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240 撕破臉皮

(說好的月票呢)
  趙出息一幫人離開后,老周和大小王還沒走,老周想帶著保安跟著出去,大王沉聲道“老周,這事你最好別插手,點到為止”
  大王這是善意的提醒,說實話,老周的級別太低,如果按輩分來算,他老大的老大才是賀元山,他比大小王還要低一個級別。至于趙出息,別看趙出息沒什么實權,可人家是簡姨的司機,如今簡姨身邊的紅人,和黃土稱兄道弟,那便是和賀元山一個檔次的。
  老周點點頭,吩咐服務員開始打掃這邊的殘局,大小王回樓下繼續泡妞。老周離趙出息有些遙遠,可離馬俊這幫人,相對來說還算近,猶豫片刻,這才走道馬俊面前,苦笑道“馬少,這事最好還是息事寧人”
  老周本意是想送個順水人情,不想讓馬俊把事情鬧大,最后下不了臺的還是他。可馬俊今天吃這么大的虧,怎么能善罷甘休。被齊思一個女人駁面子,被王一鳴揍,自己最好的兄弟李文洲被人砸酒瓶,這事怎么算,要是不了了之,今后他還怎么在成都混,不被人暗地里笑死,最重要的是,趙出息不過是個司機,他那兩個朋友能有多牛逼?
  “周哥,你想讓我息事寧人?”馬俊已經打完電話,笑的有些陰暗的說道“就因為他們是你朋友的朋友?周哥,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馬俊正在氣頭上,說話便有些直有些沖,再者,以他的背景真沒把周行文放在眼里,憑什么息事寧人?老周尷尬一笑,不動聲色打量眼馬俊,搖頭轉身離開,如果想鬧,那就由著他去,ccclub好久沒有熱鬧過了。
  所有人都走后,這卡座上只剩下沒走的馬俊以及米可兒宋舒雅還有蔣開山身邊那個女人,剩下那個女人和李文洲關系走的近,米可兒讓她跟著去醫院。
  “可兒,今天這事怎么辦?”馬俊矛頭直指米可兒身上,不管怎么樣,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都是米可兒,要不是他設這個局,這場面邊不會如此無法收場。
  米可兒理虧,面子上更是掛不住,馬俊李文洲都是和自己走的近的死黨,現在被人如此羞辱,她自己都看不下去,對趙出息更是充滿恨意,連對齊思的態度都有些轉變,米可兒咬牙切齒道“你想怎么辦?”
  “那是你朋友,不是我朋友”馬俊不喜不怒道,至少是表面上,還算有點城府。
  米可兒皺眉想了幾秒回道“只要不動齊思,其余人我不管”
  “那就好”馬俊滿意道,既然如此,他便沒什么顧慮,被人踩了,那自然得踩回去,何況是被這種垃圾踩。
  米可兒突然想到蔣開山和王一鳴的背景,有點擔憂,這可是那天連霍尊那幫人都不敢惹的角色,提醒道“趙出息那兩個朋友,好像背景……”
  “剩下的你不用管,我倒要看看,他們有多牛逼?”馬俊根本不在乎米可兒要說的是什么,他只在乎自己的面子怎么弄回來。
  既然事情要鬧大,那馬俊不在乎多點資本,回神道“對了,別忘了給文州他哥打電話,自己弟弟被人砸酒瓶子,我不信他能忍,文哥過來后,這事才更熱鬧”
  “我這就打電話”米可兒眼神毒辣道,李文洲的大哥貌似是混黑的,還挺厲害。最毒婦人心啊,本來是關心齊思的事,被弄成這樣,讓人有些哭笑不得。
  宋舒雅有些看不下去道“可兒,真要鬧的這么大,讓趙出息他們賠禮道歉算了”
  “現在不是我要鬧”米可兒不耐煩的說道。
  宋舒雅有些生氣道“這一切還不是你造成的”
  “舒雅,你這是責怪我?”米可兒大聲質問道。
  宋舒雅臉色難看的喊道“難道不是么?”
  “你……”米可兒氣的不知道說什么。
  宋舒雅徑直離開卡座下樓……
  米可兒看著宋舒雅的背影,怒道“趙出息,我一定讓你付出代價……”
  馬俊盯著露出大半酥胸的米可兒,眼神有些銀蕩走到米可兒身邊道“剩下的,有我”
  ccclub的外面,趙出息低聲細語安慰著齊思,蔣開山和王一鳴輕笑聊天,兩人清楚除非馬俊李文洲知道自己的身份背景乖乖息事寧人,不然以馬俊的尿姓以及李文洲的脾氣,肯定會大打出手。蔣開山和王一鳴不怕事,不是沒見過世面,玩的最狠的一次,記得是在燕京郊區陪幾個妹紙玩真人cs,和武警總部那邊某個紈绔給杠上了,誰讓這紈绔調戲自己這邊的美女,王一鳴直接把丫揍的鼻青臉腫。這紈绔也有意思,當場認慫認栽,可人家沒走多遠便直接打電話喊人,正好被一心思細膩的美女聽見,趕緊給蔣開山和王一鳴報信。蔣開山和王一鳴知道跑肯定跑不了,只能跟著打電話喊人,最近的是燕京軍區衛戍區。
  最后的結果便是,衛戍區司令部的人和武警總部的人杠上,直接把武警的人給揍了,還好雙方出門都沒帶武器,這要是真的擦槍走火,這事情絕對鬧大。
  正因為這件事,王一鳴直接被老爹發配到云南當兵,蔣開山被趕回成都……
  “沒想到我家媳婦脾氣還挺大的”齊思心情很糟糕,又煩又亂,趙出息開玩笑逗她開心道。
  齊思撅嘴搖頭,卻不說話,只是摟緊趙出息的胳膊。
  趙出息摸著齊思的頭發嬉皮笑臉道“不就是挖苦諷刺我兩句么,能怎么地,又不缺胳膊少腿,我又不在乎”
  齊思微微抬頭看著趙出息,淚眼朦朧,紅著眼睛說道“出息,我知道你不在乎,就算全世界對你都是冷嘲熱諷,都看不起你,你都可能不在乎。可你不在乎,我在乎”
  你不在乎,我在乎。齊思對趙出息,和二胖一樣,趙出息可以不在乎,可他們在乎。
  趙出息抱緊齊思,傻笑道“你在乎,你會生氣,你生氣,我心疼”
  簡簡單單的對話,確是全世界最好聽的情話……
  這時候,宋舒雅踉踉蹌蹌的跑出來,將齊思從趙出息懷里拉出來,焦急說道“思思,你還是帶著趙出息趕緊走吧,可兒今晚肯定不會放過趙出息,馬俊和李文洲吃那么大的虧,面子上過不去,肯定會還回去的”
  齊思不知道該怎么辦,回到趙出息身邊,擔憂道“出息,馬俊他們要找人對付你,我們還是走吧”
  “真要對付我,走哪?”趙出息一如既往的冷靜道。
  宋舒雅沮喪著臉建議道“要不,你帶著你朋友給他們道歉,讓他們放過你,馬俊家里背景不小,李文洲也不好惹”
  趙出息給宋舒雅寬心道“舒雅,放心,沒事,謝謝你”
  宋舒雅無奈搖頭,不知道趙出息哪來的底氣,真是不撞南墻不回頭?
  趙出息為保險期間,猶豫后還是決定給二胖打電話,撥通電話后,沉聲說道“二胖,我們在蘭桂坊ccclub,遇到點事”
  被徐林拉著在時光酒吧喝酒的二胖只是淡淡說道兩個字“等我”,說完便掛掉電話,直奔蘭桂坊而來……
  趙出息剛打完電話,馬俊和米可兒以及那位對馬俊挺有意思的女人并肩走出ccclub,王一鳴對著馬俊吼道“話說,哥們,你還打不打我啊
  ,不打我,我回家睡覺了”
  天不怕地不怕,剛進新兵連就把連長打的住院的王一鳴這聲不小,.裸的嘲笑和譏諷,齊思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連宋舒雅都逗的憋不住,這場面實在是尷尬又滑稽。
  馬俊臉色陰晴不定,冷哼道“有種”
  “罵了隔壁,勞資等你這么久,你就給勞資說有種兩個字,還能不能玩了,草”王一鳴破口大罵道,進進出出ccclub的人不少,大家都被眼前這活寶給逗樂,這尼瑪真是個逗比。
  王一鳴說完便有些沖動,準備上來繼續揍馬俊,卻被蔣開山拉住。
  突然,趙出息感覺氣氛不對,他面對著ccclub,發現大家都看向他的背后,而馬俊和米可兒正快步走向對面,趙出息和蔣開山王一鳴轉過身,這才看見,浩浩蕩蕩足有近二十個爺們緩緩走向他們這邊,不用猜,馬俊的援兵來的。
  王一鳴興奮又有些擔憂,喃喃道“臥槽,狗曰的,人還真不少”
  王一鳴邊說邊拉著蔣開山往后靠向趙出息,低聲道“出息,怎么辦?”
  “先不著急,看看他們想怎么來?”趙出息回道。
  近二十個男人都是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不過魚龍混雜,高矮胖瘦各有,估計是臨時湊的,走在最前面的是個有高又瘦留著山羊胡的男人,看起來三十歲左右,馬俊快步走到男人面前,指著趙出息道“左哥,就是他們,隨便整,今天出什么事,都我扛著”
  被馬俊叫做左哥的男人,笑意盎然的走到離趙出息僅剩兩米的地方,玩味道“我就想知道,誰打的我哥們?”
  來來往往于蘭桂坊這片區域的人都已經注意到這邊的情況,大家立刻便知道怎么回事,生怕惹事的趕緊離開,不怕事的都站著圍觀看熱鬧。趙出息和王一鳴同時站出來喊道“我”
  “出息,只聽說過爭著搶著受表揚的,沒聽說過爭著搶著挨打的”王一鳴哈哈大笑道。
  趙出息鎮定自若道“出事,總不能讓你扛,這不厚道”
  “行啊,我管你們特么誰打的,說吧,選條腿,左腿還是右腿”左哥點燃一根煙,瞇著眼睛打量著趙出息和王一鳴后,眼神最后卻放在齊思身上,誰讓齊思最漂亮。
  王一鳴聽后哭笑不得,樂呵道“哥們,馬俊這傻逼不敢打我,讓你來打我,你是他爹還是他兒子啊”
  “嘴倒挺硬的,希望一會還能繼續硬下去”左哥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他沒想在這里大打出手,只是想把這幾個人帶走,所以來的人都沒帶家伙。
  ccclub里面,保安已經迅速將外面的情況告訴給老周,老周二話沒說便把電話直接撥到他老大那里,同時讓人找大小王過來。老周的老大是賀元山的心腹。
  賀元山是個五十歲的男人,身體發膚,頭發微白,坐到他這個位置,只剩下享福,此刻賀元山正在錦江邊上某個文雅的地方和某個他這輩子不得不面對的女人對飲。
  老周的老大算是賀元山的心腹軍師,外人喊他曾叔,微躬著身子,又矮又瘦,整個人顯的很陰暗,步履蹣跚緩緩走到賀元山身邊道“賀老,小周那邊有些事……”
  賀元山看向自己對面不悲不喜八風不動的女人,女人輕笑,示意他隨意……
  賀元山揮手淡定道“什么事,說吧”
  曾叔在賀元山耳邊低聲細語,賀元山聽后,若有所思,沉默片刻后,小聲吩咐道“趙出息不能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