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239 人人自危

第二百四十七章撕破臉皮
  (這兩天調整下狀態,月初,有月票的同學別藏著捏著,月票多,更新那自然不差)
  大小王沒想到今晚會在CCCLUB遇見趙出息,他們倒是經常來這里獵艷,畢竟是自己的場子。別看大小王長的不怎么樣,可往他們身上靠的女人不少,誰讓每次來CCCLUB,CCCLUB的場子負責人以及經理主管都會陪著他們喝幾杯,慢慢的便被一些有心的美女們惦記上,女人一旦有心機,那估摸著也沒什么底線,外加大小王出手大方,自然不缺女人,這是愿打愿挨的事情。
  簡姨落難這事,圈子里幾乎都已經知道,只是時間問題。各位大佬如今都在自保,生怕到時候自己牽扯進去,更有甚者已經準備好跑路。畢竟李公權李叔便是例子,他的圈子,從上而下所有上得了臺面的大佬全部踉蹌入獄,所以說簡姨圈子的大佬們不得不防著。相比于這些大佬,大小王的資歷便弱不少,這個圈子留下的真空如何填補,誰又能在簡姨入獄后扛起圈子大旗。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大小王自然要為自己的前途考慮,他們連最后背叛到紅爺或者唐家兄弟那邊的準備都有,不過最好的結局便是在圈內選擇靠山。黃土被圈內大佬以及大佬手下們孤立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雖說黃土對簡姨的忠誠毋庸置疑,可這個關鍵時期,要的不是忠誠,要的是前途。趙出息既然能在簡姨危難時候來到這個圈子,大小王便猜測簡姨的用意,說不定趙出息到時候便有可能成為大佬,悄然上位,他們相信簡姨的手段。而初來乍到的趙出息沒有心腹,這個時候,他們便可以考慮。
  趙出息不過是大小王的一條路,他們的路很多,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大難來臨各管各,這都是人的本姓……
  大小王走后,趙出息重新坐到齊思旁邊,他沒大小王想的那么多,只是覺得大小王或許是在向自己示好,畢竟自己如今算是離簡姨最近的幾個人。
  齊思心里有些慶幸,既然有人當冤大頭,趙出息便不會花這閑錢,她只關心趙出息,淺笑道“出息,他們是誰?出手這么大方?”
  “簡姨的人,我們算是認識”趙出息小聲解釋道,聲音只能齊思聽見。
  米可兒故意說風涼話道“趙出息,沒想到你還認識這種有錢人,早知道,我們應該點好酒”
  “兩個朋友而已,我是窮人,認識什么有錢人,再有錢,能有你們這些白富美富二代有錢”趙出息一直忍著米可兒,百般刁難尖酸刻薄,無非是看在齊思面上,可忍著不是不敢反駁。
  “你……”趙出息明顯再說她們是家里有錢,米可兒微怒道“你還知道自己是窮人,在我眼里,窮人就不配談戀愛,你和齊思不會有結果……”
  趙出息冷笑道“窮人不配談戀愛,那我真不知道,難道你祖上一直都是有錢人,厲害,厲害”
  “出息”齊思有些幽怨的看著趙出息,隨即轉身瞪眼米可兒,米可兒氣的惡狠狠的盯著趙出息,無奈生怕齊思生氣,只好作罷。
  趙出息避免氣氛尷尬,便主動參與到酒局里,跟著馬俊李文洲繼續喝酒,李文洲被蔣開山和王一鳴的灌的有點多,開始說話有些囂張,瞅見齊思和趙出息甜蜜的樣子,難免羨慕嫉妒恨,嘟囔道“出息,你家干什么的,以后有什么好事,可得想著兄弟們”
  趙出息如實說道“我家在青海祁連山區,估計沒什么好事,不過你要有什么好事,可得想著我”
  本來趙出息是客氣的回話,李文洲聽后卻明顯停頓,趙出息的答案有些出乎意料,本覺得趙出息至少是小富中產,沒想到不過是個農民,李文洲哈哈笑道“看你這話說的,你現在是干什么工作的,不行你來我這工作,我給你雙倍工資”
  米可兒附和道“人家說不定是干大事的,哪能看上你這點工資”
  趙出息端著酒杯,淡淡說道“我現在是司機,給別人開車”
  “司機?”坐在不遠處的另外兩個女人意外道,聲音很大,大家都能聽到。
  一直不說話的馬俊陰陽怪氣的說道“司機都能追到齊大美女,不得不說,兄弟你挺厲害”
  蔣開山和王一鳴饒有興趣的盯著這幫你唱我和的男女,這是有意聯合起來挖苦趙出息的節奏啊。蔣開山有些不悅,齊思這都是些什么朋友?
  李文洲哈哈大笑道“司機有什么厲害的,一個月能掙上萬?我們家司機才給六千”
  “我家司機給七千,不過跟著我爸很多年了”蔣開山旁邊的女人有些傲慢的說道,這女人看起來小巧玲瓏,可心思頗多,對馬俊挺有意思。
  王一鳴適時說道“呦,那挺厲害的,我一個月才三千工資,要不讓我去你家開車”
  女人貌似對王一鳴印象不錯,誰讓王一鳴這貨痞氣十足,對女人殺傷力挺大,女人輕笑道“如果你愿意,可以來我家公司上班”
  “這年頭,再有錢,隨時都有可能坐牢,這段時間,例子還少么”馬俊不屑的說道。
  蔣開山旁邊的女人符合道“這倒是,還是馬俊家里條件好,父母都在市委市政斧工作,以后可得多幫著我們點,對了,馬俊,你有沒有什么內幕?”
  馬俊笑而不語,端著酒杯自飲自酌。
  王一鳴瞅見這幫裝逼的,心里便不爽,樂呵的說道“呦,哥們,你父母還是市委市政斧的,都干什么的?”
  蔣開山身邊的女人淺笑道“馬叔叔可是市委組織部的,正處級,阿姨好像在市政斧辦公室,副處”
  “呦,正處級,副處級,這官可真不小”王一鳴嬉皮笑臉的說道,可大家都能看出他的不以為然。
  齊思的臉色很不好看,她們說這些什么意思,故意在自己男人面前炫耀自己的背景,有意思么,是不是感覺很好玩。趙出息感覺到齊思的憤怒,手放在齊思的膝蓋上,示意淡定。
  “出息,給我們說說,你是怎么追上齊思的,這絕對能當教科書,不瞞你說,我和馬俊當初對齊思也都挺有意思的,你看就我們這條件,人家齊大美女都沒瞧上我們,我是真心感興趣啊”李文洲端著酒杯詢問道,知道趙出息的底細后,顯然已經不把趙出息放在眼里。
  趙出息平靜笑道“生米煮成熟飯,齊思是誤上賊船,下不去了”
  “那你可得小心點,惦記齊思的人挺多的”李文洲哈哈大笑道。
  米可兒玩味道“某人不管如何都是賺著的,哪像我們齊思,傻的讓人心疼”
  齊思再也忍不住,猛拍桌子,憤而起身道“你們是不是感覺很有意思?”
  突然的變故,別說米可兒他們,連趙出息都一愣,蔣開山和王一鳴要不是趙出息和齊思沒動靜,他們早就掀桌子了。氣氛瞬間凝固住,米可兒起身不高興道“齊思,你這是干什么?”
  齊思冰著臉,眉頭緊皺道“可兒,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你有必要當著我的面,帶著你這幫朋友一唱一和的侮辱出息。是,我知道,你們家里都挺有背景,父母資產上億,市委市政斧的高官,可以肆無忌憚的炫耀。可這些和我有什么關系,我喜歡出息,這是我的事,還輪不到誰來指手畫腳”
  “思思,大家不是這個意思”對趙出息印象還算不錯,今晚沒怎么開口的宋舒雅緩解氣氛道。
  齊思并沒有就此打住的意思,冷笑道“不是這個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們都不差錢,這一兩萬的消費對你們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可你們知道對出息意味著什么。今晚這事,我就當沒發生,以后誰要是再我面前裝,那咱們連朋友都別做”
  趙出息有些心疼齊思,起身樓主齊思笑道“媳婦,多大的事,氣壞身體怎么辦?”
  眾人面面相覷,蔣開山和王一鳴卻對齊思的表現點贊。米可兒不樂意了,今晚這局是她設的,微怒道“齊思,你就為了這個認識才兩個月的男人和我翻臉?”
  “可兒,你自己對出息怎么刁難刻薄,我都不在乎,出息也不會生氣。可別帶著你這幫朋友在出息面前裝大爺,有錢了不起,父母當官了不起,再有錢,官再大,跟出息有什么關系”齊思并沒打算熄火,擲地有聲的說道。
  馬俊和李文洲兩個男人被齊思如此數落,面子上有些過不去,馬俊冷哼道“齊思,說話注意分寸,別以為自己是美女,便可以肆無忌憚,我馬俊對你沒興趣”
  “大爺有錢怎么了,大爺有錢愛裝逼,怎么著?”李文洲酒精上頭,不知死活的說道,反正他們和齊思不熟,齊思既然和米可兒撕破臉皮,他們也沒什么顧慮。
  這本開始是齊思和米可兒的事,馬俊和李文洲不說話,趙出息便沒想出頭,沒必要讓齊思和米可兒為自己傷感情,可現在不一樣了,趙出息可以任由別人侮辱自己,但不允許別人欺負自己女人。
  趙出息死死盯著李文洲道“女人的事,最好別插嘴”
  “勞資插嘴怎么著了,你一個破司機,裝你媽比啊,有本事弄死勞資啊”李文洲不以為然的喊道,顯然沒把趙出息放在眼里。
  趙出息臉上的笑容退卻,咱不惹事,可不代表咱怕事……
  嘭……
  就在這時,沒等趙出息動手,坐在旁邊的王一鳴看不下去了,抄起桌上酒瓶便照著李文洲的頭上而去,酒瓶瞬間炸裂,里面的威士忌四濺。
  在座的所有人被震驚……
  幾個女人嚇的驚叫出聲,這么大的動靜立刻引起周圍人群的注意,齊思緊摟住趙出息的胳膊,花容失色,趙出息平靜道“沒事”
  “草泥馬的,勞資早就看你小子不順眼,還雙倍工資,雙你麻痹,有點小錢便以為自己牛逼啊”王一鳴破口大罵道。
  被鎮住的馬俊回過神后,陰狠道“真要玩這么大?”
  蔣開山起身對著馬俊回道“這算大?今晚,你想玩多大,我們都奉陪到底”
  馬俊二話不說,開始打電話……
  二樓的動靜已經引起圍觀,CCCLUB的保安迅速向二樓集中,下面的舞池依舊那么的熱鬧勁爆,鮮有人注意到二樓的動靜。被驚嚇住的米可兒和宋舒雅連忙跑到李文洲身邊,李文洲頭破血流,直接被砸暈,可見王一鳴下手多狠,兩人趕緊給李文洲止血,米可兒瞪著趙出息吼道“趙出息,你特么想干什么?”
  趙出息淡淡一笑道“陪他們玩”
  CCCLUB數個五大三粗的保安已經圍住趙出息他們,穿著黑色緊身短袖,應該是場子負責人,胸前別著CCCLUB工作牌的光頭中年男人看向趙出息,好笑道“在CCCLUB鬧事,有意思”
  中年男人個子不高,可身體彪悍,臉上帶著邪笑,好像對這種場面已經習慣,沒什么大驚小怪,讓周圍客人繼續喝酒,招呼保安查看李文洲什么情況,有條不齋。
  “我是趙出息”趙出息緩緩開口道。
  中年男人聽到這名字微愣,不知道眼前這男人說這話什么意思,這時候已經注意到這邊動靜的大小王走過來,小王嬉皮笑臉的摟著光頭男人的肩膀,笑瞇瞇的說道“老周,怎么回事?”
  蔣開山和王一鳴緩緩走到趙出息身邊,王一鳴瞅眼打電話的馬俊,對著趙出息嬉皮笑臉道“出息,要不要把這孫子也揍頓?”
  本來沒多大的事,被王一鳴攪和的,現在有點復雜,趙出息沒好氣的罵道“揍你大爺啊”
  王一鳴聳聳肩,蠻不在乎。
  被小王稱作老周的中年男人認識米可兒馬俊,都是CCCLUB的常客,貌似這幫人的背景不小,具體什么背景倒不清楚,老周皺眉回道“有人鬧事,怎么,王哥認識?”
  小王瞅著趙出息,對著老周笑道“你知道他是誰么?”
  老周打量趙出息兩眼,搖頭道“誰?”
  “簡姨的司機”小王笑著解釋道“知道該怎么辦了?”
  老周臉色瞬變,他不認識趙出息,可大小王說的,肯定沒錯。畢竟是老油條,立即知道該怎么辦,毫不猶豫選擇趙出息,而拋棄不怎么熟的馬俊米可兒等人,孰輕孰重,他有分寸。老周淺笑看向趙出息詢問道“趙哥,這事怎么辦?”
  趙出息明白,眼前這男人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過顯然,他不想攙和這是,趙出息也沒想讓她摻和,平靜道“找人送他去醫院,剩下的事,我自己解決”
  老周輕笑點頭,立即吩咐保安把李文洲弄出去。
  李文洲被保安弄出去后,趙出息便帶著齊思,準備跟著蔣開山和王一鳴離開CCCLUB,這里太吵太鬧,魚蛇混雜。
  趙出息他們想走,馬俊可不樂意,微怒道“想走,沒那么容易?”
  其實馬俊,包括米可兒已經注意到趙出息似乎認識CCCLUB場子負責人老周,他們和老周也算是認識。可對馬俊來說,認識老周又能怎么樣?
  王一鳴轉身一腳踹進馬俊獨自,直接把馬俊踹翻在沙發坐位上,怒罵道“你特么廢話真多,勞資在外面等你”
  老周,包括大小王都被驚住,這丫誰啊,這么跋扈?
  趙出息輕笑道“沒事,自己人”
  幾個人在周圍人異樣的眼神中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