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234 真沒主見么

第二百四十二章拒絕
  蕭湘,也名瀟湘,瀟湘夜雨,《山海經·中山經》:“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淵,澧沅風,交瀟湘之淵。”
  蔣開山說蕭湘沒有主見,他的意思是蕭湘為了所謂的愛情便拋棄堅持二十多年的畫畫,如此沖動和荒唐,便是他為什么憤怒的原因。對于蔣開山來說,愛情真的很重要么?可對于蕭湘來說,畫畫不過才堅持二十來年,但后半輩子還有五十年以上的路要走,和這相比,畫畫重要么?
  各有各的立場,各有各的出發點……
  蔣開山剛剛的話,讓蕭湘陷入沉思當中,她在思考是不是畫畫讓自己太過陽春白雪,而和這個世界顯的格格不入呢?貌似正是如此,古往今來,上得廳堂下的廚房,相夫教子的女人才最腳踏實地,生活本就該腳踏實地,這對她有些觸動。
  同一時刻,沈妮可正在文殊院附近的五星級酒店成都會館里焦急的等著蕭湘,八點的飛機,現在已經八點半,這妮子應該到酒店了,可還是沒給她打電話。成都會館是沈妮可專門給蕭湘訂的酒店,這個酒店古色古香,是蕭湘最喜歡的風格,每次來都住在這里。由16座川西明清大宅院落構成,會館內的中式擺設、藝術及藏品散發出盛世部落的獨特情感,坐落于成都市中心歷史文化保護片區“文殊坊”內,緊鄰千年古剎文殊院。
  又等幾分鐘后,沈妮可不得不給蕭湘打電話,可卻發現這妮子處于關機狀態,沈妮可瞬間便想到是去接蕭湘的蔣開山在從中作梗,于是沈妮可毫不猶豫的給蔣開山打電話,蔣開山剛好把車停在離中國會所不遠處的停車位。現在軍車私用查的挺嚴,雖說就算是查到都沒事,可他依舊不敢肆無忌憚把車停在中國會所的停車場,影響不好。
  剛停好車下車,蔣開山便接到沈妮可的電話,并沒有拒絕不接,接通沉聲問道“沈大小姐,有事么?”
  沈妮可憤怒道“你和蕭湘在哪?”
  蔣開山回道“我兩都沒吃晚飯,我帶她找地方吃晚飯”
  “為什么不和我匯合,你難道不知道我在酒店等著她?”沈妮可冷哼道。
  蔣開山淡淡說道“知道啊,等吃完晚飯再找你一樣,還有什么事沒有,沒有我們去吃飯了,那就先掛了”
  “你……”沈妮可被氣的無話可說。
  站在旁邊的蕭湘無奈搖頭,知道表姐是為自己才和蔣開山之間的關系如此緊張,看來只能是自己回頭安穩表姐了。瞅見富麗堂皇的中國會所,蕭湘眉頭微蹙道“開山,隨便吃點什么就行,沒必要來這里”
  “不止和你,還有我朋友在里面等著”蔣開山頭也沒回道。
  蕭湘苦笑,感情是自己自作多情,不過這樣的次數還少么?什么時候,她所做的每件事,都是對自己?
  小軒臨水的包廂里,齊思已經點好菜,她們把握著時間上菜。蔣開山帶著蕭湘進包廂的時候,菜才緩緩上桌,或許是在外人面前,蔣開山并沒有忌諱蕭湘摟著自己的胳膊,除過最親密的幾個人,現在兩家大多數人都認為她倆已經是情侶關系,對于蔣蕭兩家的聯姻,只是時間問題。
  蕭湘沒想到會有這么多人,多少有些意外和驚喜,不過大家族出來的女人,自然有大家閨秀的氣場,表現的很從容和大氣,蔣開山只是淡淡介紹道“這是蕭湘”
  短短四個字便結束,可對蕭湘來說,能讓蔣開山把她帶到朋友面前,已經知足。她很想了解蔣開山的朋友圈是些什么人,更想融入蔣開山的朋友圈,這樣蔣開山對自己便不會那么的冷漠,可惜一直沒有機會。給眾人介紹完蕭湘,蔣開山又把趙出息齊思和二胖一一介紹給蕭湘,至于王一鳴,瀟湘早已認識。
  作為今晚僅有的兩位美女,齊思自然要拉著蕭湘坐到自己身邊,兩人都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大美女,氣質各異。齊思是典型的都市知姓偏小資的美女,蕭湘則是充滿文藝范的大家閨秀,不相上下。
  王一鳴半開玩笑道“嫂子,你表姐沒跟著來啊?”
  “你可以打電話告訴她地址”蕭湘淺笑回應道。
  一句話便把王一鳴將回去,王一鳴聳聳肩道“算了,沒被你表姐整死,被老蔣先整死了”
  菜很快便上桌,都開著車,所以沒打算喝酒,何況有兩個女人在,那便都喝豆奶。王一鳴嘟囔著要喝酒,換來的確是二胖的矚目,立刻識趣閉嘴。蔣開山和趙出息他們聊的開心,齊思和蕭湘也聊的頗為盡興,很快便以姐妹相稱,女人之間的感情來的比較容易,但卻經不起推敲。齊思和蕭湘不管是衣著還是文藝方面,品味相同,所以話題便比較多。
  期間被王一鳴當驢當媽使喚的沈紈绔主動過來敬酒,發現又出現位美女后,眼睛透著精光。王一鳴只是敷衍著和他喝了兩杯,便以都開車今晚不喝酒為由打發出去。
  吃的差不多的時候,蔣開山便主動開口讓齊思這兩天帶著蕭湘逛逛成都,畢竟齊思是成都本地人,而蕭湘雖說來過成都兩次,可待的時間都不長,根本沒去過哪。只剩一天假期的齊思看向趙出息,趙出息沒發表意見,齊思便自作主張的答應,她的假期可以想辦法延續兩天,估摸著三天時間,蕭湘也差不多該走了。
  臨走前,蔣開山終于說到正事,沉聲道“出息,正好今天二胖在這里,我想詢問你和二胖一件事”
  “什么事?”趙出息瞅著蔣開山這么認真的樣子,不解道。
  蔣開山看眼王一鳴,隨即說道“今天軍區某位首長偶然目睹二胖單挑何臣工和牛凱的過程,這位老首長算是成都軍區前五把手的大佬,上過戰場,愛兵心切,托我問二胖,有沒有當兵的意思”
  趙出息看向二胖,王一鳴補充道“你們先別著急著回答,老首長給我們說,他會親自將二胖送到駐扎在什邡的第13集團軍特戰旅,這個部隊對外的代號叫西南獵鷹,如今叫西南獵豹”
  “西南獵豹?”趙出息喃喃自語道,他對軍方的這些代號不怎么熟悉,可聽著蔣開山和王一鳴的語氣,似乎很厲害的樣子。
  齊思可能不懂這些東西,可軍人世家出生的蕭湘卻清楚西南獵豹是什么意思,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這是蔣伯伯親自要人,蕭湘不免有些驚訝,她進包廂后便感覺這個叫二胖的大胖子有些危險,能讓蔣伯伯親自開口要人,還放到特戰旅,可見這個二胖不是普通人。
  趙出息盯著二胖,他自然不能為二胖做主,得二胖自己決定,所有都看向二胖,不知道二胖會怎么選擇?蔣開山和王一鳴覺得二胖答應的可能姓很大,他已經點名要兵的這位首長是成都軍區前五把手,那自然是位將軍,以二胖的實力和將軍的關系,前途不可限量。
  二胖沉默良久才緩緩說道“從士兵爬到將軍的時間太長,不去”
  趙出息差點把剛喝進去的水噴出來,這特么是自己說的話,現在成了這貨的擋箭牌。齊思有些好奇趙出息的反應這么大,連忙從包里拿紙巾遞給趙出息。
  其余人面面相覷,王一鳴嘟囔道“師父,以你的實力,到將軍不過是時間問題,你不要回答的這么倉促好不?”
  蔣開山很保守道“我不敢說能到將軍,可到大校幾乎沒問題”
  蕭湘跟著說道“二胖,你要對成都軍區沒有興趣,可以選擇燕京軍區或者濟南軍區,這個應該沒什么難度”
  蕭湘不開口則已,一開口愣是嚇人。
  王一鳴好笑道“我說嫂子,沒你這么搶兵的吧,你到底是站在我們成都軍區這邊,還是站在你們濟南軍區那邊?”
  蕭湘乖乖不說話,看來真是蔣伯伯要人,要是真被自己挖到濟南軍區,蔣伯伯不得氣的吐血……
  “二胖說不去,肯定是他深思熟慮后的選擇,開山,你就別難為他,他生姓自由,當兵對他來說太束縛”趙出息幫著解圍道。
  蔣開山和王一鳴明顯有些失望和遺憾,對于這樣的苗子,是成都軍區的損失……
  從中國會所出來后,蔣開山開車送蕭湘回酒店,估計沈妮可已經快發瘋了,蕭湘和齊思已經互留電話,兩人約好明天什么時候,沈妮可要是想一起倒也沒什么事。王一鳴則屁顛屁顛的送二胖回外灘小區,他巴不得和二胖獨處拉近關系。趙出息和齊思一起走,兩人自然得溫存一會,這才不過十點,肯定不著急回家。
  蔣開山把蕭湘送到酒店大堂便離開,有意避開沈妮可,不然到時候這姑奶奶肯定和自己大打出手,隨即便回軍區大院交差,知道家里那兩位等著自己的消息。
  成都軍區大院,蔣家的別墅小樓里,蔣開山的父母正坐在客廳看電視,同時等著蔣開山回家。蔣開山進別墅小樓后,在軍區政治部工作的母親笑著起身問道“蕭湘那孩子呢?”
  “我陪她吃過晚飯,送她回酒店休息,她坐了好幾個小時的飛機,太累,沈妮可陪著”蔣開如實回道。
  蔣開山的母親叫李玲英,同樣是老革命家庭出來的,蔣開山父母這輩的婚姻,大多數都是這種背景,紅色血統濃厚。李玲英笑道“明天早上讓蕭湘早點過來,好久沒見這孩子,我還真有點想”
  中將男人完全沒打算理會蔣開山,顯然在瀟湘這件事上對兒子頗有微詞。蔣開山主動走到這位身上傷疤縱橫的軍人,也便是他的父親面前,緩緩說道“爸,他不想當兵”
  中將男人抬頭的動作,下意識停頓…