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238 吉澤明步是誰

第二百四十六章人人自危
  不是趙出息裝瘋賣傻,是趙出息真不知道這位姐姐是誰。趙出息不知道,多少接觸過島國文化的齊思卻知道,告訴趙出息后,連齊思自己都忍不住捂嘴嬌笑不停,可笑的同時卻有些心疼,心疼趙出息在祁連大山里的前二十幾年。趙出息有些哭笑不得,日本*是干什么這他倒是知道,在山水情的時候聽那幫孫子聊過,不過那會他沒什么興趣,便沒怎么參與。讓自家媳婦告訴自己吉澤明步是誰,趙出息也算是個人才。
  在城市生活的蔣開山王一鳴和在祁連山生存的趙出息,人生軌跡是兩條不同的路線,趙出息不知道吉澤明步,不是什么可笑的事,趙出息不知道的事情很多很多。他才走出祁連大山一年多的時間,已經竭盡全力吸收這個對他來說新鮮世界的任何陌生事物,這是他以后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的資本,不過,一年多的時間,又怎么能比得上從出生便生活在這個環境里的蔣開山王一鳴。
  不同的出身,不同的格局,不同的環境,不同的人生,趙出息是坐井觀天的青蛙,而且他的井口很小很小,小到讓他差點跳不出這口井,而這個世界,像趙出息這樣的人還很多很多。
  所以有時候,有些人,一出生,便注定一輩子……
  蔣開山王一鳴幾人旁若無人的笑聲惹的周圍的人群側目,趙出息突然拍了把齊思的"qiaotun",厲聲道“有什么好笑的,再笑,晚上家法伺候你”
  齊思小臉微紅,嚶嚀道“不笑了,不笑了”
  王一鳴樂呵道“出息,果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和我師父是類人,活的有點脫離現實”
  “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這不奇怪”蔣開山理解道,顯然趙出息是真不知道。
  趙出息笑罵道“麻痹,不知道曰本"nvyou"也是落伍?”
  “出息,既然你不知道,要不要我們過去看看,改天我給你弄兩個T的硬盤,都是精裝版,你回頭好好學習學習,到時候說不定能用上”王一鳴繼續哈哈大笑著開玩笑道。
  趙出息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在媳婦面前答應,怒罵道“滾滾滾,不要勾引勞資”
  幾個人嬉戲笑罵聊天的時候,米可兒和宋舒雅終于出來,兩人剛被拉著灌酒,瞅見站在門口的幾個人,趙出息跟著齊思來,這倒不意外,他們今晚本就是針對趙出息,想要狠宰趙出息,可這兩個那天party上的男人也在,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齊思和自己兩個閨蜜親昵的打招呼道“怎么這么晚才約我?”
  米可兒語氣不善,矛頭直指趙出息道“我哪敢打擾你,你現在算是徹底拋棄我和舒雅了,要不是她們想見你的男朋友,我才不想搭理你”
  “吃醋了,生氣了?”齊思撇嘴道。
  宋舒雅冷哼道“能不生氣,能不吃醋么,可兒可是把某人已經在心里詛咒過一百遍”
  齊思好笑道“別鬧了,明天我好好陪你們,給你們介紹介紹,這兩個帥哥,你們應該見過,出息的朋友,老蔣和一鳴”
  “兩位大美女好,怪不得出息喊我們過來,感情是有美女啊,哈哈哈”王一鳴這貨就是這么自來熟,通俗點便是不要臉,見誰都能搭訕。
  蔣開山只是笑著點頭,米可兒和宋舒雅心里清楚這兩位男人的身份,沒敢像對趙出息那樣的尖酸刻薄,客氣的打招呼,說不定就是金龜婿,可以歸結為備胎軍團里。
  幾個人都已經熟悉后,米可兒這才帶著眾人進去,CCCLUB里面人聲鼎沸群魔亂舞,夾雜著各種聲音,比趙出息那天晚上陪朱逸影來的時候還要熱鬧勁爆,早已經沒有空位置,到處都是美女帥哥,還有很多外國佬。
  或許是不喜歡底下的吵鬧,米可兒她們訂的位置是二樓比鄰圍欄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見下面,在座的人并不多,算上米可兒和宋舒雅,四女兩男。兩個男人瞅見又進來三個男人,多少有些不悅,雖說還有齊思這個大美女,他們和齊思算認識,說對齊思沒意思那太假,可聽米可兒她們剛剛說過,齊思已經名花有主,三個男人當中有個是齊思的男朋友,所以齊思儼然被排除。縱然如此,還有兩個男人和他們爭奪剩下的資源,是誰都不高興。
  短暫介紹,雙方彼此認識。趙出息和齊思坐在中間,男女打亂隔開坐,這樣氣氛能融洽不少。
  米可兒今天有意狠宰趙出息,這兩個男人都是她和宋舒雅拉來打壓趙出息的,背景都不小,一個有錢,一個有權。米可兒看向旁邊穿的休閑的男人,這算是他備胎之一。海歸賓利男家里牽扯進風波,米可兒不想跟著落難,所以果斷放棄。不是她薄情寡義,只是沒必要為那個男人搭上自己的人生。
  米可兒一個眼神,長的還算帥的男人便明白意思,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點酒估計不夠吧,我再要幾瓶”
  “文州,你先坐下,每次都是你請客,太破費,我們都不好意思了”米可兒一臉無辜的笑道,轉頭瞅向趙出息道“趙出息,我們家齊思都誤上你的賊船了,說實話,我們很不滿意,也沒見你表示表示,是不把我們這些閨蜜當回事?”
  趙出息又不傻,怎么聽不出米可兒的意思,反正這姐姐就是瞧不上自己,明擺著要宰自己。趙出息無所謂,可畢竟是在齊思朋友面前,他不能慫,主動開口道“改天,我請大家吃飯,今晚我們最后來,算是懲罰,你們想喝什么酒?我請”
  齊思清楚這幫富二代們的消費水平,這是要狠宰趙出息的節奏,趙出息什么情況,齊思比誰都清楚,有些內疚的握住趙出息的胳膊,趙出息看向齊思,輕笑搖頭。
  米可兒的備胎,家里資產據說有幾個億的李文洲思索道“哥們,豪爽,我李文洲就喜歡這樣的朋友。唉,姐妹們,你們想喝什么酒,今天可是出息請客哦”
  坐在宋舒雅旁邊的男人叫馬俊,平頭大眼睛,個子不高,和宋舒雅家里關系走得近,對宋舒雅有些意思,兩人也算是曖昧,自己是個公務員,父母都在成都市委市政斧工作,還算沉穩,可做事干練,他和趙出息沒什么交情,知道宋舒雅和米可兒想干什么,感覺能拿下齊思的男人,怎么都得是高富帥吧,徑直開口道“可以要紅酒么?”
  趙出息知道今晚肯定被宰,雖說心疼,可還是客氣道“別客氣,想喝就點”
  “那就一瓶零七年的白馬古堡吧,CC應該有,也就四千多吧”馬俊端起酒杯笑瞇瞇的說道。
  趙出息聽到四千多,心里大罵,不禁肉疼,馬勒戈壁,和米可兒這梁子算是結下了,這還不算完,米可兒和宋舒雅幾個商量后,很客氣的說道“我們幾個女人喝香檳,兩瓶DOM,趙出息,你應該不心疼吧,我們兩瓶才抵馬俊一瓶”
  趙出息心里已經問候米可兒家里祖宗十八代,可依舊打腫臉充胖子道“沒事,大家玩的高興便是”
  齊思的臉色鐵青,明顯的不高興,米可兒雖看在眼里,依舊不管不顧。蔣開山和王一鳴似乎已經明白什么意思了,感情這幫兄弟姐們今天晚上是打算把出息當凱子啊。兩人相視一眼,心里已經琢磨好對策。
  最后補刀的是李文洲,嬉笑道“我喜歡威士忌,香檳和紅酒女人喝,桌上這不還有瓶皇家禮炮么,那就再來一瓶唄”
  趙出息估摸著四瓶酒下來已經過萬,這估計是他走出祁連山到現在最奢侈的一次消費,忍痛喊來服務員,幾人在IPD上選好酒后,服務員便立刻去下單拿酒。因為李文洲他們都是CC的常客貴賓,所以每次都是最后走的時候結賬,到時候肯定得加上桌上已經有的一瓶香檳和一瓶威士忌,全都得趙出息買單,趙出息腰包僅剩的不到兩萬大洋,直接見底。
  米可兒端起酒杯繼續在趙出息傷口撒鹽道“這杯酒,我們敬趙出息”
  趙出息心里罵娘,臉上還得賠笑喝酒,齊思沉默寡言不說話,趙出息喝完酒后故意在齊思耳邊嘟囔道“怎么,怕你男人破產,心疼了,沒事,咱不是有簡姨給的玉鐲么,要是沒錢了,就把這玩意賣了去,應該能賣幾萬塊錢吧”
  趙出息有意逗齊思笑,齊思嬌嗔道“你敢賣,這是簡姨送我的”
  “簡姨什么時候說送你的?”趙出息故意問道。
  齊思冷哼道“簡姨說,是送給你未來的媳婦,不是送給你”
  “呦,姐姐,你好歹是女神,能不能不要這么見錢眼開,誰說要讓你當媳婦了?”趙出息打趣道,兩人的打情罵俏眾人都看在眼里,米可兒是越看越恨的牙癢癢。
  “真不要?”齊思咬著嘴唇嫵媚道。
  趙出息哪敢說不要,果斷道“要”
  眾人已經開始喝酒玩色子玩游戲,蔣開山和王一鳴打算豁出去灌暈這幫陰趙出息的男男女女,到時候拉著趙出息直接走人便是。跟這幫人沒必要客氣,如果到時候他們真想玩,陪著他們便是。
  反正酒已經點了,再心疼已經如此,趙出息不是那種在這種事情上糾結的爺們,便跟著大家一起玩游戲,眾人的火力依舊集中在趙出息的身上。喝酒這事,趙出息真不慫,誰要針對他,那只能說是自找死路。
  米可兒和宋舒雅喊來的幫手便被果斷犧牲,兩人拉著趙出息一直灌,奈何趙出息絲毫不畏懼,外加蔣開山和王一鳴的煽風點火加拉仇恨,兩個是叫苦不迭。
  就在趙出息喝的盡興的時候,兩個男人端著酒杯緩緩走向這邊,兩人都是光頭,身材相仿,只是一高一矮,一個嬉皮笑臉,一冰著臉,好像誰欠他幾百萬似的,這兩個男人便是跟著黃土的大小王。
  兩人站在眾人面前,瞅向趙出息,小王滿臉堆笑道“趙哥,沒想到會在這里碰見你”
  趙出息和大小王不熟悉,只是記得好像見過他們,沒等趙出息開口,小王繼續說道“趙哥,我們是大小王,你見過,跟著黃土黃哥”
  趙出息這才回想起來,連忙起身道“原來是你們,怎么,你們也來玩”
  牽扯到簡姨的關系,趙出息便不想讓別人知道,起身走出來和大小王說話,其余人則繼續玩游戲,除過齊思,他們對大小王沒什么興趣,長的太猥瑣和陰暗。
  “黃哥出遠門,我們沒事,便出來泡妞”小王一臉銀蕩的說道,大王表情冷靜,有意打量趙出息。
  趙出息笑著回道“我剛從牧馬山過來,幾個朋友聚聚”
  “沒事,我們就過來和趙哥喝杯,都是一個圈子,趙哥要是有事,喊我們就是,這里是我們自己的場子,隨便玩”小王猜測趙出息肯定不知道CC是簡姨的場子,一般圈子里大佬來這里,直接找的是場子的負責人。
  果然,趙出息意外道“這是簡姨的場子?”
  小王解釋道“這蘭桂坊一半的酒吧都是簡姨罩著,有兩家是我們自己開的,SHOW和VSA,趙哥有空可以去玩玩”
  “哈哈,這我還真不知道,不怎么清楚。你們兩個比我大,別喊我趙哥,叫的別扭,都是自家兄弟,叫我出息就行”趙出息沒什么架子,客氣說道。
  沒什么架子的趙出息讓大小王兄弟印象不錯,小王哈哈笑道“那行,我們兄弟兩敬你一杯”
  “改天我們抽空好好喝”趙出息豪邁道,隨即轉身,齊思徑直遞過酒杯,她早就準備好。
  三人碰杯,一飲而盡。
  小王喝完后,又主動拿起桌上的酒給自己和大王倒上,看向眾人道“這杯酒我們兄弟兩敬大家,打擾大家了,各位玩好,今天晚上這桌算我們的,來,干了”
  大小王給足趙出息面子,眾人面面相覷,卻不得不起身喝酒。唯有趙出息心里樂開花,麻痹,自己人的場子就是好,不用掏錢,省了。
  大小王喝完酒便徑直離開,兩人邊走邊嘀咕,小王樂呵道“哥,是不是不理解我為什么有意巴結趙出息?”
  “嗯,不理解”大王很干脆。
  小王繼續說道“簡姨的事情,現在看來已經是定局,到時候什么情況,一切未知。我這不過是投資,投資趙出息,簡姨這么重視趙出息,我相信,簡姨有自己的安排”
  大王默默點頭,他們雖說跟著黃土,可黃土在圈內幾乎被孤立,這對他們來說,不利……
  從大小王這里可以看出,這個圈子,已經人人自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