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24 老太太出遠門


  第二十一章結束,朋友?
  不管做任何事,將所有苗頭扼殺在搖籃當中此乃上策,追女人也一樣,何況是追蘇西洛這種級別,徐少卿要面對各種級別的情敵。在英國留學期間蘇西洛就有無數追求者,能入蘇西洛法眼的則有兩位,這兩個男人最終的結果便是被徐少卿玩死玩殘,一個自動退出,一個被蘇西洛徹底拉黑。不過可惜的是,雙方是傷敵一萬自損八千,徐少卿結果差不多,被蘇西洛得知生活淫靡,徹底失去資格,奈何徐少卿不死心,這些年來一直苦苦追求,反正目前他還不想結婚,有的是時間等待,女人對她來說不過是解決生理問題的玩物,除過蘇西洛。
  徐少卿從趙出息和蘇西洛之間的細節發現一些不好的苗頭,因此他要將這苗頭徹底扼殺。只要是男人,他必然會有弱點,徐少卿不在乎手段,他只在乎結果。
  趙出息蘇西洛秦焉三個人,除過與世無爭的秦焉還算清醒,至于拉仇恨的趙出息和全場的焦點蘇西洛都已經有些迷糊,趙出息雖然渾身發熱,可沒敢開窗戶,一旦受了風,絕對會吐的昏天暗地。
  奧迪A8L沒過幾分鐘便停到龍湖曲江盛景門前,縱然沒吹風,幾分鐘的顛簸趙出息還是忍不住的想吐,一把拉開車門,蹲在馬路邊上肆無忌憚的吐了起來,耿師傅看向蘇西洛詢問怎么辦?
  蘇西洛微微皺眉道“耿師傅,你先送秦焉回去,等會再說”
  耿師傅點頭,秦焉擔憂道“蘇總,你沒事吧?”
  蘇西洛搖頭下車道“沒事,我去看看他,你回去吧,早點休息,這幾天會很忙”
  蘇西洛已經這樣說,秦焉只好順從安排,奧迪A8L離開后,蘇西洛踉踉蹌蹌的走到趙出息的旁邊,扶著趙出息的肩膀拍打著他的后背,皺眉道“不能喝就少喝點,我沒讓你去拼命”
  趙出息吐的差不多后回應道“沒事,在祁連山我能喝三斤老村長家釀的老燒酒,那酒六十度。我就是賤命一條,第一次喝西鳳酒有些矯情,喝的有點猛,下次就適應了”
  “嘴硬,我讓你擋酒,沒讓你跟他們拼酒”蘇西洛輕輕順著趙出息背說道,不悅的說道。
  深夜的街道上,寒風刺骨,除過來來往往的幾輛車,連個人影都沒有。趙出息蹲在地上,胃里異常難受,強忍著道“喝酒喝的是氣勢,把他們喝怕了,他們就沒人敢敬你酒,這幫孫子看見你這個大美女,就想露風頭,媽的忘了還有我在,都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過來的”
  “以前的我,和你現在差不多,喝怕了,所以怕喝酒”蘇西洛無奈搖頭道,在成都,有老爸在,這些事情自然不會他出面,可西安是她一個人獨自扛起,她要給老爸證明自己的能力,這些事,就得自己扛著,和方方面面的領導以及合作公司,經常醉的不省人事,吐得昏天暗地。
  趙出息將晚上吃的東西幾乎全部吐了出來,就差吐出酸水,恨恨罵道“早知道晚上少吃點,吃多少都是吐,真糟蹋了這么堆好東西”
  “要想吃,改天我請你吃”蘇西洛平靜道。
  趙出息自嘲笑道“說實話,這是我第二次進這么高檔的酒店,第二次吃這么好的東西,第二次喝這么好的酒。上次是拿命換的,保不準吃完就得跑路,沒想到這次也差點拿命換。最后那么多東西沒吃完,要不是閑丟你的人,我都想打包回去讓二胖他們吃,他們肯定高興。特么的真浪費,這一桌飯估計好破萬,頂.我好幾個月工資”
  “趙出息,你還有什么親人?”蘇西洛下若有所思的問道,他知道趙出息是大山出來的農民,有這些想法不意外。
  趙出息嘿嘿搖頭道“沒人,孤兒一個,吃百家飯長大的,能活著多虧山上那老和尚,之前在山里混吃等死了二十多年,突然有天良心發現,覺得自己再這樣下去是作孽,于是就卷著鋪蓋來到大城市,僥幸去工地搬磚拿一份還算不錯的工資,雖然有些累,可每個月工資到手的時候覺得累點還好,真要我去干別的,估計啥也不會的我很難拿這么多的工資”
  趙出息說這些只是心血來潮,來大城市半年了,是該總結下自己這半年的收獲以及不足,大城市和祁連山的差距很大,趙出息用了半年時間才慢慢適應,還要適應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西北風呼呼的掛著,天氣預報說今天晚上有雪,可到現在雪還沒下,穿的單薄禮服披著外套的蘇西洛凍的瑟瑟發冷,捂緊衣服,學著趙出息的樣子坐在他的旁邊,她沒想到趙出息會是孤兒,多少很意外,輕聲說道“趙出息,傍晚不生我氣?”
  趙出息苦笑搖頭道“生你氣?為什么生你氣?我得感謝你,要不是你給我這次機會,我哪能見這么多世面,這是我之前在工地想都不敢想的。我不用心不重視,都是自找”
  蘇西洛很欣慰,至少趙出息能理解她的良苦用心,平淡道“趙出息,你和別人不一樣,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想讓你覺得在工地掙三千多塊錢就知足,或許你以前覺得能掙一千兩千已經很舒服,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我想你肯定不想一輩子在工地干重活”
  “哪能呢?誰不想生活越來越好,我還想像那哥們一樣開跑車住豪宅呢”趙出息嘀咕道。
  蘇西洛能聽出一絲異樣的味道,笑道“你和他不一樣,他的一切都是父輩積攢下來的,不用羨慕他,只要努力,你總會擁有,你不覺得這個過程比結果更有趣么?”
  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蘇總,你這是安慰我么,還好我知道你的本意,要是讓別人聽見肯定罵你。同樣的年齡同樣的階段,人家牛.逼我們苦逼,奮斗個幾十年,估計還沒人家現在牛.逼”
  蘇西洛微怒道“你的出生由不得你選擇,你不努力,你一輩子都只能羨慕,你選擇哪個?”
  “我選擇奮斗”趙出息嬉皮笑臉的回道。
  隨即起身,伸了個懶腰,胃里吐的差不多,除過有些反胃,沒多大問題,時間已經很晚,趙出息便笑道“蘇總,我送你進去吧,差不多我也該回去了”
  “這么晚,你還要回去?”蘇西洛起身輕聲道。
  趙出息撓頭道“不回去我住哪,我可住不起酒店,我現在全身上下就二十來塊錢,只能睡大街”
  蘇西洛回頭望了眼龍湖曲江盛景,猶豫道“算了,住我家吧,我讓保姆收拾一間客房,總比你露宿大街強,你這樣回去,我多少不放心”
  趙出息沒想到蘇西洛會如此安排,意外的盯著蘇西洛,他幾乎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絕對是第一個住蘇西洛家的異性,除過蘇西洛的親人,小聲道“合適么?”
  “別亂想,只讓你將就一晚,算是補償你今晚的表現”蘇西洛冰冷道,說完便轉身向著別墅里面而去。
  趙出息愣在原地,盯著蘇西洛的背影若有所思,總覺得今晚的蘇西洛多了些女人味道,比平時可愛了不少,嗯,可愛,只能用這兩個字形容。
  這一晚上并沒有太多故事發生,回到蘇西洛頗具英倫范風格的家中后,蘇西洛讓保姆阿姨給趙出息收拾出客房后,便不再理會趙出息,獨自上樓休息。趙出息進門的時候能看出保姆阿姨眼神中的詫異,估計她怎么都沒想到蘇西洛會帶著男人回家,趙出息躺在床上后,瞅見窗外終于開始下雪,看著那凌亂的雪花,趙出息卻在回想晚上發生的一切,唾罵道“總有一天他也要那么的飛揚跋扈”
  第二天,趙出息按照以往的生物鐘醒來,準備喊上二胖出去跑步,才回想起自己待在蘇西洛的別墅里,有些沾沾自喜,但更多的是不安,和蘇西洛走的太近,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趙出息穿好衣服,坐在窗前,驚喜,窗外不知什么時候早已經白雪皚皚,一片銀裝素裹,就跟祁連山一樣,似乎這才是冬天,也不知道祁連山里是不是早已經大雪封山?
  趙出息不知道干什么,就這樣坐在窗前望著窗外發呆,回憶著在祁連山上的那些年,他和老和尚的故事,他和小平安的故事,他和祁連大山的故事,還有這兩年,他和李青衣的故事,趙出息知道自己再也不是之前的那個趙出息,或許有一天變的連自己都不認得了,可人不都是在慢慢變化么,只是向著自己想要變的方向而去。
  當保姆王姨敲門喊趙出息吃早餐的時候,天早已大亮,趙出息悻悻的笑著,伸了幾個懶腰才去下去。樓下餐廳里,蘇西洛已經在吃早餐,再次恢復以往冰冷的樣子,或許是昨晚喝的微醉,讓她動情說出一些平時不會說的話。
  “耿師傅十分鐘后到”等趙出息坐下后,蘇西洛起身離開準備上樓收拾說道。
  趙出息點頭,連忙招呼盤子里他從來沒吃過的食物。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趙出息和蘇西洛的關系又恢復到以往的樣子,蘇西洛很少和趙出息說話,趙出息只是跟著她忙前忙后,已經適應蘇西洛私人助理的身份,察言觀色細心學習,趙出息像個吃不飽的孩子,極力吸取著自己能夠接觸到的一切。第四天,秦嶺集團的資金終于入賬,再次浮躁起來的工人被這個消息徹底壓住,當天下午,已經拿到錢的各個工頭便將工資全部發到工人們的手里,趙出息拿了自己應該拿的七千,外加每天二百的補助,一共七千八百塊錢。蜀都集團也按照當初答應工人的一切條件,幫著工人們辦理回家的車票等等,趙出息在工人中的威望更盛,幾個回去晚的小圈子都說要請他吃飯,趙出息一一答應,反正蹭吃蹭喝不要錢。
  傍晚的時候,秦焉來到工地,找到趙出息,將趙出息當助理的兩千塊錢工資交到他手里,同時說道“蘇總說,明天就不用去了”
  四天時間,兩千塊錢,每天五百塊,這結果并沒有讓趙出息高興起來,秦焉所說的也是意料當中,趙出息將手機以及洗好的衣服等等交給秦焉笑道“替我謝謝蘇總,還有,這幾天謝謝你的照顧”
  秦焉沒有拒絕的接過所有東西,似乎蘇西洛有意交代過。
  臨走時,秦焉對著趙出息笑道“趙出息,加油”
  趙出息嘿嘿的回應,笑的依舊是那么傻逼。趙出息不知道如何定義他和蘇西洛的關系,朋友?談不上,不過卻總覺得和蘇西洛的故事不會這么輕易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