎,你小子膽子夠肥,都敢到我的地盤鬧事,誰給你的膽子?”賀元山已經說過,趙出息不能有事,周行文清楚,就算是今天把CCCLUB砸了,趙出息都不能有事。
  左鵬臉色微變,他今天是接老大命令過來的,老大說了,必須帶人走。如果僅僅是馬俊這邊的事,他可以想別的辦法對付,左鵬擲地有聲道“老周,你我不同陣營,有仇有脾氣能理解,不過今天別為難我,我帶不走這幾個人,回去不好交差”
  “我讓你帶走人,我也不好交差”周行文冷哼道“這是賀老要的人,我想知道你有幾份膽子膽子帶走,怎么,仗著你們人多,貌似我們的人也不少?”
  老周剛說完,二三十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已經急急忙忙趕到CCCLUB門前,這便是他和大小王在里面為什么耽擱時間,老周立即讓自己的心腹安排下去,疏散在現場圍觀的人群,蘭桂坊這個區域幾個路口全部堵住,絕對不能讓人看見CCCLUB門前的場面,至于CCCLUB里面的人,只準出不準進。
  只是短短不到兩分鐘,整個蘭桂坊CCCLUB這塊便已經空蕩蕩,除過兩邊的自己人,沒有一個外人,今晚顯然是越玩越大。
  趙出息看向周行文,輕聲道“老周,謝了”
  周行文淡淡說道“這不是我的安排,是賀老的安排”
  “賀元山?”趙出息喃喃自語道,他沒想到這里的情況已經驚動賀元山。
  大小王一直站在趙出息身邊,小王瞅著對面那個他不太熟悉的左鵬試探姓問道“出息,今晚夠熱鬧啊,這小子挺囂張的,要不回頭,我們兄弟二人幫你把他做了”
  大小王不出手則已,出手必然是直中要害。
  趙出息再傻,都知道做了的意思是什么,有些忌憚道“王哥,沒這個必要吧”
  “我就說說,說說而已”小王已經明白趙出息的意思,哈哈笑道。
  齊思眼見事情越鬧越大,人越來越多,她根本不知道雙方什么情況,只是知道誰是保護出息的,誰是要報復出息的。趙出息生怕這事給齊思留下不好印象,低聲安慰道“是簡姨的朋友,沒事。他們是鐵了心要玩,我們就算道歉,也無濟于事,與其如此,不如一次姓解決所有事,省的留下禍害”
  齊思無奈嘆氣,宋舒雅小聲說道“現在的局面,已經由不了趙出息了”
  宋舒雅好奇,趙出息到底認識多么牛掰的人,讓CCCLUB這邊豁出去保他?
  至于站在左鵬旁邊的馬俊正在接電話,臉色很從容,好像對今晚的事情十拿九穩,米可兒有些騎虎難下,事情完全是因為她引起的。就算今晚這事解決,就算能報復趙出息,可她清楚,和齊思十幾年的閨蜜感情,今晚算是徹底了斷了。估計再無回旋的余地,她現在根本不剛看齊思的眼神。
  “出息,要不要我幫忙?”沉穩冷靜的蔣開山生怕事情鬧的一發不可收拾,輕聲詢問道。畢竟事情到現在這地步,也有王一鳴的推波助瀾。
  趙出息想了想說道“真要用你,我不會客氣”
  “出息,跟這群傻逼廢話什么,揍丫的”王一鳴忍不住道。
  蔣開山沒好氣的罵道“你再說一句話,我這就給你爸打電話”
  王一鳴識趣閉嘴……
  馬俊這時候掛掉電話,緩緩向前道“周行文,你真打算今晚保這幾個傻逼?”
  周行文鎮定自若道“我已經說過,趙出息是賀老要的人?”
  “賀元山那個老不死的東西,他要人?行啊,讓他來找我要人,今晚,這幾個人我文清要定了,誰來都不行”這時候人群一陣搔動,某個滿臉胡渣的男人帶著七八個黑衣大漢緩緩走進來,這七八個黑衣壯漢每個人都有一米八以上,身材彪悍,完全不是在場的這幫人能夠比擬的,拿屁股想,都是群狠茬子。而被王一鳴一酒瓶的撂翻的李文洲則跟在滿臉胡渣一身黑西裝的男人身邊,只是頭上裹著白色的紗布,有些狼狽。
  “文清,李文清?李文洲?”趙出息嘀咕道,如果沒有猜錯,李文清是李文洲的哥哥,敢把賀元山不放在眼里,顯然李文清不是普通角色,這個意外,趙出息還真沒想到。
  左鵬,包括馬俊在見到李文清后,都乖乖的低頭喊道“清哥”
  頭上包著白紗布的李文洲在見到滿臉得意樣子的王一鳴后,幾乎是怒喊道“哥,就是他,就是那狗曰的,你一定要替我出頭”
  趙出息不得不承認的是,李文清和李文洲長的很像,人模人樣很帥,可李文清要比李文洲成熟有男人味,特別是那滿臉的胡渣以及陰霍的眼神,充滿冰冷的氣息,明顯人都能瞧出這是個狠角色、不簡單。
  大小王以及老周都認識眼前這個男人,連他們都沒想到,李文洲的哥哥居然是紅爺手下的悍將文清,道上喊他清哥或者清爺。如果沒猜錯,文清的真名因該叫李文清,難怪左鵬和馬俊今晚有恃無恐。
  “事情有些復雜了”大王沉聲說道,本來覺得今天晚上他們不會插手,現在看來,估計要動手。
  老周是明面上的人,今晚這事他是大配角,老周向前兩步客氣道“清爺,什么風把您吹到我CCCLUB?”
  “有人把我親弟弟打成這樣,小周,你說呢?”李文清一個眼神,手下立即遞來雪茄點燃,李文清冷哼道。
  老周處事有分寸,故意大事化小道“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小周,識趣點,滾遠點,今晚,這幾個人我要定了”李文清直奔主題,根本不想和周行文廢話,沒辦法,周行文和他不在一個級別,不配,就算是賀元山來了,他都不鳥。
  老周臉上的笑容退卻,不卑不亢道“清爺,恐怕小的難從命,賀老說過,今晚,趙出息不能有事”
  李文清眼神閃過一絲陰冷,趙出息頓感不妙,準備喊老周回來的時候,李文清已經閃電般出手,一腳踹進老周的腹部,吐著口水罵道”賀元山算什么東西,今天就算是簡姨親自來,這人,我還是要定”
  老周踉踉蹌蹌往后退出數步,要不是大小王扶住,肯定摔倒在地,突然的變故誰都沒想到……
  “那我倒要看看,今晚,你怎么要人?”
  從趙出息這邊的背后,突然傳來一個聲音醇厚的女聲,眾人不約而同看向趙出息他們的左邊,這里是蘭桂坊的南邊通道,而李文清他們剛剛是從蘭桂坊的北邊而來。
  當看清來的人后,全場震驚。剛敢說這的話的人,只有簡姨……
  簡姨一行四人,除過永遠跟著簡姨的芙蓉,還有被李文清罵作老不死的東西的賀元山,以及佝僂著身子的曾慶曾叔。誰都沒想到,簡姨會真的來,如同從天而降。
  趙出息臉色難看,這點事驚動簡姨,明顯會讓自己在簡姨心中的地位下降。齊思有些驚喜,沒想到簡姨會來,更多的是好奇,簡姨來干什么?她不是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么?
  蔣開山和王一鳴則面面相覷,王一鳴目瞪口呆的看向蔣開山,問道“簡影?”
  蔣開山若有所思的點頭。
  趙出息緩緩走到簡姨面前道“姨,對不起”
  簡姨風輕云淡的笑道“這孩子,這有什么對不起的,姨是恰好和你賀叔在不遠的地方賞月,這才過來看看”
  趙出息見過賀元山,連忙低頭道“賀叔”
  賀元山依舊是那老狐貍的樣子,瞇著眼睛笑呵呵的點頭。
  “我沒想到會驚動簡姨”李文清看向簡姨,玩味的說道,他對簡姨不陌生。
  簡姨本不用自降身價和李文清這種小角色爭論,她要帶走趙出息,放眼整個川渝,誰敢攔著,可正因為是趙出息,簡姨才多話道“我要帶走趙出息,這人,你還要么?”
  所有人覺得,當簡姨出現的時候,這事情差不多已經塵埃落定,李文清敢對抗簡姨,這不是找死的節奏么?就算是唐家兄弟和紅爺在簡姨面前,估計也不敢撒野。
  可李文清偏偏不信邪,出乎所有人預料的說道“簡姨,我說過,今晚誰來,這人都得帶走”
  李文清這話一說,全場意外,李文清這是要博簡姨的面子?
  “不知死活的東西”芙蓉冷笑道。
  李文清突然伸手到腰間,貌似要掏東西,等眾人看清楚的時候,李文清手里已經握著一把冰冷的勃朗寧,槍口徑直對著簡姨。
  全場大驚失色,李文清居然動槍,更是用槍指著簡姨,這是什么節奏?不要命?
  蔣開山和王一鳴已經動怒,這是挑戰他們作為軍人世家的底線?
  趙出息臉色驚變,回頭瞅眼齊思,示意宋舒雅趕緊帶齊思進CCCLUB,李文清要動槍,今晚這是,看來是要不死不休?
  簡姨不動如山,淡定從容,似乎沒把這當回事,這對她來說,不過是小孩過家家。
  芙蓉已經蠢蠢欲動,趙出息更是蓄勢待發,可今晚的故事,似乎是"gaochao"不斷迭起。
  沒等他們動手,從李文清的后背方向,也便是趙出息正對的方向,突然迎面而來一股強大的氣勢,只見一道黑影幾乎是摧枯拉朽般殺進人群,如同坦克一般直接撞開站在李文清背后的黑衣大漢,這些大漢都是內蒙人,身材魁梧,身手不錯。可沒等他們反應過來,身體已經被撞向兩邊,而此時李文清也已經感覺到來自背后的威脅,連忙回頭。
  當他回頭的時候,為時已晚,這道人影已經殺到他的面前,準確無誤一把握住他的手腕,豁然發力,只聽咯嘣一聲,李文清的手腕瞬間脫臼,手中那把勃朗寧,隨著自由落體運動摔落在地。
  眾人這才看清如同重型坦克的怪物,足有近兩米高,殺氣騰騰……
  不是別人,正是二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