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36 能不報么

第二百四十四章簡姨的禮物
  趙出息一句能不報么,已經給出蔣開山他之所以選擇簡姨最重要的原因,如今的蔣開山是能給趙出息找份不錯的工作,可這不僅僅是趙出息想要的。如果剛出祁連山,剛到西安那會,蔣開山如此說,那趙出息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這條路,而不是跟著簡姨冒險,可現在一切都已經變了,不再那么簡單。
  蔣開山盯著趙出息看了又看,冥思苦想后無奈嘆氣道“你是怎么認識簡姨的?”
  趙出息瞅眼后面已經有車上來,不停的鳴笛,輕笑道“先開車,我慢慢說”
  蔣開山重新啟動帕薩特,順著小道繼續前進,趙出息緩緩說道“我那天晚上跟你說過,我在西安后來跟著位大哥,他叫周斌,算是西安有頭有臉的人,他的主子叫六叔,在西安的地位相當于簡姨紅爺唐家兄弟在成都的地位。簡姨今年有段時間去西安旅行,六叔便讓周斌負責行程,于是周斌便讓我陪著簡姨,或許是我這人沉默寡言,便和簡姨有了交集。出事后,我來到成都,有天晚上在時光酒吧,有人調戲齊思,我便忍不住出頭,他們是簡姨下面的人,后來對方來了十來個打手,恰巧二胖那晚來成都找我,便出手教訓他們,二胖出手,你知道,太過彪悍,這事便傳到簡姨那邊,簡姨便派人找到我。說實話,簡姨這人不錯,有情有義,對我更不錯,知道我在西安犯的事,沒把我在成都這消息捅到西安那邊已經算是仗義,她后來便問我有沒有興趣跟著他,算是給我口飯吃,人家沒逼我,我權衡利弊后才做出選擇”
  “原來是這樣”蔣開山喃喃自語道。
  趙出息認真道“我知道我在干什么,盡量把握好這個度便是”
  “出息,我不否認跟著簡姨前途似錦,可這是玩火走鋼絲,一旦你走錯路,便是毀滅姓打擊,川渝這段時間多少人落馬,和簡姨同級別的李公權李叔便是例子,他的觸手和人脈關系網可謂通天,到頭來還不是踉蹌入獄,從我得到的消息所知,簡姨是遲早的事”蔣開山一臉嚴肅的說道。
  趙出息想了想回道“放心吧,到時候真混不下去,不還有你么”
  “你小子”蔣開山笑罵道“怪不得當初在西寧下手那么狠,原來是個硬茬子,真是什么都敢干”
  兩人到桐梓林后,在附近的運動店給蔣開山買套衣服后才進健身房,有些意外的是黃土并沒有來,這倒讓趙出息十分不解,給黃土打電話,居然是關機狀態。黃土沒來,還好趙出息喊著蔣開山,不然肯定無聊。蔣開山比趙出息和黃土都要長的帥,沒辦法,有底子在。他平時也經常鍛煉,有時候更是跟著軍區的連隊一起訓練,身體體能保持的不錯,所以過來搭訕的美女倒是不少,比趙出息和黃土加起來的都要多,趙出息大喊麻痹就不該喊你來。可蔣開山對此并沒興趣,他連蕭湘那級別的美女都無動于衷,何況這種普通角色。
  整個下午兩人都在健身房,本來準備從健身房出來后找齊思和蕭湘吃完飯,可意外的電話打亂趙出息的計劃,更是讓他措手不及,簡姨邀請他和齊思去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吃晚飯。趙出息不意外簡姨知道齊思的存在,自己跟著簡姨沒多久,自然不可能讓簡姨對自己完全信任,偶爾查查自己的事也算正常,他也不反感,誰讓自己跟著簡姨辦事。可簡姨邀請齊思去牧馬山,這倒讓趙出息頗為意外,簡姨什么意思?
  沒給蔣開山直說什么事,只是說晚上有點事,蔣開山沒懷疑,笑著說你忙你的就是。兩人從健身房出來便去接齊思和蕭湘,見到齊思和蕭湘后,蔣開山帶著蕭湘先行離開,趙出息一本正經的拉著齊思,把這件事告訴齊思。
  齊思聽后,挽著趙出息的胳膊,有些不解的問道“你老板邀請我們去他家吃晚飯?怎么這么突然”
  齊思肯定不認識簡姨這號人物,頂多是聽說過,趙出息本也沒打算讓她們有交集,可簡姨主動開口,便是趙出息無法拒絕的事,趙出息只好笑著解釋道“我現在是老板的心腹,老板估計怕我被挖走,想要拉攏我”
  “你有這么吃香?”齊思瞪著趙出息嬌嗔道。
  趙出息無恥道“不吃香能被你看上?”
  “越來越壞了,我是誤上賊船”齊思冷哼道。
  趙出息嘿嘿笑道“想下船,沒門,我可是等著有天把你帶回鳳凰村揚眉吐氣啊,到時候,不得嚇傻黑子他們”
  “出息”齊思無奈道,已經被趙出息打敗。
  趙出息樂呵道“出息,出息,慢慢就會出息”
  齊思穿的比較清爽,趙出息感覺這身衣服不適合去簡姨那,便建議齊思回家換身衣服,簡單點比較好。這會時間已經差不多,兩人便直接開車回蜀都花園小區,趙出息乖乖坐在車里等著齊思,他可不敢上去,齊思的爸媽要是都在,到時候怎么辦?
  齊思急急忙忙回家,陪著蕭湘逛了一整天街,先得洗個澡。齊思爸媽都在家,已經開始做晚飯,潘玉英瞅見女兒匆忙的樣子,跟著跑進房間,問道“這丫頭,怎么這么慌張?”
  齊思在父母面前,永遠是個沒大沒小的小女孩,拉著媽媽的胳膊道“哪有,我就洗個澡,換身衣服”
  “怎么,不打算在家吃晚飯?”潘玉英有些不高興道。
  齊思撒嬌道“本來是想吃,不過出息要帶我去他朋友家吃晚飯,只能陪他了”
  “這還沒嫁出去呢,胳膊肘就偏向他了,他人呢?”潘玉英有些吃醋道,誰讓齊思是她的心頭肉。
  齊思趕緊哄著媽媽道“媽,放心吧,女兒永遠最疼你,我要趕緊洗澡了,他還在小區門口等著呢”
  “要不,讓他上來坐坐”潘玉英故意如此說道,算是拿女兒尋開心。
  齊思撇撇嘴回道“他倒是敢,就怕你和我爸沒準備好,特別是我爸”
  “行了,別貧嘴了,趕緊洗澡吧,別讓人家等的太久”潘玉英苦笑搖頭說道,隨即便轉身走出房間。
  齊思邊關門邊小聲叮囑道“別給我爸說哦”
  齊思很快洗完澡換好衣服,順便化淡妝,本想素顏,可覺得素顏有點不尊重。簡單的白色棉質印花短袖和淺灰色的半身包裙,正好能襯托出身材,換好高跟鞋出門的時候,正在客廳看電視的齊建國轉過頭沉聲道“早點回家,別夜不歸宿”
  齊思聽著話的意思已經明白,自然很顯然被老媽出賣了,故意賣萌微笑,連忙脫離現場……
  從蜀都大道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有段距離,趙出息不禁慶幸還好有齊思的甲殼蟲,不然這打車費真讓自己心疼,最近這腰包不斷瘦身。齊思白天一直逛街,這會有些累,讓趙出息等快到的時候叫醒自己,便閉著眼睛瞇會,嘴角帶著甜甜的笑容,酣然入睡。趙出息認真開車,偶爾回頭看看齊思,覺得自己瞬間充滿斗志,縱然前方布滿荊棘,自己也有能力披荊斬棘。
  城市的霓虹燈讓黑夜不再那么純粹,離開市區到雙流縣后,周圍的高樓大廈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星空,快到牧馬山后,沒等趙出息叫醒昏睡的齊思,齊思已經醒來。
  趙出息柔聲道“媳婦,醒來了?”
  周圍一片漆黑,齊思有些迷糊,詢問道“出息,我們這是到哪了,怎么還沒到?”
  趙出息解釋道“這里是雙流縣牧馬山,馬上就到”
  到牧馬山后,這里便接踵而至的別墅區,算是成都如今最火的別墅板塊,齊思是空姐,接觸的層面相對比較高,笑道“你們老板還挺有錢,居然在牧馬山有別墅”
  “她有沒有錢,這個我真不知道,反正她的座駕有輛賓利,有輛邁巴赫,還有輛世爵”趙出息給齊思說過自己目前的工作,算是老板的私人助理兼保鏢以及專職司機,目前還不到一個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拿多錢工資。
  “真是土豪”齊思嘟囔道。
  幾分鐘后,大眾甲殼蟲終于停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門前,保安們對趙出息已經熟悉,知道是六號別墅最近的紅人,客套打招呼道“趙哥,今天怎么這么晚過來?”
  平時這個點趙出息已經從六號別墅離開,趙出息對這些保安沒什么架子,平易近人,笑道“簡姨讓過來吃晚飯,可能有事”
  保安客氣寒暄幾句,便立刻放行,齊思瞅見蔚藍卡地亞中英文大字,驚訝道“你老板住蔚藍卡地亞?”
  “土豪的世界,我們不懂”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齊思嘆氣,這還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不過趙出息能有份這樣的工作,以后的前途不會差,齊思對蔚藍卡地亞還算熟悉,在整個成都蔚藍卡地亞都挺有名,她有個同事嫁給土豪后,便住進這蔚藍卡地亞了,經常邀請她來這里,可惜齊思和她不怎么對路,所以沒什么聯系。
  順著環湖路,很快甲殼蟲便到六號別墅門前,保鏢蘭世豪快速迎過來,沉聲道“趙哥,簡姨在二樓客廳等你們”
  蘭世豪是別墅的保鏢老大,不到三十歲,身手不錯,反應機靈,別墅的保鏢都受過簡姨的救命之恩,跟著簡姨多年,忠誠度最高,幾乎毋庸置疑,趙出息經常和蘭世豪聊天,反正他和別墅這三個保鏢關系都不錯,稱兄道弟。
  蘭世豪看見齊思后,眼睛瞬間一亮,有些驚喜和意外,對著趙出息不懷好意的笑著,趙出息笑罵兩句,便帶著齊思進別墅,齊思經過最開始的震驚后,這會對任何事情已經沒有感覺,反正土豪的世界,她們這些相對普通的人無法理解。
  別墅二樓的客廳里,簡姨正在聽芙蓉匯報一些事情,趙出息敲門進來,兩人這才停下,趙出息沒給齊思說過自己老板是是女人,齊思在見到簡姨和芙蓉后,可能是沒想到會是女的,顯的有些意外,不過她的反應很快,立即調整過來,摟著趙出息的胳膊微笑走向簡姨。
  “難怪他們給我說,齊思是美女”未等趙出息介紹,簡姨便主動開口道,聲音沒有任何氣勢,很平淡低調。
  齊思抿嘴道“齊思也沒想到姐姐會這么美麗有氣質”
  趙出息這會才介紹道“這是我的老板,簡姨,這位是芙蓉姐”
  “出息叫我姨,你叫我姐,這還真有趣”簡姨主動打趣道。
  齊思略顯尷尬,幽怨的瞪著趙出息,誰讓趙出息沒提前告訴她這些事,笑著和芙蓉打招呼,感覺芙蓉的眼神很冷峻,趙出息撓頭道“讓你大我一個輩分,我吃虧啊”
  “貧嘴”齊思冷哼道,兩人旁若無人的打情罵俏,簡姨看在眼里,輕笑點頭。
  芙蓉在簡姨耳邊細語后,簡姨這才說道“餐廳已經準備好晚飯,我們過去吧,邊吃邊聊”
  最近簡姨有意偏中餐,主要是趙出息對西餐不太感興趣,中餐廳里只有趙出息齊思和簡姨芙蓉四個人,菜已經上桌準備好,簡姨笑著和齊思趙出息聊天,問齊思怎么認識的趙出息,齊思把當初咸陽機場的事情重復遍,簡姨有些好笑,笑道她也是在西安認識的出息,看來兩人是頗有緣分。
  反正只是聊著家常,趙出息偶爾插插話,聊的盡興的時候,簡姨突然開口問道“出息,你跟著我有段曰子了吧”
  趙出息思索道“已經大半個月”
  簡姨摘下手腕上的老坑玻璃翡翠玉鐲輕笑道“姨一直沒送你什么禮物,今天便把這塊玉鐲送你”
  趙出息盯著玉鐲,瞬間愣住,這個禮物實在是太過貴重。連對翡翠不怎么熟悉的齊思都覺得,能讓簡姨貼身帶著的玉鐲,肯定價值不菲,這禮物確實有些貴重。
  唯有芙蓉若有所思,簡姨這是已經確定自己的選擇,將權利交給趙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