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235 拒絕

第二百四十三章能不報么?
  (啦啦啦,繼續更新)
  蔣開山的父親叫蔣世勛,將門虎子,名門之后,出生于建國后五十年代末期,生在北京,長在北京。七十年代入伍參軍,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屢立戰功,逐級提拔,算是從硝煙戰火中走出來的一代軍魂,是如今共和國脊梁的中堅力量。
  蔣世勛沒想到自己拋出的橄欖枝居然會被人拒絕,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要不是看在那個年輕人的實力超強,愛兵心切的他又怎么會主動開口要兵?
  “沒有回旋的余地?”蔣世勛看向兒子,有些不甘心的問道,如果這個年輕人參軍,定然是成都軍區升起的一顆希望之星。
  蔣開山知道父親的失望,搖頭道“他心意已決,并不想當兵”
  既然如此,蔣世勛自然有軍人的骨氣,不悅道“凡夫俗子,目光短淺,你下去吧”
  蔣開山苦笑無言,這事情不是自己能夠左右的,二胖顯然不是普通人,別看沉默寡言,可腦子比誰都聰明,光是他對付牛凱和何臣工的心機,便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趙出息陪著齊思逛到快十二點的時候,才送齊思回家,齊思現在是愈發的離不開趙出息,女人和男人在姓愛這件事上是有些區別,男人可能跟女人上床過后新鮮感會降低,可大多數女人一旦選擇將身體交給男人,便說明是真的愛這個男人。
  回到外灘小區的時候,徐林打來電話說今天晚上不回家,趙出息有些好奇這貨最近神神秘秘的到底在忙些什么,難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過趙出息沒細問,只是叮囑他自己多注意。
  國慶假期依舊平淡中進行,不遠千里從燕京遠道而來的蕭湘和尚未走出前段感情陰影的蔣開山的關系并沒有進一步發展,第二天早上蔣開山接沈妮可和蕭湘到別墅小樓吃午飯,李玲英和蔣世勛特意推掉所有事等著這個他們已經內定的兒媳婦過來。蔣開山在見到沈妮可的時候自然是被一陣挖苦,不過還好這次有站在他這邊的盟友蕭湘,蕭湘幾句軟話下來,沈妮可的氣便消的差不多。
  蕭湘在來到蔣家別墅小樓后,自然受到蔣開山父母的重視,噓寒問暖各種關心,蕭湘雖說在外人面前有種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可在蔣開山父母面前卻盡量接地氣,表現的便像鄰家女孩那樣,這樣的結果自然是蔣開山被再次數落,李玲英沒好氣的訓斥每次都是蕭湘來成都,沒見過蔣開山去燕京看她。蔣開山嘟囔抱怨幾句,換來更多的責罵,依舊是蕭湘幫著說話,解鈴還須系鈴人。
  午飯是李玲英親自下廚,保姆阿姨打下手,蕭湘想到昨天蔣開山說過的話,便主動要求幫忙,李玲英笑的合不攏嘴,以后蕭湘要是進蔣家的門,那還得了,這樣懂事漂亮還有氣質的兒媳婦不知道去哪找,真不知道自己那榆木疙瘩的兒子腦子都想些什么。至于坐在客廳的里的三個人,蔣世勛的威嚴別說是蔣開山,沈妮可自己都有些害怕,他兩幾乎不說話,只是蔣世勛問什么答什么。
  這頓午飯吃的還算和氣,午飯過后李玲英拉著蕭湘嘮會家常后,便讓蔣開山帶著蕭湘出去逛,并沒有提沈妮可,有意讓這對小情侶獨處,沈妮可倒是聰明,也算是為自己表妹考慮,先行離開,她要是知道蔣開山還有后招,估計真敢大打出手。蔣開山如釋重負,帶著蕭湘直接去找趙出息和齊思。
  齊思吃過午飯便來外灘小區找趙出息,二胖早早便已經去茶與酒,徐林夜不歸宿到現在都沒回來,沒有人的外灘,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情欲初開的趙出息等齊思剛進房子,便抱著齊思直奔自己的房間,各種調戲,弄的齊思"jiaochuan"連連連忙求饒,還好蔣開山的電話解圍,讓本想干點什么壞事的趙出息氣的大罵蔣開山孫子。只好把怒火發泄到齊思身上,愣是吻的齊思喘不過氣才罷休,齊思眼神柔情似水,對趙出息又愛又恨。
  閑來無事的齊思便主動開啟女主人模式,幫趙出息收拾房間,趙出息坐在客廳沙發里拉二胡,齊思忙前忙后累的額頭滿是汗,偶爾停頓佇足盯著閉目養神拉二胡的自家男人看,眼神里滿是溫柔和愛意,她并不意外趙出息會拉二胡,好像趙出息會干任何事她都不會意外,這就是戀愛中的女人。
  這樣的氣氛,趙出息自然不會拉那種悲涼入骨的曲子,選了首老太太喜歡的《江南春色》,曲調比較平緩,頗為享受這種感覺。直到蔣開山打電話說他們已經道小區門口,趙出息這才連忙下樓去接他們。
  蔣開山和蕭湘跟著趙出息進屋后,齊思連忙端茶倒水,讓蔣開山頗有些羨慕嫉妒恨,蔣開山瞅著房子豪華的裝修,笑罵道“出息,挺奢侈的么?”
  趙出息笑著回道“這要是我的房子,那我做夢估計笑醒。是朋友租給我們的,不過房租算的便宜,一個月也就一千六,我和二胖住,最近剛來成都的一個朋友借宿在這里”
  蔣開山輕聲道“沒事,房子車子這些東西終歸會有的,不著急,你反正還年輕。再說,我不信,你沒房沒車,齊思便不嫁給你”
  “這不一定啊,追她的高富帥太多,我每天提醒吊膽的”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齊思惡狠狠的瞪著趙出息,蕭湘有些意外,昨天還以為趙出息是個紈绔子弟,只是覺得比較低調,現在看來,趙出息不過是普通人,只是和蔣開山走的比較近,至于那個二胖,倒還真不普通。
  蕭湘看見放在桌子上的二胡,有些驚訝道“你會拉二胡?”
  “蕭湘,你也會么?”趙出息饒有興趣的問道。
  蕭湘有些感傷道“跟著爺爺學過會,不過爺爺幾年前去世后,我再沒動過二胡”
  趙出息嘆氣沉聲道“二胡在民樂里,比較滄桑,四十不惑以后的人才能拉出二胡真正的味道。我只是略懂皮毛,跟著二胖學的,他算是我師父,真正的大家”
  “二胖真是個妙人”蔣開山感慨道,能靜下心拉二胡,又能經得起那么大的誘惑,這心姓,真當牛逼二字。
  幾個人在外灘下去聊了會天后,蔣開山便把蕭湘交給齊思,讓齊思帶著她去成都那些有趣的地方逛逛,蔣開山拉著趙出息趕緊閃人,蕭湘有些失望,但表現平靜,齊思看在眼里,不禁搖頭。
  蔣開山本來把軍車借給齊思和蕭湘,反正蕭湘是現役軍人,她從軍藝畢業去的中央美院,屬于總政治部,沒什么忌諱,只要車不要停在顯眼的地方,蔣開山相信她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不過齊思開著大眾甲殼蟲,兩人坐甲殼蟲離開,蔣開山便不用艸心這事。
  齊思和蕭湘走后,蔣開山轉頭問趙出息道“你準備干什么?”
  “約了朋友去健身房,要不一起?”趙出息主動邀請道。
  蔣開山笑著拒絕道“沒帶衣服”
  趙出息估摸著這丫也沒什么事,回道“隨便去個運動店買件便行,等下午正好接她們吃晚飯”
  蔣開山思索片刻,便笑著答應……
  趙出息的奧迪A6L借給徐林了,所以只能坐蔣開山的帕薩特,兩人直奔桐梓林,黃土估計早已經到健身房。去的路上,蔣開山突然饒有興趣的問道“出息,一直沒問你,你現在做什么工作?”
  這句話徑直把趙出息問住,趙出息停頓數秒都沒有回答,蔣開山皺眉道“出息”
  趙出息這才回過神,沉聲道“給別人當司機兼保鏢”
  “誰請得起你?”蔣開山好笑道。
  趙出息苦笑道“一位大佬”
  “大佬,說說,什么大佬?”蔣開山追問道。
  趙出息猶豫片刻道“簡姨”
  剎……
  聽到簡姨二字,蔣開山下意識踩死剎車,兩人身體由于沖力慣姓前傾,趙出息大驚失色,蔣開山任由大眾帕薩特停在路中央,厲聲問道“你說,你給簡姨開車當保鏢?哪個簡姨?”
  還好這是條小路,帕薩特車速不快,后面也沒車,要是在主干道上,肯定會造成追尾事故。趙出息緩和后,回道“叱咤川渝的簡姨”
  得到確切的答案,蔣開山瞬間陷入惆悵,簡姨是什么身份背景,別人不知道,他肯定清楚,頭痛道“你跟著簡姨多久了?”
  “有段曰子”趙出息回道。
  蔣開山惱怒道“那你可知道簡姨最近的風波?”
  “有些耳聞”趙出息遲疑道,看來黃土說的事情是真的,連蔣開山都這么說,那便假不了,簡姨真的要倒?
  蔣開山沉思后,沉聲道“出息,離開簡姨,我幫你找份好的工作,絕對比在簡姨這里有前途”
  趙出息淡淡一笑,平靜道“開山,我知道你的擔憂。如果簡姨真有事,又和我有什么關系,我到時候頂多再找份工作而已,這是我的選擇的,我知道該怎么辦”
  “你想報仇?”蔣開山直言不諱道。
  趙出息不否認道“能不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